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北京女孩在国外饱受欺凌,看后别泪奔!
124757 次点击
311 个回复
肥老李北京 于 2019-03-29 17:55:2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北京女孩在国外饱受欺凌,看后别泪奔!

    文/肥猪满圈




    我有一妹妹,北京女孩儿,今年30多岁,长的超凡脱俗 美艳异常 身材妙曼 活色生香婀娜多彩 美丽动人 人见人爱 俏皮可爱。妹妹昨儿刚刚过完生日,我在这儿,祝福亲爱的妹妹,生日快乐!

    妹妹现在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说起西班牙,中国人都知道西班牙的北京皇家马德里,西班牙的上海巴塞罗那,而塞维利亚,在中国有点不好比。塞维利亚有点中国的南京成都西安的意思,是西班牙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西班牙的第四大城市。




    医院楼下的塞维利亚



    中国人,总体上对西班牙并不感冒,中国人向往的目的地往往是繁华的日本美国英法德三国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台湾新加坡等。

    我还有一红颜知己,她是上海人,以前在上海电视台工作,现在生活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即西班牙工业最发达GDP最高也是经济最活跃地区,巴塞罗那。巴塞罗那总体上在西班牙的位置相当于中国的上海加深圳。

    话说我的这位北京妹妹,她现在在西班牙上学,算是学生身份吧。

    妹妹去年回国,在北京觉得不舒服,结果检出乳腺癌。

    30多岁的北京女人,乳腺癌了,你能想象,这多少有点悲怆吧?

    在北京做完手术,尽管是北京人,尽管有医保,但还是花了数十万自费。说白了,这是行规。

    妹妹思来想去,还是回西班牙做后续治疗吧。因为西班牙不是不要钱那么简单,而是逐项检查,特别细致。于是,妹妹回到西班牙,入院检查,结果又查出左肾一血管瘤。




    妹妹在西班牙的身份



    而这个,在北京是没检查到的。北京是查哪儿就查哪儿,非我科室的治疗范围,即便我发现,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检查报告上。而这,也许就是西中两国医院的区别所在吧。

    西班牙医生,对病人负责;中国医生,对自己负责!

    查出左肾旁边的血管瘤,观察一点时间,没任何变化。但是雷埋在身上,终归不是事儿。于是乎前几天,还是去医院做了手术。

    都说西方看病不花钱,以前是传说,这回妹妹给我的,可是现场直播如何不要钱。

    其他国家如何不要钱,咱不知道,但是西班牙是真的。

    妹妹从检查开始,就住在医院里。单间儿,有浴室卫生间冰箱等,病房总体和宾馆一样,非常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完全不是中国的病房,孩子哭老婆叫人欢马炸热闹非常和集市似的。






    西班牙妹妹住院的医院病房,可以说一尘不染,干净卫生



    我附近的北京人民医院(北大第二附属医院)每天万余人的门诊量,您琢磨琢磨医生有时间和您多说一句话吗?一个医生一上午最少看30个病人,他有时间哪怕是稍微详细一点研究病情判断状况吗?稍一耽误,一上午30个,能看完吗?

    因此说,完全不一样的医疗体系,必然导致完全不一样的就医环境和诊治治疗效果。

    包括排片、手术、住院、营养、输液等等,一分钱不用交,一分钱的押金也不要。

    妹妹手术后,每天,护士给洗澡,每天五六顿饭,不断地加餐。吃的,营养好吃又健康。而且,医生护士的关爱,比中国的家人都温暖。说话和颜悦色,既尊重私人隐私,又关怀备至。

    至于家属陪床,家属愿意陪就陪,要陪的话,有地方住宿吃饭。不陪更好,省的给医院添乱。所有的事情,护士都会做的非常好,家属在不在,都是一样的。

    每天的菜单任选,想吃啥写啥,不要钱,也不限量。












    妹妹在医院伙食,吃的很好。而且,一分钱不用花!



    至于输液瓶子,不用病人或者家属盯着,都是自动的,不用操心,不会出任何问题。

    你看咱在医院输个液,病人和家属都怕睡着了,都怕液体输完了,会回血。输10个小时的液,你眼睛一点都不敢眨,你就得盯着10个小时。这就,还老出问题呢。人家这不用,全自动,您安心睡您的觉即可,完全不用担心。

    亲爱的西班牙baby手术安全成功完成,做的非常成功,左肾旁边的血管瘤成功切除,尽管离肾非常近,紧挨着,但是肾毫无损伤。

    术后医生发现baby贫血,于是乎立即安排,立马输血。

    我亲爱的妹妹这几天一直觉得头晕,昏昏沉沉的。但是没想到输血才几分钟,立马就觉得有劲儿了。

    她说第一次体验到满血复活的感觉,而且很难想想在她的祖国,不贫血吗?医生会告诉你,多吃点大枣,小米粥,我给你开点中药,补补吧,注意身体,贫血,可不是小事儿。

    其实你看啊,中国的医生,还是挺关心病人的。真可谓是对病人寄予了殷切期望,好好活着,多吃大枣,补血,喝点中药,强身健体。多锻炼,体魄强健……

    贫血,输血止贫,估计在国内,这得首长级待遇吧?

    现在在咱自己祖国的医院,迫在眉睫的手术,都得逼着病人家属,来个十个八个的小伙子鲜血。如果需要给病人输血500毫升的,你们家属必须先鲜血2000毫升我再给你做手术。血凑不齐,手术不开工。

    妹妹感慨啊,万恶的资本主义西班牙,你咋……

    你经济不是不富裕吗?你在欧洲,不是不算是富国吗?你咋这么打肿脸充胖子啊?你咋对病人这么好?你这不得赔死啊?你们咋不学习我们的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养老产业化殡葬产业化墓地产业化呢?

