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蒙泰尼里神父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口述历史.偷渡】跨越深圳河
5185 次点击
22 个回复
蒙泰尼里神父 于 2019/2/11 17:24:2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口述历史.偷渡】跨越深圳河

    口述者:张镇宇
    记述者:蒙泰尼里神父



    【采访者言】   下面我将要访谈的这一位当年"偷渡客",是诸多“卒友”中的另类。与他交往日久,益觉他眉宇之间不时透露出一种玩世不恭的神态,好像行走于世间,不过是一种“游戏”,粤语称作“玩”。——是的,你将从下面我对他的访谈中看到,他配得上称作“人生玩家”。

    我认识他好几年了,期间我采访并撰写了好几位偷渡知青的访谈(见我的《口述历史.偷渡》系列),但是我一直没有提起笔写这一位——我怕人家听了都不信。

    他是第一天"起锚",第二天晚上已经踏足香港的土地了。

    他走上“督卒”之路,不是因为被“阶级斗争”所压迫,不是生活无着,不是走投无路,竟然是......仅仅是想出墙去看看,看看这个世界。

    他没有像其他“卒友”那样,“火龙”、“扑网”、“着屐”、“着草”、“老橡局”、“揽泡”......他没有经历十多二十多个日夜的翻山越岭,在大海中浮沉十个八个钟头,没有被狼狗追咬,没有被鲨鱼袭击,没有被铁丝网、蚝田挂出一条条血痕......他没有“踎”过“格仔”(收容站),没有饿得两眼昏花,没有以“投敌叛国”之名被批斗......更没有被大海吞噬、被“反偷渡”的子弹射中......(见后面注解)

    所以,他的叙说,少了一点“危机四伏”、少了一点“惊恐万状”,少了一点“血泪情仇”,.....

    但只要是真实的,我就要记录下来。

    (注释:“火龙”即扒火车、“扑网”即翻越铁丝网、“着屐”即乘用小木艇、“着草”翻山过岭、“老橡局”即用橡皮艇、“揽泡”即用充气球胆救生圈之类。)

    下面就是我对他的访谈:

   跨越深圳河
    
    (一).

    我叫张镇宇,1951年生,我家清一色男丁六兄弟,我排行第五。惭愧得很,我自小愚顽不灵,无心向学,小学五年级就留级,1965年好不容易小学毕业,考中学又不中,只能读夜校。这叫当着高级工程师的父亲摇头叹息,亏得我的几个兄长学业有成,出我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也不太显眼。

    1966年3、4月间,我见街道动员“有志青年”去“建设海南岛”,宣扬如何如何光荣,还免费派票组织观看如《宝岛游记》《黄沙绿浪》等等有关电影,我见海南岛简直风光如画,农业生产轻松写意,不禁动了念头,偷偷拿了户口簿去派出所迁了户口,报了名。父亲知道后徒呼奈何,只得对我说:你去两年之后返来读书。


当时看了此图,会不会觉得去农村很写意?

    1966年4月30日,我戴着大红花到了广州太古仓码头,在鼓乐声中登上了开往海南岛的轮船。我们这一行人,我最小。后来我才知,1966年4月这一波下乡,以街道青年为主,其实就是清除城市“富余人口”,亦称“无业游民”。

    这一天,我十四岁半。

    (二.)


    到了海南岛万宁县的南林农场 ,我当了一名农场工人,种胶树、割胶,什么都干过。时值文化大革命,到处都是一派癫狂景象,林场有个“毛泽东宣传队”,我因是城市仔,活泼好动,也被吸收其中。又唱又跳,到处演出,有得玩又不用开工,伙食都好过在生产队。 到了1968年底,大批老三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农场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建设兵团”,我就当上了“军垦战士”,每月18元工资。

