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吃饭三人行
8666 次点击
19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9/5/15 11:05: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吃饭三人行


    在眼下,或者说在猫眼,有些事情横竖都让人两难。

    比如:谈《红楼梦》,就很是隔膜,明明是在谈某种感悟,有人却要用实用主义的尺子来比照,非要把贾宝玉说成流氓哥儿,而林黛玉则是只会哭哭啼啼小女子才肯罢休;而谈鲁迅,则很吊诡,连一些根本就没有读过鲁迅书的人也追风批鲁,而且比读过鲁迅的人批起来还要带劲。等等。藉于此,说点轻松事,笑一笑,或许就会天下太平。这不,与其吊着下巴“笑死我”,还不如用嘴巴好好吃饭。或许这样,或许只有这样,嘴巴才能落到实处,吊着的下巴才会慢慢收拢......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子这样说,未见得就认定其中一定有他的“老师”,只是说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互相观照着;从镜子里反映出优点就学习,反映出缺点就改正,仅此而已。事实上,如果以孔子另一句话“惟女子与小人难养”论,那么若是让他与两个女人在一起,他会不会认为其中也有他的“老师”呢?答案肯定是没有。这就无疑是矛与盾的悖反,无疑是在用左手的矛攻右手的盾,虽然同唐吉诃德用矛戳风车不能同日而语,但细究起来也大致如是。那么,孔圣人尚且如此,我们凡人又何以道哉?鉴于此,这个“吃饭三人行”,就不仅没有“老师”,而且各自是一面“镜子”,都能从中发现不少的凡俗之处。

    有一次,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我邀请了两位朋友来一家名为“宏记驴肉”的酒店小聚。

    大约一个来月前,我发现了这家酒店,觉得还不错,既不豪华也不寒碜,很符合类似于小布尔乔亚之类的人出入,于是我就每天中午来这里就餐,一份盖浇钣、一碟泡菜、一碗素汤,共计十五元,一切刚好。当然,进驴肉店怎样也应该吃驴肉,这或许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一个人如果每天午餐切一份驴肉,不仅不现实,而且也不下饭,惟其不下饭再好的东西都无法体现出“食不厌精”的原则。所以我天天进出于驴肉店却一直与驴肉无缘。又所以,凭着欲吃驴肉的冲动,就邀请了两位朋友来此一聚,其气势颇有“让我一次把驴肉吃个够”之概。

    不过,请人吃饭,不能点一道驴肉就了事,还得点其它的菜。所以,在其它菜一一点完后,轮到点驴肉时,我踌躇着正准备往多的方面点,哪知还未开口,服务小姐就自作主张了:你们三个人吃三百克驴肉就足够了。仅这一句话,就犹似一道指令,让再大的气势一俟落到实处,就变成了可怜巴巴的“三百克”。由此可见,什么事情宁愿小中见大,也不要大中见小。这或许就是最高的技巧为无技巧。

    我邀请的这两位朋友,一位姓陈,从事工会工用;一位姓王,从事摄影工作。两人虽没什么职务,却也经常辗转酒场,惯看酒场秋风。一会,驴肉端上来了,还同时配了芥茉、辣椒面、甜面酱、葱丝和薄饼,同吃烤鸭一样,要用薄饼卷上吃。不知什么缘故,老陈刚吃了一口驴肉,就皱起了眉结,疑惑地说:这是不是马肉啊?这声音或许有磁性,一下就把站在巴台边的女老板吸了过来,她连忙说:先生千万别误会,我们店里的驴肉是正宗的阿克苏驴肉,不可能是马肉的。我也趁机圆场说:是的、是的,马肉是带酸味的哩。老板娘立即接上话头说道:是啊、是啊,这位先生天天都来这里吃饭的哩。于是,我这“天天都来这里吃饭”,外加一个“的哩”,一下就成了非驴非马的判断词,就成了是驴肉而非马肉的权威标尺。其实,说穿了,老陈说的或许只不过是欲显其“高明”的一句戏言而已,马肉的酸性和粗糙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他这样说,可能是想凸显其酒场上的“地位”和“话语权”,在中国,许多东西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炼成的。钢铁可以那样炼成,酒桌就可以这样炼成。你说“肉食者鄙“,而恰恰这个“鄙”,就是酒桌上的万有引力定律,不同的点都落在了这个“鄙”字上面……