    妹妹和我说,我这也给输成混血baby了。我说是啊,我也有个混血baby了。

    诸位您可记住了,妹妹可不是西班牙国民,她也没有西班牙绿卡,她是在西班牙上学,算是学生。

    其实西班牙的医院也不管你是哪的人?哪儿的人在西班牙医院都一样。

    西班牙的医生,干的就是救死扶伤的活儿。医院没钱没药了,你政府想辙,人家医生不跟政府操这个心,我就看好我的病,其他的,不是医生该管的事儿。

    而尤其让妹妹感叹的是,她在北京有个乳腺癌群,在北京乳腺癌群里,30多岁玉树临风美丽甜美的妹妹,她可不是小孩儿。比她小的的乳腺癌患者,那可多了去了。

    但是在西班牙,她的病友,她几乎是年龄最小的,至今在她的医院她的病友中,还没有比她更小的乳腺癌患者呢。

    我的话,什么意思您明白吧?很不幸,妹妹身患乳腺癌。自己得了乳腺癌之后才知道,原来北京得乳腺癌的人这么多,而且,年龄都这么小?

    厉害啊我的国,癌症啊我的国,你懂得!

    很多得乳腺癌的女孩们,还没结婚,甚至还没男朋友,就乳腺癌了。以前不得病不知道,得病之后,加入她们的群,原来这么多,比比皆是。

    而我亲爱的妹妹,把祖国的人,丢到西班牙去了,妹妹自己,深感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五千年中华文明对不起我巍巍之中华对不起神国华夏之炎黄子孙!

    但是,面对癌症,左思右想,权衡之利弊,还是毅然出国治疗。妹妹说这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

    尽管,北京人,北京有医保,但是,昂贵的自费药不说,还时断时续地断货。

    而在西班牙,这些都是全部免费。按着遗嘱,吃5年就5年不花钱,吃10年就10年不花钱。一不用考虑价格,二不用考虑断货,三不用考虑假货,四不用感谢谁!

    我亲爱的妹妹,把癌症看做一次人生的重启,相当于手机重置一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妹妹有比万分之9999的国人优越的条件,可以坦然赴塞维利亚,因为她很善良,而商量就幸运。

    之前有一部电影,叫《我不是药神》,徐峥演的。《我不是药神》说的是走私印度治疗癌症的抗癌药,结果徐峥被抓,属于违法犯罪行为。

    而徐峥被抓,那些癌症患者,他们应该找的,是医院,而不是井茶。井茶只管抓徐峥,因为他非法走私药品,按着任何国家的法律,这都是犯罪无疑。

    也就是说《我不是药神》,按着中国法律界定,徐峥是犯罪无疑,因为他私自走私药品牟取“暴利”。

    但是,徐峥的行为,对于那些癌症患者而言,徐峥是什么?他可是救命恩人啊,徐峥,对于那些癌症患者而言,他是圣人,他可比观音菩萨还慈悲啊。

    而今天的现实,治疗乳腺癌Her2阳性的靶向药“赫赛丁”,咱这可是一直断货啊!

    今儿断货,明儿断货后儿还断,真不知道她们(乳腺癌患者)“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

    而我可爱的“混血”妹妹在西班牙,则全部免费,而且,永无断货。

    而另外一个治疗乳腺癌的药物他莫昔芬,乳腺癌患者要吃5年,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真所谓的人各有命,你人在哪儿,你所享受的人的待遇,肯定不一样。






    治疗癌症的药物



    妹妹在西班牙,吃这个药,也要自费一部分,这一部分是1欧元1盒。

    感觉不便宜吧?但是动辄和《我不是药神》最便宜的药400,不算贵的药4000,正价药4万比起来,还贵吗?

    肚皮针,2000块一针,一个月一次,这对于很多年轻的乳腺癌患者来说,是必须要用的药。妹妹有幸,要自费,自费部分是4欧元一针。2000块:4欧元,您自己掰着手指头好好算算。但请您悠着点,别把手指掰断了。再生气,人之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意破坏。

    真的,妹妹很不幸,活在一个万恶的资本主义穷国西班牙,饱受“欺凌”。

    妹妹和我说,她很思念她的祖国,可是她不敢回来,因为怕打不起肚皮针,怕赫赛丁断货,也怕花不起那个钱,更怕治疗癌症的男医生们的性骚扰。

    真的,不是不想回国治疗,而是真的不想给祖国瓦上加霜,真心希望祖国好,自己扫门前雪吧!

    看完了,您泪奔了?



    阅后转载,让更多人看到



    写作非常艰难和危险,希望您打赏鼓励,感谢!

    

    

    

    需要写文章、剧本和个人传记杂文等朋友,加我微信(bjfzmj)详谈,感谢!

    作者/肥猪满圈

    作者/肥猪满圈

    贰零壹玖零叁贰玖於帝都

    图片,全部来自网络,非我原创,感谢原作者!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00:19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13:48    跟帖回复: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18:50    跟帖回复:
4
    解放全人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20:20    跟帖回复:
5
去做卧底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22:29    跟帖回复:
6
唉,生在贵国,那是上辈子造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22:43    跟帖回复:
7
李哥,俺笑得泪奔,出去的人太多了,你就不要编故事骗俺们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25:06    跟帖回复:
8
[不爽猫_YES]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35:27    跟帖回复:
9
华人移民故事:我在加拿大割阑尾...

