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伊朗致命航班上176名遇难乘客的故事
6622 次点击
20 个回复
HDHT1 于 2020-01-11 18:53:2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加拿大学术界遭受毁灭性损失:

    01-11 09:25

    据加广中文报道,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星期四(1月9日)下午在渥太华举...

    据加广中文报道,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星期四(1月9日)下午在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称有证据显示,是伊朗的一枚导弹击落了乌克兰客机。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证据显示是伊朗地对空导弹击落了乌克兰客机

    特鲁多说,我们有来自多个来源的情报,包括我们的盟友和我们自己的情报,证据显示,这架飞机是被伊朗的一枚地对空导弹击落的。

    他补充说,这可能是无意的行为。特鲁多同时坚持,对这一空难的原因需要进行 “全面调查”。

    美联社援引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的话说 ,卫星数据显示,“很可能“ (highly likely) 是伊朗的防空导弹错误击落了乌克兰的这架波音 737-800 型客机。

    《纽约时报》报道,一台监控镜头捕捉到撞击的画面——起初是黎明前的黑暗,随后远处发出一连串刺眼的光芒,接着便是燃烧的残骸如风暴般散落。

    灾难的境况使人们怀疑客机是被导弹击落的。坠机事件发生于伊朗向在伊拉克的美国目标发射多枚弹道导弹几个小时后,德黑兰大概正在为美国可能的报复做准备。

    本周三当地时间清晨 6 点 12 分,飞往基辅的乌克兰客机 Ukraine International Airlines Flight 752 在从伊朗德黑兰机场起飞几分钟后即坠毁,机上 176 人全部遇难,其中 138 人的目的地是加拿大,包括 63 名加拿大公民, 他们本来是要从乌克兰首都基辅转机前往加拿大的。

    在遇难者中,有整个家庭、新婚夫妇、学生,还有教授,牙医,医生,软件工程师和房地产经纪人,其中还有10多个孩子。

    加拿大《环球邮报》正在努力搜集更多在752号航班上死亡乘客的信息,记录他们的故事,以示悼念。该报甚至表示,此次悲剧对加拿大学术界造成毁灭性损失,因为死难者中有相当比例乘客在加拿大求学和任教,覆盖各个专业,很多人有博士和教授头衔。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第一时间编译了这些乘客的故事,我们想告诉大家,176不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还是176个鲜活的、值得纪念的鲜活生命。

    

    1、Parisa Eghbalian:大多伦多牙医的妻子以及9岁女儿回伊朗探亲

    42岁, 牙医,来自安大略省列治文山(大多伦多地区)

    

    大多列治文山的牙医Hamed Esmaeilion在飞机失事中失去了妻子Parisa Eghbalian和9岁的女儿Reera。

    Eghbalian博士的丈夫Hamed Esmaeilion说,在去年底打开圣诞礼物后,Eghbalian博士和她的女儿Reera Esmaeilion于12月25日前往伊朗。她们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探亲了,他们原本很高兴能参加一个家庭聚会。“在最后一刻,我拥抱了我的女儿,我们都哭了。”

    2010年,为了“更好的生活质量”,夫妻俩和当时只有6个月大的Reera一起从伊朗移民到加拿大。他们两年多前在安大略省奥罗拉开设了牙科诊所。

    Eghbalian博士喜欢当牙医;她的丈夫说这是她的爱好之一。他们还以一家人的身份一起旅行,去年夏天去了波士顿,前年3月去了伦敦,三年前去了纽约。

    2、Mojtaba Abbasnezhad:26岁,多伦多大学博士生

    

    Mojtaba Abbasnezhad是多伦多大学工程系的博士生,26岁。母亲约在两年前去世。MOJTABA ABBASNEZHAD / FACEBOOK

    Mojtaba Abbasnezhad是多伦多大学工程系的博士生,26岁。母亲约在两年前去世。

    根据他的朋友Pooya Poolad的翻译,Abbasnezhad一周前在推特上写道:“离开伊朗的那一天我没有流泪,虽然感到压力,但没有错过任何事情。” “妈妈去世后,我失去了根系。到处都没有家的感觉,多伦多,德黑兰,阿瓦士,在哪儿都一样。”

