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江城古柳201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2856 次点击
12 个回复
江城古柳2018 于 2018/11/9 7:54: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秋天里的山林是紧张而繁忙的,不论人和动物,都尽情地收获和享用着大地的恩赐;秋天里的山林是绚丽多彩的,柞树红了,桦树黄了,只有松树依旧,却默默地增长着年轮。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松鼠,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树枝上,把噙在嘴里的橡果偷偷地运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小松鼠本该生活在松林里以松子为食,但是我们这里松树不多,且又不到结子的年龄,所以,它们也就只能以橡果为生了,一如我们这些饥饿的孩子把倭瓜和野菜当做粮食一样。

    小刺猬也蠢蠢欲动了,但它们却是山林里的懒汉,不劳而获的偷儿。我们经常发现它们躲在地里偷吃我们的倭瓜。我和哥哥都愤愤不平了。然而姐姐却从不让我们伤害它们,说它们是动物,并不知道这倭瓜是我家种的。在冬眠之前它们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否则就会在冬天死去。姐姐读过高中,知道得很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

    我们热爱山林,山林也不辜负我们。在这金色的季节里,终于给了我们一个慷慨地回报:金灿灿的玉米,亮晶晶的倭瓜,甜菜和土豆都堆成了小山。父亲高兴,随即口占一绝。那种丰收的喜悦,真是溢于言表。

    种薯东山下,秋收几百斤。

    龙珠初炫目,凤卵更怡人。

    一亩银元宝,万枚锦绣纹。

    莫言天赐福,唯我苦耕耘。

    把土豆比作“龙珠”“凤卵”,现在的人听了肯定会笑掉大牙。但在那个年代,土豆是可以救人活命的——听姨家的表姐说,有次她跟姥姥去哈尔滨的老姨家,在火车站看见一个人,要花十块钱买人家的几个土豆,可人家不卖。那人气得当场把钱撕得粉碎。

    父亲真有先见之明,一直放在家里的小铁车终于派上了用场。那些日子,我们就像忙忙碌碌的小蚂蚁,把丰收的果实一车车,一趟趟地运回了家,直到很晚。

    田家少闲日,秋里劳更勤。

    月伴归人影,老屋犬狺狺。

    父亲说“狺狺”是狗叫,我说不对,狗叫是“汪汪”;父亲说写诗要用古文,只有这样才有意境。我听不懂,以为古时候的狗都这么叫,可是学了两声,一点也不像。

    今天是中秋节,从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吃上了月饼。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食品,不但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不菲。父亲是个极其俭省的人,俭省得几乎近于吝啬。要不是今年的收成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破费的。

    热气腾腾的倭瓜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倭瓜是切成整齐均匀的三角,黄亮亮,水汪汪;土豆开花裂瓣,就像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棉桃,朝着我们傻傻地微笑。另外还有黄瓜柿子茄子和辣椒,都是我家园子里的出产。在这欢庆丰收的节日里,我们把从地里的所有收获,都一股脑地摆上了餐桌,借以向丰收之神献上我们的敬意——这是劳动的果实,也是大自然的惠顾,我们应该像大地山川,日月风雨感恩!

    小黄狗在我的脚下急切地绕来绕去,正在寻找吃的东西——是啊,看着人们大吃大嚼的样子,它能不急吗?我偷偷地扔了个土豆给它,不想却被母亲发现,她将一把土豆皮洒在地上,说“不要糟蹋粮食,还是让它吃这个吧!”

    我觉得委屈,难过地望着姐姐——连山里的小刺猬都可以偷吃我们的倭瓜,家里养的动物,为什么要苛待它呢?可是这能怪母亲吗?饥饿已经使她变得这样的节俭,以至几粒小米掉在地上,都要珍惜地检拾起来!