3月12日晚,从社区健身房健身出来后就觉得腹部有点不适,当时并未太在意。

我是耍笔杆子的,孩子也小,习惯晚上先小睡一会,然后再爬起来工作到第二天早上。但这天凌晨三点钟左右起床,却觉得腹痛如绞,一趟又一趟往返于书房厕所之间,折腾得没完没了。虽说难受,但毕竟闹肚子也不是头一回,并没太放在心上,早上太太起来带孩子出门上班上学,我也没提这件事。

但接下来的一整天就成了折磨:腹部气吹般不断胀大,任凭怎么在马桶上“论持久战”也毫无“产出”,没奈何只能扔下手里活去床上躺着,但无论换哪个姿势都难受。当晚孩子有游泳课,加上周二是北美肯德基全家桶打折日,照例这天我们晚餐都是外卖肯德基解决,但我一口也没吃。太太有些诧异,但见我“神色还好”就没多想——如今回忆起来,我自幼养成的超强忍耐力,似乎再一次帮了自己的倒忙。

当晚似乎感觉稍好一些,加上对加拿大应急医疗体系的了解(后详),因此决定“再忍忍看”。半夜无话,到了后半夜右下腹部忽然阵阵抽疼,一刻不停。十几年前在阿尔及利亚浙广厦项目部当首席翻译兼秘书时,一个“例行日常工作”就是陪伤病工友去医院,因此一下便反应过来:糟糕,急性阑尾炎。

怕打扰家人休息,我决定忍到天亮。早上六点刚过,太太孩子都起床,尽量平静地告诉他们,太太立即跳起来:“去医院,快!”

加拿大是福利医疗制度,层级医疗体系,医院是没有常规门诊部的。如果走常规途径,我应该先找家庭医生,家庭医生看过认为需要再联系医院或专科医生,但家庭医生要10点才上班;如果等不及,有两个选择——打电话叫救护车(加拿大看病动手术都不要钱,但叫救护车如今是要的,好像是近几年才改的),或自己去医院急诊部。这个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看来只有急诊一途了。

离家最近的医院有两座:素里纪念医院刚刚改建,病床多,设施新,排队时间可能会比较短,但医院位于印度裔社区,许多护士是印度裔,非印度裔经常有不适感;列治文医院位于华人社区,什么都方便一些,但病房少、设施陈旧,倘运气不好可能会等很久才有人过问。考虑到病情,还是去了前者。

进门一看,还好,排在前面才寥寥三四人,登机、办入门证后便被晾在一边,一晾就是一个多小时,期间疼痛愈甚,额头开始冒汗,小儿子蛋蛋已经有点吓坏了。

“今天孩子们不能去上学了,我把他们先送回家再回来。”

加拿大不允许把12岁以下孩子单独放在任何地方,哪怕家里,好在大儿子猫头今年正好12岁。

太太匆匆赶回去,接下来的20分钟似乎比两小时都漫长。

“XX,到你了。”

一位面无表情的白人护士姐姐叫着我的名字,把我带到一间检查室,量了血压、体温、心跳,然后走了,仿佛只是让我换个地方继续晾着。

又过了半小时,太太回来,却怎么也进不来,好在加拿大医院不禁止手机,我自己忍着痛摸到走廊外的入口,给她开了门。

“看你不好受,刚我回去前跟护士要了止疼片”。太太生猫头时曾不慎碰伤额角,急诊缝针居然等了8小时,对“等”是有心理准备的。

午后1点多,止疼片送来了,如此高效令我微有些诧异——我一位朋友同样病症,曾经疼到满地打滚,也等了24小时才吃上止疼片。或许是因为今天这儿人少吧。

太太交待几句,匆匆上班去了,约好晚饭后再过来。我一个人继续这么晾着。好在止疼片药力发作,总算不那么疼了。

就这么熬到快5点,终于有人推着张活动病床过来,送我去做CT。

管CT的白人大妈居然能说不错的法语,这下我如释重负——我的英语口语就那么回事,而用法语叙述病情就是小菜一碟了。

检查完仍然把我送到那个检察室晾着,这次只晾了不到20分钟就有人来了,是个虎目虬髯的小伙子,戴着醒目的口罩,进门不由分说,摸出个口罩捂在我鼻子上:“你肺部怎么有个点?是不是有肺结核?”

前几天就听说在大温哥华地区发现了一位疑似患肺结核的华裔,因此据说医院对华人“严防死守”——然而我这个肺部点早在去年4月回国就体检出来,并得出“感冒后钙化点”的结论,我回到加拿大后也把体检结论通报给了家庭医生,查一下不就清楚了?去年4月的肺结核如果“活”到今天,那不是太有趣了么?

我和他争辩,但徒劳;接下来的两小时我这里突然热闹起来,挂着“传染科医生”的各路大神就没断过,男女老少护士鱼贯出入,抽去了不下12管血,还做了痰培养,其中一位大胡子医生还不小心露了句“你们中国肺结核成患所以我们要小心”的话,好在我发出“种族歧视”抗议后立即收回并道歉了。

等等,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是来开阑尾的啊。

“哦,我们差点忘了,您确诊是阑尾穿孔了,性质很严重,我们决定今天就给您做手术。”

听到这句话时已是晚8点,太太已经又过来了。

此时我已被送进一间带卫生间的单间,有电视,太太很满意,因为她过来时发现,很多外科急诊病人都吊着盐水,挤在一个大堂里排队等候发落。我劝她回家,毕竟孩子们还小(后来才知道蛋蛋晚上吓哭了,说“从没见爸爸这样”)。

太太走了,一个人静静躺在床上不敢乱动——止疼药药性已经差不多过去,又开始疼起来。

“你好么,我是实习医生。”

一个帅气的小伙推门进来,说一口流利的法语。我照法语规矩答谢并问候他“你也好么?”。

“不怎么好。已经点卯三四天了,都忙些跟专业不沾边的琐事,挺烦的——你不用在屋里也戴着口罩,我自己戴就行,你要出门就一定戴啊,哦,反正你看样子也不会出门对吧?”