    于是,不谈驴肉了,就开始谈一些多少带一点“鄙”的事情。三言两语,随心所欲,没有安排,而事实上什么事情一经安排,就会假得如同演戏,而生活本身又绝不是演戏,虽然有时近似于演戏。

    老王喜欢钓鱼。他说他有次星期天在西郊水库钓鱼,结果真正的鱼没钓多少,却钓到了两条“美人鱼”。大意是:有姓姜的两姐妹从老家四川来这座城市打工,给一家卖木地板的老板推销产品;星期天无事,就转到西郊水库来玩,无意间就与老王认识上了。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慢慢地深入起来。这一点,老王绝不是虚构,因为老王有次请那两姐妹吃饭,我也应邀去了。她俩哪是什么“美人鱼”,都是接近三十五至四十岁上下的年龄,姐姐的文化程度很低,低得来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即连天安门城楼上挂的是谁的像都搞不清楚……老王继续说:现在两姐妹中的大姜还在推销木地板,而小姜则被一个工商局的干事给“包”下了,成了名符其实行“小三”。他给她的钱,不管多少,都全部寄回老家去供儿子读书。于是,老王感叹到,有什么办法呢,只是工商局那个狗日的是在逼良为娼啊!想不到,这本来类似于“华沙美人鱼”般带点神秘的生活际遇,却活生生地变成了以“小三”或“逼良为娼这样令人沮丧的事情来收尾……