    昨夜下了一场清霜,我家园里的花草,一眨眼就枯萎了。纷纷扬扬的落叶,漫天飞舞,飘飘洒洒地扑向大地。它们是大地的儿女,经历了春生、夏緑、秋黄,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呵,我们不喜欢冬天,可冬天还是来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8:05:28    跟帖回复:
       沙发
    大家冷静一些,都过来,听听5楼怎么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11:01:13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墨西哥市 2018/11/9 8:05:28  的原帖:大家冷静一些,都过来,听听5楼怎么说?!您的帖子发错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15:42:37    android
       第 4
    秋收冬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17:20:03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华夏庄奴 2018/11/9 15:42:37  的原帖: 秋收冬藏就是。欢迎光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18:54:52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9 7:54:00  的原帖:    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秋天里的山林是紧张而繁忙的,不论人和动物,都尽情地收获和享用着大地的恩赐;秋天里的山林是绚丽多彩的,柞树红了,桦树黄了,只有松树依旧,却默默地增长着年轮。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松鼠,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树枝上,把噙在嘴里的橡果偷偷地运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小松鼠本该生活在松林里以松子为食,但是我们这里松树不多,且又不到结子的年龄,所以,它们也就只能以橡果为生了,一如我们这些饥饿的孩子把倭瓜和野菜当做粮食一样。

        小刺猬也蠢蠢欲动了,但它们却是山林里的懒汉,不劳而获的偷儿。我们经常发现它们躲在地里偷吃我们的倭瓜。我和哥哥都愤愤不平了。然而姐姐却从不让我们伤害它们,说它们是动物,并不知道这倭瓜是我家种的。在冬眠之前它们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否则就会在冬天死去。姐姐读过高中,知道得很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

        我们热爱山林,山林也不辜负我们。在这金色的季节里,终于给了我们一个慷慨地回报:金灿灿的玉米,亮晶晶的倭瓜,甜菜和土豆都堆成了小山。父亲高兴,随即口占一绝。那种丰收的喜悦,真是溢于言表。

        种薯东山下,秋收几百斤。

        龙珠初炫目,凤卵更怡人。

        一亩银元宝,万枚锦绣纹。

        莫言天赐福,唯我苦耕耘。

        把土豆比作“龙珠”“凤卵”,现在的人听了肯定会笑掉大牙。但在那个年代,土豆是可以救人活命的——听姨家的表姐说,有次她跟姥姥去哈尔滨的老姨家,在火车站看见一个人,要花十块钱买人家的几个土豆,可人家不卖。那人气得当场把钱撕得粉碎。

        父亲真有先见之明,一直放在家里的小铁车终于派上了用场。那些日子,我们就像忙忙碌碌的小蚂蚁,把丰收的果实一车车,一趟趟地运回了家,直到很晚。

        田家少闲日,秋里劳更勤。

        月伴归人影,老屋犬狺狺。

        父亲说“狺狺”是狗叫,我说不对,狗叫是“汪汪”;父亲说写诗要用古文,只有这样才有意境。我听不懂,以为古时候的狗都这么叫,可是学了两声,一点也不像。

        今天是中秋节,从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吃上了月饼。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食品,不但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不菲。父亲是个极其俭省的人,俭省得几乎近于吝啬。要不是今年的收成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破费的。

        热气腾腾的倭瓜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倭瓜是切成整齐均匀的三角,黄亮亮,水汪汪;土豆开花裂瓣,就像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棉桃,朝着我们傻傻地微笑。另外还有黄瓜柿子茄子和辣椒,都是我家园子里的出产。在这欢庆丰收的节日里,我们把从地里的所有收获,都一股脑地摆上了餐桌,借以向丰收之神献上我们的敬意——这是劳动的果实,也是大自然的惠顾,我们应该像大地山川,日月风雨感恩!

        小黄狗在我的脚下急切地绕来绕去,正在寻找吃的东西——是啊,看着人们大吃大嚼的样子,它能不急吗?我偷偷地扔了个土豆给它,不想却被母亲发现,她将一把土豆皮洒在地上,说“不要糟蹋粮食,还是让它吃这个吧!”