我喜欢这兄弟,随口和他攀谈,这才知道我实在不该抱怨“查肺结核”耽误了割阑尾——若非因为怕这“肺结核”,我会被扔在那个拥挤的大堂里和那些挑木刺、鱼骨头卡喉咙的人为伍,并且“先来后到”按部就班地排队,“弄不好等48小时才能排上手术、单间更是想也别想啦!”。

小伙子做完活,聊了半天,临走时随手给我打开电视:“有个法语新闻台,可以转移注意力”。

法语新闻台里滚动播放着波音737MAX停飞的消息,听几遍便烦了,不过,的确能分散注意力。

主刀医生终于来了,是个裹着灰色头巾的印度裔中年女性,口音很重,好在法语兄弟跟进来做翻译,沟通没啥问题:

“你病情很严重,我们今天就将给你动刀,以下是一些事项……”

墙上时钟指向23点55分,“今天动刀”其实已经是不可能,好在对“印度将”我这个军迷早已很适应,看在已是“特别提速”份上,忍了。

医生走了,电视里,川普一遍又一遍停飞着MAX。这期间有护士进来给扎上点滴,不知怎么的,疼痛有些缓解。

已过凌晨四点,两个彪形大汉推门进来:“我们送你去手术室”。

病床推到走廊里,法语兄弟不知从哪里走过来:“东西带齐了,祝你好运。”

手术区域一副仓储式超市的气派,屋顶足有几人高,到处是裸露的管线,四周巨大货架上层层叠叠,堆着各种器械和用品。

“还有点流程要走,你再耐心等等。”

3个不知是医生还是护士的大汉嘟囔了一句,便把我扔在一个角落走了。

到处都是大挂钟,时间感很强,秒针一圈又一圈,不紧不慢地转着。

5点20分,大汉们回来,一声不吭地把我推进一间手术室,二男一女在里面等着,都戴着大口罩,看不出端倪:

“我们是麻醉师,接下来要用气体给您进行全麻,您不要紧张,5分钟就睡着了。”

然而差不多5个5分钟过去,我仍然很清醒。

“您看,我这是几根手指头?”

“两根……”

“不行再来一次”

……

是不是哪位哲人说过?对于一次不完美全麻最好的补救,就是做下去一直把对方麻翻?

反正,我终于被麻翻了,不知道几时几分。

“您能看得见我么?”

模模糊糊听见那位女麻醉师问了一声,她的身影似远似近,若隐若现,我没回答,也没法回答,很快又昏睡过去。

这是在手术前、手术后,抑或,只不过是我的幻觉?

终于真的醒了,已近正午,手术完成。

“一会儿送你去病房,你很幸运,给安排了单间”。

的确很幸运,加拿大住院通常都是四人间,人人平等。不过我心中有数,这个“特殊待遇”,其实是那不知所云的“疑似肺结核”换来的。

我是几点钟开始做手术的?不知道,但一位来探视的护士告诉我,从入院登记到动刀,“为时21小时”、“这已经很快了”。

这点我绝对相信:前些年做一个公共卫生方面的课题,我自己调查过数据,在加拿大某些大城市,如多伦多,急性阑尾炎手术从确诊到动刀的平均轮候时间是4-6天。

一位彪形大汉默不作声地走进来,推起我的活动病床,把我一路推往病房。

单间。走廊口第一间,对面是个制冰机,病房门右边好像是值班台。

没有电视,不过有独立的卫生间,墙角还有一张单人沙发和一个茶几,不过暂时似乎和我没啥关系,麻醉的效力已过,我仿佛已痛到连爬也爬不动的地步了。

“哦,你能自己爬到那张病床上么?”

我正这么想着,彪形大汉已把活动病床推到固定病床一并排,放下了一头的护栏。

……我想最好还是照办:虽然爬一寸都觉得浑身痛,但瞧那神态和身段儿,让他老人家帮忙我恐怕只会更痛。

“你好我是实习医生,un deux troix chauxn`est pas froid(法语儿歌,意思是一二三热不是冷),我来看你,顺便问问你关于肺结核的问题……”,一个戴着口罩的蓝衣小伙子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身边跟着个同样戴着口罩的年轻护士。小伙子说一口结结巴巴、极其难分辨的初学者法语,吃力地向我解释,要抽四管血,以便检查我是否真如自己所说,根本就没有肺结核。

那就抽吧,反正我也没别的选择是吧?

“结巴”临走时,我拜托他帮忙把手机充电器插到墙边插座上,还好,线勉强够长,手机放在床的一角还可以充电,我点开一个评书软件听着,随手打开微博,发现一堆“陶老师你是不是又被河蟹了”之类的私信,赶紧发了个贴以正视听,随即丢下了手机。

线太短,我只能向一侧侧卧才能边充电边用手机,但这个姿势令我十分不适,因此住院的几天里我很少上网或看手机,大部分时间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听评书。

又来了个护士,送来一堆花花绿绿的药丸,其中大概有止痛片?总之吃下去没多久就不疼了。

“嗨,你怎么样了,我来看你了——我看到你的化验单了,果然没有肺结核,一点痕迹都没有”,那位法语流利的实习医生帅哥不知啥时候跑进来,他没戴口罩,一副眉飞色舞的神色:“不过我要跟你说再见了,我实习到期了,多保重,你看,你得在这里待到16号呢。”

他指着墙上的挂板,那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注意事项,以及预定出院日期。

临走时他告诉我“可以喝水了”,并给我打了一大塑料杯冰水。加拿大医院里通常只有冰水,我太太刚分娩完都被照例灌了满满一大杯。好在外语专业出身的我素来习惯喝冰水,倒也不以为意。

