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章无计诗词江湖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朱淑真:才华不输李清照,却为爱情选择一条不归路
18149 次点击
31 个回复
章无计诗词江湖 于 2020-02-17 16:10: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朱淑真:才华不输李清照,却为了爱情选择一条不归路

    文:章无计

    说起宋朝女性词人,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李清照,为什么呢?

    因为她在词作方面造诣极高,婉约凄切的字里行间中一位百无聊赖、孤独寂寞的大家闺秀形象跃然纸上;而生活中作为美女的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一面,豪迈大气,沉迷喝酒、赌博,还有两段截然不同的婚姻向来为人所津津乐道。

    在南宋,也有这么一位女性词人,不仅诗词造诣比肩李清照,生活情趣也格外相似,甚至她们对于婚姻都有着一样的追求。

    她就是朱淑真。

    

    01

    朱淑真,号幽栖居士,浙江海宁路仲人(海宁简志)。

    她是一位美女,又是才女,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是人们目光的聚焦点。

    论长相,她肤如凝脂、眉若柳梢,睫毛细长、双瞳剪水,简直就是画里走出来的仕女。

    论才情,她诗词不输李清照,画作更获得过“女流之杰”的赞誉。

    口说无凭,放首词先:

    《忆秦娥·正月初六日夜月》

    弯弯曲,新年新月钩寒玉。钩寒玉,凤鞋儿小,翠眉儿蹙。

    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争驰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今晚,一轮弯月妩媚如钩、清凉似玉。女子都穿着最美丽的衣裳,踩着凤纹绣鞋,那黛眉微蹙的样子好看极了。

    还有身着华裳的女子头插闹蛾、发嵌雪柳,在一片火树银花中竞相追逐。这样的盛况,就算是元宵之夜,也远远不如。

    农历正月初六是送穷的日子,这是中国的传统习俗,朱淑真触景生情,留下了这首著名词作。

    其中的“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又是点睛之笔,将初六夜的盛况通过华服女子的追逐侧面烘托出来。

    这是朱淑真早期的词作,词风瑰美华丽,作词的活脱脱一个欢快的富家少女形象。她能有这样的词风,无外乎一个原因,有钱呗!

    朱淑真家境优渥,从小聪明伶俐又饱读诗书,在家人的培养下成为了一名才女。现在说的“穷养儿,富养女”,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也有一点问题,女子书读多了,性格就比较独立、行为比较大胆,敢于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宅在家里琢磨女工、相夫教子,像个普通小媳妇似的把丈夫当作自己的天,怎么可能嘛?

    朱淑真就是这样一位性格独立的女子,有才识的她内心早就有自己心上人的朦胧印象——那必定是一位面冠如玉、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的青年才俊。

    说白了就是有钱、长得帅、文采斐然,还得用情专一。

    这样的男人自古以来都是凤毛麟角的(笔者都不敢自诩)。

    有钱的可能长得磕碜,有钱又帅的搞不好又是个大老粗,有钱又帅还有文采的十之八九是个脚踏七八条船的风流才子。

    就好像民国郭某某、徐某某之流,才情有多高,人品就有多卑劣,现在的女孩子提起来就俩字:“渣男!”

    那么,一代才女朱淑真到底有没有找到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她又是如何对待自己婚姻的?

    

    02

    按照现代小说的剧本,大才女、大美女一定是嫁给了渣男,一定得互虐个百千回,最后结局:找到了对的人,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朱淑真的婚姻倒是没有这么虐心,但是她愁啊,结婚后她的词风一改往昔的瑰美,变得忧愁郁闷、流于感伤。

    难道是她所托非人,同床共枕之人同床异梦?还是她婚后生活不能如同云英未嫁之时随心所欲,以致抑郁忧愁?

    这和朱淑真的丈夫不无关系,他是一个文法小吏,还不是官。

    在古代,官和吏是有区别的。

    官是朝廷亲自任命,有品级,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吏只是外招的工作人员,没品没级,薪水和升职全靠官决定。

    作为文法小吏,想要升职加薪,自然得卖力工作,时不时还要溜须拍马、媚上欺下。

    卖力工作就没有时间陪老婆,可是朱淑真喜欢时不时喝喝酒、唱唱曲,没有人陪还喝什么酒、唱什么歌?