    接下来,老陈跟着讲了一个笑话。他说:有一个石油钻井队去南疆泽普的某一个地方钻井,驻地周围是民族乡村,那里非常落后。据说有极个别不安寂寞的队员,偶尔要到附近乡村去寻欢逗乐,又据说不给现金,以物换物即可。哪知有一天,在钻井队即将搬迁的时候,有一位民族妇女抱着一个小孩找到队上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合牙膏,举得高高地说:你们的人吗说话不算数嘛,说好吗一合一次嘛,他做两次吗才给了这一合嘛,不算数的吗不好嘛,亚尔达西吗再给一合嘛......还未听完,我和老王都哺哧一下笑出声来了。而且这一笑,也引得站在不远处的几位服务员也跟着笑;当然,绝不是故事引得她们发笑,而是我们这种笑使她们觉得可笑或是应该笑。所以,笑的表情是相似的,笑的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之后,我们天南海北地还吹了不少,只是都没有以上两则故事具有典型的意义,所以就不赘述了。事实上,人的记忆中枢只容易记住最生动的东西。我有一位画油画的朋友,平常无论会上会下都爱说一通“哲理”,而且那表情还非常的严肃,颇有带圣贤立言或自己给自己立言的意味。但是,一经过滤下来,再多的”哲理“都似是而非了,或者说忘了个一干二尽了,但却有两句话让我牢牢地记住了:一句是“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另一句是“有次加班搞展览,我一个人就吃了两盘扣肉”。记住的原因,我至今也说不出个究竟。或许是他的“哲理”已经全部浓缩成了最生活化的“三颗黄豆”和“两盘扣肉”?或许是“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绿”?比之这次的小聚,我恐怕也不会忘记,因为记住了驴肉就会带出“美人鱼”,带出了“美人鱼”就会带出那一则笑话;同时也会带出这篇恐怕难以登大雅之堂的“吃钣三人行”。食色性都有了。呵呵,镜子……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15 15:36:58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1:16:47    跟帖回复:
       沙发
        在眼下,或者说在猫眼,有些事情横竖都让人两难。 比如:谈《红楼梦》,就很是隔膜,明明是在谈某种感悟,有人却要用实用主义的尺子来比照,非要把贾宝玉说成流氓哥儿,而林黛玉则是只会哭哭啼啼小女子才肯罢休;而谈鲁迅,则很吊诡,连一些根本就没有读过鲁迅书的人也追风批鲁,而且比读过鲁迅的人批起来还要带劲。等等。藉于此,说点轻松事,笑一笑,或许就会天下太平。这不,与其吊着下巴“笑死我”,还不如用嘴巴好好吃饭。或许这样,或许只有这样,嘴巴才能落到实处,吊着的下巴才会慢慢收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1:17:17    跟帖回复:
       第 3
    留个脚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1:18:42    跟帖回复:
       第 4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子这样说,未见得就认定其中一定有他的“老师”,只是说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互相观照着;从镜子里反映出优点就学习,反映出缺点就改正,仅此而已。事实上,如果以孔子另一句话“惟女子与小人难养”论,那么若是让他与两个女人在一起,他会不会认为其中也有他的“老师”呢?答案肯定是没有。这就无疑是矛与盾的悖反,无疑是在用左手的矛攻右手的盾,虽然同唐吉诃德用矛戳风车不能同日而语,但细究起来也大致如是。那么,孔圣人尚且如此,我们凡人又何以道哉?鉴于此,这个“吃饭三人行”,就不仅没有“老师”,而且各自是一面“镜子”,都能从中发现不少的凡俗之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1:21:02    跟帖回复:
       第 5
    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哈哈哈,就是不用吃太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1:37:01    跟帖回复:
    6
       不过,请人吃饭,不能点一道驴肉就了事,还得点其它的菜。所以,在其它菜一一点完后,轮到点驴肉时,我踌躇着正准备往多的方面点,哪知还未开口,服务小姐就自作主张了:你们三个人吃三百克驴肉就足够了。仅这一句话,就犹似一道指令,让再大的气势一俟落到实处,就变成了可怜巴巴的“三百克”。由此可见,什么事情宁愿小中见大,也不要大中见小。这或许就是最高的技巧为无技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5:21:40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3楼第 3 楼 俗体 2019/5/15 11:17:17  的原帖:留个脚印~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5:22:07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5楼第 5 楼 d583292976 2019/5/15 11:21:02  的原帖: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哈哈哈,就是不用吃太多了!

      

    谢谢续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5:31:24    android
    9
    转至第5楼第 5 楼 d583292976 2019/5/15 11:21:02  的原帖: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哈哈哈,就是不用吃太多了!

      

    第一次听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5:38:28    跟帖回复:
    10
        在中国,许多东西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炼成的。钢铁可以那样炼成,酒桌就可以这样炼成。你说“肉食者鄙“,而恰恰这个“鄙”,就是酒桌上的万有引力定律,不同的点都落在了这个“鄙”字上。

        于是,不谈驴肉了,就开始谈一些多少带一点“鄙”的事情。三言两语,随心所欲,没有安排,而事实上什么事情一经安排,就会假得如同演戏,而生活本身又绝不是演戏,虽然有时近似于演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15:40:13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5楼第 5 楼 d583292976 2019/5/15 11:21:02  的原帖: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哈哈哈,就是不用吃太多了!

