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在线学习会是未来学习的主流方式吗?
11503 次点击
58 个回复
杨昇说说 于 2020-02-14 15:40: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



    众所周知,疫情之下,无论中小学,还是大学,都推出了“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在线教育,当全中国所有的在校生都涌向在线教育的时候,在线教育的春天翩然而至。

    那么,全中国有多少学生呢?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1.88万所,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6亿人,专任教师1672.85万人。

    其中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21.38万所,招生3469.89万人,在校生1.50亿人,专任教师973.09万人。小学在校生10339.25万人,初中在校生4652.59万人,高中在校学生3934.67万人,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1555.26万人。(至于所有小学、初中、高中在校生总和超出义务教育阶段总的在校生人数,应该是各阶段毕业生重复统计的原因)。

    

    ▲小学在校生和净入学率

    

    ▲初中阶段在校生和毛入学率

    

    ▲高中阶段在校生和毛入学率

    

    ▲中等职业教育学生情况

    全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663所(含独立学院265所),其中,本科院校1245所,高职(专科)院校1418所;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3833万人。

    

    ▲高等教育在学规模和毛入学率

    在学研究生273.13万人,其中,在学博士生38.95万人,在学硕士生234.17万人。普通本专科在校生2831.03万人,

    

    ▲普通本专科学生情况

    以2018年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6亿人为对照,估计目前全国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应该在2.8亿左右。目前几乎全部都被关在了家里,其中的绝大部分,都被逼上了“在线教育”。一场涉及近3亿人的新的教育革命就这么发生了。更别说很多已经不上学的人,被憋在家里,没事了也上网学习一些技能型或通识性的在线教育课程,这样说来,被疫情赶上在线教育的学习者恐怕得有好几个亿。

    



    在互联网领域,把来到某个网站的访客称为“流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使用或浏览某个APP的用户,就是这个APP的流量。每个APP就像一个临近干涸的大湖,被称为“流量”的用户就像流进这个大湖的河水,只有大量的河水注入,这个大湖才能水草丰美鱼虾成群生机盎然,没有流量注入,大湖只能干涸。而没有流量的互联网产品(APP)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移动互联网经过近10年的发展,到如今人口红利基本上已经挖掘完毕,也就是说没有多少新增人口了,能上网的人基本都在网上了,互联网人口进入了存量时代。没有了增量用户,而互联网产品却越来越多,于是各公司对互联网存量用户的争夺越来越激烈。换句话说,就是流量越来越贵,通俗说,就是拉一个新用户让其使用某款互联网产品(APP)的成本越来越高。

    这种获客成本有多高呢?以拼多多为例,2016 年其新增用户的获取成本为 10 元/人,2017 年为17 元/人,2018 年急剧攀升到 102 元/人,2018年第四季度获客成本高达143 元/人。而拼多多因为是采取社交裂变的方式获客的,其获客成本几乎是所有电商公司中最低的,其他电商公司的获客成本更高,京东2016 年获客成本为142 元/人,2017年为226 元/人; 唯品会2016 年获客成本为185 元/人,2017年为516 元/人。这些老牌电商近两年的获客成本有多高呢?根据《新京报网》2019年6月13日发布的文章《电商获客新变局:成本3年增10倍,博弈拼购与新零售》所述,根据财报测算,2018年,京东的获客成本达到了1503元。

    

    

    此图片来自新京报网文章《电商获客新变局……》

    这些数据有些打架,但至少说明一点,在互联网用户进入存量时代的当下,每个互联网产品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甚至已经高到天际了。

    那么,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有多高呢?

    2019年9月10日36氪发布的《2019在线教育半年报告:线上获客成本高企,直播+录播能否实现盈利突围?》一文中说,教育学习企业获客成本居高不下,2019年第一季度,线上+线下模式的好未来、新东方,获客成本分别是249元/人、202元/人,但是,纯线上的尚德机构、51Talk,获客成本分别高达4970元/人、821元/人,巨大的成本、激烈烧钱竞争,导致在线教育很难搭建出盈利模式

    

    本图来自36氪文章《2019在线教育半年报告……》

    笔者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在2019年发布了一些在线教育企业的广告,个人的感觉是,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也已经高到天际了。

    



    处于烧钱拉新残酷竞争中的在线教育,在2020年的这个年初,突然发现有近3亿学生被突如其来的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