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李三来也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李三来也:神秘、可怕的“鲁班书”
46825 次点击
64 个回复
李三来也 于 2019/1/12 13:25: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神秘、可怕的“鲁班书”
李三来也/猫眼看人



    听说“鲁班书”是在1970年代,当时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还不知这“鲁班书”到底是“鲁班输”或是“鲁班虚”,只到我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百度搜索才知原来是这样:

    “鲁班书 (土木建筑奇书):《鲁班书》是中国古代一本关于土木建筑类的奇书,据传为圣人鲁班所著。上册是道术,下册是解法和医疗法术。但除了医疗用法术外,其他法术都没有写明明确的练习方法,而只有咒语和符。 据说学了鲁班书要“缺一门”,鳏、寡、孤、独、残任选一样(有待考证),由修行时候开始选择,因此《鲁班书》获得另一名——《缺一门》(另名有待考证)。”

    对“鲁班书”连一知半解都说不上,我只能是翻起旧事,把从那时起到现在几十年与之相关的亲见亲闻一一道来,为神奇、可怕的“鲁班书”作一注脚。尽管如此,写此文时,吾犹能感知脊背冷嗖嗖的感觉。

一、恐怖时代:我家邻居张姨的惨死



    1974年,我们作为铁路家属随着我父亲的工作调动,从湖南的一个四等小站举家搬到了另一个同样的铁路小站。说起来,这时我家大姨妈的一个叫“五佗”的表妹,这时也是在她家读着书。

    我们家到这新车站,没有象以前一样住在集中的“家属区”,而是与农村房混居在一起的一个属于铁路资产的独栋平房——这房子由日据时代火车站的日本站长的办公室改建而成。据说在以前,这房子还铺有油漆的木地板,而那时早已朽落拆除,现出瓦青的水泥地板。房子原是两间相通的大房,后来把中间的门钉住,又在两边各加一个耳房作为厨房,分作两家人居住。我们搬来时,就又把中间的门打开,改成一家居住。我们这栋房座北朝南,除了前面是一个菜园外,周围都是当地农民的房子。其中,我们的前面菜园东边的那栋土砖房就是张叔家的房子——张姨就是张叔的妻子。

    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张姨第一次来我家串门的情景:一天我们上学回来,见一个妇女在我们前面的菜园里,拔了一大把大蒜来送到我家,她向我笑着自我介绍说:“叫我张姨”,我正发楞,她又说,她就是我们前面这家的“张姨”。这时,我才知道她是我们家的邻居。

    1970年代是蛮荒时代到人类社会、文革到改革的新旧交替、嬗变的时代。1970年代前期可说是人妖颠倒、是非混淆,官方全面颠覆人类社会最基本道德、违背生活基本常识的时代。比如我们这样的小站,在一个“集镇”上,那时是除了公营的食品站(凭票卖猪肉)和卖百货的供销社,是禁止其他任何市场交易的。集镇和城市不同,还不说那时工资低,就是有钱,也不可能有蔬菜卖的。因此在我们搬来之前,我爸就已经在车站找了几小块菜地,已经种上了一些菜,这样一家的蔬菜勉强能够维持。我爸妈是吃苦耐劳的人,搬来不久就在铁路边找了块空地,开了几块菜地,又找附近农村的生产队花钱租了几块菜地,终于解决了吃菜问题。但当时我们刚搬来不久,象大蒜这样的配菜,还确实没有。因此,张姨来送菜的细节我还记忆犹新。

    后来,张姨还到我们家来过几次,她介绍说,他家有个小女孩叫“小红”,她还说她自己有病。我就警惕地问:什么病?她说,肺病。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我的记忆中虽是邻居我们家与他们家也没有多少交往。在有限的几次交往中,只是一次让我很奇怪的感觉。

    那时,我们车站正在做铁路线路“大修”,换下来很多废弃铁轨橡胶垫堆放在线路边。一天在做饭的时候,我们几家邻居都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胶臭味,大家都在相互打探着,最后才知道是张姨正在用这胶垫当燃料在做着饭。而当别人去问时,她竟然不觉有什么问题。