    Poolad是多伦多大学的另一位博士生,他说,他俩的关系密切。“除了他的善良以外我什么也记不得了。他之前一直在积极帮助希望到加拿大读大学的学生,即使他来到这里也是如此。”Poolad通过电子邮件说。

    Abbasnezhad在登机前还发了一条关于战争可能性的推文。

    根据帖子的翻译,他写道, “我曾预言飞行前会发生战争。请原谅我,若你曾看到任何(关于我的)好与坏。”他在推文中加入了一个笑脸表情。

    3、Arshia Arbabbahrami:来自卡尔加里的高中生

    

    Arshia Arbabbahrami

    Arbabbahrami先生生前是一位国际留学生,就读于卡尔加里的西加拿大高级中学。这位十二年级的学生在这个城市学习了三年,校长Carma Cornea评价Arbabbahrami先生经常参与学校的田径、游泳与跳水运动。

    “Arshia在伊朗陪家人度完假期,本来就要回到加拿大的。” Cornea女士在周三发给学校家长的一封邮件里写道。

    “他梦想着成为一名医生,也曾是我们的社团的领导者,许多学生都仰慕他。”

    校领导在周三午餐后向学生们宣布了这个令人难过的消息,心理辅导部门也设立了一块纪念雕板。学生们在纸条上写下了许多缅怀文字,这些都将分享给他的家人。

    “这个悲剧剧烈地冲击了我们的社区,也提醒着我们彼此之间诚挚关系的重要性与价值,” Cornea女士写道。

    4、Mohammad Asadi Lari:23岁,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学生

    

    Mohammad Asadi Lari

    Asadi Lari是多伦多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事故发生前他正跟自己的妹妹Zeynab一道旅行,根据他的朋友Bushra Ebadi说。他们回伊朗探望父母和另一个妹妹。

    据他们各自的社交媒体资料显示,这对兄妹于2013年移民加拿大。他们相信教育的力量,并将自己短暂的一生用来帮助他人。Asadi Lari是奖学金STEM Fellowship的联合创始人,为年轻人提供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方面的指导。他是加拿大红十字会的青年顾问,也是加拿大教科文组织委员会的成员。“他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聪明、最善良、最真诚的人之一。他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STEM Fellowship的朋友兼主管Mohit Sodhi说。

    5、Zeynab Asadi Lari:21岁,多伦多大学本科生

    

    Zeynab Asadi Lari

    Asadi Lari在多伦多大学学习科学,这是她在多大的第三年。她的朋友Bushra Ebadi说,她和哥哥Mohammad是在去伊朗看望父母和妹妹后登上飞机的。

    Asadi Lari 和她的哥哥一样,热衷于回馈社区。她称教育是比其他任何东西都强大的武器。“他们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加拿大教科文组织委员会青年咨询小组的主席Ebadi说。

    根据他们的社交媒体资料,这对兄妹七年前移民加拿大。

    6、Mojgan Daneshmand:43岁,来自埃德蒙顿的艾伯塔大学副教授

    埃德蒙顿团结紧密的伊朗社区的一位成员Payman Parseyan说,Daneshmand女士和她的家人都在空难中丧生了。

    艾伯塔大学教授Mojgan Daneshmand(右)和Pedram Mousavi,同他们的女儿Daria和Dorina Mousavi的一张无标记日期的家庭合照。/路透社

    Daneshmand女士生前是艾伯塔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院的副教授,也是加拿大首席研究员。她同时还是大学的外联与社区参与的协调人。她的大学生平里写道,因为她在微波工程领域的科学贡献,以及她为“女性在工程学领域树立了榜样”,她在2016年获得了一个卓越的职业生涯中期的奖项。

    Parseyan先生称Daneshmand女士和她的丈夫都是“很棒的人”。

    该校另一名工程学教授Alireza Nouri也是这对夫妇的好朋友,他说他们一家人正好在一年一度回伊朗看望亲戚的途中。

    “他们是了不起的人,”他说,“他们非常友善,对他们的社区与工作充满了热忱。”

    他说他们的死亡给大学带来了很大的打击。

    “这里的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他说,“今天很难集中注意力。”

