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致陈佩斯:他会留下,并且不朽
7775 次点击
37 个回复
lwc1993 于 2019-02-11 14:23:3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

    “风走了八千里,可我还是想你。”

    他已淡出大众视线足足二十年。

    二十年里,有不少新的面孔出现,他的胡子也都花白了。

    可每逢岁末年初,许多人,不同代际的许多人,还是格外地想念他。

    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畅快笑声的人,人们通常都不会忘,不愿忘。当然更是,迄今,在太多人心里,他无可替代。

    但是与陈佩斯, 他的告别很彻底,从未停歇脚步的他,其实已一路孤勇,走出了很远很远。

    他的春晚记忆也绝不只是笑声,不,不只是说那场著名的官司,是从第一次他走上那个盛大舞台开始,我们的笑声背后,就饱含了他那么多的悲欣交集。

    2、

    “中国老百姓太苦了,

    太需要痛痛快快的笑了”。

    ——陈强

    他的第一个小品是《吃面条》,五分钟,一个空桶,一把椅子,一个碗,就让老百姓笑翻了天。

    

    但少为人知的是,为吃这碗看不到的“面条”,他和朱时茂备受煎熬。

    节目先是在体育宾馆的大食堂试演,运动员们看了,在地上打着滚的乐,食堂大师傅笑得扣子都崩掉了。

    文艺部的领导却皱起眉,第二天,就赶他们立马走人。

    为什么?

    把人逗成这样,太过分了。

    那是1984年,每一个作品都被要求承载着教化功能,这么”没教育意义”的笑让他们害怕,因为那可能意味着政治上的错误。

    导演黄一鹤不甘心,死拉活拉把他和朱时茂又拽回来。

    在待命的那几个月,他们在春晚剧组就是一外人,没人招呼他们,他们硬着头皮混吃混住,天天看人脸色。

    他受不了,好多次都嘟噜着要走,朱时茂一再劝他忍,为了黄一鹤的诚恳。

    但其实黄一鹤也无法决定这个《小品》的命运,一层层下来,他只能算是第十三把手。

    直到开播前的十分钟,还没有人说可以,最后黄导演一咬牙,哎,犯了错误算我的,小哥俩,你们就上吧。

    他们觉得导演够意思,我们也得够意思,收着点,别把观众笑坏了,但是得发挥好了。

    都胆战心惊,没有人能想到后面会是什么。

    后面….,我们都知道了,他们火了。

    中国老百姓压抑太久了,太需要痛痛快快地笑了。

    不是吗?笑是人基本的,平等的权利。

    3、

    “你管得了我,

    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

    ——《主角与配角》

    知乎上,有个网友这样说,关于本事,不要整没用的,单说他的表演:

    《吃面条》围着一个空桶表演吃面。你会认为那个空桶里真的有面,你会被他稀里糊涂嘬面条的样子完全打动,吸引,自己也会不由自主的盛上一碗,然后深刻体会他由饿到撑的过程。

    

    《胡椒面》对着一个空碗吹馄饨,你会感觉到那个汤的热度,味道,最重要的是烫的感觉;

    

    《羊肉串》对着一个空签子啃羊肉串,你会感觉到那羊肉串签子上的韧劲、嚼劲;

    

    《拍电影》身上没有水,却表现寒冬里沾水被冻的感觉,还有那看不见的流涕。

    本事体现在细节,陈佩斯的细节是响当当的,台词,表情,微表情,动作,肢体,无可挑剔。

    有网友看到的比细节更多一点,他们说:

    陈佩斯的小品接地气, 它不仅有自嘲,后面还有宽容。

    “他”的脸皮厚,小心思多,拼命装着一本正经,转过头一脸坏样。

    那些让人捧腹大笑的算计失败或是捉弄成功,都仿佛是我们身上那些不够“高尚”、不够“优秀”心照不宣打过招呼的朋友。

    接地气的背后是他其实极为温柔,没有毒舌,也不拿弱势人群开涮,很少人看了陈佩斯的喜剧后会觉得被冒犯。

    而且它还优雅,没有滥大街的网络段子,没有矫揉造作的煽情,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端正内敛。

    不过,这些真诚的、让许多人都深有共鸣的感慨和赞美,都是在他离开大众视线之后。

    当他还活跃在舞台上的时候,谁会想这么多呢,那时我们只是笑不可支。

    也想当然的以为,笑,不可止。

    直到1999年,他们与央视对簿公堂。

    之后很多年里,人们年年期待,年年也在春晚舞台上看不到他的时候,才终于肯承认:

    1999年的春晚,那个在舞台上拼命奔跑的“二傻子”邮差成为他留在这个舞台上的最后身影。

    那场屌爆天的官司,二十年业已过去,还是让无数人叹息,如果没有那场官司……

    可其实,那场官司不过是促使他走的早了一点。

    4、

    我天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