        我觉得委屈,难过地望着姐姐——连山里的小刺猬都可以偷吃我们的倭瓜,家里养的动物,为什么要苛待它呢?可是这能怪母亲吗?饥饿已经使她变得这样的节俭,以至几粒小米掉在地上,都要珍惜地检拾起来!

        昨夜下了一场清霜,我家园里的花草,一眨眼就枯萎了。纷纷扬扬的落叶,漫天飞舞,飘飘洒洒地扑向大地。它们是大地的儿女,经历了春生、夏緑、秋黄,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呵,我们不喜欢冬天,可冬天还是来了!

    懒而穷的鬼们。我们上海,从1962年起,一直嘲笑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我们很难想象苏联人拿煮熟的土豆蘸言吃,我试过,不能吃。我们吃土豆片炒肉片,咖喱土豆鸡块,这还可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5:53:14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9 7:54:00  的原帖:    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秋天里的山林是紧张而繁忙的,不论人和动物,都尽情地收获和享用着大地的恩赐;秋天里的山林是绚丽多彩的,柞树红了,桦树黄了,只有松树依旧,却默默地增长着年轮。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松鼠,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树枝上,把噙在嘴里的橡果偷偷地运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小松鼠本该生活在松林里以松子为食,但是我们这里松树不多,且又不到结子的年龄,所以,它们也就只能以橡果为生了,一如我们这些饥饿的孩子把倭瓜和野菜当做粮食一样。

        小刺猬也蠢蠢欲动了,但它们却是山林里的懒汉,不劳而获的偷儿。我们经常发现它们躲在地里偷吃我们的倭瓜。我和哥哥都愤愤不平了。然而姐姐却从不让我们伤害它们,说它们是动物,并不知道这倭瓜是我家种的。在冬眠之前它们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否则就会在冬天死去。姐姐读过高中,知道得很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

        我们热爱山林,山林也不辜负我们。在这金色的季节里,终于给了我们一个慷慨地回报:金灿灿的玉米,亮晶晶的倭瓜,甜菜和土豆都堆成了小山。父亲高兴,随即口占一绝。那种丰收的喜悦,真是溢于言表。

        种薯东山下,秋收几百斤。

        龙珠初炫目,凤卵更怡人。

        一亩银元宝,万枚锦绣纹。

        莫言天赐福,唯我苦耕耘。

        把土豆比作“龙珠”“凤卵”,现在的人听了肯定会笑掉大牙。但在那个年代,土豆是可以救人活命的——听姨家的表姐说,有次她跟姥姥去哈尔滨的老姨家,在火车站看见一个人,要花十块钱买人家的几个土豆,可人家不卖。那人气得当场把钱撕得粉碎。

        父亲真有先见之明,一直放在家里的小铁车终于派上了用场。那些日子,我们就像忙忙碌碌的小蚂蚁,把丰收的果实一车车,一趟趟地运回了家,直到很晚。

        田家少闲日,秋里劳更勤。

        月伴归人影,老屋犬狺狺。

        父亲说“狺狺”是狗叫,我说不对,狗叫是“汪汪”;父亲说写诗要用古文,只有这样才有意境。我听不懂,以为古时候的狗都这么叫,可是学了两声,一点也不像。

        今天是中秋节,从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吃上了月饼。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食品,不但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不菲。父亲是个极其俭省的人,俭省得几乎近于吝啬。要不是今年的收成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破费的。

        热气腾腾的倭瓜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倭瓜是切成整齐均匀的三角,黄亮亮,水汪汪;土豆开花裂瓣,就像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棉桃,朝着我们傻傻地微笑。另外还有黄瓜柿子茄子和辣椒,都是我家园子里的出产。在这欢庆丰收的节日里,我们把从地里的所有收获,都一股脑地摆上了餐桌,借以向丰收之神献上我们的敬意——这是劳动的果实,也是大自然的惠顾,我们应该像大地山川,日月风雨感恩!

