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往事钩沉】 假票的记忆
20509 次点击
90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9/8/12 10:08: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往事钩沉】 假票的记忆

    

    电影《简.爱》剧照

    人的脑海中,一生虽然存有许许多多的记忆,但真正让你难以忘怀的记忆却并不多。事实正是这样,正和反往往仅隔着一层纸:非常美好的东西容易记住,非常不好的东西也容易记住。不知什么缘故,一张假票引起的回忆,就很难说它是好或是不好。或许出发点有那么一点好,但结果却如论如何也不好。正是因了这种纠结,才让我牢牢地记住了。叔本华说,人的脑子容易被别人的思想跑马,但我却可以肯定地说,这一回忆是不容易被“跑马”的,因为其并不深刻,也不高尚,“马”断然不会跑到这里来。一笑。

    怎么说呢,这或许有点类似于孔乙已“窃书”。虽然据他说“窃书不为盗”,但至少在礼义廉耻源远流长的中国,“窃书”和“偷盗”任何时候都划着同一等号。一想到此,我脸上就有一丝潮红。仅管好多好多年过去了,仅管“逮”着我用假票混电影看的赵莲蓉大姐完全忘记了我的“形象”、并还一直尊称我为“某某长”的时候,那张假票的记忆也还是时不时地在脑海里闪烁着,就连许多年前由我来为赵大姐颁发退休证的那一刻,它依然还在眼前隐略闪显,犹如一柄达摩克利剑,总是幽幽忽忽地高悬。这或许有点黑色幽默:之前由她“逮”着了我的假票,之后却由我来为她颁发真的退休证。说起来颇有点类似于巴尔札克《人间喜剧》中的某一个场景,理不清的喜剧情节绞在一起,既拔耳骚腮,又忍俊不禁,连笑起来都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兹味……

    事情还得追溯到我当单身汉的那段日子。

    那时国门大开,各类译制片像潮水般涌了进来。什么《尼罗河上的惨案》、《巴黎圣母院》、《人证》、《佐罗》、《叶赛妮亚》、《冷酷的心》、《波隆贝斯库》《勇敢的米哈依》等等、等等,简直是目不睱接。这对于酷爱看电影且尤爱看外国电影——但愿不是崇洋媚外——的我来说,无异于盛大的节日,就像马克思说巴黎工人的起义是无产阶级的盛大节日一样,我几乎是成天沉浸在这一节日的氛围里,有时一天要看两部甚至三部才觉得过瘾。然而,物极必反,乐极生悲,“问题”就恰恰出在这试图看第三部电影的节骨眼上。就是说,当你刚张开了欲望的大嘴,就不知什么缘故唿地一下让人给拽拉了下来;只不过还算侥幸,还没有像焦大那样被人给塞了一嘴的马粪。

    那是一个星期天。

    头一天晚上,我与同宿舍的唐某和程某商量好,准备拿一天的时间来熬战,放映几部就看它几部,不能有半点含糊,大有“壮士一去兮”的气慨。那天有两部电影《叶赛妮亚》和《简爱》在市影剧院上映,其它影院上映的影片都一般般。于是,我们的目标就锁定在了市影剧院。

    我们上午看《叶赛妮亚》,下午看《简爱》。两相比较,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叶赛妮亚》大约只让人领略了一下墨西哥吉普赛人的风情,而《简爱》则让人回味不已,欲罢不能。尤其结尾那段由长笛和钢琴交相协奏的音乐,简值让人如痴如醉。此外画面和人物的表演,也都显得非常细腻生动,有点像油画和工笔画,远看栩栩如生,近看轮廓分明。无怪乎文革中的江青,她一方面让广大革命群众看革命样板戏,看彻底革命的农民高大泉,一方面自已却暗中观赏《简爱》,还透出话来说:《简爱》泛绿,色彩很好,要求样板戏也要“泛绿”云云。恐怕正是基于此,以往对江青的诟病也顿时减少了几分,至少在对《简爱》和“泛绿”的看法上,还颇有那么一点“心有灵犀”。

