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看人杂感
17399 次点击
37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9/7/2 9:32:2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看人杂感

  

    好几年前,不知什么缘故,我常爱在原单位门前右侧的石条墩上闲坐。单位的正门临街,左侧是影剧院,人们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恰似一条人流风景线。这样坐,好像是闲坐,甚至好像很无聊,其实却就是在看人,在看比肩接踵、风姿各异的人。

    事实上,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人群。从表象上看,不管男人或女人,老者或幼童,没有表演,没有安排,没有吆喝,也没有故事,人们缓缓地走过来,又缓缓地走过去,一切都随性而自然。这场景之于文学,或许有点自然主义;之于影视,或许又有点意识流哐蒙太奇,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生活中的常态,想看不想看都明摆着。

    当然,闲坐免不了也要想事,想生活中的人和事,想想入非非的事。但是,最终又会突然省悟过来,闲坐其实也是一种欣赏和享受,是在欣赏和享受个人生活中缺少的某种气氛,这就是平和、从容、安宁的气氛。至少,用不着担心明天会突然发生战争,用不着担心丧钟为谁而鸣,也用不着担心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会因言获罪或无情斗争。于是,就觉得这是一种最简单、最平常、最起码的人生空气,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溢满心地。

    不容讳言,过往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日,人们生活得格外谨慎和小心,哪怕一点点属于个人心灵的空间,也不能留有半点余裕,一丝一毫都要触及“灵魂”。就算闲坐发呆,冷不防都会有人厉声质问你究竟在想什么,是在想资产阶级或是想无产阶级云云。那种环境,防民之口胜于防川,恨不得把人的脑子敲开来看过究竟,继而还会推断出闲坐中一定裹含着某种“二心”,再继而就有可能将你定为几种“怪现象”中的阶级异己分子。

    时过境迁。现在不管你是怎样的闲坐或闲想,不管是时间的长和短,不管你用何种的眼光看人或联想,都十分自由。人群呢,依然缓缓地走过来又走过去,大家也用不着瞻前顾后、无所羁定。一种外在的自由已延续为内在的自由,就算红蓝绿女,就算奇装异服,就算言论上的过犹不及,也都自由自在,各得其所,心安理得。不管什么人,即使鸡鸣狗盗,即使芸芸琐屑,只要不危及他人的自由,都有存在的理由,都在同一片蓝天下相生相息。

    闲坐中,除了看人想事,有时候也会萌生出某种近似于基督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希冀着强者不要自骄,弱者不要自馁,人们虽有着无法或许“前定”的“命宿”,但是性善和良心一定会像灯塔一样地指引,即使老子、柏拉图、黑格尔、康德、萨特、及至鲁迅与胡适,想必都会在此岸和彼岸徘徊,都会在闲坐中想像过何谓灯塔的问题,想像过人生中的种种迷惑与悖反等等诸多形而上或形而下的问题。

    然而,最寻常的,也即最实际的,还是莫过于静静地闲坐中,反复地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欣赏着他(她)们那种或买鲜花,或买葡萄,或买蔬菜,或交谈,或微笑,或羞涩的种种自然而然的惬意之情。平常的人绝不可能是思想家,既使是思想家,也不可能一下就看到社会的本质和作为社会的人的本质,如是那样,这个世界就不是由人组成的世界,而是由神组成的世界,那种孙悟空式的“火眼金睛”和二郎神的“天眼”,并以此来烛照人的真伪的描述,反映出的也仅是某种还未形成主体意识的童年的梦幻,甚或是成年人的童年心态。不过,虽然看到的仅是表象,也只能是表象;但表象的平常或平静,总比表象的浮躁或矫作更能养眼,更令人放心。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7/2 10:29:16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9:38:27    跟帖回复:
       沙发
        事实上,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人群。从表象上看,不管男人或女人,老者或幼童,没有表演,没有安排,没有吆喝,也没有故事,人们缓缓地走过来,又缓缓地走过去,一切都随性而自然。这场景之于文学,或许有点自然主义;之于影视,或许又有点意识流,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生活中的常态,想看不想看都明摆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9:39:19    跟帖回复:
       第 3
        当然,闲坐免不了也要想事,想生活中的人和事,想想入非非的事。但是,最终又会突然省悟过来,闲坐其实也是一种欣赏和享受,是在欣赏和享受个人生活中缺少的某种气氛,这就是平和、从容、安宁的气氛。至少,用不着担心明天会突然发生战争,用不着担心丧钟为谁而鸣,也用不着担心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会因言获罪或无情斗争。于是,就觉得这是一种最简单、最平常、最起码的人生空气,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溢满心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9:40:04    跟帖回复:
       第 4
        不容讳言,过往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日,人们生活得格外谨慎和小心,哪怕一点点属于个人心灵的空间,也不能留有半点余裕,一丝一毫都要触及“灵魂”。就算闲坐发呆,冷不防都会有人厉声质问你究竟在想什么,是在想资产阶级或是想无产阶级云云。那种环境,防民之口胜于防川,恨不得把人的脑子敲开来看过究竟,继而还会推断出闲坐中一定裹含着某种“二心”,再继而就有可能将你定为几种“怪现象”中的阶级异己分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0:31:13    跟帖回复:
       第 5
        时过境迁。现在不管你是怎样的闲坐或闲想,不管是时间的长和短,不管你用何种的眼光看人或联想,都十分自由。人群呢,依然缓缓地走过来又走过去,大家也用不着瞻前顾后、无所羁定。一种外在的自由已延续为内在的自由,就算红蓝绿女,就算奇装异服,就算言论上的过犹不及,也都自由自在,各得其所,心安理得。不管什么人,即使鸡鸣狗盗,即使芸芸琐屑,只要不危及他人的自由,都有存在的理由,都在同一片蓝天下相生相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0:33:24    跟帖回复:
    6
        闲坐中,除了看人想事,有时候也会萌生出某种近似于基督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希冀着强者不要自骄,弱者不要自馁,人们虽有着无法或许“前定”的“命宿”,但是性善和良心一定会像灯塔一样地指引,即使老子、柏拉图、黑格尔、康德、萨特、及至鲁迅与胡适,想必都会在此岸和彼岸徘徊,都会在闲坐中想像过何谓灯塔的问题,想像过人生中的种种迷惑与悖反等等诸多形而上或形而下的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0:55:17    跟帖回复:
    7
    太啰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3:08:27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cccpos 2019/7/2 10:55:17  的原帖:太啰嗦不是太啰嗦,而是太短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3:23:39    跟帖回复:
    9
        平常的人绝不可能是思想家,既使是思想家,也不可能一下就看到社会的本质和作为社会的人的本质,如是那样,这个世界就不是由人组成的世界,而是由神组成的世界,那种孙悟空式的“火眼金睛”和二郎神的“天眼”,并以此来烛照人的真伪的描述,反映出的也仅是某种还未形成主体意识的童年的梦幻,甚或是成年人的童年心态。不过,虽然看到的仅是表象,也只能是表象;但表象的平常或平静,总比表象的浮躁或矫作更能养眼,更令人放心。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4:46:03    跟帖回复:
    10
    在猫眼看了十几年各色各样天天溜达溜达放好水放坏水的人,