    7、Mohammad Mahdi Elyasi:28岁,来自埃德蒙顿,艾伯塔大学在读研究生

    

    Mohammad Mahdi Elyasi生前是一名在读的工程系学生,对哲学与人充满了激情。他毕业于德黑兰一所颇具竞争力的大学,谢里夫理工大学,获得机械工程应用科学本科学位。毕业后他来到埃德蒙顿,在艾伯塔大学继续攻读他的硕士学位,在校期间发表了揣流的论文。

    Elyasi先生在2019年初与人合伙创办了一家名为ID Green Inc.的公司,为土豆农民提供作物监控服务。

    Meysam ShojaeeNejad说Elyasi先生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一边流着泪一边说,就在四天前Elyasi先生才刚刚跟他交谈,告诉他他的创业公司发展的有多么好。

    “他是个很有天赋也很有激情的人。他很年轻,但是他很有能力,” Meysam ShojaeeNejad说。“那个航班是个很特殊的航班。”

    Meysam ShojaeeNejad又补充说,伊朗人申请加拿大学生签证的流程是很繁琐的,对于Elyasi先生就是这样,他等了超过一年。Elyasi先生在一年多以前就提交了永居权的申请,还没有等到回复。

    “我们来到这里,所有的一切我们都要从零开始打拼,对我们来说这真的很难很难。” ShojaeeNejad先生说,同时补充道,Elyasi先生是唯一一个在加拿大支援过他的人。

    Elyasi先生还曾帮助教那些来到加拿大的难民学习英语。

    8、Siavash Ghafouri-Azar:35岁,来自蒙特利尔,加拿大普惠公司工程师

    

    Siavash Ghafouri-Azar和Sara Mamani。GOUNASH PIRNIYA

    曾担任Siavash Ghafouri-Azar先生老师的康科迪亚教授阿里·多拉塔巴迪说,Siavash Ghafouri-Azar先生和他的妻子Sara Mamani正在从伊朗的婚礼上回来。他记得他的前学生是一个“非常非常好人,非常有礼貌,谦虚和勤奋”,是机械工程硕士的学生,后来两人成为朋友。多拉塔巴迪教授说:“他告诉我他在Brossard买了房子,他曾说想邀请我参加乔迁。”

    9、Iman Ghaderpanah:34岁,来自多伦多地区,独立抵押贷款代理人

    

    Iman (左) 和 Parinaz Ghaderpanah. AZITA ZIAEI/HANDOUT

    据一位通过活动了解他们的摄影师说,Iman和Parinaz Ghaderpanah在伊朗-加拿大慈善组织Tirgan非常活跃,该组织每两年举办一次艺术和文化庆典。在Facebook上,该组织证实了这“两名最受爱戴的成员”的离世信息。

    抵押贷款联盟(Mortgage Alliance)的高管说, Ghaderpanah 善良、谦逊,在社区里受人尊敬。Ghaderpanah是一名独立抵押贷款经纪人。公司首席运营官Joe Pinheiro说:“一个非常讨人喜欢的人……一个绅士。”

    10、Pedram Mousavi: 47岁,来自埃德蒙顿的艾伯塔大学教授

    

    埃德蒙顿团结紧密的伊朗社区的一位成员Payman Parseyan说,Mousavi先生和他的家人都在空难中丧生了。

    Mousavi先生生前是埃德蒙顿艾伯塔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教授,他在那里已经工作了十年。根据其大学生平,他在伊朗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在曼尼托巴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根据其领英页面,此前他曾先后在多伦多滑铁卢和埃德蒙顿的几家公司工作过。

    “我们都喜欢开食物和政治的玩笑,” Parseyan先生说。他称呼Mousavi先生是一位“谦卑的人,”友善且开放。

    该校另一名工程学教授Alireza Nouri也是这对夫妇的好朋友,他说他们一家人正好在一年一度回伊朗看望亲戚的途中。

    “他们是了不起的人,”他说,“他们非常友善,对他们的社区与工作充满了热忱。”

    他说他们的死亡给大学带来了很大的打击。

    “这里的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他说,“今天很难集中注意力。”