    在海南,我突然才发现自己童蒙初开,由于偶然的机会,得以摸到“海南热带作物所”和“疟疾研究所”的图书馆去,撬开它用木条封闭的窗户,偷到大量书籍来看,什么《基督山恩仇记》《少年维特的烦恼》《海涅诗选》《官场现形记》等等中外名著,囫囵吞枣看了一大堆,算是恶补了一下文化知识。另外,海南岛居然可以通行无阻地收听各种“反动电台”,令我惊喜有加,我如饥似渴地吸纳,犹如开了天启。连林彪事件,我都是从外台广播中得知,大大早于中央文件传达。我还发现,国内的政治宣传,大多是欺骗,后面的话就将自己前面说的戳穿了;特别是香港的粤语节目好听过瘾,“讲鬼故”(鬼故事)节目使我欲罢不能;电台里播送的粤语时代曲更使我听得如痴如醉。

    外面世界如此精彩,我有了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的欲望。

    1975年,万宁县筹建糖厂,我父亲作为省(当时海南属于广东省)轻工业厅的工程师,来到了万宁县。在县里的头头脑脑接待的时候,父亲提出要顺便见一见我这个儿子。县里的头头忙问:“张工的儿子在我们县里?”马上将我接到县城见父亲。随后,县里向生产建设兵团要人,将我调到县糖厂筹建办。糖厂又于1976年将优差派与我,将我安排为采购员,常驻广州。这样,我除了每月42元工资,外加每日一元差旅补贴,使得我每月收入达到70多元,比我的大学毕业的大哥还多。哈哈!采购员抽烟还时常不用花自己的钱。

    父亲是陈济棠治粤时期首届“糖业训练班”的学员,一生从事糖业工厂的建设,广东的制糖厂大多留有他的足迹。

    (三).

    社会上的偷渡潮,影响到每一个街区每一个人。

    我虽然没有因所谓“家庭出身”之类原因受到压迫,因缘际会,工作上凭着父亲的关系,获得一份优差,经济上优胜过许多人了,本来没有偷渡的因由。但是,我居住同福中路的兴隆街,是典型的广州老街区,中间是一条大麻石街,两边是旧式趟栊门大屋:


典型的广州老街区趟栊门住宅

    由于多是世居,所以从街头走到街尾,每一户相互之间无不知根知底。一到傍晚,各家各户在门口“摆档”,开枱食饭有之,小孩冲凉有之,然后铺床铺席,在此过夜。一条街,登时成了信息交流场所。大家自小玩到大,无话不谈,很多时候谈的就是偷渡之事,我由此得到不少信息。更兼有人偷渡成功,到达彼岸,触动了我对外面世界了解的渴望,心中也动了出去的念头。

    1974年重阳节,我刚好在广州,参加了有名的“重阳登高”活动。成千上万个青年人登上白云山,祈求好运,“顺风顺水,到达尖沙咀”。这是当年一次重大的“治安事件”。

    父亲也觉察到了蛛丝马迹,他对我们兄弟说:你们谈什么我不管,但只要我一天在生,你们谁也不准去偷渡。

    (四).

    1978年4月,我的父亲去世了,我难过之余,又觉得我的障碍没有了,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我好快就搞到一张地图,据说原型是根据军事地图描绘下来的,里面有深圳边防地区的概况,已经经过很多人的手了,我将地图细节看了一次又一次,熟记于心。

    边防证,很好搞,这早就形成了一个市场,边防证当然是旧的、过期的,十元一个。我搞到的边防证俗称“硬边”,即有个塑料封套,四边热压成型。一般人买到证后,会根据到手的旧证记载的事项,作必要的加工。用刮胡子刀片从中劏开,取出照片,换上自己的,还要用模仿钢印的硬物压出凹凸感来,必要时还要用双氧水褪去文字,改上合理的,做好后用烧热的锯条将塑料边压好。幸好,我买到手的边防证,照片上的人与我的样子差不大离,而且年龄相仿,不用做手脚。

    我是怎样“起锚”的呢?我家住兴隆里 14号,而兴隆里 1号人家姓陈 ,有几兄弟。陈家二哥早就偷渡去了香港,他的弟弟19岁,有意与我同行,他哥哥写信回来,详细讲授偷渡“秘笈”,交待有关事项。要如此如此......