        小黄狗在我的脚下急切地绕来绕去,正在寻找吃的东西——是啊,看着人们大吃大嚼的样子,它能不急吗?我偷偷地扔了个土豆给它,不想却被母亲发现,她将一把土豆皮洒在地上,说“不要糟蹋粮食,还是让它吃这个吧!”

        我觉得委屈,难过地望着姐姐——连山里的小刺猬都可以偷吃我们的倭瓜,家里养的动物,为什么要苛待它呢?可是这能怪母亲吗?饥饿已经使她变得这样的节俭,以至几粒小米掉在地上,都要珍惜地检拾起来!

        昨夜下了一场清霜,我家园里的花草,一眨眼就枯萎了。纷纷扬扬的落叶,漫天飞舞,飘飘洒洒地扑向大地。它们是大地的儿女,经历了春生、夏緑、秋黄,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呵,我们不喜欢冬天,可冬天还是来了!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抟扶摇TFY 2018/11/9 18:54:52  的原帖:懒而穷的鬼们。我们上海,从1962年起,一直嘲笑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我们很难想象苏联人拿煮熟的土豆蘸言吃,我试过,不能吃。我们吃土豆片炒肉片,咖喱土豆鸡块,这还可以。
    土豆烧牛肉的确是盘好菜,可惜那个年代想都不敢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6:00:13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9 7:54:00  的原帖:    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秋天里的山林是紧张而繁忙的,不论人和动物,都尽情地收获和享用着大地的恩赐;秋天里的山林是绚丽多彩的,柞树红了,桦树黄了,只有松树依旧,却默默地增长着年轮。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松鼠,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树枝上,把噙在嘴里的橡果偷偷地运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小松鼠本该生活在松林里以松子为食,但是我们这里松树不多,且又不到结子的年龄,所以,它们也就只能以橡果为生了,一如我们这些饥饿的孩子把倭瓜和野菜当做粮食一样。

        小刺猬也蠢蠢欲动了,但它们却是山林里的懒汉,不劳而获的偷儿。我们经常发现它们躲在地里偷吃我们的倭瓜。我和哥哥都愤愤不平了。然而姐姐却从不让我们伤害它们,说它们是动物,并不知道这倭瓜是我家种的。在冬眠之前它们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否则就会在冬天死去。姐姐读过高中,知道得很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

        我们热爱山林,山林也不辜负我们。在这金色的季节里,终于给了我们一个慷慨地回报:金灿灿的玉米,亮晶晶的倭瓜,甜菜和土豆都堆成了小山。父亲高兴,随即口占一绝。那种丰收的喜悦,真是溢于言表。

        种薯东山下,秋收几百斤。

        龙珠初炫目,凤卵更怡人。

        一亩银元宝,万枚锦绣纹。

        莫言天赐福,唯我苦耕耘。

        把土豆比作“龙珠”“凤卵”,现在的人听了肯定会笑掉大牙。但在那个年代,土豆是可以救人活命的——听姨家的表姐说,有次她跟姥姥去哈尔滨的老姨家,在火车站看见一个人,要花十块钱买人家的几个土豆,可人家不卖。那人气得当场把钱撕得粉碎。

        父亲真有先见之明,一直放在家里的小铁车终于派上了用场。那些日子,我们就像忙忙碌碌的小蚂蚁,把丰收的果实一车车,一趟趟地运回了家,直到很晚。

        田家少闲日,秋里劳更勤。

        月伴归人影,老屋犬狺狺。

        父亲说“狺狺”是狗叫,我说不对,狗叫是“汪汪”;父亲说写诗要用古文,只有这样才有意境。我听不懂,以为古时候的狗都这么叫,可是学了两声,一点也不像。

        今天是中秋节,从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吃上了月饼。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食品,不但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不菲。父亲是个极其俭省的人,俭省得几乎近于吝啬。要不是今年的收成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破费的。

        热气腾腾的倭瓜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倭瓜是切成整齐均匀的三角,黄亮亮,水汪汪;土豆开花裂瓣,就像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棉桃,朝着我们傻傻地微笑。另外还有黄瓜柿子茄子和辣椒,都是我家园子里的出产。在这欢庆丰收的节日里,我们把从地里的所有收获,都一股脑地摆上了餐桌,借以向丰收之神献上我们的敬意——这是劳动的果实,也是大自然的惠顾,我们应该像大地山川,日月风雨感恩!

