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8:44:38    引用回复:
16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8:44:47    引用回复:
17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8:49:53    跟帖回复:
18
五十年代初土地改革时候,到处搞“控诉旧社会”活动,以此激发人们对旧政府的仇恨,山东某地一次控诉大会上,一个老农被指定上台,老农愤恨控诉道:蒋介石大吃大喝,一天三顿大饼卷大葱

另一积极的老农跳上台去补充道:他不光天天大饼卷大葱,他还蘸酱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8:57:33    引用回复:
19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公子呆 2019/6/12 8:49:53  的原帖:五十年代初土地改革时候,到处搞“控诉旧社会”活动,以此激发人们对旧政府的仇恨,山东某地一次控诉大会上,一个老农被指定上台,老农愤恨控诉道:蒋介石大吃大喝,一天三顿大饼卷大葱

另一积极的老农跳上台去补充道:他不光天天大饼卷大葱,他还蘸酱嘞
五十年代还用激发吗?打倒蒋该屎,解放全中国,人尽皆知。你说的那是控拆,老蒋欠中国老百姓的血泪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8:57:41    引用回复:
20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公子呆 2019/6/12 8:49:53  的原帖:五十年代初土地改革时候,到处搞“控诉旧社会”活动,以此激发人们对旧政府的仇恨,山东某地一次控诉大会上,一个老农被指定上台,老农愤恨控诉道:蒋介石大吃大喝,一天三顿大饼卷大葱

另一积极的老农跳上台去补充道:他不光天天大饼卷大葱,他还蘸酱嘞
五十年代还用激发吗?打倒蒋该屎,解放全中国,人尽皆知。你说的那是控拆,老蒋欠中国老百姓的血泪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05:28    引用回复:
2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23:20    引用回复:
2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9/6/12 5:12:35  的原帖:    七十年代关于各地吃饭的轶闻

    七十年代的黑龙江,因为人少地多,土质肥沃,所以粮食产量稳居全国之首,是当时最富裕的地区,没有之一。那时的黑龙江人被外省人戏称为“东北虎”,就跟现在的“土豪”差不多的意思。正因为自己属于“土豪”一级,因此有些出门回来的人,就喜欢讲一些有关外省人吃饭的笑话。

    笑话一。我姐夫的表哥老吕,那年去河北看望当兵的儿子。有天爷俩想下顿馆子,可是走进饭店一看,菜谱上除了土豆还是土豆。爷俩想走,饭店却一劲儿挽留。实在没法儿,就要了一盘土豆丝一盘土豆片,不想刚要动筷,却跑来一帮人围观。说他们是“东北虎”,贼拉有钱!

    笑话二。村里有个当兵的在河南,一次去某地探亲。他表姐给他煮了一碗面条,上边盖了一层肉卤—-当地人叫个什么“臊子面”。他不知就里,拿起筷子就吃,等到吃完却见表姐在一旁抹泪。他吓了一跳,急忙追问。表姐支吾了半天,说那“臊子”本来是做样子的,你给吃了,下次来人就没法招待了。他一听,顺手掏出十块钱来塞给表姐,表姐这才破涕为笑。

    笑话三。听我的邻居老法官赵大叔讲,七几年他去辽宁某地搞外调,住在一位乡村女教师的家里。那天早晨他听见女教师嘱咐儿子说:“今天爷爷过生日,一会儿你去捉几只山叫驴,中午咱给他包饺子吃。”

    山叫驴,我们这里叫“蝈蝈”,有红色的和绿色的两种:红的会叫,声音清脆嘹亮;绿的不会叫,却长着刀一样的大尾巴。每当夏天我们小孩子都去麦田里抓它玩儿,红的装在笼子里养着,绿的一概捏死,因为它有“刀”,怕把红的杀了。其实绿的是雌性,“刀”是它的生殖器,可以插进土里排卵。小孩子们不懂,也不知道枉害了多少生灵。至于拿它包饺子,是做梦也没想过的事儿

