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褦襶子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传统的英雄观或是道德堕落的意识根源
34458 次点击
78 个回复
褦襶子 于 2020-02-15 13:31:4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伴随着李文亮医生的殉职,关于英雄观的争议也再次引起国人的关注。笔者以为,传统的英雄观,是中国传统高尚公德观的反映。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上智下愚的产物。几千年了,国人从极少数接受教育,到绝大多数人接受不同程度的教育,可是建立在整个社会大部分文盲基础上的英雄观,至今还没有多大改变。

    鄙人管见,英雄观是一种相对概念。而且英雄概念的范畴,应该是宽泛的。

    李医生殉职,有人认为他是英雄,有人认为他是平常人。其实这种争议不过是视角不同罢了。

    1632年,伽利略出版了《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宇宙体系的对话》。该书根据观察所得,结合力学原理,抨击了托勒密的“地心说”,论证了哥白尼“日心说”的正确性。次年,罗马宗教裁判所便传讯伽利略,以攻击亚里士多德和宣扬“异端思想”罪,判他终身监禁。1633年6月22日,伽利莱奥·伽利略在宗教法庭悔罪,宣布放弃他的地动说。当象征着宗教法庭宣读伽利略悔罪书的钟声传出时,伽利略的学生安德雷亚:(大声地慨叹)没有英雄的国家真不幸!伽利略说:不,需要英雄的国家才是真的不幸。

    有位网友认为,“伽利略的学生是站在一个涉世未深的科学青年的角度,认为恩师受辱,科学蒙冤是因为没有英雄,因此他提出‘没有英雄的国家是可悲的’。以他的知识水平,人生阅历,能提出这样的观点已经是很有见解也很有勇气的了。

    然而同一时间的伽利略,却已经历了世态炎凉,对同一问题有了更深的见解。在他看来,英雄对科学发展社会进步固然是有帮助的,但如果一个社会需要一个英雄牺牲自己来拯救,从侧面恰恰证明了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已经堕落到麻木不仁的地步,因此他才会提‘需要英雄的国家才是可悲的’”。笔者认同这种观点。

    年轻人追求惊世壮举,是一个社会不可或缺的活力。可一个社会只有活力还是不够的,还要有活力作用的“方向”。文明的发展须要牺牲,可是如果牺牲掉人性,也就没有人类文明可言了。中国传统意识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让世人看不清,摸不着。因此“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往往造就盲从。少年不去示警,使更多人的减少牺牲,而是盲目去扑灭山火,成就“英雄壮举”;如今相当多的年轻人不知道的那个当年为在洪水中捞一根所谓集体财产的“木头”送了命的金训华与扑灭山火的少年,都是传统英雄观的殉葬者。我们不能臆测两位当时心中的想法,可是他们都缺少对生命的敬畏!在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要是不把自己弄死或者弄残,做什么好事都很难与英雄桂冠有缘。一个社会景仰少量的英雄是悲剧。人人追求作英雄的社会才符合文明走向。

    传统的英雄观,因为背离人性,所以都必须加以修饰。当有一天“英雄”的真实一面让世人知晓后,“英雄”的概念就会在世人的意识中越来越虚幻。能够有资格追求成为英雄的人就越来越少,放弃个人努力等待英雄拯救的人就越来越多,社会整体公德水平因之将长期徘徊在一个较低的水准。这就是时下我们的社会里许多人以“平常人”自居的原因。因为是自己是“平常人”,那些该英雄做的事,就与自己无关。因为自己不是英雄,道德就可以没有底线。所以传统的英雄观、高尚道德观是中国几千年来,社会公德水平长期在一个较低的水准徘徊的意识根源。这就形成了一个怪圈,传统概念的“英雄”越多,社会公德水平越低。“榜样的力量”似乎只对极少数人有作用,而且尤为偏好年轻人。英雄壮举都是学来的,不是发自内心的一种人性善良的反应。因此我们的社会曾经出现孩子们在路口人行横道等着扶老人过横道之类的怪诞喜剧。

    认为李医生是平常人是因为他没有向全国人民公开示警,而且还在局限示警时表现出叮嘱“不要外传”的懦弱,与大无畏的完美形象不符。如果按照中国传统的高标准的公德观,他的确只是个平常人。可却不是时下的中国大陆的“平常人”。时下的“平常人”是什么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对于他人的苦难视而不见,甚至自觉向“主流”观念靠拢,不惜对难中的同胞落井下石媚求平安。在一个“平常”堕落的时代,李文亮医生仍体现出对同僚安危的担忧,难道没有体现出水落石出的“高大”,武汉有多少医生?有多少是专业的呼吸科医生?充其量他也就有八个同僚做出了本能的职业反应!难道只有拯救全天下的壮举才能成为英雄?

    认为李文亮医生是“平常人”的人,还搬出上次非典疫情时期冒险披露疫情的蒋彦永医生。不错,蒋彦永医生能够恪守医生的职业操守与做人的底线,超越本阶级利益的局限,形象确比李文亮医生高大。可只有这种民族脊梁式的英雄是不够的,只有脊梁的民族充其量是具枯骨只能代表着一个民族昨天与当下,代表不了一个民族的未来。

    伽利略时代的英雄观与中国传统的英雄观相类似,是人类远古“图腾”概念的反映。是人类在面对大自然无能为力时的精神支柱。因此那种“英雄”往往都被赋予了超人的能力。可是时代不同了,人类到了凭借群体智慧征服自然的时代。远古时候,如果有人能登月一定会被视为英雄。可是如今乘阿波罗登月的那几个宇航员,只是千万阿波罗登月计划执行者的代表,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他们都无法登上月球。一个小小的胶垫圈出了问题,就让数名宇航精英魂归太空。所以当今“英雄”概念的外延远远大于传统的英雄概念的外延。但“英雄”的内含仍符合当今时代,就是行为“出众”,能够为他人的安危与利益做出众多人做不到的事。而不再局限在于拯救天下苍生的高度;也不再局限于盖棺定论,英雄行为与英雄是两码事;更不在于局限非死即残的付出代价。

    美国校园枪击案中,有一位女老师,在逃命过程中顺手把一个小女孩塞进一个柜子里躲过一劫。事后,美国社会就能够接受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