        小黄狗在我的脚下急切地绕来绕去,正在寻找吃的东西——是啊,看着人们大吃大嚼的样子,它能不急吗?我偷偷地扔了个土豆给它,不想却被母亲发现,她将一把土豆皮洒在地上,说“不要糟蹋粮食,还是让它吃这个吧!”

        我觉得委屈,难过地望着姐姐——连山里的小刺猬都可以偷吃我们的倭瓜,家里养的动物,为什么要苛待它呢?可是这能怪母亲吗?饥饿已经使她变得这样的节俭,以至几粒小米掉在地上,都要珍惜地检拾起来!

        昨夜下了一场清霜,我家园里的花草,一眨眼就枯萎了。纷纷扬扬的落叶,漫天飞舞,飘飘洒洒地扑向大地。它们是大地的儿女,经历了春生、夏緑、秋黄,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呵,我们不喜欢冬天,可冬天还是来了!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抟扶摇TFY 2018/11/9 18:54:52  的原帖:懒而穷的鬼们。我们上海,从1962年起,一直嘲笑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我们很难想象苏联人拿煮熟的土豆蘸言吃,我试过,不能吃。我们吃土豆片炒肉片,咖喱土豆鸡块,这还可以。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10 5:53:14  的原帖:土豆烧牛肉的确是盘好菜,可惜那个年代想都不敢想!
    不算好菜。那个年代牛肉没有,但可以土豆烧鸡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6:02:52    跟帖回复:
    9
    您在那个年代吃过鸡块?请问多少钱一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4 5:36:18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10 6:02:52  的原帖:您在那个年代吃过鸡块?请问多少钱一只?

    我没经历过,但据说那个年代的鸡,需要凭票购买呀。他装吧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4 6:04:08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10 6:02:52  的原帖:您在那个年代吃过鸡块?请问多少钱一只?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王丽华 2018/11/14 5:36:18  的原帖:

    我没经历过,但据说那个年代的鸡,需要凭票购买呀。他装吧就。
    那时候,国营肉店不卖鸡肉,都是从黑市购买。记得一九七四年前后,我的一个发小要去参军。当时正赶上冬季打场(庄稼脱粒)生产队办集体伙食,我当伙食管理员。为了请发小吃顿饭,我用账上的余额,偷偷在村里买了一只鸡,记得花了七元钱。您知道吗?那时候的七元,相当于现在的七百元。所以我的发小一直念念不忘,直到复原回来还经常跟人说起:“嘿,我那个弟弟,那年他竟然请我吃了一只鸡!”——一只鸡要七百元?现在的年轻人听了,肯定以为是天方夜谭。可是那个年代的物价就是那个样子。谢谢您的光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4 6:33:03   
    1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9 7:54:00  的原帖:    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秋天里的山林是紧张而繁忙的,不论人和动物,都尽情地收获和享用着大地的恩赐;秋天里的山林是绚丽多彩的,柞树红了,桦树黄了,只有松树依旧,却默默地增长着年轮。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小松鼠,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树枝上,把噙在嘴里的橡果偷偷地运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小松鼠本该生活在松林里以松子为食,但是我们这里松树不多,且又不到结子的年龄,所以,它们也就只能以橡果为生了,一如我们这些饥饿的孩子把倭瓜和野菜当做粮食一样。

        小刺猬也蠢蠢欲动了,但它们却是山林里的懒汉,不劳而获的偷儿。我们经常发现它们躲在地里偷吃我们的倭瓜。我和哥哥都愤愤不平了。然而姐姐却从不让我们伤害它们,说它们是动物,并不知道这倭瓜是我家种的。在冬眠之前它们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否则就会在冬天死去。姐姐读过高中,知道得很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