      

    转至第9楼第 9 楼 Wuguifeng199 2019/5/15 15:31:24  的原帖: 第一次听说,?
    我也仅听说过一次,却牢牢记住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6 9:05:57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5/15 11:05:57  的原帖:    吃饭三人行


        在眼下,或者说在猫眼,有些事情横竖都让人两难。

        比如:谈《红楼梦》,就很是隔膜,明明是在谈某种感悟,有人却要用实用主义的尺子来比照,非要把贾宝玉说成流氓哥儿,而林黛玉则是只会哭哭啼啼小女子才肯罢休;而谈鲁迅,则很吊诡,连一些根本就没有读过鲁迅书的人也追风批鲁,而且比读过鲁迅的人批起来还要带劲。等等。藉于此,说点轻松事,笑一笑,或许就会天下太平。这不,与其吊着下巴“笑死我”,还不如用嘴巴好好吃饭。或许这样,或许只有这样,嘴巴才能落到实处,吊着的下巴才会慢慢收拢......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子这样说,未见得就认定其中一定有他的“老师”,只是说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互相观照着;从镜子里反映出优点就学习,反映出缺点就改正,仅此而已。事实上,如果以孔子另一句话“惟女子与小人难养”论,那么若是让他与两个女人在一起,他会不会认为其中也有他的“老师”呢?答案肯定是没有。这就无疑是矛与盾的悖反,无疑是在用左手的矛攻右手的盾,虽然同唐吉诃德用矛戳风车不能同日而语,但细究起来也大致如是。那么,孔圣人尚且如此,我们凡人又何以道哉?鉴于此,这个“吃饭三人行”,就不仅没有“老师”,而且各自是一面“镜子”,都能从中发现不少的凡俗之处。

        有一次,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我邀请了两位朋友来一家名为“宏记驴肉”的酒店小聚。

        大约一个来月前,我发现了这家酒店,觉得还不错,既不豪华也不寒碜,很符合类似于小布尔乔亚之类的人出入,于是我就每天中午来这里就餐,一份盖浇钣、一碟泡菜、一碗素汤,共计十五元,一切刚好。当然,进驴肉店怎样也应该吃驴肉,这或许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一个人如果每天午餐切一份驴肉,不仅不现实,而且也不下饭,惟其不下饭再好的东西都无法体现出“食不厌精”的原则。所以我天天进出于驴肉店却一直与驴肉无缘。又所以,凭着欲吃驴肉的冲动,就邀请了两位朋友来此一聚,其气势颇有“让我一次把驴肉吃个够”之概。

        不过,请人吃饭,不能点一道驴肉就了事,还得点其它的菜。所以,在其它菜一一点完后,轮到点驴肉时,我踌躇着正准备往多的方面点,哪知还未开口,服务小姐就自作主张了:你们三个人吃三百克驴肉就足够了。仅这一句话,就犹似一道指令,让再大的气势一俟落到实处,就变成了可怜巴巴的“三百克”。由此可见,什么事情宁愿小中见大,也不要大中见小。这或许就是最高的技巧为无技巧。

        我邀请的这两位朋友,一位姓陈,从事工会工用;一位姓王,从事摄影工作。两人虽没什么职务,却也经常辗转酒场,惯看酒场秋风。一会,驴肉端上来了,还同时配了芥茉、辣椒面、甜面酱、葱丝和薄饼,同吃烤鸭一样,要用薄饼卷上吃。不知什么缘故,老陈刚吃了一口驴肉,就皱起了眉结,疑惑地说:这是不是马肉啊?这声音或许有磁性,一下就把站在巴台边的女老板吸了过来,她连忙说:先生千万别误会,我们店里的驴肉是正宗的阿克苏驴肉,不可能是马肉的。我也趁机圆场说:是的、是的,马肉是带酸味的哩。老板娘立即接上话头说道:是啊、是啊,这位先生天天都来这里吃饭的哩。于是,我这“天天都来这里吃饭”,外加一个“的哩”,一下就成了非驴非马的判断词,就成了是驴肉而非马肉的权威标尺。其实,说穿了,老陈说的或许只不过是欲显其“高明”的一句戏言而已,马肉的酸性和粗糙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他这样说,可能是想凸显其酒场上的“地位”和“话语权”,在中国,许多东西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炼成的。钢铁可以那样炼成,酒桌就可以这样炼成。你说“肉食者鄙“,而恰恰这个“鄙”,就是酒桌上的万有引力定律,不同的点都落在了这个“鄙”字上面……