不知过了多久,又进来一个护士,推着个仪器给我量心跳、血压之类,顺便在我左胳膊上插了个点滴管。
等等,我右胳膊上明明已经有一个点滴管,难道病情如此严重,以至于连插管儿都得插双份儿?.护士一脸的大义凛然,不理会我的搭讪,转身走了。

“醒醒先生,醒醒”。

一根肥短的手指捅着我的腰眼,我迷迷糊糊醒来,窗边站着个老者,戴口罩,额头上都是皱纹,身后跟着个轻手轻脚的小姐姐。

“我是客座医生,这是我的助手,我们要给您抽血,四管,化验您是不是有肺结核。”

又化验?不是化验了么?这四管那四管的,我的静脉又不是水龙头。

“是这样,前面那个和我们不是一拨儿,各管各”,皱纹大爷说罢,便示意小姐姐“赶紧动手”。

小姐姐出手如风,动作比护士伶俐多了。

“等等等等,您怎么左右胳膊都插了输液管?这是什么操作?”

抽罢血,正要出门的皱纹大爷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居然吼了出来。

哦,这不过是错误操作而已。

开饭了,这是我此次住院的第一顿饭,当然,福利医疗,连饭钱都不要。

说是饭,其实只是两盒冰果汁,一盘子冰果冻而已。我努力侧过身子,用插着输液管的胳膊支撑着,一寸一寸慢慢坐起,咬牙喝光了果汁,那盘果冻实在没胃口,只得罢了。

妻子带着俩儿子来探病了,见我吃力,赶忙过来扶着我缓缓躺下。

蛋蛋拿出张卡片,说是班上老师让他写了送我的,卡片的图案是一只抓金鱼的猫,他的老师知道我喜欢猫。打开卡片,上面画了个形容猥琐的小人,正龇牙咧嘴地躺在个看上去有点像床的东西上。

“这个人就是爸爸,像不像”,蛋蛋一面说,一面看着边上那盘一口都没动的果冻,咽了口唾沫。他最喜欢果冻了,但终于忍住没吃:“我能把卡片带回去么?我怕护士把它弄丢了”。

卡片终于还是留下了,妻子临走时我叮嘱她,明天不要带儿子们过来,医院终究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肚子上插的那根抽液管让我很不自在,咬牙换了几个睡姿,总算找到个稍微好受一点的方位。恍惚中来过几拨护士,每次都送来一种药丸,也不知是哪一种有嗜睡性,总之倦意来袭,我就摆着这个奇怪的造型睡着了。耳边手机里,袁阔成老师似乎正抑扬顿挫地烧着曹操的战船。

“先生,醒醒,开早饭了”。

天已经大亮,早饭就在活动小桌板上,一杯热水,一个茶包,一盒冰果汁,当然,还有一盘冰果冻——事实上住院前三天一共七顿饭,主食就是累计七盘冰果冻。

病床高低是可调的,我试图借助机械帮助,直接靠在病床上吃饭,但不知怎地,搁脚那一端放不到底,问护士,答曰“有点毛病,去年就报修了还没修好”,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爬起来吧。

那位给我做手术的面纱女医生来做例行术后探视了,貌似比惯例晚了整整一天?她走后我听护士嘟囔“某某医生做什么都慢一拍”,还好,做手术似乎还准点。

她匆匆走了,走之前吩咐护士又给我抽了4管血“检查肺结核”,甭问啊,他们也不是一拨儿的,没事,抽吧,我堂堂炎黄子孙还怕这个?

午饭,晚饭。

还是浑身疼,坐、卧、起都要花上十几分钟,期间来过好几拨名目各异的大夫,又抽了两次血,并顺便给我开了从降压到降糖的好几种处方药。手机里,袁阔成已经把曹操的战船烧了好几个来回。

晚饭后妻子又来探病,儿子们果然没有来。

“蛋蛋又作恶梦了,他不习惯你不在家,昨天整晚都赖在我床上”。

正说着闲话,一个年长的女护士进来,用不知谁搁置在病床边一套仪器,帮我量体温和血压。

“这套机器量体温的装置坏了,只能量腋下,不能量口腔,得换一台才好”。

她皱着眉走出去,却并没有把那台坏了的仪器推走。

夜里我也做了恶梦,很惊悚的那种,是因为评书,还是蛋蛋?

已是15日清晨,还有一天就可以出院了吧?

早饭照例是茶包、果汁和果冻,只是多了一盒冰牛奶。

身体状态似乎好了一些,虽然好得不多。我咬牙坐起来,喝完了那些流质,仍然没有碰果冻。

午饭前“磕巴”来探房,没有戴口罩,我想,至少他这拨儿应该也已得出了“没有肺结核”的结论吧。

“量体温”。

一个印度裔青年女护士面色严峻地走进来,她貌似习惯说省略语,能节约一个字母都是胜利。

她走到病床边,随手从仪器上拔下体温计,消毒后劈手塞在我嘴里。

等一下等一下,这体温计不是坏的么?我想喊,但嘴里塞着体温计,一句话也说不出。

“零度”。

护士干脆利索地在本子上记下数据,掉头就走。我想叫住她,但终于没喊出声来。

何必呢,值班台就在边上,他们终究会发现问题的。

晚饭后妻子又过来探病,告诉我“明天一大早就过来接你出院”,临走时我让她从床底下帮我把拖鞋拣了出来——送午饭的护士不小心把拖鞋撞到床底,我拜托她们帮忙取出,但来了三趟人都没完成这项艰巨使命,这里终究是病房,打赤脚貌似不那么合适对吧……

