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超越意识形态的爱情
48899 次点击
61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9/4/15 11:38:3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超越意识形态的爱情


    

    

    在人们的印象中,真实感人的爱情故事,应该生发于民间,只能在里陌宅巷流传。然而,白居易的一首天长地久的《长恨歌》,却从另一个侧面或者角度表明,即令在森严壁垒的皇庭深宫,也同样可以演绎出凄美动人,长传不衰的爱情故事来。

    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就是唐朝人最喜欢议论的爱情话题。我们知道,宫庭的荒淫无耻、血雨腥风是无可回避的事实;同样,那里的点点滴滴都凝聚着劳动人民的血汗也是不争的事实。历史容不得虚饰,尤其是政治意义上的历史,更容不得虚饰,虚饰历史就意味着歪曲历史,无论鞭挞或颂扬,都应持客观的立场,尊重起码的史实。

    然而,作为《长恨歌》这一纯艺术性作品,或者说作为为男女情爱本身,它却具有了一种抽象的意义,它已脱离了世俗世界而进入到了审美的世界;作为一种人所具有的“爱”的情愫,它更已超越了高低贵贱的羁绊,直接进入到了人们的审美视野中来。不是说所有的平民都有值得传咏的爱情故事,如果都有,那就等于没有;也不是说所有的帝王都有过动人的爱情,如都有,那只能是痴人说梦。

    古今中外,所有能够流芳百世的爱情故事,都是滤过世俗筛子,千挑百选后而存留下来的。就如《长恨歌》,白居易怎样也不会从政治的角度来进行角色塑造,也不会着眼于某种“阶级意识”,从维系封建或反对封建的角度来考虑种种或利或害的关系,他仅是从人类普遍情感认知的审美角度来处理这一题材或故事,就是说,《长恨歌》已从世俗的或传统的伦理世界升华到了纯粹审美的世界。

    为什么无数的平民百姓都能从这首诗中找到心灵的对应点和共鸣点,就因为诗中表现出来的思恋之情、痛苦之情、恻隐之情获得了普遍的形式,成为了人们的一种审美理想。唯其审美理想,就超越了世俗意义上的价值判断,让真实成为了某种标尺。人们厌恶、唾弃政治上的唐明皇,却喜欢《长恨歌 》中那位“但令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的唐明皇,就因为从深层次的审美中获得了满足。

    同样地,南唐李后主写词无数;那些粉饰帝王生活,吟唱车水马龙的诗篇,最终都“流水落花春去也”;而当了亡国之君后用真情实感写出来的诗词,却都不无例外地传诵下来了,尤其《虞美人》中末尾两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几乎达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正因此,才被王国维视为“血写”的篇章。这也无可辩驳地说明,同样一个人,由于自身经历的殊异,其所思所感也必会有所殊异。荣华富贵与磨难坎坷之于笔下,谁更与民众的心路历程接近,谁就更能被民众所认同。这类例子,应该是举不胜举。

    这样看来,即令最神圣的爱情,也充满了辩证的关系,痛苦、思念、孤独、乡愁、生离死别、展转悱恻,这些人们一生普遍都能遇到和经历的真实的情愫,就自然会得到人们普遍地认知和接受。《长恨歌》的不朽,就在于它站在人性的高度揭示出了带普遍意义的人性,就在于人间有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样不绝的诗情!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1:50:40    跟帖回复:
       沙发
    我纵横凯迪多年,自以为再也不会有任何帖子能打动我,没想到今天看到了如此精妙绝伦的这样一篇帖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1:52:50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揭破 2019/4/15 11:50:40  的原帖:我纵横凯迪多年,自以为再也不会有任何帖子能打动我,没想到今天看到了如此精妙绝伦的这样一篇帖子.谢谢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1:56:33    跟帖回复:
       第 4
        在人们的印象中,真实感人的爱情故事,应该生发于民间,只能在里陌宅巷流传。然而,白居易的一首天长地久的《长恨歌》,却从另一个侧面或者角度表明,即令在森严壁垒的皇庭深宫,也同样可以演绎出凄美动人,长传不衰的爱情故事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2:05:09    跟帖回复:
       第 5
        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就是唐朝人最喜欢议论的爱情话题。我们知道,宫庭的荒淫无耻、血雨腥风是无可回避的事实;同样,那里的点点滴滴都凝聚着劳动人民的血汗也是不争的事实。历史容不得虚饰,尤其是政治意义上的历史,更容不得虚饰,虚饰历史就意味着歪曲历史,无论鞭挞或颂扬,都应持客观的立场,尊重起码的史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2:15:47    跟帖回复:
    6
        作为《长恨歌》这一纯艺术性作品,或者说作为为男女情爱本身,它却具有了一种抽象的意义,它已脱离了世俗世界而进入到了审美的世界;作为一种人所具有的“爱”的情愫,它更已超越了高低贵贱的羁绊,直接进入到了人们的审美视野中来。不是说所有的平民都有值得传咏的爱情故事,如果都有,那就等于没有;也不是说所有的帝王都有过动人的爱情,如都有,那只能是痴人说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2:26:17    跟帖回复:
    7
        长恨歌