        于是,不谈驴肉了,就开始谈一些多少带一点“鄙”的事情。三言两语,随心所欲,没有安排,而事实上什么事情一经安排,就会假得如同演戏,而生活本身又绝不是演戏,虽然有时近似于演戏。

        老王喜欢钓鱼。他说他有次星期天在西郊水库钓鱼,结果真正的鱼没钓多少,却钓到了两条“美人鱼”。大意是:有姓姜的两姐妹从老家四川来这座城市打工,给一家卖木地板的老板推销产品;星期天无事,就转到西郊水库来玩,无意间就与老王认识上了。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慢慢地深入起来。这一点,老王绝不是虚构,因为老王有次请那两姐妹吃饭,我也应邀去了。她俩哪是什么“美人鱼”,都是接近三十五至四十岁上下的年龄,姐姐的文化程度很低,低得来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即连天安门城楼上挂的是谁的像都搞不清楚……老王继续说:现在两姐妹中的大姜还在推销木地板,而小姜则被一个工商局的干事给“包”下了,成了名符其实行“小三”。他给她的钱,不管多少,都全部寄回老家去供儿子读书。于是,老王感叹到,有什么办法呢,只是工商局那个狗日的是在逼良为娼啊!想不到,这本来类似于“华沙美人鱼”般带点神秘的生活际遇,却活生生地变成了以“小三”或“逼良为娼这样令人沮丧的事情来收尾……

        接下来,老陈跟着讲了一个笑话。他说:有一个石油钻井队去南疆泽普的某一个地方钻井,驻地周围是民族乡村,那里非常落后。据说有极个别不安寂寞的队员,偶尔要到附近乡村去寻欢逗乐,又据说不给现金,以物换物即可。哪知有一天,在钻井队即将搬迁的时候,有一位民族妇女抱着一个小孩找到队上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合牙膏,举得高高地说:你们的人吗说话不算数嘛,说好吗一合一次嘛,他做两次吗才给了这一合嘛,不算数的吗不好嘛,亚尔达西吗再给一合嘛......还未听完,我和老王都哺哧一下笑出声来了。而且这一笑,也引得站在不远处的几位服务员也跟着笑;当然,绝不是故事引得她们发笑,而是我们这种笑使她们觉得可笑或是应该笑。所以,笑的表情是相似的,笑的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之后,我们天南海北地还吹了不少,只是都没有以上两则故事具有典型的意义,所以就不赘述了。事实上,人的记忆中枢只容易记住最生动的东西。我有一位画油画的朋友,平常无论会上会下都爱说一通“哲理”,而且那表情还非常的严肃,颇有带圣贤立言或自己给自己立言的意味。但是,一经过滤下来,再多的”哲理“都似是而非了,或者说忘了个一干二尽了,但却有两句话让我牢牢地记住了:一句是“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另一句是“有次加班搞展览,我一个人就吃了两盘扣肉”。记住的原因,我至今也说不出个究竟。或许是他的“哲理”已经全部浓缩成了最生活化的“三颗黄豆”和“两盘扣肉”?或许是“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绿”?比之这次的小聚,我恐怕也不会忘记,因为记住了驴肉就会带出“美人鱼”,带出了“美人鱼”就会带出那一则笑话;同时也会带出这篇恐怕难以登大雅之堂的“吃钣三人行”。食色性都有了。呵呵,镜子……


    楼主,你这个文字水平也写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6 9:07:26    跟帖回复:
    13
    上林兄从不吃驴肉,他说小黑毛驴好可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6 9:09:39    跟帖回复:
    14
        人的日常生活并非是一种特意的安排,如若特意的安排,就只能是一种生活的表演。形形色色,随意随性中或许才能构成生活的基本内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6 9:11:39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5/15 11:05:57  的原帖:    吃饭三人行