终于知道为什么夜里睡觉会做恶梦了:不是因为评书,也不是因为蛋蛋,而是因为护士不习惯随手关门。夜深人静,值班医生、护士、病人在走廊上走动,在制冰机上“哗啦哗啦”取冰,都会让我惊悚那么一下。我按铃叫来护士,拜托她帮忙关门,她关了——但下一拨来量体温的护士又给弄开了。算了,人生在世,总免不了被制冰机弄出几场恶梦的。

第二天一早醒来,妻子果然已坐在床边。早饭也送来了,果冻换成了一碗印度风味的不知什么汤,喝了两口,“画风”过于清奇,终究没喝完。

“你们好,froid n`est pas chaud, petitn`est pas grand,这是我的指导老师,我们来查房”。

“磕巴”和一位年长的女医生走进来,连说带比划地跟我们解释,因为“种种原因”,我不得不推迟一天出院。

“磕巴”们走了,妻子也只好走人。临走时她嘟囔了一句,“这磕巴是在跟你练法语口语入门么”?

大概吧。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磕巴”,事实上自15日起我就没怎么再见到此前两天络绎不绝的各色医生,也没人再问我什么劳什子“肺结核”了。

但护士们还是恪尽职守,到点儿就来,也照样会把我的拖鞋撞到床底下,照样会忘记关门。

傍晚来了个老护士——差不多是我这次住院见过最老的一位。她半晌端详着我布满血丝的眼睛,建议我“加强睡眠质量”,我苦笑地拜托她提醒值班护士们“最好能记得随手关门”,她答应了。

“哦,你可以多吃一些半流质食品了,不过切忌辛辣”。

切忌辛辣?那么晚饭给我送咖喱汤是怎么个意思?

又入夜了,护士们还是记不住关门,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好在身体状况庶几又有所改善,我牙一咬,心一横,奋勇起身,拖着点滴架跑到门口,自己把门关上了。

我真傻,真的。只知道拖着点滴架也能关门,就不知道过会儿护士还会进来么?

17日。出院日。

妻子说好中午前来接我,她已打听清楚,我上午就能办好出院手续。

但午时三刻已过,我和妻子等来的不是出院,而是午饭。

“对不起,出院要主刀大夫签字,可她一上午都没来。”

护士解释说,这次倒不能怪那位面纱大夫“照例慢半拍”,她是出门路上被另一家医院的急诊给叫走了。加拿大和许多欧美国家一样,医生是自由职业,人事关系不隶属医院,可以同时和几家医院签约挂钩,很显然,出院终究不比急诊来得迫切。

等面纱大夫终于露面并签好出院单时,晚饭也已经送来了,还是奇怪的咖喱汤。

汤就不喝了,虽然不要钱。再见,素里纪念医院,这里还是更适合纪念,而不是住院。

几天来探病的各路医生开了一大堆五花八门的药方,这是要自费去买的(加拿大医院内用药免费,但出院后要自费)。因为有附加的商业医保,那堆药加在一起也只花了小几十加元,其中大头还是药房额外收取的附加费。

住院这么多天,家里花掉最大的一笔钱,居然是医院停车场的停车费,如果不太计较效率,还真是挺省的。

“知道么?就在你动手术第二天,我一个同事的亲戚,住多伦多的,查出和你一模一样的阑尾穿孔,排手术排到6天后,这位大姐听完了一咬牙,买了张机票飞回广州挨刀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36:12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39:46    跟帖回复:
11
亲妹妹还是干妹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55:26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肥老李北京 2019/3/29 17:55:22 的原帖:

    北京女孩在国外饱受欺凌,看后别泪奔!

    文/肥猪满圈




    我有一妹妹,北京女孩儿,今年30多岁,长的超凡脱俗 美艳异常 身材妙曼 活色生香婀娜多彩 美丽动人 人见人爱 俏皮可爱。妹妹昨儿刚刚过完生日,我在这儿,祝福亲爱的妹妹,生日快乐!

    妹妹现在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说起西班牙,中国人都知道西班牙的北京皇家马德里,西班牙的上海巴塞罗那,而塞维利亚,在中国有点不好比。塞维利亚有点中国的南京成都西安的意思,是西班牙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西班牙的第四大城市。




    医院楼下的塞维利亚



    中国人,总体上对西班牙并不感冒,中国人向往的目的地往往是繁华的日本美国英法德三国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台湾新加坡等。

    我还有一红颜知己,她是上海人,以前在上海电视台工作,现在生活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即西班牙工业最发达GDP最高也是经济最活跃地区,巴塞罗那。巴塞罗那总体上在西班牙的位置相当于中国的上海加深圳。

    话说我的这位北京妹妹,她现在在西班牙上学,算是学生身份吧。

    妹妹去年回国,在北京觉得不舒服,结果检出乳腺癌。

    30多岁的北京女人,乳腺癌了,你能想象,这多少有点悲怆吧?

    在北京做完手术,尽管是北京人,尽管有医保,但还是花了数十万自费。说白了,这是行规。

    妹妹思来想去,还是回西班牙做后续治疗吧。因为西班牙不是不要钱那么简单,而是逐项检查,特别细致。于是,妹妹回到西班牙,入院检查,结果又查出左肾一血管瘤。




    妹妹在西班牙的身份



    而这个,在北京是没检查到的。北京是查哪儿就查哪儿,非我科室的治疗范围,即便我发现,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检查报告上。而这,也许就是西中两国医院的区别所在吧。

    西班牙医生,对病人负责;中国医生,对自己负责!