    无疑地,我们在看了下午的《简爱》后,又决定继续看晚上的《简爱》。然而事与愿违,晚场票早已一售而空,连楼座靠边的一些零售的“站票”都没有了,就是说,已经达到了彻底饱和的程度。没得法,只有华山一条路可供选择,要么放弃,要么用假票蒙混过关。我们几经展转踌躇,几经研究协商,最终决定为了爱——《简爱》——冒一次险。虽然我们三人多多少少还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学历”,看起来多多少少还有点年少轻狂般地风流倜傥,多少还执迷于一种纯粹的小布尔乔亚情绪,但现在而今眼目下已然顾不了许多,既已如此,就只好如此了。

    于是,我们就开始研究怎样“蒙混”的办法。唐某或许有经验一些,他说上午的票和晚场的票是一样的,都是白颜色,把撕掉角的一面捏在手上就行;还说一定不要紧张,一紧张就会露陷;更关键的是千万别正眼看把门人的眼睛,否则怎样也会显出哪怕千分之一的心虚,就会产生诸如《列宁在一九一八》中警察首脑捷尔任斯基所说的“看着我的眼睛”那种可怕的效果。云云。为了让“蒙混”更加妥当,我们还对晚上值班把门的人进行了仔细研究:有一个大胖子外号叫汪大汉,样子很凶,声音很大,里面吼一声,外面听得一清二楚;还有一个中年女子,态度比较和蔼些,也就是过后我叫的赵大姐,两人在用铁围栏隔开的门口各把一边。唐某和程某知道我一惯好面子,就决定把困难留给自已,把方便让给我,说趁人多的时候分头住里挤,他俩挤汪大汉那一面门,让我挤赵大姐那一面门,这样即使我们中有人被发现,也不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这样看起来,好像还真是一揽子计划,还真有点深文周纳,谨严慎密。事实上,所谓的制定计划,并非都是会议室里人人正襟危坐般地商讨或高屋建瓴般地筹划,二战中北非战场上彻底仟灭德军战神隆美尔军团的计划,就是英国的蒙哥马利元帅和美国的巴顿将军在茅厕里解手时制定的。当然,那是一种在不雅的场所产生的伟大计划,而我们则是在宏伟的苏式建筑(剧院)外产生的缈小计划,但归根结底都还是属于计划。不过,收之桑榆,失之东隅,这个计划一经付诸实践,在我这一面瞬间就彻底地失败了……

    有时候,或许是大千世界太纷繁的缘故,使得人们只能就表面做文章,往往一看到某种现象,就立马判定其具有普遍的意义。而事实上,面貌很“凶”的汪大汉反而一直端着笑脸,撕起票来也非常的“随意”和“宽松”,我们的唐某和程某似乎没费吹灰之力就很快“宽松”过去了。而我这一面呢,情况却恰恰相反。和蔼的赵大姐似乎对每个入场者也带着微笑,也很友好,但透过微笑和友好却分明感觉得到这后面藏着很深的警惕。她对于在她看来或许来有“问题”的人,就要让其把持票的手松开,让她看到了完整的票后才开始撕角。不知什么原故,或许是她作为职业把门人从我游移的眼神中发现了某种“不稳定”的因素,因而把我也判定为有“问题”的人,待得撕我手中的票时,虽然照着我的面相上下打量且犹疑了一下,但很快还是让我把手松开。不过,或许是物极必反,或许是紧张使然,我的手不仅未松开,反而把票捏得更紧了。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赵大姐只是用中指和食指夹住票的上方,往上轻轻一提,顺着向上的惯性,我的手自然而然就轻轻地松开了,这真有点像是在运用以小化大,以微化劲来改变对方方位的力学原理来扼制我,一个小小的四两拨千斤,就把我打回了原形。

