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兰陵郡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警察和普通人都遇到了冠心病问题
60936 次点击
51 个回复
兰陵郡 于 2019-02-07 08:49: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前言:我知道一些人对警察持负面态度,但人人平等,即使一个警察的枉死也值得同情与关注,任何人都不应该枉死。大家别忘了,坚持11年为河北聂树斌洗冤平反的人就是一个有良心的警察,他叫郑成月。凡事都要就事论事分析,不要对一个群体毫无理由地全盘否定。此外,我从裁判文书网查阅了数十起涉及冠心病的暴力殴打致死刑案,发现凶手的文化水平都是小学、中学,可见振兴中国教育对减少暴力犯罪至关重要。 请关注公众号:联合锅,我的微信:yanbw81

    2017年1月27日,哈尔滨,有居民报警称6个人打砸KTV,38岁的民警曲玉权前往处置,却被此6人打死。一审宣判,此6人犯故意伤害等罪,分别判处6年至13年有期徒刑。此6人不服,以本案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原判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2018年12月18日,哈尔滨中院二审宣判,维持原判。

    此案判决引发较大争议。众多警界人士与法学专家表示:此6人围殴执法民警致死,暴力抗法,性质恶劣,目前法院量刑偏轻。一是建议重新审判;二是建议设立袭警罪,保护警察权益,防止将来警察佛系执法。

    哈尔滨中院对此解释称,各被告人并无追求曲玉权死亡的主观故意,曲玉权死亡系在患有冠心病基础上因厮打等行为导致病发身亡。本案一、二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从语义上理解,哈尔滨中院认为曲玉权既不是故意杀人,也不是过失杀人。此外,将曲玉权“患有冠心病”视为死亡的“基础”,换句话说,曲玉权因为患有冠心病,所以要为自己的死亡承担重要的基础责任。这正是让人在感情上无法接受的地方。

    下面就我所知,一一剖析。

    【1】是不是故意杀人?

    我认为,此6人“多次击打曲玉权头部、胸部”,应属故意杀人。头部属于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太阳穴、后脑等位置最为致命,击打头部容易致死,这应该是成年人的常识,不能装作不知道。我上小学时就听大人说脑袋壳很薄,打破了会死人,也听说了打太阳穴会死人。

    具体什么原理,参考《攻击人体要害部位的探讨》(吉林警察学院刘德新)。这是吉林省教育厅课题:基教科文同字{2008}第367号《公民遭遇不法侵害时依法防卫技能研究》子课题。

    太阳穴:太阳穴位于前额两侧,外眼角的斜上方。这是不同的颅骨交汇,骨质薄弱。太阳穴受到打击时,往往形成颞骨动脉沟处的骨折,引起颅内血肿,太阳穴下的若干神经受刺激,又会使人平衡感觉一时丧失,头晕目眩。受到重击后,还可能造成脑震荡,意识丧失,神志失常,眼球掉出,甚至致死。

    玉枕穴(后脑):脑后部也是一个要害部位,其中心是后脑枕骨隆起部,稍下即是玉枕穴。这一部位遭受重击,也会形成颅内血肿,造成脑震荡,甚至死亡。旧时比武,玉枕遭遇重击,有一分钟内即致疯狂而死的。

    秦学志、邹禹臻《人体要害攻击术》一文指出,击打胸部也同样致命,容易造成骨折或呼吸困难,使人失去抵抗能力。在强烈震荡内脏的情况下,会导致人死亡。当心脏位置受到严重伤害时,可导致人立即死亡。

    假如存在陪审团,而且我是成员之一,我投票支持认定此6人多次击打头部属于故意杀人。如果故意杀人罪名成立,则量刑上可以加大。

    【2】李振东为什么没死?

    有人说,一起出警的李振东没被打死,曲玉权被打死果然要怪他自己有冠心病。此言差矣。

    哈尔滨中院通报明确指出,此6人“有分有合对曲玉权、李振东推搡、撕扯、抡拽、踢、咬并多次击打曲玉权头部、胸部、手部等部位”。

    按照语义理解,“推搡、撕扯、抡拽、踢、咬”是曲玉权与李振东受到攻击的共同点,不同点在于,只有曲玉权遭到了“头部、胸部、手部等部位”的多次攻击,这应该是致命之处。

    如果没有头部等部位攻击,曲玉权应该不会死;如果李振东也遭受了头部等部位攻击,也可能会死。

    【3】冠心病是否影响判决?

    是的。长期以来,受害人如果患有冠心病,且法医鉴定书认为冠心病是死亡因素,都将影响司法判决。我在裁判文书网上查阅了数十起相关案例,俱是如此。

    在此,我回顾一下著名的湖北天门城管打死拍照男子魏文华一案。2008年11月10日,湖北省天门市城管打死拍照男子魏文华一案一审宣判。判决书称,案发当时20多名城管队员先后两次殴打魏文华,外伤致使魏文华的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

    家属认为魏文华生前无冠心病史,对认定其有冠心病的鉴定不服,提出重新鉴定。判决中,家属的鉴定申请被法院驳回。法院认为鉴定结果是公安部专家作出的,有权威性和科学性。

    原天门市城管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孙代榜被判有期徒刑6年,原天门市环卫局局长熊巍被判5年,原天门市城管局城南执法大队长鄢志明被判5年,原天门市城管局城北执法大队长胡落红被判3年。

    家属认为判轻了。这里涉及到一个长期困扰死者家属的问题:为什么身体疾病可以成为减轻凶手刑罚的因素?这样合理吗?诚然,这样做有一定的合理之处。比如你不小心碰了一个人,然后他就倒地身亡,假如主因是心脏病突发而亡,你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吗?如何平衡这一矛盾,学界可以继续探讨。比如过失致人死亡时的量刑需要考虑受害人疾病因素,但故意伤害致死或故意杀人时的量刑不应该考虑受害人疾病因素。总之,不应该一刀切。

    举一个典型案例:

    2012年的冬天,杨忠酒后在河南省确山县竹沟镇竹沟街东大桥路北与吴一因以前琐事发生吵骂。吴一气恼之下,伸手朝杨忠的脸上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