    查出左肾旁边的血管瘤,观察一点时间,没任何变化。但是雷埋在身上,终归不是事儿。于是乎前几天,还是去医院做了手术。

    都说西方看病不花钱,以前是传说,这回妹妹给我的,可是现场直播如何不要钱。

    其他国家如何不要钱,咱不知道,但是西班牙是真的。

    妹妹从检查开始,就住在医院里。单间儿,有浴室卫生间冰箱等,病房总体和宾馆一样,非常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完全不是中国的病房,孩子哭老婆叫人欢马炸热闹非常和集市似的。






    西班牙妹妹住院的医院病房,可以说一尘不染,干净卫生



    我附近的北京人民医院(北大第二附属医院)每天万余人的门诊量,您琢磨琢磨医生有时间和您多说一句话吗?一个医生一上午最少看30个病人,他有时间哪怕是稍微详细一点研究病情判断状况吗?稍一耽误,一上午30个,能看完吗?

    因此说,完全不一样的医疗体系,必然导致完全不一样的就医环境和诊治治疗效果。

    包括排片、手术、住院、营养、输液等等,一分钱不用交,一分钱的押金也不要。

    妹妹手术后,每天,护士给洗澡,每天五六顿饭,不断地加餐。吃的,营养好吃又健康。而且,医生护士的关爱,比中国的家人都温暖。说话和颜悦色,既尊重私人隐私,又关怀备至。

    至于家属陪床,家属愿意陪就陪,要陪的话,有地方住宿吃饭。不陪更好,省的给医院添乱。所有的事情,护士都会做的非常好,家属在不在,都是一样的。

    每天的菜单任选,想吃啥写啥,不要钱,也不限量。












    妹妹在医院伙食,吃的很好。而且,一分钱不用花!



    至于输液瓶子,不用病人或者家属盯着,都是自动的,不用操心,不会出任何问题。

    你看咱在医院输个液,病人和家属都怕睡着了,都怕液体输完了,会回血。输10个小时的液,你眼睛一点都不敢眨,你就得盯着10个小时。这就,还老出问题呢。人家这不用,全自动,您安心睡您的觉即可,完全不用担心。

    亲爱的西班牙baby手术安全成功完成,做的非常成功,左肾旁边的血管瘤成功切除,尽管离肾非常近,紧挨着,但是肾毫无损伤。

    术后医生发现baby贫血,于是乎立即安排,立马输血。

    我亲爱的妹妹这几天一直觉得头晕,昏昏沉沉的。但是没想到输血才几分钟,立马就觉得有劲儿了。

    她说第一次体验到满血复活的感觉,而且很难想想在她的祖国,不贫血吗?医生会告诉你,多吃点大枣,小米粥,我给你开点中药,补补吧,注意身体,贫血,可不是小事儿。

    其实你看啊,中国的医生,还是挺关心病人的。真可谓是对病人寄予了殷切期望,好好活着,多吃大枣,补血,喝点中药,强身健体。多锻炼,体魄强健……

    贫血,输血止贫,估计在国内,这得首长级待遇吧?

    现在在咱自己祖国的医院,迫在眉睫的手术,都得逼着病人家属,来个十个八个的小伙子鲜血。如果需要给病人输血500毫升的,你们家属必须先鲜血2000毫升我再给你做手术。血凑不齐,手术不开工。

    妹妹感慨啊,万恶的资本主义西班牙,你咋……

    你经济不是不富裕吗?你在欧洲,不是不算是富国吗?你咋这么打肿脸充胖子啊?你咋对病人这么好?你这不得赔死啊?你们咋不学习我们的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养老产业化殡葬产业化墓地产业化呢?

    妹妹和我说,我这也给输成混血baby了。我说是啊,我也有个混血baby了。

    诸位您可记住了,妹妹可不是西班牙国民,她也没有西班牙绿卡,她是在西班牙上学,算是学生。

    其实西班牙的医院也不管你是哪的人?哪儿的人在西班牙医院都一样。

    西班牙的医生,干的就是救死扶伤的活儿。医院没钱没药了,你政府想辙,人家医生不跟政府操这个心,我就看好我的病,其他的,不是医生该管的事儿。

    而尤其让妹妹感叹的是,她在北京有个乳腺癌群,在北京乳腺癌群里,30多岁玉树临风美丽甜美的妹妹,她可不是小孩儿。比她小的的乳腺癌患者,那可多了去了。

    但是在西班牙,她的病友,她几乎是年龄最小的,至今在她的医院她的病友中,还没有比她更小的乳腺癌患者呢。

    我的话,什么意思您明白吧?很不幸,妹妹身患乳腺癌。自己得了乳腺癌之后才知道,原来北京得乳腺癌的人这么多,而且,年龄都这么小?

    厉害啊我的国,癌症啊我的国,你懂得!

    很多得乳腺癌的女孩们,还没结婚,甚至还没男朋友,就乳腺癌了。以前不得病不知道,得病之后,加入她们的群,原来这么多,比比皆是。

    而我亲爱的妹妹,把祖国的人,丢到西班牙去了,妹妹自己,深感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五千年中华文明对不起我巍巍之中华对不起神国华夏之炎黄子孙!

    但是,面对癌症,左思右想,权衡之利弊,还是毅然出国治疗。妹妹说这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

    尽管,北京人,北京有医保,但是,昂贵的自费药不说,还时断时续地断货。

    而在西班牙,这些都是全部免费。按着遗嘱,吃5年就5年不花钱,吃10年就10年不花钱。一不用考虑价格,二不用考虑断货,三不用考虑假货,四不用感谢谁!

