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北游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白人枪手频现:是“白人至上”还是“白人绝望”?
33338 次点击
149 个回复
北游 于 2019-08-09 09:44: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白人枪手频现:到底是“白人至上”还是“白人绝望”?




    

01



    只要白人枪手大开杀戒,左倾严重的欧美媒体都会不加思索的认为是“白人种族主义者”所为,是“白人至上”的霸道攻击。

    而实际上,几乎所有针对移民问题的白人枪手都会在充满理论范儿的“战斗檄文”中,透露出强烈的绝望情绪。

    脑子没坏掉的人,都会承认以下这些明显的事实:

    这些白人枪手不是在显示自己的种族优越,而是在发泄自己被边缘化的绝望情绪;

    他们不是在攻击外来者的地盘,而是在阻止外来者的进入;

    他们的极端行为显示的不是“白人至上”,而是“白人绝望”。

    他们普遍认为自己的国家已经被非洲裔、拉美裔等移民群体借助人口优势逐步控制,而白人群体自身的力量却越来越虚弱,连保护自身的能力都逐步丧失。同时因为白人生育率的持续下降,和外来移民一直以来的高生育率之间产生的此消彼长,造成白人群体正在被外来种族“人口置换”。

    越来越没有话语权,越来越憋屈的底层白人,不但面临生存和价值认同的双重打击,而且在“政治正确”氛围的压制下,他们甚至连发出声音都变得异常困难。在正常途径都无法改变现状的情况下,暴力反击就顺理成章成了他们表达不满的唯一选择。

    白人枪手们的“杞人忧天”,并非空穴来风。

    据统计,早在2012年拉美人口占35%以上的州就有4个,在3亿美国人中,拉美混血移民至少有5800万人,差不多占到全美人口的五分之一。

    据美国国情调查局估计,预计到2050年,美国的拉美裔将占到23%,接近四分之一,大有成为美国第一大族的趋势。届时美国种族人口将发生根本性的逆转,除了拉美裔,黑人将占到16%,亚裔占10%,而欧裔美国人将从此在美国变成少数族裔。

    很显然,人口比例的减少在民主国家意味着在选举和立法上必然处于劣势。

    在当今的欧美国家,随着白人所占的人口比例的直线下降,其生存处境的恶化和传统价值日渐式微,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否认针对移民的白人枪手不断出现,跟白人群体的生存危机和文化存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02



    就拿这次枪击案发生的德克萨斯州来说,全州就有大量的拉美裔人口,占据了相当惊人的比例。正因为拥有足够多的人口,拉美裔手中的大量选票让政客们垂涎欲滴。

    而政客和拉美裔选民之间的利益交易已经全无掩饰,在这场交易中,政客收获选票,拉美裔选民收获各种福利和利益。

    这也是枪手在战斗檄文中反复强调的原因。

    他在“檄文”中说到:

    “......增加更快的西班牙裔人口,将使美国沦落到民主党控制之下。

    民主党知道这一点,已经开始了过渡,在民主党辩论中大力迎合西班牙裔选民群体。他们打算利用开放的边界,为非法移民提供免费医疗,公民身份等,通过引进数百万新选民,然后使其合法化,从而发动一场政治政变。

    有了这样的政策,西班牙裔对民主党的支持在未来可能会变得几乎一致。得克萨斯州大量的西班牙裔人口将使这里成为民主党的大本营。把得克萨斯州和其他几个拥有大量西班牙裔人口的州输给民主党人,成为他们赢得几乎每一次总统选举所需要的一切。”

    他说:

    “我一生都在为不存在的未来做准备。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很可能被自动化取代。西班牙裔将控制我深爱的德克萨斯州的地方和州政府,他们会改变政策以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要。他们将把得克萨斯州变成一场政治政变的工具,这将加速我们国家的毁灭。

    我再也不能忍受无所作为的耻辱,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开国元勋已经赋予了我所需的权利,以拯救我们的国家免于濒临毁灭。”

    从这些话语中,我读不到一丝一毫所谓“白人至上”的种族优越感,通篇都是面对不利现实、依然冷峻分析的心态,和用正常途径无法改变的无奈,以及不得不通过极端手段来抗争的悲壮。

    然而,这么明显的事实摆在面前,美国的媒体却一如既往的如同鸵鸟般的,选择视而不见,依然不假思索的给德州枪手戴上了“白人种族主义”的帽子加以批判。

    相对而言,德州枪手倒像是个有着先见之明的、冷静的预言家,他在“战斗檄文”预见到:

    “美国到处都是伪君子,他们会把我的行为,作为种族主义和对其他民族的仇恨进行鞭挞。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这些外来的入侵者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我的意识形态几年前就固化了,我对自动化对移民和其他问题的看法早于川普和他的总统竞选活动。我把这个写在这里,是因为有些人可能会谴责川普总统的支持者,发动了袭击。

    事实并非如此,我知道,媒体无论如何都会称我为白人极端主义者,并指责川普的言论。美国媒体因捏造假新闻而臭名昭著,他们对这次袭击的反应,可能恰如其分地证实了这一点。”

    在一个充满着政治正确和伪君子的地方,这样的预见有着“皇帝新衣”般的神奇效果。

    我们马上就能看到在这场演出中,谁没穿衣服。

    

03



    早在挪威爆炸和枪杀案凶手布里韦克在2011年大开杀戒时,我就已经注意到欧美社会原本的主体民族——白人群体开始悄然弥漫一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