    毫无疑问,“问题”立马就得到了彻底地暴露。这时候,赵大姐把我持票的手向上向下拉了个弧圈,然后猛地向外一甩,冷且厉声地说道:“哼哼!我就知道你们这种人!——”于是,那一刻,我就成了“你们这种人”了。幸好,由于进场的人很多,由于她的手忙得不停,还没等到她训诫完毕,还没等到她的“处理”结果,我就趁乱往外撤离,心里也齐上八下地一阵鼓响,这真是没有“泛绿”却来了个“泛黑”,什么这个爱那个爱,什么音乐美画面美人物美,在我的脑海里全搅成了一锅稀粥。更料不到的是,在我还没有走出几步远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汪大汉愤怒地吼叫声:“给我娘的站住!——毛驴子牲口!——”这一下,仿佛晴天霹雳,仿佛醍醐灌顶,彻底地把我怔住了,内心的恐慌迅速悬到了嗓子眼,我的天,不知道会有怎样恶劣的结果!但是——人们总喜欢在“但是”后面做文章,据说文革中批判周扬时,就说他是一个“但是专家”,即先说你好,“但是”后面又来个不好;先说你不好,“但是”后面又来过好等等——这仅是虚惊一场,原来是汪大汉那面出现了多米诺骨牌,几个“巴郞子”(即维族小伙子)正在怆惶着向外逃窜……

    冬去春来,物换星移。

    在岁月留痕或不留痕的交错中,记不清多少年过去了,我竟阴差阳错地由某生产部门调到了某文化艺术部门工作。不知是组织部门“考察”的结果或其它的什么原因,竟给我来了个“一肩挑”,“组织评语”的第一条就是“严于律已”。当然,这只是彼时此时的问题。如果把这一评语放到以前赵大姐所说的“你们这种人”的思维模式里,显然就会南辕北辙般地风马牛不相及。可见,不管过去、现在和将来,人如论如何都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什么时候理智能够控制情绪就真的能够“严于律已”,反之,就很可能成为“你们这种人”。所以,警钟长鸣或许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即令逆中庸的鲁迅要严格地“解剖自已”,就连被“抬到了吓人高度”且集中庸的大成至圣先师孔圣人,也免不了要“一日而三省”。或许正因此,一见着那些一张口就“要”人这样或那样,一脸高大上的人,即刻就会觉得他在某一个方面很不真实,用时髦的话说就是“装逼”。

    或许是老天的巧妙安排,极具喜剧效果的是,赵大姐所在的市影剧院又正好由我们这个单位直接管辖。这样,赵大姐竟不知不觉间成了我的“下级”。当然,时过境迁,赵大姐如论如何也不会想起我的模样,即使觉得有点面熟,她也断然不会从假票那个方面去想,而是会归结为上级机关经常包场看电影时或许照过几次面的原因。基于此,我有时如果到剧院那面去见着了赵大姐,都会亲热地说上几句话;她对我称她“赵大姐”感到非常高兴,说见到了我感到特别的亲切,说我一点没有领导的“架子”。我呢,几次想把“假票”的事作为“趣事”说给她听,但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一方面怕自已难堪,一方面更怕赵大姐难堪。当面让人难堪是一种不厚道的表现。

    记得有一天,从来未到过我办公室的赵大姐突然找我来了,向我谈到了调资方面的问题。她说的意思大致如下:剧院那面有五个人即三名干部二名工人都在调资范围内,但却只有两个名额,自已是工人,没法给别人比;自已快要退休了,希望上面的领导能够优先考虑到她;她说剧院的王主任好像对她有点看法,可能会在节骨眼上“卡”她等等。最后,她还说虽然把了一辈子的门,但工作一直是任劳任怨、认真负责的,希望领导能够综合性地考虑云云。说到认真,这一点我完全相信,因为我就实实在在地被她“认真”过一次。不过,她的顾虑太过了,在剧院报上来的二名调资名额中,她是摆在第一位的。

