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月落呜啼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台海亲人盼团圆
3847 次点击
16 个回复
月落呜啼 于 2018/11/9 20:16:4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台海亲人盼团圆

    33年前的1985年冬天的一个下午,闽北某县一小镇,正热传着一个爆炸性消息:“谢脉顺的二儿子从台湾回来了!”

    此时,小镇三街小巷中一座农家老宅里,正围聚着许多人。屋中厅堂上,聚集的是谢家老少一大班人。一个身材高大、年届花甲的老人,正跪地、一会把头埋在一位坐着的身材瘦小的老妇人双膝间,泪流满面地叨念着:“阿妈,儿子不孝,今天才来看你!”老妇人双目失明,流着泪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儿子的头和肩膀,口里喃喃:“阿敢,你是天上掉下来的月亮呀。”一会,对着大厅墙正中的一幅画像,频频叩拜,喊着:“阿爸,阿敢回来看你了,阿敢不孝,没来得及看你最后一眼!”

    厅堂下围观的年长者,不时低声议论着。有的还插空上前拉住那个叫“阿敢”的人问:“我是某某,还认得吗?”有的说:“我们一起去罗坊溪游泳、抓鱼,记得么?”当一个妇人上前带点羞涩的表情说:“阿敢,我是金玉。”阿敢先愣了一下后赶忙拉住她的手,有点激动地连声说“记得,金玉,金玉!”

    老妇人忽然喊:“金玉,你过来!”金玉忙走近老妇人,老妇人拉着她的手说:“你也来看阿敢呀,当年你俩好,我也真心喜欢你能当我们谢家的媳妇。”说得对方有点不好意地低下头。

    这是镇上老实巴交的谢脉顺的二儿子,当年抓壮丁离家41年,第一次,也是小镇首例台湾亲人回大陆探亲的场景。这在两岸人员往来寻常的今天,不算什么,但它见证了台海两岸,骨肉相连一家亲的历史时刻。

    一、土楼开基人的生世

    这座单门独户近500平米、闽南农家院落特点的老宅,四面包着土墙,坐南朝北地坐落在小巷深处一块突起的高地上。大门进去是一块供晾晒谷物的空地,跨上两级台阶就是木结构的厅堂和两侧厢房。厅堂后面是厨房、谷仓和一个天井,还有一扇小门通向外面。  

    老宅至今近百年,是小镇目前仅存的旧农耕时代,农家起居生活的缩影。从台湾回来的“阿敢”,当年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老宅的开基者是他的父亲——谢脉顺。

   (一) 没有爱的童年  谢脉顺生于光绪24年(1898)。他有两个父亲,一个生父,一个养父。都姓谢,祖上都是从兵荒马乱的闽南,迁至受千山万岭阻隔,偏安一隅的闽北,居住在同一个县却相隔几十里的不同乡镇。

    生父在岚下乡,叫春旺,生卒不详,靠祖上留点田亩收租过日子。生有一女一男,男即后来的脉顺。三岁时一个看命先生经过家门口,生父便请他给孩子起个名,算个命。看命先生给小孩起了个名叫“玉明”,并说这孩子是“秧命”,阳寿64年。所谓“秧命”就是说孩子的命像秧苗一样,先长在秧田里,一定时候需要移植到其它地里,否则光长叶不结果。

    生父生性好吃懒做,家里穷得常常无米下锅,还不时有债主上门讨债。先是把养了六岁大的女儿送人,少张嘴。到玉明六岁那年,他便以玉明是“秧命”为由,以三担谷子,将玉明卖给了本县大干镇一本家。没了儿女拖累的生父,丢下家四处混吃混喝,最后不知所终。

    养父算命说他五行缺二,取名叫木水,生于清光绪元年(1874年)。耕点田做点小买卖。结婚三年未生养,就用三担谷子买了玉明改名叫脉顺。脉顺买来后,养父自己也生了一女一男。但男孩后来出天花死了,女的养大后招个叫来宝的男人做上门女婿。

    养父58岁(1932)去世,葬在小镇西侧的后山上。每年清明脉顺都跟来宝一起去扫墓。扫了50多年,到1980年代修316国道,墓地要移迁的那天,脉顺带着小儿子老五去帮忙。清理墓碑时,老五发现碑上的落款竟然只有来宝而没有脉顺的名字。脉顺听了想想自己生父家不要,养父家不认,不禁老泪纵横,气愤地对来宝说:“你欺负我不识字,你太没良心了!”从此他觉得无祖可祭,也死了对祖先的那份精神寄托。