    因此,人们猜测她的肺病,是不是与她这种乱把不卫生的东西当燃料的原因。她不仅是把这当燃料,还经常捡附近的一家放大镜厂的烧起来味道很难闻的“赛料”(学名应叫赛珞珞)当燃料。

    张姨的身体一直是有问题,过了不久,就传闻她又吐血了。然后,就去长沙看病。然后又是吐血。一次她病好了些,她还拿着一对粉红色的塑料凉鞋来,说这是她在长沙治病,“小红”的姨妈买了送给“小红”穿的。那时,塑料还是稀有之物,塑料凉鞋只有象我们这样的有工作的家庭才买得起。她说小红她姨妈在长沙城里面。

    几年后,张姨最后一次到我家来串门,我就见她笑着对我妈说:

    “看来,这次我的病是好不了了?”

    我妈惊讶地问:“怎么呢?”

    “我昨晚敬菩萨,要菩萨保佑我。我刚敬着,我房子上面的屋瓦就一阵响!”张姨笑着说。

    “病不得好,不是就会死吗?”我看她仍然是谈笑自若,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一样,更是感觉奇怪!

    果然不久,就听到了她病危的消息。但这次她没有再送长沙——已经没救了!

    几天以来,他们家都在向外面一盆一盆地倒着着垃圾,邻居们在说这是一盆一盆的血!

    张姨最后“落气”那天的晚上,万籁俱寂,从傍晚到凌晨,我们都关着门,在家里谛听着。就在我们家前面不到十米的张姨家里,传出张姨一声接一声地抽着气的凄厉的声音:“慢点罗!慢点罗!慢点罗”......直到她咽气后报丧的锣声敲响!

    大人都在传说,这是鬼在催她上路。因此在这十几个小时之间一直在依依不舍地喊叫着:慢点罗!慢点罗......张姨患的是“肺穿孔”,去世时应也就是四十来岁。不过,那时候的人,四十来岁已经是很显老了。

    这时,一位老砌匠师傅说,张姨的去世,主要是他们家的这房门开得有问题。经这么一说,倒让我们感觉真是有道理。他家这房,本也是座北朝南,也是两间大房,在朝南两个房的东西墙角处各开了一扇门——这也和我们家一样。不同的是,我们这房在当头各有一间耳房,而他们家没有。他们家的房子不同的是,在东西两个墙回的东西面又各开了一个门。这样他们家的房子就形成了一个很奇怪的格局:房子的东西两角,象穿牛鼻子一样,东南、西南墙角的两面各开了一扇门——还真没见过开门是这么开的!

    老砌匠师傅说,你看,门怎么可以这样开呢?他说起,做房子都不能乱来的,门怎么开,开门的尺寸是多少,这要对得上“鲁班书”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鲁班书”!

    但也让我颇生疑窦:张姨的惨死,病因是肺病,但真的与“鲁班书”有关?这只能仁者见仁,智都见智,永远无法找到真相——根本就不可能有标准答案。若说是她自己的身体的原因或者生活习惯的原因,那张叔和小红怎么就好好的呢?再说,她又怎么会连一些有毒的东西,都用来做饭呢?这应是缺乏常识的问题。

    如果说这砌匠师傅所言非虚,那么也可以说得过去:一切的厄运就如科学道理一样,都是寓于一个个具体的个例当中的。若说因果逻辑,“乐”是好东西,乐上加乐,应为极乐;但还有乐极生悲。人没有病,就不可能病死?万事无恙,吃饭都有噎死的,谁又能准保无虞?说“鲁班书”是封建迷信,但是谁知道这所谓“迷信”是不是真是“迷信”?这应是一个永恒的悬案。

    张姨家的这几个门,到底后来有没有改好,直到我们家后来举家搬离,我都没再注意过。所幸的是,他家的厄运却也自张姨病死截止——张叔和小红却是身体好好的,到现在还很健康。

    只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这“鲁班书”却也只是“马后炮”!而我家大姨妈家的老五、我的表妹“五佗”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她家的悲剧是早有“预警”!

