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闲言毛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预期,让阿根廷股债汇“三杀”
24949 次点击
14 个回复
闲言毛 于 2019-08-13 22:52: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预期,让阿根廷股债汇“三杀”

    周一,阿根廷上演股债汇三杀,该国主要股指Merval指数盘中一度下跌超过38%,该国货币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狂贬将近37%,刷新历史纪录低点至62比索。另据路透社报道,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与此同时,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暴涨和信贷违约掉期飙升,也显示金融市场的恐慌和不信任情绪急剧上升。

    摩根士丹利将阿根廷股票评级从“中性”下调至“跑输大市”,将阿根廷主权债券由“中立”下调至“减持”,并预计阿根廷比索还将贬值20%。

    让阿根廷股债汇“三杀”的导火索是2019年总统预选初步统计的结果。当地时间8月11日进行的总统大选初选中,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和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是今年总统大选最有力的两名竞争者。初选结果显示,费尔南德斯的得票率超过47%,比马克里领先近15%。
  
    尽管正式选举是11月27日,也就是说只有11月27日的正式竞选的结果,才能确定最终谁成为阿根廷总统。不过,从这个预选的结果来看,现任总统马克里恐怕很难在三个月后的正式选举中获胜。

    要知道,当下的阿根廷问题重重。比如说,失业率高达10%;通货膨胀率高达55%,甚至在2016年以来没有低于20%。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这是影响阿根廷普通人的主要因素,如此糟糕的数据,又怎么可能让普通人对现任总统有好感呢?

    显然,能够通过选票来重新选择总统和他的政府,对阿根廷人民来说,就是一种重要的改变。既然现在的总统领导的政府,无法解决阿根廷存在的诸多问题,那就换一个总统试试。说不定,新总统新政府上台以后,会有一番立竿见影高效有为的举措。而这就是8月11日初步竞选票数差异的原因所在。

    至于,预选结果公布以后,为啥阿根廷的重要经济指标,股债汇竟然“三杀”呢?这就是现任总统马克里和竞争者费尔南德斯之竞选政策差异导致的。

    亲市场、亲商业的现任总统马克里,自2015年上任以来,实施了紧缩的经济政策,通过消减政府支出,试图拯救陷入危机的阿根廷。同时,他注意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多边关系,改善与美国的外交。并且,放开外汇管制,提高执政的透明度和加大反腐力度。也就是说,要是理性点,就能清楚的判断出,当下的执政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这样的政策,尽管阿根廷依然外债高企、出口乏力、财政赤字严重,但是因为政策正确,也赢得了精英们的认可。比如说,马克里总统就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妥了570亿美元的贷款,也与欧盟达成了重要的贸易协议。

    遗憾的是,马克里总统的市场化改革举措,无法达到立竿见影的改善阿根廷经济和人民生活的效果,就使得高举福利和民族主义大旗的费尔南德斯民望很高。其实,无非就是阿根廷民众对费尔南德斯执政政策的“美好”预期而已。

    要是理性判断的话,费尔南德斯的政策只会让阿根廷走上“崩溃”的快车道。比如说,费尔南德斯明确的说,要实施宽松的经济政策,强调提高工人工资增加退休人员福利等,而且也主张政府对经济的控制,要采取严格的货币管控政策和强硬的外交政策等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费尔南德斯要实施的政策与目前失败的国家委内瑞拉非常的相似。本来就已经通货膨胀很严重了,可打算实施宽松的经济政策。政策宽松,到能够满足财政开支的需要,也能有足够的实力确保提高工人工资和退休人员福利,不过,这些成本总不能指望着继续加大印钞力度吧。严格的货币管控,就意味着不会放开外汇管制了,那么这不就意味着已经贬值严重的阿根廷比索将会与美元脱钩了。

    加强政府对经济的管控,显然就是国企的扩张。所谓的政府通过国企达到了对经济的把控,可是效率与效益将会下降,而国企的存在根本就不会有公平的竞争中性的市场环境。如此以来,外资或者外企将会远离。就如委内瑞拉一样的,陷入经济萧条、货币贬值、缺吃少穿的悲惨境地。

    按道理说,阿根廷本已经是人均国民收入高达10000美元以上的国家了,曾经也是富甲世界的国家。没有能够完全越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坑”,但也不至于公众不会对不同执政政策预期,失去基本的判断力。2010年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执政时期,就是因为经济问题严重,尤其是巨额的财政赤字才失去选票的。难道说,阿根廷人真的就忘记了曾经的悲惨,不会就这么短视吧?

    如有网友所说的,1998年阿根廷比索兑换美元是1:1,如今却已经跌到了62:1的水平。很显然,高福利的民粹主义政策的确很吸引人心,也能在短期内实现,但是这样的“坐吃”,其结果就是“山空”。不大力开源,不有效的节流,用社会公平的乌托邦式口号,其前车之鉴就是委内瑞拉的现在。

    总之,公众的理想化预期,使得市场做出了极端化的反应。指望着左翼民粹思想的费尔南德斯,恐怕只会将阿根廷带向与委内瑞拉样的失败行列里。而这也就是凯恩斯主义的结局,走向奴役之路的发端吧。 股债汇“三杀”,显然就是阿根廷哭泣的前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