    脉顺六岁到养父家,九岁时养父又领养了个叫林春妹的六岁女童,给脉顺做童养媳。养父把他们当童工使。脉顺每天采猪菜、割鱼草、放鸭、放牛,大了点就下地干活,上山打柴。从小失爱的脉顺,每有苦楚,常常夜里自言自语哭诉。因为常吃不饱,脉顺在外劳动学会抓山野小动物,山鼠、野兔之类烧烤充饥。有次上山打柴迷了路,两天两夜靠摘野果、吃小动物生存了下来,后来被打猎的人遇到救了。那次他捉了只小豪猪,听人说豪猪肚是治胃病的名贵药材,就把它烤干了带回家存了起来。童养媳春妹从小缠足,就在家里起早摸黑做着干不完的家务活。

    (二)自立门户成家立业   脉顺从小闷声干活,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白天少言寡语,夜间却常说梦话:“你这样欺负我,不得好死!”“总有一天你会下地狱的!”“你太没良心,鬼会来拖你!”

    二十二岁那年,养父看他浑身蛮劲,夜里说那些狠话,心里有些发毛,就叫脉顺带童养媳搬出去自己单过。

    那年夏季,脉顺带着童养媳,离开了养父家。开始自立门户过日子。

    为养家糊口,脉顺先跟一个“杀猪佬”学杀猪。杀猪要先会抓猪。抓猪是先一手抓猪尾巴,一手迅速抓住猪的一条后腿提起来。猪尾巴细细的一条,不容易抓牢,一头猪一、两百斤重,稍使劲就容易挣脱掉。脉顺在一边看了两次后就掌握了诀巧。别人是掌心向上伸手抓猪尾巴,他却掌心向下,抓住尾巴后迅速反转掌心,将尾巴缠在食、中两指上脱不掉后,另一手很快就去抓猪的一条后腿,就牢牢地把猪控制住了。不出一个月,他就拜别师傅自己单干了。因为他诚实公道,请他杀猪的人也多。

    这之后,他一边当“杀猪佬,”赚点现钱,应付日常开支。一边找些别人不要的边远、产量低的山垅田,什么老虎坑、野猪垅等无主的荒野地块,开垦种植稻谷、蔬菜、果树,还挖鱼塘养鱼、放鸭。妻子春妹则每天半夜起来,磨豆浆做豆腐、腐竹,一早摆巷口卖。穷苦孩子早当家,夫妇俩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多业并举,勤苦创业。

    那年头猪都是农家各户散养,养猪户多是距乡镇近则十里八里,远则十几二十里的山村。杀猪都要半夜从镇上出发,杀好后赶在天亮前挑到镇上集市卖。

    一次脉顺杀完猪,借着下弦月的微光,挑着猪肉走到一个山路口时,听见前面有人大声喊:“口令!”脉顺听不懂“官话”,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愣了一下,随着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他耳边擦过,吓得他赶忙撂下担子蹲下。原来当时这一带常有土匪日伏夜出,抢劫大户人家。国民党派兵把守路口盘查夜行人。等哨兵走近一看,是个杀猪的。可此时的脉顺已吓得脸无血色,吃力地挑起担子踉踉跄跄走了。

    而另一次的经历叫他终生难忘。那次他到余富村杀头大猪。挑着满满的两筐猪肉,提着盏马灯正翻过新岭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后箩筐像被人拽住的样子,他借着马灯的微弱光线回头一看,发现是只老虎咬着伸出箩筐外的一条猪腿,吓得他赶紧扔下担子逃走。

    回来躺倒三天。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思来想去,他决定“放下屠刀”,死心干农活,土里刨食。从此一年四季,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农忙顾人帮些工。农闲则自己帮人扛包、撑船、打土墙。

    就这样用十年血汗积攒下的钱粮,32岁那年,脉顺盖起了一座能让家人遮风挡雨的土楼。夫妇虽克勤克俭,却心地善良,青黄不接邻里有缺粮的,他三斗五斗地借出去,收成还多、还少从不计较。每年洪水季节,周边几户低洼地人家遭水淹,他家成了避难所,供住供吃。

    解放初期评成分时,开始因脉顺有多处田园,又有一座单门独院的住宅,就评上了富农。后经群众反应,那些田产都是别人不要的地块,靠他一锄头一锄头挖出来的,就改为富裕中农。再后来,工作组进土楼一看,就是个农家院,不是想象中的豪门大宅,又改为中农成分。

   (三) 临终最牵挂的儿子  1982年,84岁的脉顺还下地干活,割鱼草喂鱼、放鸭子。入秋后他突感胃部不适,进食渐少。让他看医生,妻子拿出珍存的豪猪肚,要磨粉给他服用,都被拒绝了。脉顺对家人说,自己已经多活了20年,这20年是老天借别人的阳寿给我,我该走了。从此绝食,任家人怎么劝都不肯进食。口渴难受讨茶水喝时,家人趁机放些葡萄糖、参汤之类,他一沾嘴就吐掉。