    卖力工作难免身躯疲惫,文法小吏晚上回家表现肯定差强人意,这样一来朱淑真就更不满意了。

    两人在学识上也相差甚远,吏要求的是实干才能,满口“之乎者也”要来没什么用,认得字就行了。

    朱淑真可是大才女,写的诗词、画的画作总得拿给老公欣赏,以期获得一些夸奖吧?

    这还真难为她老公了,也就只认识些字,哪看得懂这些诗画?可要是不夸吧,朱淑真生闷气;要是夸吧,不能够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地胡吹一番,只能挤出“好诗、好画”这样的字眼,非要加上夸奖时的表情形态,只能用“哇塞”了,朱淑真能不失望嘛。

    总之,这样的丈夫和朱淑真心目中的如意郎君相差甚远。

    为此,她还特地写了一首诗:

    《愁怀》

    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

    鸳鸯那漂亮的羽翼怎是鸥鹭可比?怎么能够让它们在同一个池子里生活呢?

    春之神如果不为花儿做主,何必让它们连理同枝?

    这首诗估计她丈夫能看懂,意思非常直白——你配不上我。

    不过她丈夫不为所动,古时婚姻乃人生大事,说娶就娶、说休就休像什么样子?

    丈夫不写休书,朱淑真很无奈,只能暗自神伤、幽怨,咬着牙过日子,这时的词作中时不时流露感伤之意,以下就是比较经典的一首词:

    《减字木兰花·春怨》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无论是走是坐,无论是唱歌还是喝酒,甚至上床休息,我都是独自一人。

    一个人久久地站立深思,却让我更加伤神,这微寒的天气撩拨我的愁绪,使我内心更加苦闷。

    这份愁绪有谁能够见到,想到这里,我不禁泪流满面,把刚刚扑上的粉底都冲掉了一大半。

    我拖着生病的身躯,在万般愁绪中把灯芯挑了又挑,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从开篇的五个“独”字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朱淑真对婚后生活的强烈不满,这与她想象中的婚姻差距太远。

    一段不美满的婚姻,让朱淑真这么一位正值青春年华的美女变成了闺中怨妇,若是寻常女子,恐怕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埋没一生。

    可是朱淑真作为才女,她会何去何从?是甘愿为人妇,平庸一生?还是打破世俗礼教,追求轰轰烈烈的爱情?

    

    03

    “三从四德”是封建社会女子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三从指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也就是女子没嫁之前听老爹的,嫁人了之后听老公的,老公死了得先把儿子拉扯大。

    这样的封建礼教几句话就把女子的一生都规划好了,压抑了她们的人身自由权、严重地迫害了女性。

    现代都市女性就不一样,追求独立、自由,别说老公管不住,老爹的话都不一定顶用,看儿子不顺眼抓起来照着屁股上就是一顿打,当然,等儿子长大了也可能被他暴打一顿。

    朱淑真的追求和现代都市女性一样——独立、自由,她渴盼心目中的浪漫爱情和才情兼备的如意郎君。

    可是她生活在封建社会,世俗礼教不允许她追求自己的爱情。

    面对父母的包办婚姻,抗争无果的她只能选择妥协,嫁给一个自己从未见过、一点都不了解的男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朱淑真迈进了婚姻的殿堂。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她的婚后生活果然不如人意。

    难道我甘愿沦为庸人之妇,痛苦一生么?

    朱淑真扪心自问,她显然是不甘心的,父母的包办婚姻她选择了妥协,却葬送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为了独立自由,为了心中的理想爱情,她不愿意再妥协下去了。

    她选择了抗争!

    结了婚的女人对自己老公最大的惩罚是什么?简单地用一种颜色来形容一下。

    绿色。

    可惜的是由于史料太少,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实实在在地绿了她老公。

    但是,朱淑真精神上出轨是肯定的,这对男方来说也是奇耻大辱,和你睡在一起的人心里想的却是别的男人,嘴里念叨的也是别的男人,谁能忍受?

