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秋风中的野鹤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读不进去的四本“天书”
121420 次点击
666 个回复
秋风中的野鹤 于 2019-07-16 14:34: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从小,我爱读书,晚上都躲在蚊帐里看小说,一次我爸突然进来,惊得我“嗦”的一声,把书藏进被子里,还好没被发现。但那时因为家里灯泡瓦数小,亮度不够,由此引发眼疾,各种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还因此留了一年级。

    我看书比较杂,文学、历史、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甚至宗教神学的书都看,古代、现代、中国、外国不分,只要自己感兴趣的,或者比较有名的都找来看。最近几年,也许是年龄渐大的缘故,尤其偏爱历史与社会学、政治学方面的书,比如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拉塞尔-柯克的《美国秩序的根基》、亨利-基辛格的《论中国》等,这些国际知名学者或政治家的著作,见解独特,思想深厚,读之受益匪浅。

    我看的书,基本都是自己买的,而且基本只看纸质书。以前曾经在深圳图书馆办了二张借书证,一次去借八本。但图书馆里的书,真正自己想看的少,所以近十年基本都是自己买书看,主要是在当当网买,尤其是促销的时候,可能会把收藏夹里的书买一堆回来。近几年,每年买书都在六七十本,随着书价不断上涨,读书的支出也是个不小的压力,但这个爱好还不能停。于我而言,读书是和吃饭一样重要的事,比我同样喜爱的跑步都重要。我曾说过,人生要养成读书、运动、独立思考三个习惯,但如果要在其中去掉一个的话,我宁可去掉运动,也不可去掉读书。

    尽管我各种书都看,但也曾有不少书,拿到手上,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或者还回图书馆,或者束之高阁。这些书都是大名鼎鼎,在各个时代都产生了深远影响的经典著作,而我才疏学浅,悟性有限,总是难以看进去,它们于我如同“天书”。

    

第一本:马克思的《资本论》





    《资本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知道的人都很多,但看过的人却很少。有趣的是,在反对马克主义的美国,其著名大学学生常读的书籍前十名中,《资本论》赫然在列,但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著名大学学生爱读的书单中,却并无其踪影。不要说大学生,在中国数量庞大的党员中,真看过《资本论》的恐怕也没有几个,包括一些高级干部。倒是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在德国留学时看过原文的《资本论》,难怪他敢说自己比共产党员更懂共产主义。

    我不是党员,也谈不上信仰共产主义,但我还是曾怀着好奇心从图书馆里借来了《资本论》。我不仅借阅过《资本论》,我的办公室里床头还分别摆着《古兰经》和《圣经》,也翻过佛学的书籍,我是一个无宗教信仰的人,但并不排斥各种信仰,也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各种信仰的思想。

    我借阅《资本论》是在1988年的时候,那时还在学校读书,一所与马克思主义有着深厚渊源的学校,但当我填写借书单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这本书的上一次借阅是在二十年前的1968年,正好是我出生的那年,即使是在这所红色基因浑厚的学校里,《资本论》这本马克思主义的扛鼎之作,居然也长达二十年无人问津,而在我之后呢,又将是多少年?

    那时我还只是个懵懂少年,不谙世事,思想简单,要看懂《资本论》实在勉为其难,于是那本书在我床头躺了一个多月,我努力翻了二十多页后,实在读不进去,将它还回了图书馆。

  

第二本:但丁的《神曲》





    《神曲》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具代表性的诗歌作品,写于1307年至1321年,作者通过与地狱、炼狱以及天堂中各种著名人物的对话,反映出中古文化领域的成就和一些重大的问题,带有百科全书性质,从中也可隐约窥见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思想的曙光。

    但凡提到文艺复兴,文学三杰为但丁、薄伽丘和彼特拉克,美术三杰为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是划时代的文化巨匠。尤其是但丁的《神曲》,在这部长达一万四千余行的史诗中,但丁坚决反对中世纪的蒙昧主义,表达了执着地追求真理的思想,对欧洲后世的诗歌创作乃至整个欧洲18世纪的启蒙运动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而启蒙主义,是现代世界自由、平等、博爱等普世价值观的思想源泉。

    但《神曲》的晦涩难懂也是举世公认的,即便是欧洲的文学爱好者,与作者语言、文化相近,也很难读懂《神曲》,而我借阅《神曲》时,也还只是一个青年学生,涉世未深,见识浅薄,知识贫瘠,又无前辈指点,要看懂《神曲》,不谛比登天还难,于是和《资本论》一样,勉强翻阅了几十页后,送回了图书馆。

  

  第三本:凯恩斯《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





    凯恩斯是世界公认的20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学家,在经济学的发展史上占据着里程碑般的地位。凯恩斯的经济学与欧洲传统的自由主义经济学相反,提出国家干预经济的主张,一度被誉为资本主义的救星,战后繁荣之父。而《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是其代表作,他在书中提出:只要政府降低利率,刺激投资,实行公共开支和经济军事化,就可解决就业问题,化解经济危机。可以说,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对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经济政策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是中国政府经济领域的指导性思想。

    说来有趣,1944年二战即将结束时,英国与美国等国在美国华盛顿布雷顿森林召开探讨战后经济体系会议时,英国的代表是享誉盛名的约翰-凯恩斯,而美国代表团的团长是名不见经传的哈里-怀特。然而才华横溢的凯恩斯在谈判中,却并未能为英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反倒是资质平平的怀特,背依美国这棵大树,在谈判中占尽优势,使得战后形成了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全面奠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