    这一年,我28岁了。

   (五)

    1979年4月中,我与陈家的老弟出发了。

    我们此行可谓轻装上路,仅仅带件了替换衣服,而没有像其他偷渡者那样“重装上路”,什么电工刀、指南针、浮水球胆、干粮......一样都无。

    我们先坐船到东莞石龙,在朋友家中过了一夜。再用这个“边防证”在石龙买汽车票到深圳,当时的深圳汽车站在东门。到了深圳第一件事,就是将边防证寄回广州,留待他人使用。我们按照地图的指引,找到了那条国防公路,这条国防公路的位置,大概就是今天的深南大道吧。

    今日的深南大道,是何等的繁华,当年,却是荒草萋萋的一条砂石路。


今日“深南大道”

    下面两幅是网上搜到的深南大道在80年代初的景象,与1979年相隔不远,这条路是否就是当年的那条“国防公路”呢?




    我们沿着国防公路向西行,终于找到了关键的标志物:139公里路碑。看看天色将暗,我们钻到公路北边的草丛隐蔽了下来。

    这一步很关键,公路南面方向就是边界,一般偷渡者会跑到公路南边隐藏,待深夜到来后冲线。但是,我这次是得“仙人指路”,陈家二哥已经成功抵港,他在信中说:千万不能躲到南面去,因为那边靠近边境线,是巡查搜索重点中的重点,应该在北边草丛藏身,我们依计而行。

    待到半夜十二点钟左右,我俩蹑手蹑脚穿过国防公路,向着南边行进,一路上小心避开村庄,像幽灵一样行进。咦,传说中的“灯光大堤”呢?我是未见到什么"灯光大堤",又无“大猫”(狼狗),又无边防军,周围是昏惨惨的一片。我们佝偻着身子,走几步停几步,观察周围情形。到了一条河的边上,我们小心翼翼游过了河。

    过了河,就是池塘和基围,一眼看出几处是养鸭子的鸭尞,基围上有几间铁皮屋,我们跑进去躲了起来,里面是一袋一袋的饲料,那些蟑螂受了惊吓,直往我们身上钻。究竟到了香港没有?不敢肯定,一切待天明再做打算.

    不远的半山岗处,有明晃晃的大灯照着周围,隐约见到旁边的岗亭,后来才知,这里是落马洲一带。之前过的那条河,就是深圳河——中英的边界。我见衣服实在太脏了,便摸黑走到池塘边清洗,事后想起这动作大胆得有理,岗亭上的人即使看见,也不会怀疑是偷渡客。

    天亮了,我们见一部人货两用车开了进来,红色的车头,内地从未见过。我透过窗缝,看清车牌明显与内地不同。咦!这么说来,我们已经到了香港了?

    一个男子走进铁皮屋取饲料,一眼望见我们,打手势叫我们不要动,叫我们待到今天晚上,他会开车来接我们。

    当天晚上,该男子开来汽车,叫我们贴紧汽车底板躲藏,然后开车,过岗亭时还与警员打招呼,寒暄几句,后来才知,这是落马洲差馆。车子一直将我们送到不远处(后来知道这里是米埔),还叫我们躲到一间铁皮屋内,嘱咐我们不要出去。他带来了食物饮料,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饮到“可口可乐”,男子跟我们要了亲友的电话就走了。

    第二天下午,我的姨妈来接我,我见她交给那位男子一个红包,后来我才知道,红包里有一千三百元。



   (六)

    就是这样,我成了一个“港人”。


1979年4月30日,张镇宇在香港领取的身份证明

    我曾经将我的经历讲给人听,听者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国防公路139路碑”所在之处,应该是深圳福田地区,向南一过界就是香港新界的落马洲地区了。这一带是否就是所谓传闻中的“耕作区”呢?闻说两边各有土地在边界的对方地区,边民互相出入耕作,当然是凭相关证件往来。

