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说穿说透说清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特朗普在【全美步枪协会】领导力论坛上的讲话!
11829 次点击
83 个回复
说穿说透说清 于 2019-08-04 09:55: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特朗普在【全美步枪协会】领导力论坛上的讲话(节译)


   英文标题: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at the NRA-ILA Leadership Forum

    译文约3700字。上文(参见:特朗普论“持枪权”)和朋友们交待过,本文译自三位嘉宾(持枪公民)的现身说法,以及特朗普的总结陈词,主要讲述了持枪权对自卫、对美国自由的意义。

    英文原文见文末的“阅读原文”

    特朗普总统:弗吉尼亚的阿普里尔·埃文斯来到了现场。2015年的某个夜晚,她和两岁的女儿独自在家,当时,一个不速之客破门而入。阿普里尔妥妥地把他制服了。阿普里尔,请上来说几句。有请。(掌声)

    埃文斯夫人:我丈夫是个警察,他值夜班。那天晚上,他在上班,留下我和女儿独自在家。有人开始使劲砸门,门上破了两处。他命令我给他开门。

    我先打了“911”报警,之后,走进卧室取枪。(门口)传来巨大的破碎声,当我走到走廊时,那人迅速地向我跑来,他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掉。我朝他开了两枪,用枪顶着他,直到警察到来。(掌声)

    当晚发生的一切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从未如此害怕过,但我撑了下来。我一遍遍地讲述这个故事,但凡听过的人,腰板都直了一些。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我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他们也能做到。

    没有持枪权,保护我的家人是无法想象的。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如果我们的这种权利被剥夺了,今天,我可能不会站在这里,而且,我可能失去了那个健康的、今年六岁的女儿。

    我要感谢你,总统先生,因为你在我们的持枪权问题上毫不妥协。我确实相信,那天晚上,这种权利挽救了我、挽救了我的女儿。(掌声)谢谢你。

    特朗普总统:谢谢你。阿普里尔。她保护了自己。

    马克·沃恩也和我们在一起,他在俄克拉荷马州拥有一家肉类加工厂。当一个员工凶残地持刀袭击同事时,马克拔出枪,迅速结束战斗,挽救了无数无辜的生命。马克,请上来。(掌声)

    沃恩先生:谢谢你,总统先生。欢迎各位。

    某个周四下午傍晚时分,我坐在办公室,忽然接到一通电话。公司的售后服务人员异常慌张地告诉我,一个袭击者正在工厂持刀伤人。我跑向我的车,跑了一百码,来到工厂的另一头。场面十分混乱:尖叫声、哭泣声,到处都是血。我立即冲进大楼,跑过大厅——我立即进入大楼,跑过走廊,看到一个男子正在用大刀袭击一位女士。

    我冲他大喊一声。他停下手,稍作停顿,便向我全速跑来。在大约18英尺的地方,我用卡宾枪AR-15朝他开了三枪,立即把他废了。(掌声)

    这个袭击者极其坚决。我当时还不知道,刚刚不久,他砍杀了一个同事,并将公司的其他几个人视为袭击目标。我之所以能出手阻止,因为我有枪,而且做好了用枪的准备。这些是“全美步枪协会”(NRA)的核心使命。谢谢你,NRA,谢谢你,谢谢在座的各位。(掌声)

    今天,一个真正的使命就在我们眼前,那就是:以前所未有的精神团结起来,维护我们的基本自由:携带武器保卫我们自己,保卫我们所爱的人,保卫我们试图保护的人,最重要的是保卫我们的自由。

    最后,我要表示感谢。在我们的一生中,没有哪位总统像他这样坚定地支持我们捍卫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谢谢你,总统先生。(掌声)

    特朗普总统:谢谢你,马克。我很感激。非常感谢。做得好。谢谢你。

    最后,德州萨瑟兰泉镇的斯蒂芬·威尔福德也和我们在一起,在那里,2017年11月,一个特大枪击犯向第一浸礼会教堂开枪——你们都读到过——夺走了许多无辜生命。斯蒂芬英勇地冒着生命危险结束了这场可怕的暴力。

    斯蒂芬,请上来说几句话。(掌声)

    威尔福德先生:首先,我要感谢“全美步枪协会”给我这个机会,然后,我要感谢我们的总统给我这个机会。

    2017年11月5日,我在家休息,因为我在医院工作,在医院,我是个随时待命的应急管道工。所以,那天我待在家里,没去教堂,因为我想休息。这件事(译注:持枪救援)可能不会发生。

    当时,女儿走进我的卧室说,“爸爸,你不觉得这听起来像枪声吗?”我跑到窗前,以为有人在敲窗户。她说,“不,你到厨房来,”我马上发现,“确实是枪声。”我女儿八岁的时候,就是NRA的杰出专家。(掌声)我的三个孩子——我还有一个女儿和儿子——他们八岁的时候就是NRA的杰出专家。我是NRA的教练。

    我跑向保险柜,女儿跑到外面——跑到她的车旁,钻进车里,为我侦察。她跑向拐角处,回来时,我正从保险柜里取枪上弹。

    她说,“爸爸,一个穿着黑色战术背心的人正在教堂里开枪。”我说:“你报警了吗?”她说,“报了。他们知道了。”他们说警察正在路上,但我等不及了。

    我没法等。我们威尔逊县的警局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警官,他们正在以全速前来支援,但是,我的社区可能等不到他们了。

    我跑出家门,告诉女儿再给我上满一个弹匣。因为我想给她找点事做。如果我失败了,我希望她不在现场。我不想让她成为枪手的目标。

    那一刻,圣灵充满了我。当我跑过街道时,我放声呼喊。枪手在里面听到了我的声音,教堂里的一些人也听到了。我的女儿也是。

    他跑出教堂,朝我开枪。我朝他要害处开了两枪。他停止向我射击,朝自己的车子跑去。因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