    朱淑真精神出轨早就有了苗头,《谒金门·春半》“断肠芳草远”很明显地表达了对心上人的思念之情:

    《谒金门·春半》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一半,再看一下四周,原来繁花都已凋落,春天将要逝去。

    我整天斜倚着栏杆,眺望远方,伤春的怨愁忽然袭上心头,即使老天也无能为力。

    虽然春天即将逝去,天气却依然风和日暖,可惜这么好的春光,我只能独自倚靠斜栏,看那莺燕成双成对,我感觉自己还不如它们快活。

    残花满院,我实在不忍再看春天逝去的景象,只好垂下幕帘躲在屋内。清翠的芳草向远方蔓延,不知能否到达我思念之人的住处,代我传达断肠的思念。

    思念的会是她丈夫吗?一定不是,她都不喜欢自己的老公还思念个啥?如果是她老公的话,也不符合“远”的意思。

    那么她思念的是谁呢?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

    都不是,他是她少女时代的情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但是,两人既然在少年就相识,可以说得上是青梅竹马,如果是真的喜欢,他会不提亲?会在明知朱淑真被包办婚姻之时,不加以阻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嫁给别人?

    都说恋爱中的女孩子智商为零,朱淑真一定没有想过这点,不然之后也不会有这么悲惨的命运了。

    朱淑真觉得精神上出轨还不够,和她丈夫多呆一秒钟都是受罪,于是作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休夫。

    其实是不愿意和老公待在一起,自己回娘家了。

    古代女子出嫁之后就算男方家的人了,回娘家叫作省亲,一要征得丈夫的同意,二要丈夫孩子陪着一起。

    什么意思?

    就是丈夫对你不好,打你骂你,让你受了一肚子气,你也只能忍着住在家里,而不能像现代女性一样一发脾气就往娘家跑,让丈夫主动承认错误,八抬大轿抬回来。

    这种封建习俗对女性而言是一种严重的压迫,不过好在现在女性没有这样的束缚,想家就回。

    朱淑真作为封建社会的新时代女性,不愿意再接受这些毒害女性的礼教了,直接省略省亲的条件,施施然回到了娘家。

    不过她老爹不乐意了,这嫁出去的女儿竟然自己跑回来了,多丢人啊!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总不能赶她出去吧?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朱淑真发现自从自己回来后,老爹一直冷眼相对,顿时不高兴了:你以为我想回来啊?瞧瞧你给我找了个什么人?每天只知道工作、溜须拍马,晚上睡得跟死猪一样,我能和他在一起吗?

    想我走?我偏偏要住这里不走了!

    朱淑真自己跑回娘家后,丈夫会来接她回去,主动承认错误,从此过上幸福生活?还是一封休书就此各自天涯?

    04

    都没有,朱淑真丈夫比较佛系,老婆回娘家了也没想着去接,更没有写休书,就这么让她走了。

    其实仔细想想朱淑真丈夫这样做也对,去接吧不一定能接回来,碰个冷钉子自讨没趣,就算接回来了她不喜欢自己,两口子过日子也不自在;写休书的话,用什么理由呢?一个搞不好,老丈人的脸岂不是要丢光了?老丈人又不是什么市井小民,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置之不理反而是最好的办法。

    朱淑真回娘家之后,她会就此独自一人,在诗画之中度过自己的余生吗?

    无巧不成书,她在娘家竟然邂逅了少女时代的情人,两人就像是干柴遇上烈火,迅速开启了一段轰轰烈烈的恋情。

    通俗点讲就是婚姻生活不如意的怨妇碰上了青梅竹马,两人互诉衷肠之后决定在一起。

    我们大致可以想象一下他们的对话:

    淑真,其实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都怪我不敢跟你表白,我现在说出来是不是太晚了?

    不,我也爱着你,你不要责怪自己。

    接下去就是你侬我侬,不可描述。

    网上有女孩抨击情人节就像清明节,为啥?

    说的都是骗鬼的话。

    朱淑真虽然待在娘家,有离异之实,但是没有和她丈夫离婚,没有离异之名,还算有夫之妇,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会不介意?

    有人会说,我就是不介意,我爱她,不在乎她的过去,只负责当下。

    这种话纯属胡说八道,为什么?