        唐代:白居易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5:25:18    跟帖回复:
    8
        文学即人学,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对人学的态度,必然牵涉到人性化问题,因而也必然牵涉到爱与恨的问题。我们知道,爱与恨是一体之两面。爱,非常广泛,可以不论。恨,则有境界的高下之别,有高级形态和低级形态之分:前者是义愤和憎恨,后者是仇恨和阴鸷。义愤和憎恨体现着正义精神的诉求,是一种健康而有力量的情感;而仇恨和阴鸷则是阴暗的情感和病态的反映。前者赞美崇高的“憎恨”,即憎恨所有压迫人、奴役人的暴君和独裁者、憎恨人世间所有的腐败和丑恶。一个人,或者说必须具有人性的人,如果面对邪恶而不厌恶,面对罪恶而无义愤,,那么他的人性就是虚假的,如果之于作家,其作品也必是虚假的。后者即仇恨,则是囿于一已之怨或一已之恶来评说世间世象,它拒绝理性和严肃,拒绝客观和公正,因为“仇”而向所有物象大泼污水,尤其是向崇高泼污水。在这样一些人的眼里,一切都是虚无的,根本不存在任何崇高和伟大,因此他们就可以拿任何人,甚至像鲁迅这样具有民族魂的伟人来泼污和开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5:30:37    跟帖回复:
    9
        【布衣杂论】 浅析文学中“爱”的态度


        态度,简略概括起来即:个体对某一特定事物和观念所持的认知、情感和行为倾向三个成分组成的心理概念。态度对个人行为和社会生活有着直接的影响,其中,“爱”作为一种态度的载体,尤其具有特别的意义。

        以文学为例,十九世纪俄罗斯的优秀作家们似乎都明白这一点,都能以爱和同情的态度来进行写作。正如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在《现代小说》一文中所说:“在每个伟大的俄国作家身上,我们都可以发现圣人的特征,如同情他人的苦难、热爱他人、努力达到某个配得上最严格的精神要求的目标等等,这些特点构成了圣人的品质。他们身上的这些圣人气质使我们为自已的世俗卑琐而羞愧,使我们那么多小说成了虚饰和儿戏。”正是这种“圣人的品质”浸透着爱的情感,才赋予了俄罗斯文学以丰富的人性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不过,谈到俄罗斯文学,得说句题外话,即彼时的俄罗斯文学,必须得与此时的俄罗斯政治分开,不能因为现在的俄罗斯在政治上的种种病灶而开罪于从普希金、涅克拉索夫、果戈理、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文基、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契诃夫、赫尔岑、叶赛林至肖洛霍夫、索尔仁尼琴等等伟大的作家所代表的文学时代。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俄罗斯文学中那种充满终极关怀的“爱”的态度,的确是十分神圣而伟大的。这里无须赘述。

        然而,比照俄罗斯文学,或者说以俄罗斯文学来观照中国的文学尤其是眼下的文学,“爱”的文学则无疑让位给了功利主义的文学、以及种种“代圣人立言”的商场文学和官场文学。这些所谓的的文学,所缺乏的,正是俄罗斯文学中那种基于博爱甚而几近基督的精神。事实上,中国的文学也并非从来没有大爱,如果反观历史,从《诗经》、《楚辞》、《史记》及至唐宋诗词、《红楼梦》等等,都不无例子外地渗透着注视民间疾苦和爱的精神,都在生离死别间散发出真实的情愫和某种坚韧的操守,虽因政治的羁囿难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但却曲折地散发出人性的光辉,呈现出一种难能可贵的“唯歌生民病”的情怀。