二、改革时代:我表妹“五佗”家发生的惨剧



    前面我说过,当我们1974年搬到这个车站的时候,我的表妹“五佗”也正在她家里上学。到我八十年代初考进技校的时候,她早已辍学在家——不是因为家贫,而是因为她不爱读书。我大姨父当时在国营供销社,家在农村也是属于当时的“四属户”经济条件是很不错的。

    当时的农村,讲究的是女儿是“人家屋里的人”的人,但她家却完全相反。“五佗”是满女,家里娇宠着呢。人又长得水灵,那时的女孩个子一般都不高,她却长到了1.65以上。当我们参加工作之后,大姨父也正好退休,当时他们做出了一个很不寻常的举动——放着早已成家、在家务农的大表哥不顾,把这“铁饭碗”给了她这满女——让“五佗”顶了职!为此引起了我大表哥与姨爹姨妈在其后的几十年中基本断绝了父子关系。

    这里又回到我们那个车站。当我技校毕业分配到一个纺织厂工作。我在前面说过,我们家的住房是两个大房加两边两个耳房,厨房连着睡房,油烟就常常钻到睡房里去。我爸看外面的院子还很大,就在靠西边的耳房外面,另搭了一间厨房——完全是我爸自己手工操作,自己砌的。我爸这人很是勤劳,做的活却很是粗糙,砌的房子简单实用兼结实,但极为难看。这厨房外面是各色的红砖加青砖,上面是盖上了牛毛毡再覆上了不成样子的水泥屋顶。

    那时,我们几兄弟都工作了,已经开始接触外来的世界。对这成套的房子有了认识,又是在一个建立自信心和自尊心的年龄,因此对家里的这搞得不成样子的就感到很伤自尊、很伤体面。所以每次我和我二哥回去就找我爸闹,说要搬到对面的铁路家属区去住——那里正有一套房子空了出来。房子虽小,却是有厨房成套的房子,而且现在又正在搞扩建改造,房子又加大了面积。可我爸这人也没什么道理可说服我们,但就是不让。因此,这旷日持久的口水战,就不时地打响。据我妈后来说,那时候一看到我们两个“楞头青”回家,他们就愁得不得了。

    我爸越不同意,我们越是闹得厉害,唯恐放松一次,就会丧失了体面地生活、住上好房子的希望。

    但最终我们还是没有成功:一个是在这房子正在改造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这砌匠和什么人打架,给打得头破血流。家属区都在传说,这个房子“兆头”不好,最好别去住。另一个原因则是我的表妹“五佗”已与我们车站的一个职工结婚,正好也要住这套房子。分不清是哪个才是真正的原因,最终我们停止了争执,接受了继续住在这房子的现实。

    当我们看到后来发生的一切之后,我们心里真是五味杂陈,难以言说:我表妹“五佗”自住上这套房子,开始接二连三地倒起了血霉!

    我表妹“五佗”婚后,肚子却一连几年不见动静。这可急坏了家人,都在寻医问药,当然也“活泛”了某个“没用的”人。见我家表妹如花似玉的,就猜度我这表妹夫“有问题”,于是动了“义务送子”歪念。铁路的夜班是两点半叫班,这“没用的”刚叫了表妹夫的班,知道只我这表妹一人在家,就悄悄跑到房子前,在压低声音亲热地叫:“五佗哎,开门罗,我有事啦!”害得我这表妹半夜惊魂,不得安宁。

    只是世事难料,还真有“送子”的。有一年某天半夜,只听一声婴儿啼哭,待我表妹他们开门来看,原来是有人送来个女宝宝(这宝宝现在也早已结婚了,一直很懂事,只是我二十多年再没见过了)。这可是个好宝贝!自这小宝宝送来,小两口从此放下心来,不久竟然真怀上了,十月怀胎,生下来也是个女宝宝,起名“嘉嘉”。这时候,我大哥也正好把大侄子俊俊送回来给我妈带着,这女宝宝和我家大侄子年龄相差不大,我妈就常常在买菜的时候,也带到他家去,两个表兄妹常常在一起玩着。