    那时台海关系开始缓和,台湾儿子已有信件回来。家人劝他说:“阿敢就要回来看你了,你要吃点东西等他。”他强打着精神睁开泪眼,有气无力说:“我怕看不到阿敢了。”临终断断续续叨念着一句:“豪猪肚要留点给阿敢。”

    脉顺一生留给小镇人的记忆是不苟言笑,赤着脚,穿戴着蓑笠,扛把锄头,行走在风雨中的田野上。要说一年中脉顺最奢侈、最开心时候就是大年初一上午,他穿身浆洗过、没沾泥巴的衣服,坐在大厅小椅上,拿把小竹笛,吹几支民间小曲。他最爱吹的是“苏武牧羊曲”。那是他少年时代骑在牛背上唯一的快乐时光。

    林春妹到晚年双眼失明,生活在黑暗中,但顽强的生命力支撑着她,享年97岁(1998年),等到了自己盼望的“月亮掉下来”。

    二、老宅后人两岸盼统一

    脉顺夫妇共生养六男三女。因负担太重,加上旧时代重男轻女,三个女儿一出生就送人,但都夭折于襁褓。六男中最小的老六也曾送过人,但后来那人家嫌他调皮大了管不住,白养,又送回来。

    兄弟六人属“传”字辈,各取名“义、礼、博、泉、阳、旺”。脉顺因自己一辈子吃了不识字的亏,六个儿子到读书年龄时,都送他们上学。他家的厅堂还曾免费借人办私塾。

    六个儿子,抚育成人,各自成家;工农商学兵,各守其业,过着平常百姓人家生活。唯远在台湾的二儿子传礼是他老人一生的最大牵挂。

    (一)抓壮丁去了台湾   脉顺二儿子小名“阿敢”。1926年生。一米八几个头,强壮的体魄,周正的五官,用今天的话说是典型的大帅哥。民国33年(1944年),抗战进入最后阶段,国民党前线兵力吃紧,为扩充兵力,凡18至35岁列为壮丁的,都强行征兵。脉顺家符合壮丁年龄的有大儿子和二儿子,但大儿子有眼疾不合格,二儿子18岁,成了唯一征兵对象。保、甲长轮番凶神恶煞地上门催,扬言不去就派人来抓。

    那时小镇每天都有消息传出,谁家儿子被抓。二儿子看这形势,就对父母说,与其每天提心吊胆,被抓了五花大绑拉走,不如自己去报到算了。不久,二儿子就在大厅上拜别父母,随后被送集中地开赴江浙一带。

    “一别经年久,生死两茫茫。”那年脉顺最小的儿子老六刚出生。

    第二年抗战胜利,脉顺曾收到二儿子寄回来的一封信,内中还夹着一张照片,穿着国民党军装。信上只说他在陆军炮兵部队,没有留下具体地址,从此就沓无音讯。接下来传说国共开战,“国军”节节败退,兵败如山倒,开始出现大量逃兵。

    不久小镇一个姓高的跟传礼一个连的逃了回来,说传礼所在部队的连长、排长都跑了。其间“国军”曾要传礼当排长,他坚决不当。因为当时“国军”中盛传若被“共军”俘虏了,士兵发路费回家,当官的一律枪毙。所以没人愿意当官。但在一次炮击中,传礼的炮阵中弹,他亲眼看见传礼倒在大炮挡板后面的炮架上不动了。

    其实传礼是晕过去了,醒来发现几具尸体外,没有其他人,他乘机抖掉一身的土尘,也逃走了。一路靠乞讨,往福建方向走。

    那时因逃兵多,国民党到处设卡盘查路人。凡年轻点、身上无路条的,一律抓起来审查。传礼就偷撕了张地方布告,又到农田南瓜地里,挖下个南瓜蒂,用来仿刻了一枚布告上的公章,弄张假路条,居然也被他混过几个地方,但最终还是被查出又抓了送回部队,随后跟着逃亡部队去了台湾。

    1958年大陆炮击金门时,传礼所在炮兵部队被调往金门岛驻防一段时间。大陆隔天炮击一次结束后,他们就钻出坑道,清理弹坑和收集弹头。这时他会呆立滩头片刻,眺望大陆,满满的是思乡之愁。

    一天夜里,圆月中天,传礼听见营房外传来阵阵笛声,是他记忆中的父亲最喜欢吹的那支“苏武牧羊”曲,不禁潜然泪下。第二天他也买把笛子,跟人学吹。从此,“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三年后部队换防回台,他开始装病请求退役。一直单身的传礼,40岁那年谈上一个台湾女子,姓邵,27岁,祖籍江西,移居台湾几代,算是本土化了。所以一开始遭到女方父亲的反对,嫌传礼是“兵哥”穷光蛋。后来女方父亲看传礼为人老实本份,两个年龄又正合当地人的“减半加七”的搭配法。就是说男方要找的女方岁数,最好是自己的现有年龄的一半加七最合适。所以传礼当时40,找个27岁女子正好。