        在眼下,或者说在猫眼,有些事情横竖都让人两难。

        比如:谈《红楼梦》,就很是隔膜,明明是在谈某种感悟,有人却要用实用主义的尺子来比照,非要把贾宝玉说成流氓哥儿,而林黛玉则是只会哭哭啼啼小女子才肯罢休;而谈鲁迅,则很吊诡,连一些根本就没有读过鲁迅书的人也追风批鲁,而且比读过鲁迅的人批起来还要带劲。等等。藉于此,说点轻松事,笑一笑,或许就会天下太平。这不,与其吊着下巴“笑死我”,还不如用嘴巴好好吃饭。或许这样,或许只有这样,嘴巴才能落到实处,吊着的下巴才会慢慢收拢......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子这样说,未见得就认定其中一定有他的“老师”,只是说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互相观照着;从镜子里反映出优点就学习,反映出缺点就改正,仅此而已。事实上,如果以孔子另一句话“惟女子与小人难养”论,那么若是让他与两个女人在一起,他会不会认为其中也有他的“老师”呢?答案肯定是没有。这就无疑是矛与盾的悖反,无疑是在用左手的矛攻右手的盾,虽然同唐吉诃德用矛戳风车不能同日而语,但细究起来也大致如是。那么,孔圣人尚且如此,我们凡人又何以道哉?鉴于此,这个“吃饭三人行”,就不仅没有“老师”,而且各自是一面“镜子”,都能从中发现不少的凡俗之处。

        有一次,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我邀请了两位朋友来一家名为“宏记驴肉”的酒店小聚。

        大约一个来月前,我发现了这家酒店,觉得还不错,既不豪华也不寒碜,很符合类似于小布尔乔亚之类的人出入,于是我就每天中午来这里就餐,一份盖浇钣、一碟泡菜、一碗素汤,共计十五元,一切刚好。当然,进驴肉店怎样也应该吃驴肉,这或许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一个人如果每天午餐切一份驴肉,不仅不现实,而且也不下饭,惟其不下饭再好的东西都无法体现出“食不厌精”的原则。所以我天天进出于驴肉店却一直与驴肉无缘。又所以,凭着欲吃驴肉的冲动,就邀请了两位朋友来此一聚,其气势颇有“让我一次把驴肉吃个够”之概。

        不过,请人吃饭,不能点一道驴肉就了事,还得点其它的菜。所以,在其它菜一一点完后,轮到点驴肉时,我踌躇着正准备往多的方面点,哪知还未开口,服务小姐就自作主张了:你们三个人吃三百克驴肉就足够了。仅这一句话,就犹似一道指令,让再大的气势一俟落到实处,就变成了可怜巴巴的“三百克”。由此可见,什么事情宁愿小中见大,也不要大中见小。这或许就是最高的技巧为无技巧。

        我邀请的这两位朋友,一位姓陈,从事工会工用;一位姓王,从事摄影工作。两人虽没什么职务,却也经常辗转酒场,惯看酒场秋风。一会,驴肉端上来了,还同时配了芥茉、辣椒面、甜面酱、葱丝和薄饼,同吃烤鸭一样,要用薄饼卷上吃。不知什么缘故,老陈刚吃了一口驴肉,就皱起了眉结,疑惑地说:这是不是马肉啊?这声音或许有磁性,一下就把站在巴台边的女老板吸了过来,她连忙说:先生千万别误会,我们店里的驴肉是正宗的阿克苏驴肉,不可能是马肉的。我也趁机圆场说:是的、是的,马肉是带酸味的哩。老板娘立即接上话头说道:是啊、是啊,这位先生天天都来这里吃饭的哩。于是,我这“天天都来这里吃饭”,外加一个“的哩”,一下就成了非驴非马的判断词,就成了是驴肉而非马肉的权威标尺。其实,说穿了,老陈说的或许只不过是欲显其“高明”的一句戏言而已,马肉的酸性和粗糙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他这样说,可能是想凸显其酒场上的“地位”和“话语权”,在中国,许多东西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炼成的。钢铁可以那样炼成,酒桌就可以这样炼成。你说“肉食者鄙“,而恰恰这个“鄙”,就是酒桌上的万有引力定律,不同的点都落在了这个“鄙”字上面……