    第一关总算挺过去了,又来一关。有年我这表妹夫感觉肚子老是不舒服,以为是胃炎,就到长沙的大医院去做检查,这一检查下来,得的却是胃癌!我这表妹夫一是迷麻将,二是迷啤酒,看到检查出了这病,就干脆放下心来,休起了长假,天天从早打到晚打麻将,再就是买了几箱啤酒——要死卵朝天,干!这可苦了我这表妹,一天在人前是笑,躲在背后就是以泪洗面。可好的是,几个月下来,这表妹夫却还是不见动静。再去检查,去!好了!医院检查,什么事也没有了。有人说,可能是啤酒能治胃病;有人说,可能是放下心来,照样可以杀死癌细胞。更多的人说,可能本来就是误诊——天下本无事,庸人自忧之。无论如何,这一关算是闯过了。

    可是,第三关来时,却是没闯过了!这已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们家的女宝宝嘉嘉和我们家的大侄子俊俊都已三、四岁了。一天,表妹夫上班时,见月台上停着一列油罐车,可以闻到浓烈的汽油气味,就起了歪心思:想着摩托车用还是用来卖钱,就找个塑料桶装了满满两桶把盖拧紧,提回来放在客厅里存着。

    这天,我妈带我大侄子俊俊去街上买菜,本来是到姨奶奶家去玩的。想不到,走到月台上刚要进家属区,俊俊却突然哭闹起来,闹着要回家。我妈只好带他回来了。想不到正是此举,他们也躲过一劫!

    那时候电子游戏刚起,都是用游戏机配着电视机打的。这隔壁住着一位杨姓的站长,他老婆是个站务员,她特迷电子游戏,经常到他家来打“电游”。这天她正好休息就到他家里屋打游戏。这表妹夫就到外面来抽烟,想不到一阵火起,一瞬间在卧室与客厅之间就起了一道火墙!那站长夫人察觉火起,抱起在卧室的嘉嘉就向外跑,却哪里能跑得出去!顿时就和嘉嘉搂在一起烧成了焦炭!

    惨剧发生后,铁路来了调查人员,发现了表妹夫的这种盗窃行径,本来要进行处理,但看他家孩子也烧死了,也够惨的了,就没有再作处理。这杨站长也没有向他家提出赔偿。只到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这哪里是什么汽油——原是航空煤油,其热量极高,一旦火起,瞬间就会烧起数千度高温,哪里就救得了!

    这时候,就有人说起当年改造这个房子的那桩砌匠被打的事来,有老砌匠就说,这是那个砌匠应是学过“鲁班书”下的魔咒!有的还传得神乎其神,说这砌匠是个驼背的老头,更合了这“鲁班书”的“缺一门”,那是得罪得了的吗?但令人费解的是,这房子本是公房,这改造之时也是在分配房子之前,我这表妹家又有哪一点为难过这砌匠呢?怎么所谓惩罚的厄运,怎么就算到了这住家的头上呢?何况还有完全无辜的这站长家呢?

    当时我还在单位没有回去,不知还发生了这种事。到我回家时,听我妈讲起,我家大侄子听了悲痛大哭,还把自己的一身衣服脱下来,大哭道:“把我的衣服,给嘉嘉妹妹穿!”只是当时我们想不到的是我这侄子这次躲过了一劫,却终究是在劫难逃(这是后话,容我另文再叙)!当然我也更不会想到,其实我表妹“五佗”的惨剧还远没有结束!