    笑话四。南方人吃老鼠。老鼠我们这里叫耗子,是最令人恶心的动物,但在南方却成了美味佳肴。据说那里家家都有一种叫木弩的工具,专门用来射老鼠。射死老鼠不扒皮,放在火上烤着吃。

    这件事儿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一直记着。后来上大学时,我们班有位南方同学,我问他吃没吃过老鼠?那位同学挺不高兴的样子,说他们吃的叫竹鼠。竹鼠以竹笋为生,个大体肥,是难得的佳肴。至于木弩,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种兵器,可以打猎,也可以杀人,怎么能用来射老鼠呢?

    笑话五。我们这里不论穷富,家家都有饭桌,吃饭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哪怕是大葱蘸大酱,也要吃得稳稳当当。但听说山东人吃饭从来不上桌,就是每人端个大海碗,随便找个地方蹲着吃。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种习惯,以至于有桌有凳也是蹲在上边。

    笑话六。西北地区干旱缺水,人们常年不洗一回脸。据一位在那里当兵的复员军人跟我讲,在他们驻地附近有个下雨留下的死水洼,一个村子的人就吃那里的水。水里生长着一种小鱼,可以净化水质。村里立下规矩,绝对不许捕捞。然而有天上边来了几个干部瞅着眼馋,就弄了一张鱼网···老乡们劝止不住,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池塘里的小鱼被洗劫一空···

    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笑话早已成为历史。如今从电视里可以看到,天南地北,各地菜肴,真可谓林林总总,层出不穷,而昔日被称之为“东北虎”的黑龙江人,除了猪肉酸菜炖粉条,却几乎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菜肴。所以,作为黑龙江人的我不得不承认,现在我们这里的确是落伍了!

我在火车站当搬运工,装卸队每年打一顿牙祭。七三年我们在火车站旁边的铁路工程队物色到一头一百多公斤的猪,那是一头狼猪,也就是一头年老的种猪。我安排几个人去杀猪,并把肉按队里人数分成等分,装完车皮后大家再去领。
我们快收工的时候队里的出纳来了,和我一起去杀猪的地方。他看上了挂在一旁洗干净的猪大肠(猪大肠周围油多),他走后我派去杀猪的一个小伙伴才给我说,那是他自己要的,自己白干了一场。我笑骂他当时怎么不说,他说我同意了不好意思说。我说每人一份,谁先到先要,你不说谁知道是你要的。
现在种猪母猪一般是不能食用的,可是那年头农民没有肉食供应,自己养一条猪要交给国家一半(或交一头自己杀一头),哪儿能买到大一点的猪?
七五年我出来上学,明面是上学,实际上我们一报到就安排到一中学教书。那个学校有教师近两百人,大多是自己在家开伙,学校食堂有六七个工人,粮食关系在食堂的可能有二三十人。供应是每月二两菜油,五两肉。所以每月吃一次肉,几乎都是粉蒸肉皮。
那时的猪很小很瘦,农民交的猪只要四十五公斤就可以。六七个工人加上领导一吃,剩下的当然只有肉片。
我有一个表哥在旁边部队当连长,他们那用冷却电台机器的水,澡堂洗澡不要钱,我每周去他们那洗澡。
电台铁丝网里有几千亩地,他们的生产搞得很好,偶尔在他那里混顿饭。我和排以上干部做一桌,炊事班把肉分给全体指战员后都会剩一点加给干部,我每次都能吃上一碗肉。那种感觉太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31:46    引用回复:
23
转至第3楼第 3 楼 下岗盲流 2019/6/12 5:53:30  的原帖:那时的黑龙江省是少数能吃饱饭的地方。转至第5楼第 5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9/6/12 6:04:57  的原帖:您是黑龙江人?我们这里的“粮食线”是丰年原粮500来斤,歉年300多斤。虽然不多,但肯定比外省强。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下岗盲流 2019/6/12 7:34:46  的原帖:我从小就生活在市里,对农村不是太了解。我说的吃饱饭是相对其他地区而言。300斤原粮到来年夏天就的断粮。会过日子的家庭提早就瓜菜代,应该能维持一年的吃饭。