    11、Zahra Naghibi:44岁,安大略省温莎大学博士生

    Naghibi女士是一名土木工程师,也是温莎大学的博士研究生,研究与能源和食品生产相关的问题。她和丈夫刚从伊朗度假归来。

    “萨拉是我们遇到过的最可爱的人之一,”David S-K.Ting教授说。Ting是Naghibi工作的湍流与能量实验室的负责人之一。Ting教授说:“我会永远记得,在我发表了惯常的讽刺和建设性的评论后,她以甜美的微笑回应‘我看到了’。”

    她的论文《室内农业系统的高级能源模型》去年12月刚刚被接受。在实验室工作期间,Naghibi还出版了两本书的章节,并正在发表一篇学术文章。

    纳格比的另一位上司RuppCarriveau教授记得她是这样一个人,“对每一个挑战都毫不畏惧”。

    Carriveau教授说:“她为地球和地球上的人们所做的一切,让我个人深受打击。”“她真的很特别,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激发出富有感染力的快乐。”

    12、Alma Oladi:26岁,渥太华大学博士生

    

    Alma Oladi

    阿尔玛·奥拉迪是渥太华大学数学专业的博士生。周三,熟悉她的学生和工作人员把她的办公桌变成了一个临时的纪念场所,在她的签名微笑照片旁放上了白色的鲜花和卡片。

    “她总是面带微笑,”奥拉迪的朋友Mohsen Zandimoghadam说。 ”“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她总是想探索地方,发现生活中的新事物和新地方。她在加拿大的生活有很多计划。”

    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的兼职教授Termeh Kousha说,奥拉迪去年秋天在一年级的数学课上担任助教,班上有250多名学生。奥拉迪为这门课组织了一次讨论,甚至在工作时间之外为学生安排了额外的办公时间。

    “她太棒了,学生们都非常喜欢她,”高沙说。

    “这是她在加拿大的第一年,她非常努力地适应。我记得我和她的最后一次谈话,她大部分时间都在谈论未来和她想做什么,她问我对此的看法。她充满了活力和活力,但同时我发现她非常平静和甜美。”

    Kousha教授说,Oladi告诉她,她在寒假期间去伊朗探亲。

    “因为我认识了她,我现在心都碎了。我很高兴有机会认识她。”

    13、Mansour Pourjam:53岁,来自渥太华的实验室技术员

    

    53岁的Mansour Pourjam和他的儿子Ryan在Facebook上的照片。

    Pourjam是一名实验室技术员,在渥太华假牙种植中心工作了12年。

    “他总能让我们开怀大笑,”Pourjam的种植中心假牙师同事Robert Macleay说。他称他是一名“总是能伸手相助的人”

    “我们失去了一个朋友。这不仅仅是一个同事。麦克利还说,布尔贾姆有一个13岁的儿子Ryan,“他觉得这个孩子很了不起”。他2001年毕业于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获得了生物学学位。周三下午,该大学证实,他和生物学博士生Fareed Arasteh都在飞机上。卡尔顿大学说,校园降半旗向这两名男子和其他遇难者致敬。

    14、Shekoufeh Choupannejad:56岁,来自埃德蒙顿的医生

    Choupannejad女士生前是一位妇产科医生。她和她的两个女儿,Saba Saadat 和Sara Saadat都在752航班上。她们之前在伊朗探望家人。

    

    Choupannejad的女儿Sara Saadat也在同一班飞机上遇难

    Saba的导师Rabib Alam说,Choupannejad女士和她的家人于2011年移民至加拿大。

    15、Sajedeh Saraeian:26岁,来自伦敦的西安大略大学研究生

    

    Saraeian是四名在空难中丧生的西安大略大学研究生之一,曾经在该大学的工程系就读。韦仕敦大学的其他三名受害者分别是同样来自工程系的Ghazal Nourian和Milad Nahavandi,以及就读于科学学院的Hadis Hayatdavoudi。

    该大学的主席Alan Shepard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对他们和这架航班上的其他乘客遇难一事感到非常悲痛。“在这个艰难的时刻,我们深感悲痛。如今,心怀爱意的大家能够为他们聚集起来发声,这非常地振奋人心。”