    嘉嘉惨死后,我这表妹夫调到了湘北一个车站去了。我家表妹“五佗”又生了一个女儿,几年过后,又传来了我表妹“五佗”的死讯。先是说的得的急病,后来才知却是另有隐情:原来我这表妹夫还是特别迷麻将。一次,这表妹夫就约了几个同事到家里打麻将,我表妹“五佗”就非常气愤,当众掀了桌子。这表妹夫一下子下不了台,脸上过不去,就当众挥手打了她一个耳光,然后在人们的劝解下继续打麻将去了。待他回到家里,发现只有他女儿一个人睡在床上,他感到奇怪,一看原来“五佗”已吊死在洗手间的门上了......

    以嘉嘉的惨死归于“鲁班书”的诅咒,可能还有一定的说服力。但到“五佗”死时,他们早已搬出了这套不吉的房子,再摊在“鲁班书”的头上,就似乎有点牵强。从道理上讲,却有一个更清晰的线索,指向了一切的悲剧,应归于“五佗”的遇人不淑——两次惨剧都是由表妹夫的错误直接引起。

    但从常理来看,表妹夫的一次偷盗行为,与其女儿的惨死,其恶劣程度本也不应成比例,也远远没有达到充分、必要、必然条件。而“五佗”的惨死,本来双方都有简单粗暴的开始。表妹夫确实有点过份,但我们一般来说,“两口子打架不记仇,床头打架床尾和”,表妹夫的粗暴,也不一定会发展到表妹“五佗”必然自杀的结果。就象众多自杀事件一样,包括她的亲哥哥和姐姐们都是宁愿相信,“五佗”并不是想着真的自杀,而只是想做出自杀的样子,以使表妹夫正视自己的粗暴对她的心灵的伤害程度,而做出自杀的样子,最后竟然是自己失手将自己吊死!

    由此观之,那若隐若现的“鲁班书”的诅咒又浮了上来:怎么一系列悲剧每一次都会确确实实、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在他们家身上?我们可以归为巧合、归为虚诳、归为毫不相干的联系,但这些惨剧都是以实实在在的失去生命作代价的,却不敢令人轻视——即使“鲁班书”不存在,又有谁敢否认、谁敢试验它真的不存在?

三、现代人还尊“鲁班书”?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中国由蛮荒时代步入真正的人类社会,已经四十年了。社会的分工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建筑已经由砖瓦结构向钢筋、水泥结构;木器已由榫卯结构向钉枪、电锯结构的转变,工匠们也已经几乎到了没有师傅而只有技术的时代了。那么现在还存在“鲁班师”?存不存在“鲁班书”?

    到此时,我只能把我的亲身经历作个回答:是的,“鲁班书”现在还是有很多工匠在遵循着——尽管是在中国最发达的现代化都市深圳都是如此!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几经辗转从湖南到了深圳工作。当走上领导岗位之后,曾管过六年多单位的基建工程工作。有次,我们单位有个房子要进行改造,我按照我们的需要,就找来了个建筑包工头来,把我的要求先给他进行了通报。然后带他到现场,我拿出我的钢卷尺量给他看,把我的要求说清楚。这时,他显得面有难色。婉转了半天,最后他怕我误会才为难地问我:“你听说过鲁班书吗?”我一听,一下子就软了。我说,那你别说了,按你的尺寸,先打个预算给我吧。

    他不知我会有那么多关于“鲁班书”的亲见亲闻的经历,但是他是知道我懂得这个道理的。于是,他拿出了他的钢卷尺,现场量给我看,这次又把我看呆了——同样钢卷尺但刻度却不同!这种钢卷尺除了数字之外,全是金木水火土及十二干支的符号,我都搞不明白,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钢卷尺!

    “鲁班书”的存在不可否认,但争论“鲁班书”诅咒是否真的灵验却是没有意义的。

    即使“鲁班书”诅咒真的存在,也不一定能引起人们真正的重视。这与科学是同样的道理。人类可能更倾向于灾难止于别人,而自己只有还有生命就认为自己是除外。比如香烟、槟榔致癌,可能人人听说,但又有几个健康人能为此戒除?吃肥肉有害健康,人人往往会举出成千上万个理由,来证明抽烟、嚼槟榔、吃肥肉活到九十九的例子。

    关于“鲁班书”的传说更是如此,甚至闻所未闻,都会有人斥之为“迷信”。一个最有力的例子就是,除了中国,其他东南西北任何各国,他们的工匠肯定不可能有我们一样的“鲁班师”,他们也会有我们这么多规矩和禁忌?