        文学上,爱的态度意味着对人物的同情和尊重,意味着把真实的描述与公正的评价有机地融为一体。古语中有“公听并观”一说,即不以一眚掩其德,不以一善藏其恶,高者仰之,低者升之,把所有的人都当做有血有肉的的人来对待,不是好就绝对的好,坏就绝对的坏,这或许才是还原着“爱”的最本质的涵义。

        其实,不仅“爱”是一种态度,“恨”也同样是一种态度。顾随先生曾说:“中国诗写恨少,诗中仅管有恨也多是悲哀,我所言之恨是憎恶。”这就是说,憎恶一切丑陋和伪行,贪腐和暴戾,说到底也是“爱”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我们看鲁迅的文章,就充满了对风雨如磐的黑暗的极度憎恨,这无疑就是爱之切恨之深的两极相通,是辩证法对爱与恨的最好阐释与组合,这不是简单意义上爱与恨的态度定义,而是渗入骨髓的一种精神指向,是一种表现为“极端”而又“深刻”的大爱的态度。

        现在的一些文学或影视,或许是受社会各种合力的影响,很难看到一种从始至终贯穿着真、善、美的态度的文学作品或影视作品,处处处充满着俗气和痞气、戾气和市侩气,要么大轰大嗡,要么玩世不恭;要么轻挑儇薄,要么故作深沉,很难真诚地面对读者和观众。它既不是创新也不是传承,既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先锋”,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后现代”,甚至与“魔幻现实主义”也相去甚远,所体现出来的,说到底也仅是一种“故意”的态度或者说“玩”的态度而已。无论如何,文学是一种高级性的精神现象,它标志着人们情感生活的诗意程度。“诗意”也可视为“态度”,也即诗意的生活态度。这种态度连接着精神,态度的高低,反映出精神的高低,没有精神以及爱的文学,也就是苍白的文学,及至僵死的文学。

        文学区别于政治之处,就在于文学任何时候都是“人学”,而唯其是“人学”,就必得倾注对人的全方位的关注。这关注中,也必得包含文学的良心与真诚,任何的作伪或虚假,都是与文学本身相悖逆的。而这种悖逆的结果,就有可能如同悖逆的政治一样,久而久之便会陷入“塔西陀陷阱”,即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陀的理论:“当一个政权失去公信力时,就像是掉进了陷阱里,永远也出不来,无论说真话或是假话,做好事或是坏事,没人愿意救他。” 这就是说,如果文学失去了公信力,也概莫能外,同样会掉进“塔西陀陷阱”里。一矣这样,就算你著作等身,就算你作品中或许也说了一些真话,也有着某种好的成份,但由于总的失去了公信力,就不可避免地形同一堆“废纸”,因为读者在你那里听不到由爱而散发出来的真实的声音,不能与你的心灵产生共鸣,于此文学就自然而然地失去了“人学”的意义。因此,真、善、美任何时候都是文学的灵魂。现实是残酷的,人们的眼光也是苛刻的,如果假话是成堆的沙子,就算里面还有一两颗珍珠,人们也很难有闲功夫来把这一两珍珠挑选出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6:52:59    跟帖回复:
    10
    还超越意识形态呢??呵呵,唐玄宗如果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平民,杨贵妃理都不会理他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7:50:16    跟帖回复:
    11
    哪里是歌颂爱情,分明是在讽刺帝王的奢侈生活,鞭挞皇帝好色而不顾国家和民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17:57:22    跟帖回复:
    12
    哪里是歌颂爱情,分明是在讽刺帝王的奢侈生活,鞭挞皇帝好色而不顾国家和民生,以至安史之乱,逃离长安,狼狈不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5 23:38:01    跟帖回复:
    13
    经典长留史册。
    “长恨歌”,寓意天道无情而用意深邃。
    大众,因马嵬坡之变及其悲剧结局,才由白居易描写的凄美爱情故事生发出恻隐之心(或共情现象),并代代传承下去。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或许如此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6 5:27:16    跟帖回复:
    14
    题图第一句就书写错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    误为   汉皇重色思国倾
    谁写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6 5:46:48   
    15
    与“我失骄杨君失柳”相似,一个是唐朝诗人所写,一个是xxx加秦始皇所写。
    如果抽象谈爱情,仿佛都是痛苦的思念,
    而后者“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记得旧人哭。”更显人品卑劣、厚颜无耻。
    48899 次点击,61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超越意识形态的爱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