    16、Ghanimat Azhdari:来自安大略省圭尔夫大学博士生

    

    Ghanimat Azhdari在圭尔夫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度假。

    尽管Azhdari个子不高,但她是一个炮仗脾气——一名来自伊朗部落地区的骄傲女性,认识她的人说她是土著权利和生物多样性的捍卫者。

    12月中旬,在安大略省圭尔夫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攻读博士学位期间,Azhdari前往伊朗探亲。她从9月开始学习,在地理、环境和地理学系的Faisal Moora博士的指导下,研究环境保护问题。他告诉《环球报》说:“在Ghanimat上飞机之前,我正在和她聊天。”“那种震惊渐渐消失了,我现在被情绪淹没了。”

    在飞机起飞前的一封电子邮件中,Moora博士和Azjdari讨论了她到实验室的回归以及中东地区日益紧张的局势。“伊朗的一切都是安全、可靠和正常的。”她写道:“只是有来自双方充满威胁的消息,我们希望该地区和世界在2020年实现和平。她告诉Moora,她将于周三下午抵达多伦多。Moora本来要去接她。

    “再见,”Azhdari写道。

    17、Mohammad Salehe:32岁,多伦多大学博士生

    

    Mohammad Salehe

    Salehe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和开发人员,大约一年半前来到多伦多大学读博士。他在到达多伦多之前不久就结婚了,最近他告诉他儿时的朋友Mostafa Rokooie,他对自己在加拿大的生活很满意。

    罗库伊说,他在德黑兰和Salehe一起上初中和高中。他说Saleh聪明、害羞、善良。“他真的是一个非凡的天才,”Rokooie说。“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一个非常友好的人。“Salehe先生的家人在德黑兰,看来他是和妻子一起来拜访的。

    18、Sahar Haghjoo:37岁,来自多伦多,在多伦多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 Toronto)负责移民妇女的安置项目

    

    Sahar Haghjoo和Elsa Jadidi

    这次坠机事故中的丧生者里有一名母亲和她8岁的女儿Elsa Jadidi。这位母亲叫Sahar Haghjoo,37岁,在多伦多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 Toronto)工作,从事的是帮助安置加拿大的女性移民和女性难民的工作。

    母女在12月初离开加拿大去伊朗探亲。女儿的父亲大约一周前从伊朗返回多伦多,本预计在周三迎接他的妻子和女儿回家。

    就在那时,这个家庭得知了这场悲剧。“我是来看他们的,”邻居Anne McCullagh说,当她敲门时,她注意到这家人的门外停了几辆车。就在那时,一位亲戚告诉她:“她离世了,小姑娘Elsa也一起走了。”

    多伦多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 Toronto)的高管Firoozeh Radjai说,Haghjoo从2015年起就在那里工作,曾经是伊朗的一名电视播音员。Haghjoo女士在YWCA的职责是为移民妇女开办安置项目,教她们工作技能。“我们很难过,”Radjai说。

    19、Forough Khadem:38岁,马尼托巴省大学免疫学博士

    

    38岁的Forough Khadem是一名科学家,她于2016年在马尼托巴省大学完成了免疫学博士学位。曼尼托巴大学

    Khadem女士是一名科学家,2016年在马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获得免疫学博士学位。她在德黑兰的本科和硕士阶段的研究重点是植物科学,在加拿大的工作重点是开发对利什曼病(一种致命的传染病)的免疫力。

    马尼托巴大学发表了一份声明,指出其工作人员“有理由相信我们的校友、同事和朋友Forough Khadem博士在德黑兰坠机事件中不幸去世。”她是一个独特的和有成就的人,她会做任何事情来帮助任何人,永远不会被忘记。我们向她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完成博士学位后,Khadem博士在加拿大非营利组织Mitacs Inc.担任商业发展专家,该组织与产业界、学术界和政府合作,促进基于研究的创新。为了表达她越来越熟悉加拿大文化,Khadem博士推她祝贺温尼伯蓝色轰炸机在11月赢得了灰色杯之后,还补充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不管别人给我解释了多少次,我都不知道分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但是这一次,在看了@wpg_blue冠军赛之后,我完全明白了!”