    我只能说,任何国家的工匠,都会有他们自己的禁忌的,只是我们不了解而已。终极的问题是,如果不能确定其真的存在,但却是以你自己或家人的生命作为代价,你敢一试吗?

    ——神秘、可怕的《鲁班书》!

    (本文转载须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得修改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李三来也思想园”)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12 21:52:15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3:37:14    跟帖回复:
       沙发
    请大声告诉我这是几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4:14:50    android
       第 3
    信,确实是奇书,玄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4:42:29    android
       第 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一般方程 2019/1/12 13:37:14  的原帖:请大声告诉我这是几楼 底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4:46:03    跟帖回复:
       第 5
    宿命论 要不得
    毕竟这世上没有救世主!
    英国 德国 法国 都是地震比较少的国家
    每年拿的欧盟会费都是大头 白养活其他欧洲地震国
    亏大了
    离开人类4大核心技术!都是空气!
    芯片技术 发动机 基因 激光
    是重点技术
    网红是套路 不是技术
    但需要网络技术服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4:46:16    跟帖回复:
    6
    不要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4:53:32    跟帖回复:
    7
    各位,关于法术的问题我谈谈个人看法。
    法术中西都有,西方称之为:魔法。
    他们已经把法术融入到科学当中,我是搞编程的,所以我知道。
    我们也要大面积的使用法术正面意义于科学技术当中。
    比如:学校上课,图书馆,研究院,公司等。
    这是我们中国跨上科学技术快车道的法宝。一定要引起重视。
    其他的讨论再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5:19:01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3楼第 3 楼 超级大嘴巴 2019/1/12 14:14:50  的原帖: 信,确实是奇书,玄学有时确实是不要不信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5:21:04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求索者 2019/1/12 14:53:32  的原帖:各位,关于法术的问题我谈谈个人看法。
    法术中西都有,西方称之为:魔法。
    他们已经把法术融入到科学当中,我是搞编程的,所以我知道。
    我们也要大面积的使用法术正面意义于科学技术当中。
    比如:学校上课,图书馆,研究院,公司等。
    这是我们中国跨上科学技术快车道的法宝。一定要引起重视。
    其他的讨论再说。
    确实,我相信东南西北方各国都会有这种学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5:22:21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2楼第 2 楼 一般方程 2019/1/12 13:37:14  的原帖:请大声告诉我这是几楼呵呵,一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5:58:03    跟帖回复:
    11
      对《鲁班书》不了解,风水还是要相信的。
     
      以前,单位家属区有一个专门供职工停放吊唁的地方,就在一栋楼房的边上。说来也怪,紧挨着的两家住户总是出问题,一家呢小孩经常哭闹不止,还常常发烧住院。另一家搬进去不久男的就得了绝症,去世后家属搬走,新分到住房的这家女的又得了绝症,拖了几年也去世。单位上的人就说这两套房子风水不好,住不得人。

      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6:09:54    android
    12
    蒲松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6:10:31    跟帖回复:
    13
    我来扫盲:
    法术是真的,但是不要向封建迷信靠拢。
    只要某物某事施了法,那么一定就有效果,这是人干的。
    比如前贴说什么风水不好?住进去要生病,其实不是这样的。
    而是某人对那房子施了法,你造了他的道,因为法术就要起这种作用,是人干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6:12:11    跟帖回复:
    14
    法术既有正面作用也有负面作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16:13:25    跟帖回复:
    15
    就直接跟你们说吧:对经商,学习,智商都有作用的。甚至对石头都有作用的。
    46825 次点击,64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李三来也:神秘、可怕的“鲁班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