    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绝对会给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名分。

    如何去给一个有夫之妇名分?也许朱淑真的青梅竹马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只是抱着随便玩一玩的想法,那就根本没有必要考虑了。

    可朱淑真不明白,逃离了失败的婚姻,好不容易遇上了喜欢的人,她很快就陷落在甜言蜜语的攻势之下,格外珍惜这段恋情。

    每次和情郎约会,朱淑真都会用诗词记录下来,下面就是其中一首:

    《清平乐·夏日游湖》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没想到即便是夏天,云烟雾气中仍然裹挟着湿露,我和他游玩后只得短暂地停留,以待天气晴朗。

    他拉着我的手边走边欣赏盛开的荷花,本来我们欢快地在湖边漫步,天公不作美,天上下起了黄梅细雨。

    我那娇憨痴情、温柔妩媚的样子,人家不用猜都知道我们是情侣,我不顾羞怯地躺倒在他的怀里,这一刻我好幸福。

    可是他终究要回去,和他分手的时候我非常难过,只能回家后懒懒地靠在梳妆台上,思念他。

    这首诗写的啥一眼就能看出来,无非是怀春女子和情郎幽会,拉拉手、亲个嘴,风光无限好,情郎非常帅,回来之后还有点恋恋不舍。

    这样的场景描写拿到现在看实在太平常了,可是当时南宋理学比较流行,男女之防很严,年轻男女见面都不容易,更别说约会了。

    约会也就算了,聊聊人生理想、谈谈诗词画作就可以了,还非得搂搂抱抱。

    搂搂抱抱私底下别人也不知道,朱淑真非得要一一作词记录下来,这种行为和陈老师的照片门一个德行,早晚要闹得人尽皆知、满城风雨。

    从这里可以看出朱淑真对南宋世俗礼教的反抗——你不让我做的我偏要做,行为非常大胆,勇于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爱情。

    朱淑真认为自己找对了人,她已经全身心地沉醉在这段渴望已久、看起来无比甜蜜的恋情之中。

    可是她难道就不想一下情郎有无婚配吗?他们两人日后作何打算?难道就要这样无名无分终老一生吗?你愿意,他愿意吗?

    05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青梅竹马不光有朱淑真,还有诗和远方。

    青梅竹马就这样带着朱淑真的思念走了。

    这不就像现在的情场浪子一样,玩够了说:“我要去工作,等着我,赚够了钱娶你。”然后便杳无音信,从此天下间又多了一个伤心人。

    她的青梅竹马真的像情场浪子一样离她而去了吗?

    先来看一首词:

    《生查子·年年玉镜台》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我长年累月在玉境妆台前梳妆,给自己画上时下最流行的梅花宫装,如果不是化给我爱的人看,也只能厌倦得毫无兴趣了。

    至今还不见他回来,我很想收到他写给我的书信,可是我又害怕信里写的是他在外遇到不测的消息。

    自从上次和他分开之后,酒水变得无味,我喝的也少了,任凭眼泪在无限的愁绪中慢慢流尽。

    我时时刻刻无不思念着羁旅江南的他,可是天涯就已经够远的了,而他离我却比天涯还要遥远!

    这首词也表达了朱淑真对心上人的思念,不过和之前的《谒金门·春半》截然不同。

    《谒金门·春半》是朱淑真在婚后归家之前写的,多的是对婚姻的抱怨,思念之情并不强烈。

    《生查子·年年玉镜台》是朱淑真在青梅竹马离开她之后写的,思念之情溢于纸上,比《谒金门·春半》不知强烈了多少倍。

    这是一种悲痛的思念——明知你不会回来了,我却还深深地想着你。

    朱淑真不傻,反而聪明伶俐,从热恋中冷静下来后,她明白了。

    她明白青梅竹马只是贪恋一时欢快,他是不会给她未来的。

    可朱淑真仍然忍不住心中悲痛万分,如果不是痛苦到麻木的地步,一向喜欢饮酒的她为何不借酒消愁?