    瓜菜代 是什么?经常听到这个词,,,有瓜 有菜 不好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32:36    引用回复:
24
转至第15楼第 15 楼 倾倾 2019/6/12 8:35:45  的原帖:1950年代,东北,至少是大城市的供应和吃食,比北京还好,比北京还便宜,这是我认识的一位长者说的。后来的,陈三两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33:34    引用回复:
25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8:44:38  的原帖: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别人的经历,你凭什么否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56:44    引用回复:
26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8:44:38  的原帖: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指南针_go 2019/6/12 9:33:34  的原帖:别人的经历,你凭什么否认???
你知道个p!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56:51    引用回复:
27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8:44:38  的原帖: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指南针_go 2019/6/12 9:33:34  的原帖:别人的经历,你凭什么否认???
你知道个p!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9:58:57    引用回复:
28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8:44:38  的原帖: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指南针_go 2019/6/12 9:33:34  的原帖:别人的经历,你凭什么否认???
转至第27楼第 27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9:56:51  的原帖:你知道个p!
可怜得只剩下骂街。。。别人一天吃几泡S,你都知道???
我一天吃5顿饭,大鱼大肉,麻烦帮我否认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10:02:55    引用回复:
29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高射炮兵 2019/6/12 7:46:04  的原帖:南方人爱吃老鼠蛇,我领教过,开水一烫,把毛褥干净,开膛破肚,竹片撑起,晾晒,切细丝炒——好甜哦!蛇剥皮,必须砂锅饨,要在室外,不要树下,一旦壁虎虫被熏落进去,就变有毒了。
南方鱼米之乡,水稻两季,照样不够吃,66年去南宁郊区的福德大队,与贫下中农搞“三同”,在老百姓家吃饭,两稀一干,早中是稀饭,晚上干饭,两个星期熬的够呛,还要搞忆苦思甜......
转至第16楼第 16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8:44:38  的原帖:不是你说的那样,在南方城里人支援农村农业生产,下乡时要主动向农家支付钱粮票,老乡也同样热情款待,鸡鸭鱼肉样样都有,比在城里吃的还好。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指南针_go 2019/6/12 9:33:34  的原帖:别人的经历,你凭什么否认???
转至第27楼第 27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12 9:56:51  的原帖:你知道个p!
转至第28楼第 28 楼 指南针_go 2019/6/12 9:58:57  的原帖:可怜得只剩下骂街。。。别人一天吃几泡S,你都知道???
我一天吃5顿饭,大鱼大肉,麻烦帮我否认一下
你那是五顿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10:04:44    引用回复:
30
转至第3楼第 3 楼 下岗盲流 2019/6/12 5:53:30  的原帖:那时的黑龙江省是少数能吃饱饭的地方。转至第5楼第 5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9/6/12 6:04:57  的原帖:您是黑龙江人?我们这里的“粮食线”是丰年原粮500来斤,歉年300多斤。虽然不多,但肯定比外省强。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下岗盲流 2019/6/12 7:34:46  的原帖:我从小就生活在市里,对农村不是太了解。我说的吃饱饭是相对其他地区而言。300斤原粮到来年夏天就的断粮。会过日子的家庭提早就瓜菜代,应该能维持一年的吃饭。

转至第23楼第 23 楼 指南针_go 2019/6/12 9:31:46  的原帖:    瓜菜代 是什么?经常听到这个词,,,有瓜 有菜 不好吗??
现在是很贵的,而且比不上那时候的质量。你懂吗?!
43744 次点击,510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3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七十年代关于各地吃饭的轶闻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