    不久,赵大姐就退休了。退休前,我们专门开了一个欢送退休职工的欢送会,其中有干部也有工人。按惯例,免不了要评功摆好。在讲到赵大姐时,我用了一连串四言排比句,说她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认真负责,严于律已;公字当头,团结同志等等。在我讲话时,赵大姐一直目不转睛地盯住我,看得出,她非常感动,好像眼圈也有一些红润了。她怎样也没有想到,对她这样一名普普通通的工人,其评价一点也不比干部差。无怪乎,中国人是多么地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啊,哪怕评价是种套语,也能让人感到温暖如春………

    以上,大约就是我与赵莲蓉大姐因假票而联系起来的一点轶事,断然没有微言大义,只是随缘而来随缘而去的一点回忆。人的寻常生活不是被安排好的,而是时时处处充满偶然性,就像“布郞运动”,即物理学中分子无规则的组合,今天与谁相逢明天与谁分别,或许可以说是一种缘份,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偶然和巧和,正因此才形成了生活的无限丰富多彩,映照出大千世界的无限生机盎然。之后,我也离开了文化部门,几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赵莲蓉大姐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20:17    跟帖回复:
       沙发
    大家冷静一些,都过来,听听5楼怎么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33:08    跟帖回复:
       第 3
        人的脑海中,一生虽然存有许许多多的记忆,但真正让你难以忘怀的记忆却并不多。事实正是这样,正和反往往仅隔着一层纸:非常美好的东西容易记住,非常不好的东西也容易记住。不知什么缘故,一张假票引起的回忆,就很难说它是好或是不好。或许出发点有那么一点好,但结果却如论如何也不好。正是因了这种纠结,才让我牢牢地记住了。叔本华说,人的脑子容易被别人的思想跑马,但我却可以肯定地说,这一回忆是不容易被“跑马”的,因为其并不深刻,也不高尚,“马”断然不会跑到这里来。一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41:16    跟帖回复:
       第 4
        所谓的制定计划,并非都是会议室里人人正襟危坐般地商讨或高屋建瓴般地筹划,二战中北非战场上彻底仟灭德军战神隆美尔军团的计划,就是英国的蒙哥马利元帅和美国的巴顿将军在茅厕里解手时制定的。当然,那是一种在不雅的场所产生的伟大计划,而我们则是在宏伟的苏式建筑(剧院)外产生的缈小计划,但归根结底都还是属于计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46:46    跟帖回复:
       第 5
    好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51:42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2楼第 2 楼 钢铁厂 2019/8/12 10:20:17  的原帖:大家冷静一些,都过来,听听5楼怎么说?!。谢谢续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52:07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幻想成功 2019/8/12 10:46:46  的原帖:好文章,谢谢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0:54:10    跟帖回复:
    8
    文笔我喜欢,点个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11:09:23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8楼第 8 楼 yuhuo 2019/8/12 10:54:10  的原帖:文笔我喜欢,点个赞!谢谢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21:31:43    跟帖回复:
    10
    好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22:08:39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lwc1993 2019/8/12 21:31:43  的原帖:好帖!《那个笨死的卖火柴的小姑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6:14:39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lwc1993 2019/8/12 21:31:43  的原帖:好帖!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贴牌人生 2019/8/12 22:08:39  的原帖:《那个笨死的卖火柴的小姑娘》贴出这个,不知要表达什么意思,请直说!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6:16:45    跟帖回复:
    13
        
        因假票而联系起来的一点轶事,断然没有微言大义,只是随缘而来随缘而去的一点回忆。人的寻常生活不是被安排好的,而是时时处处充满偶然性,就像“布郞运动”,即物理学中分子无规则的组合,今天与谁相逢明天与谁分别,或许可以说是一种缘份,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偶然和巧和,正因此才形成了生活的无限丰富多彩,映照出大千世界的无限生机盎然。之后,我也离开了文化部门,几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赵莲蓉大姐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6:19:07    android
    14
    这文风不喜欢,带有那年代的痕迹,不会好好说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6:47:20    iPhone客户端
    15
    80年代的许多电影、电视剧都非常好看,带着孩子看电影,家门口的12吋黑白电视一到晚上围满了人,放上海滩时万人空巷,真怀念那个时代!
    20509 次点击,90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往事钩沉】 假票的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