    青梅竹马肯定是不回来了,自此朱淑真也算有过一段虽然短暂却值得怀恋的爱情,对得起自己的追求。

    日后,她会作何打算?是浪迹天涯,追寻那负心薄幸之人?还是待在自己家,在整日的思念中百无聊赖?亦或重新回到丈夫家,收收心相夫教子?

    06

    朱淑真的作品集后人称作《断肠集》,叫这么个名,她想要有个好下场也比较难。

    一代才女朱淑真英年早逝,没有史料记载到底怎么死的,不过肯定不是断肠而死。

    按照《断肠集序》作者魏仲恭的说法: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如青冢之可吊。

    意思是死了都不能埋起来,少了凭吊她的机会。

    就算上吊、割腕,尸体总能留下来埋吧?十之八九是尸体找不到了,所以后世推测朱淑真是投河而死,尸骨无存。

    古代注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损伤,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位才女选择这样不体面的死法呢?她的父母还在她死后将她的作品都烧了呢(并其诗为父母一少焚之)?

    是对青梅竹马的思念,无处排解之苦?是父母冷眼,无亲无友的孤独?是丈夫闻知青梅竹马,恼羞成怒地逼迫?

    还是更有唯世俗所不容之事?无颜面对世人,唯一死以求解脱?

    答案已经永远的留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她就像谜一样带给我们想象和唏嘘。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转载请联络公号:章无计】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16:55:46    跟帖回复:
   沙发
更多有趣人物和故事 欢迎关注公众号:章无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0:58:19    跟帖回复:
3
小红妹还是希望,多介绍一些朱淑真姐姐的诗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1:03:30    跟帖回复:
4
文艺女青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1:11:54    跟帖回复:
5
应该嫁入赵明诚那样的高门大族。搞文学嘛,要钱养的。你看看易安居士,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多优雅。淑真嫁给小吏,肯定是自己家庭也是小门小户,门当户对嘛。可惜淑真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2:26:34    跟帖回复:
6
竹摇清影罩幽窗,两两时禽噪夕阳。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2:28:08    跟帖回复:
7
转至第3楼第 3 楼 小红妹 2020/2/17 20:58:19 的原帖:小红妹还是希望,多介绍一些朱淑真姐姐的诗啊。建议看西湖二集,里面有篇朱淑贞的传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2:49:18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3楼第 3 楼 小红妹 2020/2/17 20:58:19 的原帖:小红妹还是希望,多介绍一些朱淑真姐姐的诗啊。转至第7楼第 7 楼 冷眼看秋月 2020/2/17 22:28:09 的原帖:建议看西湖二集,里面有篇朱淑贞的传记。是。谢谢先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3:01:33    跟帖回复:
9
哦 ,一篇风花雪月啊,此时此刻恐怕看了都堵心,还怕人转发,自恋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3:05:49    跟帖回复:
10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7 23:27:13    跟帖回复:
11
更多有趣人物和故事 欢迎关注公众号:章无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1:17:22    跟帖回复:
12
MARK,顶一下。
无计?无系?无忌可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8:20:49    跟帖回复:
13
赏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09:23:41    跟帖回复:
14