    这样的地区,应该是守卫森严的啊,但就我在1979年4月所见,传说中的灯光大堤未见,一路上乌灯黑火。哨所被我躲过了?狼狗更是没有撞见,真是奇哉怪也。

    又或者因为越南战事影响,此处边防空虚?当然这都是臆测,但据我所知同期不止我一人从这里越过了边界。

    下面一张照片,就是当年香港落马洲一带的景象,鱼塘周边基围上的简易建筑物,大概就是养殖户的仓库。至于那道铁丝网,有人说只是香港境内区分边界区和非边界区用的,非中英边界,中英边界在深圳河。



  我的人生之路,由此开启新的一页。

  我到达香港初期所拍的照片,时为八十年代初:




    (正文完)

    【采访后记】

    2018年8月20日,笔者见到另一位姓张的美国“卒友”,姑且称他为张仔。张仔一个人“起锚”,在1979年4月27日亦在这一带过了边界,与张镇宇可谓脚前脚后,过边界后亦是躲在香港边民的铁皮屋内,获取帮助进入市区的方法与张镇宇差不多。他也没有见到所谓灯光大堤,越境时见到了哨所,本着“越危险越安全”的想法,他就迎着哨所从旁边过去。由于当时是雨中,哨所的人可能龟缩在里面。张仔就此过了深圳河,不过,他的线路要越过红树林,又被蚝田划出一道道血印,如此说来,他过边界的地点比张镇宇的更靠西边。



    这位张仔神奇的经历比起张镇宇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于1975年下乡插队,被“一辈子扎根在农村”的宣传吓坏了,想到了偷渡。经人介绍,说宝安县龙岗公社有位农民可以帮他“埋堆”(偷渡),对方提的条件只是帮他买一条28吋单车内胎。张仔在市面买不到,只好落手偷。到了龙岗,该农民又说情况有变,不便“送堆”(协助偷渡客越境)。张仔在该农民家中留宿一夜,无奈之中,打开抽屉,发现该农民儿子的一张过期的边防证,他将边防证的标注改成有效期内。没有照片怎么办?抬头一看,农民家中挂着“全家福”照片,他将照片中的人男青年头像剪下来贴上去,再设法蘸点红药水涂抹成印章模样。

    张仔就是凭着这张“边防证”买到车票去了深圳,然后于当天晚上过了境。



    张仔的儿子就读美国西点军校,“就是为了保卫自由”——说到儿子,张仔这样对我说。

“偷渡”系列:(点击可入)
【口述历史.偷渡】泪洒香江
【口述历史.偷渡】绝境求生,逃出樊笼
【口述历史.偷渡】青春不羁,破茧冲关
【口述历史.偷渡】 六比一:失败的方向
【口述历史.偷渡】我离香港三十米
【口述历史.偷渡】我这个“反革命偷渡集团头子”
  叶兆球:我十七岁的冲关历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1 17:29:27   
       沙发
    这一位是我采访中,唯一一位未遭受“阶级斗争”之害,未使翻山越岭十多个日夜、未被狼狗追咬未遭鲨鱼咬噬,而顺利抵港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1 19:25:46   
       第 3
    保留这个版本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1 19:50:29    跟帖回复:
       第 4
    幸运儿!

    粤语:好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1 19:51:12    跟帖回复:
       第 5
    人老很可怕,完全变了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1 21:26:20   
    6
    粤语有话:行运行到脚趾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1 23:32:25   
    7
    提!
    回帖人:
    老枫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0:19:35    跟帖回复:
    8
    有价值,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5:47:09   
    9
    多谢鼓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6:05:45    跟帖回复:
    10
       好运气到了 扛门板都挡吴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6:11:30    跟帖回复:
    11
       好运气到了 扛门板都挡唔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6:17:47    跟帖回复:
    12
    改革开放前,官媒只要说起香港澳门台湾,都是民不聊生的罪恶之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6:45:55    跟帖回复:
    13
    留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9:02:30    跟帖回复:
    14
    有人还想把那段罪恶继续掩盖下去。民智已开,掩盖者徒增笑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21:33:04   
    15
    多谢阅读!
    5185 次点击,22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口述历史.偷渡】跨越深圳河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