    我亲爱的妹妹,把癌症看做一次人生的重启,相当于手机重置一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妹妹有比万分之9999的国人优越的条件,可以坦然赴塞维利亚,因为她很善良,而商量就幸运。

    之前有一部电影,叫《我不是药神》,徐峥演的。《我不是药神》说的是走私印度治疗癌症的抗癌药,结果徐峥被抓,属于违法犯罪行为。

    而徐峥被抓,那些癌症患者,他们应该找的,是医院,而不是井茶。井茶只管抓徐峥,因为他非法走私药品,按着任何国家的法律,这都是犯罪无疑。

    也就是说《我不是药神》,按着中国法律界定,徐峥是犯罪无疑,因为他私自走私药品牟取“暴利”。

    但是,徐峥的行为,对于那些癌症患者而言,徐峥是什么?他可是救命恩人啊,徐峥,对于那些癌症患者而言,他是圣人,他可比观音菩萨还慈悲啊。

    而今天的现实,治疗乳腺癌Her2阳性的靶向药“赫赛丁”,咱这可是一直断货啊!

    今儿断货,明儿断货后儿还断,真不知道她们(乳腺癌患者)“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

    而我可爱的“混血”妹妹在西班牙,则全部免费,而且,永无断货。

    而另外一个治疗乳腺癌的药物他莫昔芬,乳腺癌患者要吃5年,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真所谓的人各有命,你人在哪儿,你所享受的人的待遇,肯定不一样。






    治疗癌症的药物



    妹妹在西班牙,吃这个药,也要自费一部分,这一部分是1欧元1盒。

    感觉不便宜吧?但是动辄和《我不是药神》最便宜的药400,不算贵的药4000,正价药4万比起来,还贵吗?

    肚皮针,2000块一针,一个月一次,这对于很多年轻的乳腺癌患者来说,是必须要用的药。妹妹有幸,要自费,自费部分是4欧元一针。2000块:4欧元,您自己掰着手指头好好算算。但请您悠着点,别把手指掰断了。再生气,人之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意破坏。

    真的,妹妹很不幸,活在一个万恶的资本主义穷国西班牙,饱受“欺凌”。

    妹妹和我说,她很思念她的祖国,可是她不敢回来,因为怕打不起肚皮针,怕赫赛丁断货,也怕花不起那个钱,更怕治疗癌症的男医生们的性骚扰。

    真的,不是不想回国治疗,而是真的不想给祖国瓦上加霜,真心希望祖国好,自己扫门前雪吧!

    看完了,您泪奔了?



    阅后转载,让更多人看到



    写作非常艰难和危险,希望您打赏鼓励,感谢!

    

    

    

    需要写文章、剧本和个人传记杂文等朋友,加我微信(bjfzmj)详谈,感谢!

    作者/肥猪满圈

    作者/肥猪满圈

    贰零壹玖零叁贰玖於帝都

    图片,全部来自网络,非我原创,感谢原作者!



读后无言。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相比之下,西班牙更像社会主义,我国更像资本主义。不管我们怎样标榜自己是特色社会主义,使人哑然失笑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8:55:27    跟帖回复:
13
有胡说八道的内容
1、——现在在咱自己祖国的医院,迫在眉睫的手术,都得逼着病人家属,来个十个八个的小伙子鲜血。如果需要给病人输血500毫升的,你们家属必须先鲜血2000毫升我再给你做手术。血凑不齐,手术不开工——比北京落后的山西都没有你说的这种情况!
2、——北京是查哪儿就查哪儿,非我科室的治疗范围,即便我发现,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检查报告上。而这,也许就是西中两国医院的区别所在吧——又是栽赃的胡说。前些日子两次陪我姐去山西某医院看病,医生完全是根据病情需要的诊断进行诊治,所有影响病情的问题医生都会列在病例诊断书里,这是医生对自己对病人负责,否则,出了问题病人家属会找医生的麻烦!所以现在有些病人家属还埋怨医院有多检查多收费之嫌。
3、——至于输液瓶子,不用病人或者家属盯着,都是自动的,不用操心,不会出任何问题。你看咱在医院输个液,病人和家属都怕睡着了,都怕液体输完了,会回血。输10个小时的液,你眼睛一点都不敢眨,你就得盯着10个小时——你是没输过液还是现在没见过输液?或者是活在文革时代,现在还回血一说?就这几点,也就说明你无知,至于国外那些事,我看更是忽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9:03:05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老李侃刀 2019/3/29 18:55:28 的原帖:有胡说八道的内容
1、——现在在咱自己祖国的医院,迫在眉睫的手术,都得逼着病人家属,来个十个八个的小伙子鲜血。如果需要给病人输血500毫升的,你们家属必须先鲜血2000毫升我再给你做手术。血凑不齐,手术不开工——比北京落后的山西都没有你说的这种情况!
2、——北京是查哪儿就查哪儿,非我科室的治疗范围,即便我发现,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检查报告上。而这,也许就是西中两国医院的区别所在吧——又是栽赃的胡说。前些日子两次陪我姐去山西某医院看病,医生完全是根据病情需要的诊断进行诊治,所有影响病情的问题医生都会列在病例诊断书里,这是医生对自己对病人负责,否则,出了问题病人家属会找医生的麻烦!所以现在有些病人家属还埋怨医院有多检查多收费之嫌。
3、——至于输液瓶子,不用病人或者家属盯着,都是自动的,不用操心,不会出任何问题。你看咱在医院输个液,病人和家属都怕睡着了,都怕液体输完了,会回血。输10个小时的液,你眼睛一点都不敢眨,你就得盯着10个小时——你是没输过液还是现在没见过输液?或者是活在文革时代,现在还回血一说?就这几点,也就说明你无知,至于国外那些事,我看更是忽悠
你很无耻卑鄙,你自己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03-29 19:04:20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小钢炮008 2019/3/29 18:39:46 的原帖:亲妹妹还是干妹妹你没事吧?你觉得是亲妹妹还是干妹妹?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北京女孩在国外饱受欺凌,看后别泪奔!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