[span]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三月里的阳光 2020/2/17 21:11:54  的原帖: 应该嫁入赵明诚那样的高门大族。搞文学嘛,要钱养的。你看看易安居士,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多优雅。淑真嫁给小吏,肯定是自己家庭也是小门小户,门当户对嘛。可惜淑真了。赵是高门大族?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只不过两代人几十年就中断罢了。这要从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说起。他原本不过是山东诸城龙都街道兰家村人。中进士后,慢慢才做到吏部侍郎正三品,地位比李清照老爸员外郎的从五品高,但也是在他们小两口成婚之后才做到大宋宰相高位的。为何?皆因李清照娘家的家境背景强大吧。
而关于李清照的身世,去过济南大明湖边上的李清照纪念馆亲见过,吃惊于其被传得愈加神奇。
李清照是李格非的原配(即王珪的大孙女儿)所生;王氏的曾祖父是汉国公王准,祖父是岐国公王珪,王珪曾做过丞相。王珪的文章,典丽有西汉之风,宋神宗最爱王珪的文采,即位后,提升他为翰林学士承旨,专为朝庭草拟重大典章。清《四库全书》收录了王珪《华阳集》四十卷(原为六十卷、附录十卷,后删减),在《总目》中介绍说,其文章博赡瑰丽,自成一家。揖让于二宋之间,毫无愧色。谢及、陆游、杨万里等往往称之,殆非虚美。” 他与黄庭坚结识。王珪的父亲准、祖父贽、曾祖父景图,皆曾登进士第,有孙婿九人也都登科,李格非便是其中之一。李清照的母系属于最高层的士族。
李清照的祖父与父亲在齐鲁一带颇负盛名,俱出于韩琦门下,韩琦在当时名重一时,与范仲淹同是以文人领兵的朝廷重臣,共称「韩范」。因此当时能出身韩琦门下,是一件荣誉的事。 李清照的父母与许多文人交结,她随着父母周旋于这些叔伯之间,终日耳濡目染。可见她那高超的文学成就,一半是受了遗传上禀赋的灵感,一半是受了父母的教育与熏陶。古人克绍箕裘,有例:大文学家三苏(苏洵、苏轼、苏辙)父子,大书法家二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大词人南唐二李(李璟、李煜)父子,北宋二晏(晏殊、晏几道)父子,大画家二米(米芾、米友仁)父子等,这都说明了家庭环境影响的重大。李格非对经书造诣极深,又长词章,家里藏书甚丰,着有礼记说数十万言。他主张文不可苟作,如诚不着,则不能工。他还发表过一篇关于洛阳地区的房地产报告书,报告书名曰《洛阳名园记》。他对当时大宋的西部都城洛阳数十个豪华型住宅和园林进行取样分析,然后结合了数百年来洛阳地区房地产的走势,得出了一个看空的结论,这个结论22年后果然得到证实。 但她父亲就因为跟着苏轼混,而弄得狼狈不堪。苏轼曾一度混得不错,但最终还是因为得罪了王安石的新党而惨淡收场,所以李格非跟着苏轼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留下了很好的名声。
李格非和廖正一、李禧、董荣一起被后世称为“苏门后四学士”,而“苏门四学士”则是大名鼎鼎的: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和张耒。
这样看来:李清照母系不论,单论其父族的家世,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还是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和清誉的。李清照原本就在首都汴京长大,过着不错的童年生活,终日随父母周游于顶级文化圈中,所以真正的落泊生活,实际上是在赵明诚被外放之后,金兵南侵才逐渐开始的。
赵明诚家族落难后,恰巧又碰上了“靖康之耻”,灾难,从此降临这个小家庭。即便李清照拥有状元宰相的孙女头衔,有人会问也应该不错啊?但是在宋朝,由于党争,只要你站错了队,说不定比平民还惨。而没过多久,赵挺之就因为和蔡京争权而被罢黜气死,赵明诚夫妇的日子也瞬间变得江河日下。
作为宋神宗宰相王珪的外孙女。李清照外祖父王珪的家世不得不一提。他在当时可谓显赫一时,据说他的一个孙女嫁给了后来徽宗朝的宰相蔡京,另一个孙女嫁给了南宋高宗朝的宰相秦桧。而蔡京的兄弟蔡卞又是王安石的女婿,你说这关系得有多复杂?秦桧的夫人王氏(王珪的孙女),在李清照落难的时候,她不但不帮助李清照,反而纵容秦桧的哥哥秦梓排挤李清照,真是让人唏嘘感叹。算起来,他们还是亲表姊妹呢!李清照的母亲,有一种说法是前状元(宋仁宗天圣年间)王拱辰的曾外孙女,但她父亲李格非一生不只娶一任妻子,他的前任是王珪的大女儿,续弦则是王拱辰的孙女,而且是在王拱辰去世一段时间后才娶的,李格非在这期间(1081-1084年)的官职正好是郓州教授,和王珪的神道碑中的记载相符。所以,李清照应该是李格非的原配(即王珪大女儿)所生。
附《洛阳名园记》跋: 洛阳处天下之中,挟崤、黾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赵、魏之走 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当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
唐贞观、开元之间,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者,号千有余邸。及 其乱离,继以五季之酷,其池塘竹树,兵车蹂践,废而为丘墟;高亭 大榭,烟火焚燎,化而为灰烬,与唐共灭而俱亡,无余处矣。予故尝 曰:“园囿之兴废,洛阳盛衰之候也。”
且天下之治乱,候于洛阳之盛衰而知;洛阳之盛衰,候于园囿之兴 废而得。则《名园记》之作,予岂徒然哉?
呜呼! 公卿大夫方进于朝,放乎一己之私自为之,而忘天下之治 忽,欲退享此,得乎?唐之末路是已!