    还有比这里更能够看得清楚人的地方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5:38:24    回复 10 楼:
    11
    只要看是否从洋媚外,是否是吹日亲美就知道了。这种人都是人品很差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5:40:32    跟帖回复:
    12
    只要看是否从洋媚外,是否是吹日亲美就知道了。这种人,人品、品相都不行。

    身边的同学,亲戚,同事、邻居都这样,凡是从洋媚外的,人品都不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6:19:14   
    13
      OK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7/2 16:21:5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6:25:02    跟帖回复:
    14
        唐代皇家不吃狗肉!宋代文人以吃狗为耻!清代满人也反对吃狗肉!总之唐以后吃狗一直非主流的野蛮可耻行为!偷鸡摸狗更是有罪的!民间也有狗肉不上席的说法!吃狗害狗的灵魂不得安!!!!!!!!!!!!!!!!!!!!!
    ==============
    ==================================我讲给你听。唐代狄仁杰。诗圣----杜甫; 诗仙----李白; 诗鬼----李贺;
    四明狂客-----贺知章; 七绝圣手----王昌龄; 苦吟诗人----贾岛; 诗豪----刘禹锡; 个个都喜欢吃! 南国天寒狗肉香,五仙聚首赛诗章。
    更添美酒助豪兴,雨夜围炉追宋唐。
    南国天寒狗肉香,五仙聚首赛诗章。
    更添美酒助豪兴,雨夜围炉追宋唐。
    ===================================这个你就是污蔑。 宋朝也曾有过“狗肉之争” 但是民间人士是吃的为什么宋朝有狗肉之争因为宋徽宗属狗的,所以完全是个人行为,宋朝就是因为皇帝不吃狗肉,所以北宋亡国。才有靖康耻。全家老少被人点天灯。耻辱而亡。才有后面崖山过后无中华的耻辱,这个是自找的把个人喜好强加给一个民族。文人死的死亡的亡没有什么自豪的,就是苏轼这个马屁精,拍马屁不能被马蹄踢死。愚弄朝,妄自尊大”、“衔怨怀怒”、“指斥乘舆”、“包藏祸心”,又讽刺政府,莽撞无礼,对皇帝不忠,上任才三个月的苏轼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师,受牵连者达数十人。这就是北宋著名的“乌台诗案”苏轼被贬差点被斩首。最后还是悠悠寡欢死在途中,没有什么自豪的。金国人秦代到汉代都食用狗肉的,而且是尚品,为什么到清代皇帝又不吃是因为太祖努尔哈赤被狗救过。明军抓他的时候,他的狗猛叫他才跑掉。所以他不食狗肉是个人喜好,但是他没有禁止民间食用,他还是心胸宽大和容乃的不像那个亡国君。但是清代民间包括官府人员都喜欢的吃比如。冬至御寒狗肉煲,五仙风雨乐逍遥;广源城外深巷口,染指朵颐谢老萧。(胭脂雪瘦)天寒地冻奈吾何?赖有佳肴狗肉窝;五友欣欣齐聚首,一杯暖暖引诗河,
    郑板桥认为狗肉是,“世上万物,唯此为上。最美之。。梁启超说,香肉满堂美。中堂无人间。。。所以那些反对吃狗肉的人,不是没有好结果就是亡国。吃的一个个活的幸福美美。汤汤敕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 16:25:07    跟帖回复:
    15
    透过浮世看本性,勿被虚幻痴慧根。
    17399 次点击,37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看人杂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