    20、Roja Azadian:原准备和丈夫一起登机前往加拿大,机票却除了差错

    Roja Azadian原准备和丈夫一起登机前往加拿大,这本将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的加拿大之旅,她的丈夫在渥太华的阿尔冈昆学院读书,由于机票订错了,丈夫未能与她一起登机。

    “他当时在想,‘我得把她先送走,然后我坐下一班飞机回,’”Azadian丈夫的朋友Leila Hojabri说。

    他打电话给渥太华的一个朋友,问他能否去机场接他妻子,确保她的安全。

    “她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来加拿大,而他只是正在这里新建家园,准备让妻子加入到新生活中,这真的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Hojabri说。

    21、Pouneh Gorji:25岁,来自埃德蒙顿的艾伯塔大学学生

    Gorji女士与她的丈夫Arash Pourzarabi生前都是艾伯塔大学的学生。他们这次回伊朗是为了结婚并与家人和亲友们庆祝。他们已经登上了本应该回到艾伯塔的飞机,埃德蒙顿伊朗文化遗产协会主席Reza Akbari如是说。

    Amir Forouzandeh和Amir Samani都在艾伯塔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的硕士学位,他们说,这对夫妇和他们读的是同一个课程。

    “我没法回去,他们的婚期定在了1月1号,然后他们计划着8号回来,然后当然,我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Forouzandeh先生说。

    他说他们是他认识的最友好的人。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认识了他们,和他们在一起玩,好多的回忆,”他说,“我们相处得很轻松,差不多不到一两周我们就每隔一天聚一次。”

    Forouzandeh先生和Samani先生说他们俩在离开的时候都很期待着他们的婚礼。

    “他们非常激动,”Forouzandeh先生说,“好多人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22、Nasim Rahmanifar:来自埃德蒙顿的艾伯塔大学在读研究生

    Rahmanifar女士生前是艾伯塔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的在读研究生。她本来正因为她要在埃德蒙顿度过第一个冬天而感到紧张。

    “她准备回去之前非常激动……她计划要给她的妈妈一个惊喜,”她的朋友Sina Esfandiarpour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

    他说他收到了Rahmanifar女士在机场发给他的短信,说她在回来的路上,但是不期待这边的冷天气。“她很担心,”Esfandiarpour先生说,“她五月份才来的,然后她说,‘别人告诉我这里的冬天是那种结冰的冷。’可惜她永远也见不到了。”

    她的一位教学主管Hossein Rouhani教授说,Rahmanifar女士是一个积极主动,学习努力的学生,最近刚获得了一笔奖学金。

    23、Firouzeh Madani:54岁,来自北温哥华的医生

    Madani博士和她的丈夫Naser Pourshabanoshibi从伊朗回到北温哥华看望他们的父母。帕瓦兹电视台(Parvaz Television)的导演Majid Mahichi证实,这对夫妇都是医生,都在事故中丧生。

    在2015年NewToBC网站的一篇博客文章中,Madani医生说她和她的丈夫和女儿在2013年来到加拿大。她和她的丈夫努力应对在国外找工作的挑战,而他们19岁的女儿则要在一个新的国家开始高中生活。

    不过Madani说,她欣赏许多加拿大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包括言论自由、公共教育,“每个人都受到尊重,不论年龄、种族、性别和其他个人问题。”

    他们的侄女Sara Hezarkhani说,他们的女儿也在伊朗,回来的时间比父母早了一周。

    “他们是人们所能认识的最有爱心、最有爱心的人。没有一个人会遇见他们而不爱上他们,”她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太大的损失。”

    24、Elsa Jadidi:8岁,来自多伦多

    八岁的Elsa和她的母亲Haghjoo在飞机失事中丧生。他们来自多伦多东区,12月初离开加拿大去伊朗探亲。这家人的父亲大约一周前从伊朗回国,本来计划在周三迎接妻子和女儿的归来。

    就在那时,这家人得知了这个悲剧。“我本来是来看他们的,”邻居Anne McCullagh说。她说,当她敲门时,她注意到他们在Scarborough的家门外停着几辆车。就在那时,一位亲戚告诉她:“(Sahar)走了,Elsa也走了。”