    但邵家最后答应了这门亲事是出于自家有八个女儿,跟传礼谈的是老大。当地的另一习俗是大的未嫁,小的不能越嫁,考虑到后面的妹妹,况且老大也不小了。最终同意了,但要传礼拿出十万台币作礼金。当时的十万台币不是个小数字。不想传礼一周后就把钱如数送来。两个月后便成亲了。原来传礼办了退役领到一笔退养金。

    退役后传礼定居台中县。先是开了家豆腐店,把小时跟母亲学做豆腐的本领用上。豆腐店生意很好。有了点积蓄后,他想过父亲那种农耕生活,投资种瓜栽果和淡水养殖,也算是子承父业,以此牢记大陆父母养育之恩。婚后生有二男二女。

   (二) 台海再续骨肉情  1970年代末,自大陆发表了《告台湾人民书》后,台海关系日趋缓和。1980年代初的一天,传礼的一位好友来台中找他,带来一个令他无比期待而兴奋的消息。朋友收听到大陆对台广播一则寻亲启示,是大陆的几个弟弟写给二哥传礼的一封信,并播有一段传礼母亲的录音:“阿敢,你要是还在,能回来看看,真是像天上掉下月亮来呀!”

    朋友说完把记录下来的大陆联系地址交给了传礼。传礼接过来看了又看,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受制于当时两岸尚未实现直接“三通”,他通过香港的朋友,给大陆的亲人写了信。信是用毛笔写的,行文格式按旧的直行从右到左。从此失联了近40多年的骨内亲情开始通过第三方互通了书信。直至“两岸三通”的实现,出现了文中开头的骨肉相见场面。

    继第一次回大陆探亲后,传礼后来又带着妻儿全家人回来认祖。此后每年都回来,直到母亲去世。镇上多家“台属”通过他,也联系上了在台亲人,陆续回来探亲,有的还来大陆投资办厂,一改过去谈虎色变的“海外关系”为“台海一家亲”的其乐融融景象。

    现年92岁高龄的传礼已不宜出远门了,只能用现代通讯工具保持着与大陆亲人的互通亲情。前些年古稀之年的老五、老六夫妇也踏上宝岛看访二哥了。

    每次浓浓的亲情通话、聚会,款款的问候与互道珍重的话语中,无不寄希望于祖国早日和平统一,台海一家亲,往来更便捷的愿景早日实现。

    那座维系着谢家两岸亲情的土楼老宅,是谢家骨肉亲情的根。纵有多少亲情的悲欢,离合;纵有多少岁月的星移,斗转,血浓于水,这份亲情也必会代代相传下去。

      2018、11、3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9 20:28:53    跟帖回复:
       沙发
    仅仅是一遍粗略通读,我已忍不住拍案叫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0:01:26    android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0:12:22    android
       第 4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0:13:47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3:42:16    android
    6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中国不高兴 2018/11/10 0:12:22  的原帖: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 三少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5:03:49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中国不高兴 2018/11/10 0:12:22  的原帖: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
    =============================================
    你的意思是:再过三十年,也就是一百年都仍然完不成祖国统一大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6:34:29    android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6:34:37    android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10:02:15    android
    10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中国不高兴 2018/11/10 0:12:22  的原帖: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转至第7楼第 7 楼 金竹稀打飞机 2018/11/10 5:03:49  的原帖: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
    =============================================
    你的意思是:再过三十年,也就是一百年都仍然完不成祖国统一大业?
    到时候无所谓啦,一个弱者,就像以前的番邦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10:50:17    android
    11
    文字娓娓道来,感人至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12:35:47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中国不高兴 2018/11/10 0:12:22  的原帖: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转至第7楼第 7 楼 金竹稀打飞机 2018/11/10 5:03:49  的原帖:    当年的台湾和现在的台湾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再过三十年,台湾想回归,我们都懒得要。
    =============================================
    你的意思是:再过三十年,也就是一百年都仍然完不成祖国统一大业?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魔力0 2018/11/10 10:02:15  的原帖: 到时候无所谓啦,一个弱者,就像以前的番邦一样

    你的意思是“一定要解放台湾”是逗你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13:11:33    android
    13
    我不认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0 16:05:25    android
    14
    我关注,你以前的所有文章,喜欢这样的历史叙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11 7:49:25    android
    15
    很多老兵到内地来,有个重要目的是找媳妇,我就知道我们这几十个离异少妇或未婚女子嫁给了年长几十岁的台湾老兵。内地变化太快,所以很多嫁过去的人现在经济并不宽裕,比不上其他内地找老公的。
    3847 次点击,16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台海亲人盼团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