        我们热爱山林,山林也不辜负我们。在这金色的季节里,终于给了我们一个慷慨地回报:金灿灿的玉米,亮晶晶的倭瓜,甜菜和土豆都堆成了小山。父亲高兴,随即口占一绝。那种丰收的喜悦,真是溢于言表。

        种薯东山下,秋收几百斤。

        龙珠初炫目,凤卵更怡人。

        一亩银元宝,万枚锦绣纹。

        莫言天赐福,唯我苦耕耘。

        把土豆比作“龙珠”“凤卵”,现在的人听了肯定会笑掉大牙。但在那个年代,土豆是可以救人活命的——听姨家的表姐说,有次她跟姥姥去哈尔滨的老姨家,在火车站看见一个人,要花十块钱买人家的几个土豆,可人家不卖。那人气得当场把钱撕得粉碎。

        父亲真有先见之明,一直放在家里的小铁车终于派上了用场。那些日子,我们就像忙忙碌碌的小蚂蚁,把丰收的果实一车车,一趟趟地运回了家,直到很晚。

        田家少闲日,秋里劳更勤。

        月伴归人影,老屋犬狺狺。

        父亲说“狺狺”是狗叫,我说不对,狗叫是“汪汪”;父亲说写诗要用古文,只有这样才有意境。我听不懂,以为古时候的狗都这么叫,可是学了两声,一点也不像。

        今天是中秋节,从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吃上了月饼。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食品,不但很难买到,而且价格不菲。父亲是个极其俭省的人,俭省得几乎近于吝啬。要不是今年的收成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样破费的。

        热气腾腾的倭瓜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倭瓜是切成整齐均匀的三角,黄亮亮,水汪汪;土豆开花裂瓣,就像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棉桃,朝着我们傻傻地微笑。另外还有黄瓜柿子茄子和辣椒,都是我家园子里的出产。在这欢庆丰收的节日里,我们把从地里的所有收获,都一股脑地摆上了餐桌,借以向丰收之神献上我们的敬意——这是劳动的果实,也是大自然的惠顾,我们应该像大地山川,日月风雨感恩!

        小黄狗在我的脚下急切地绕来绕去,正在寻找吃的东西——是啊,看着人们大吃大嚼的样子,它能不急吗?我偷偷地扔了个土豆给它,不想却被母亲发现,她将一把土豆皮洒在地上,说“不要糟蹋粮食,还是让它吃这个吧!”

        我觉得委屈,难过地望着姐姐——连山里的小刺猬都可以偷吃我们的倭瓜,家里养的动物,为什么要苛待它呢?可是这能怪母亲吗?饥饿已经使她变得这样的节俭,以至几粒小米掉在地上,都要珍惜地检拾起来!

        昨夜下了一场清霜,我家园里的花草,一眨眼就枯萎了。纷纷扬扬的落叶,漫天飞舞,飘飘洒洒地扑向大地。它们是大地的儿女,经历了春生、夏緑、秋黄,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呵,我们不喜欢冬天,可冬天还是来了!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抟扶摇TFY 2018/11/9 18:54:52  的原帖:懒而穷的鬼们。我们上海,从1962年起,一直嘲笑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我们很难想象苏联人拿煮熟的土豆蘸言吃,我试过,不能吃。我们吃土豆片炒肉片,咖喱土豆鸡块,这还可以。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8/11/10 5:53:14  的原帖:土豆烧牛肉的确是盘好菜,可惜那个年代想都不敢想!
    那你去吃吧。你也不过是“那时代”好菜。现在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4 7:53:09    跟帖回复:
    13
    那时候基本吃不到牛肉,即使宰杀受伤和得病的老牛,也要经过公社批准。因为老牛都是集体财产,是重要的生产资料。随便杀牛属于犯罪。谢谢!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流年杂忆(10)诗人眼里的土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