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章无计诗词江湖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朱淑真:才华不输李清照,却为爱情选择一条不归路
18234 次点击
31 个回复
章无计诗词江湖 于 2020-02-17 16:10: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朱淑真:才华不输李清照,却为了爱情选择一条不归路

    文:章无计

    说起宋朝女性词人,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李清照,为什么呢?

    因为她在词作方面造诣极高,婉约凄切的字里行间中一位百无聊赖、孤独寂寞的大家闺秀形象跃然纸上;而生活中作为美女的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一面,豪迈大气,沉迷喝酒、赌博,还有两段截然不同的婚姻向来为人所津津乐道。

    在南宋,也有这么一位女性词人,不仅诗词造诣比肩李清照,生活情趣也格外相似,甚至她们对于婚姻都有着一样的追求。

    她就是朱淑真。

    

    01

    朱淑真,号幽栖居士,浙江海宁路仲人(海宁简志)。

    她是一位美女,又是才女,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是人们目光的聚焦点。

    论长相,她肤如凝脂、眉若柳梢,睫毛细长、双瞳剪水,简直就是画里走出来的仕女。

    论才情,她诗词不输李清照,画作更获得过“女流之杰”的赞誉。

    口说无凭,放首词先:

    《忆秦娥·正月初六日夜月》

    弯弯曲,新年新月钩寒玉。钩寒玉,凤鞋儿小,翠眉儿蹙。

    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争驰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今晚,一轮弯月妩媚如钩、清凉似玉。女子都穿着最美丽的衣裳,踩着凤纹绣鞋,那黛眉微蹙的样子好看极了。

    还有身着华裳的女子头插闹蛾、发嵌雪柳,在一片火树银花中竞相追逐。这样的盛况,就算是元宵之夜,也远远不如。

    农历正月初六是送穷的日子,这是中国的传统习俗,朱淑真触景生情,留下了这首著名词作。

    其中的“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又是点睛之笔,将初六夜的盛况通过华服女子的追逐侧面烘托出来。

    这是朱淑真早期的词作,词风瑰美华丽,作词的活脱脱一个欢快的富家少女形象。她能有这样的词风,无外乎一个原因,有钱呗!

    朱淑真家境优渥,从小聪明伶俐又饱读诗书,在家人的培养下成为了一名才女。现在说的“穷养儿,富养女”,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也有一点问题,女子书读多了,性格就比较独立、行为比较大胆,敢于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宅在家里琢磨女工、相夫教子,像个普通小媳妇似的把丈夫当作自己的天,怎么可能嘛?

    朱淑真就是这样一位性格独立的女子,有才识的她内心早就有自己心上人的朦胧印象——那必定是一位面冠如玉、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的青年才俊。

    说白了就是有钱、长得帅、文采斐然,还得用情专一。

    这样的男人自古以来都是凤毛麟角的(笔者都不敢自诩)。

    有钱的可能长得磕碜,有钱又帅的搞不好又是个大老粗,有钱又帅还有文采的十之八九是个脚踏七八条船的风流才子。

    就好像民国郭某某、徐某某之流,才情有多高,人品就有多卑劣,现在的女孩子提起来就俩字:“渣男!”

    那么,一代才女朱淑真到底有没有找到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她又是如何对待自己婚姻的?

    

    02

    按照现代小说的剧本,大才女、大美女一定是嫁给了渣男,一定得互虐个百千回,最后结局:找到了对的人,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朱淑真的婚姻倒是没有这么虐心,但是她愁啊,结婚后她的词风一改往昔的瑰美,变得忧愁郁闷、流于感伤。

    难道是她所托非人,同床共枕之人同床异梦?还是她婚后生活不能如同云英未嫁之时随心所欲,以致抑郁忧愁?

    这和朱淑真的丈夫不无关系,他是一个文法小吏,还不是官。

    在古代,官和吏是有区别的。

    官是朝廷亲自任命,有品级,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吏只是外招的工作人员,没品没级,薪水和升职全靠官决定。

    作为文法小吏,想要升职加薪,自然得卖力工作,时不时还要溜须拍马、媚上欺下。

    卖力工作就没有时间陪老婆,可是朱淑真喜欢时不时喝喝酒、唱唱曲,没有人陪还喝什么酒、唱什么歌?

    卖力工作难免身躯疲惫,文法小吏晚上回家表现肯定差强人意,这样一来朱淑真就更不满意了。

    两人在学识上也相差甚远,吏要求的是实干才能,满口“之乎者也”要来没什么用,认得字就行了。

    朱淑真可是大才女,写的诗词、画的画作总得拿给老公欣赏,以期获得一些夸奖吧?

    这还真难为她老公了,也就只认识些字,哪看得懂这些诗画?可要是不夸吧,朱淑真生闷气;要是夸吧,不能够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地胡吹一番,只能挤出“好诗、好画”这样的字眼,非要加上夸奖时的表情形态,只能用“哇塞”了,朱淑真能不失望嘛。

    总之,这样的丈夫和朱淑真心目中的如意郎君相差甚远。

    为此,她还特地写了一首诗:

    《愁怀》

    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

    鸳鸯那漂亮的羽翼怎是鸥鹭可比?怎么能够让它们在同一个池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