    McCullagh说,她的孙女过去常常和8岁的Elsa一起玩。“她是个漂亮的孩子,”她说。“他们都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人。”

    25、Mohammad Amin Beiruti:29岁,多伦多大学博士生

    Beiruti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博士,梦想有一天能在谷歌或微软工作。

    他于2017年来到加拿大,在多伦多大学学习。

    去年12月,他回到伊朗,从家乡库姆前往马什哈德进行宗教朝圣。他在多伦多的室友Mojtaba Ashourloo说:“当时他正在度假探亲。”

    他说, Beiruti 并没有结婚,不过他打算在一家大型科技公司找到工作后再组建家庭。

    在多伦多的时候,他喜爱夏季在High Park、Don Valley和湖边骑自行车。

    天气转冷后,他就躲在房子里玩Xbox,看Netflix上的《老友记》等节目。Beiruti是计算机网络专家。他曾是被多伦多大学公开姓名的学生之一。“(得知消息后)我们都很伤心,”校长Meric Gertler说。

    (待续中) 《环球邮报》原文链接: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canada/article-students-doctors-children-ukrainian-airliner-crash-victims-had/

    编译 | 说法语的牛顿、Joanne、 Xilin Huang、唐梦瑶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1 20:15:29    跟帖回复:
   沙发
      怪不得特鲁多发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1 21:20:32    跟帖回复:
3
哈没内衣及其走狗应该受到国际法庭审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2 00:34:13    跟帖回复:
4
奥观海和它代表的民主党早已经退化为putler的狗腿子,这是美国之前在中东乃至于全世界,走了大量弯路的主要原因,鉴于putler的饿了死团伙才是万恶之源,所以Trump一边扎紧篱笆搞美奸,一边财富归边,坚壁清野,掐断饿了死团伙的输血管,然后让其在等死和找死之间 等到最后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putler团伙干任何坏事都是要钱的,Trump的财富归边就是只有站在他这一边的(比如以色列,土耳其,印度,英国,澳大利亚等),才能得到经济支持和援助; 而那些和putler勾勾搭搭的(比如德法西班牙韩国等),就利用北约领导权以提高军费出资比例榨干其国库,让其通敌无门; 而对于putler流氓团伙,极限施压,以压促变,各个歼灭

可怜伊朗的p民逃不掉投胎的原罪,民族的灾难,也是世界的灾难,前有犹太民族,后有东亚民族,如果不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东方线路,人为地制造贫富不均,为富不仁,官商勾结,争权夺利,背信弃义,恐袭战乱,以便沙巴蒂法兰克团伙趁机渔利,近代史也不会写成这样,所以说东方人的原罪,也是美国人的原罪,也是世界的原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2 00:47:11    跟帖回复:
5
哀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2 01:21:10    跟帖回复:
6
那是伊朗的内斗。也并非无意的结果。
哈梅内衣。借机除掉了海陆空的鹰派。联合美利坚演了一出大戏。
拳力重新回归了另一实力派。至于是鸽派,还是改革派。还看不到迹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31:10    跟帖回复:
7
这就是伊朗版的卡廷惨案,饿了死团伙这个万恶之源到处煽风点火的结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40:06    跟帖回复:
8
爱伊朗是工作
移民加是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43:19    跟帖回复:
9
道不行 , 乘桴浮于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47:37    跟帖回复:
10
这飞机上人才济济,回加拿大的伊朗移民中有28个博士,25个硕士。专家教授一大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2:47:43    跟帖回复:
11
[哈哈]据笔者看:

死者家属情绪稳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3:03:53    跟帖回复:
12
伊朗打下了民航客机,我看到的那些反美表演,真不知是悲剧还是喜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4:04:57    跟帖回复:
13
确实如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4:30:23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HDHT1 2020/1/11 20:15:30 的原帖:      怪不得特鲁多发声早就被警告过要承担后果了!小特,还不赶紧放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1-14 14:36:37    跟帖回复:
15
原来如此,这么多人才,岂容他们去资敌。
鲁哈尼一声令下,拿下!
完事儿后先装糊涂后装清白。
强烈要求美帝定点清除鲁哈尼!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伊朗致命航班上176名遇难乘客的故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