        于是,不谈驴肉了,就开始谈一些多少带一点“鄙”的事情。三言两语,随心所欲,没有安排,而事实上什么事情一经安排,就会假得如同演戏,而生活本身又绝不是演戏,虽然有时近似于演戏。

        老王喜欢钓鱼。他说他有次星期天在西郊水库钓鱼,结果真正的鱼没钓多少,却钓到了两条“美人鱼”。大意是:有姓姜的两姐妹从老家四川来这座城市打工,给一家卖木地板的老板推销产品;星期天无事,就转到西郊水库来玩,无意间就与老王认识上了。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慢慢地深入起来。这一点,老王绝不是虚构,因为老王有次请那两姐妹吃饭,我也应邀去了。她俩哪是什么“美人鱼”,都是接近三十五至四十岁上下的年龄,姐姐的文化程度很低,低得来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即连天安门城楼上挂的是谁的像都搞不清楚……老王继续说:现在两姐妹中的大姜还在推销木地板,而小姜则被一个工商局的干事给“包”下了,成了名符其实行“小三”。他给她的钱,不管多少,都全部寄回老家去供儿子读书。于是,老王感叹到,有什么办法呢,只是工商局那个狗日的是在逼良为娼啊!想不到,这本来类似于“华沙美人鱼”般带点神秘的生活际遇,却活生生地变成了以“小三”或“逼良为娼这样令人沮丧的事情来收尾……

        接下来,老陈跟着讲了一个笑话。他说:有一个石油钻井队去南疆泽普的某一个地方钻井,驻地周围是民族乡村,那里非常落后。据说有极个别不安寂寞的队员,偶尔要到附近乡村去寻欢逗乐,又据说不给现金,以物换物即可。哪知有一天,在钻井队即将搬迁的时候,有一位民族妇女抱着一个小孩找到队上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合牙膏,举得高高地说:你们的人吗说话不算数嘛,说好吗一合一次嘛,他做两次吗才给了这一合嘛,不算数的吗不好嘛,亚尔达西吗再给一合嘛......还未听完,我和老王都哺哧一下笑出声来了。而且这一笑,也引得站在不远处的几位服务员也跟着笑;当然,绝不是故事引得她们发笑,而是我们这种笑使她们觉得可笑或是应该笑。所以,笑的表情是相似的,笑的内容却完全不一样。

        之后,我们天南海北地还吹了不少,只是都没有以上两则故事具有典型的意义,所以就不赘述了。事实上,人的记忆中枢只容易记住最生动的东西。我有一位画油画的朋友,平常无论会上会下都爱说一通“哲理”,而且那表情还非常的严肃,颇有带圣贤立言或自己给自己立言的意味。但是,一经过滤下来,再多的”哲理“都似是而非了,或者说忘了个一干二尽了,但却有两句话让我牢牢地记住了:一句是“一天吃三颗黄豆就可以吊住一个人的命”;另一句是“有次加班搞展览,我一个人就吃了两盘扣肉”。记住的原因,我至今也说不出个究竟。或许是他的“哲理”已经全部浓缩成了最生活化的“三颗黄豆”和“两盘扣肉”?或许是“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绿”?比之这次的小聚,我恐怕也不会忘记,因为记住了驴肉就会带出“美人鱼”,带出了“美人鱼”就会带出那一则笑话;同时也会带出这篇恐怕难以登大雅之堂的“吃钣三人行”。食色性都有了。呵呵,镜子……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wh989898 2019/5/16 9:05:57  的原帖:楼主,你这个文字水平也写文章?
    你连什么是文章都搞不清楚,也配在这里唧歪?
    8666 次点击,19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吃饭三人行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