  北宋中后期,统治阶级生活腐化,到处建造台榭园圃以供享 乐。李格非写了《洛阳名园记》,共十九篇,逐一描写洛阳十九座名园的景 况。本文是写在这十九篇文章之后的跋。跋指出,天下的治乱从洛阳的 盛衰中可以看出,洛阳的盛衰又能从园圃的兴废中得知,因此,当今官员 不可只顾眼前的享乐而忘记国家的安危,唐朝正是前车之鉴。此文可谓见微知著,立意高远。
报告总结书的开端也不摆什么大数据,也不分析大宋央行的最新政策,而是开门见山地讲洛阳的地理位置:“洛阳处天下之中”,处于国家的中心地段,怎么样的中心地段呢?有肴山和渑池这样的险阻,是陕西和甘肃的要害,是河南与河北的必经之地。从地产意义而言,是一块处于中心地段的旺地,因而具有很强的指标意义,全国的政治经济形势,都以洛阳这块中心地段为指标;而洛阳地区的形势又以什么为指标呢?是以洛阳的房地产为指标。
李格非是个悲观的看空者,对于中心旺地洛阳的走势,他很悲观,认为经济中心的位置必然导致也是战争的中心位置,是各种军事力量的必争之地,“盖四方必争之地”。
  “天下当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受兵”。事实证明其预见不可谓不准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8 10:32:05    跟帖回复:
15
[span]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三月里的阳光 2020/2/17 21:11:54  的原帖: 应该嫁入赵明诚那样的高门大族。搞文学嘛,要钱养的。你看看易安居士,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多优雅。淑真嫁给小吏,肯定是自己家庭也是小门小户,门当户对嘛。可惜淑真了。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大日经 2020/2/18 9:23:41 的原帖:赵是高门大族?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只不过两代人几十年就中断罢了。这要从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说起。他原本不过是山东诸城龙都街道兰家村人。中进士后,慢慢才做到吏部侍郎正三品,地位比李清照老爸员外郎的从五品高,但也是在他们小两口成婚之后才做到大宋宰相高位的。为何?皆因李清照娘家的家境背景强大吧。
而关于李清照的身世,去过济南大明湖边上的李清照纪念馆亲见过,吃惊于其被传得愈加神奇。
李清照是李格非的原配(即王珪的大孙女儿)所生;王氏的曾祖父是汉国公王准,祖父是岐国公王珪,王珪曾做过丞相。王珪的文章,典丽有西汉之风,宋神宗最爱王珪的文采,即位后,提升他为翰林学士承旨,专为朝庭草拟重大典章。清《四库全书》收录了王珪《华阳集》四十卷(原为六十卷、附录十卷,后删减),在《总目》中介绍说,其文章博赡瑰丽,自成一家。揖让于二宋之间,毫无愧色。谢及、陆游、杨万里等往往称之,殆非虚美。” 他与黄庭坚结识。王珪的父亲准、祖父贽、曾祖父景图,皆曾登进士第,有孙婿九人也都登科,李格非便是其中之一。李清照的母系属于最高层的士族。
李清照的祖父与父亲在齐鲁一带颇负盛名,俱出于韩琦门下,韩琦在当时名重一时,与范仲淹同是以文人领兵的朝廷重臣,共称「韩范」。因此当时能出身韩琦门下,是一件荣誉的事。 李清照的父母与许多文人交结,她随着父母周旋于这些叔伯之间,终日耳濡目染。可见她那高超的文学成就,一半是受了遗传上禀赋的灵感,一半是受了父母的教育与熏陶。古人克绍箕裘,有例:大文学家三苏(苏洵、苏轼、苏辙)父子,大书法家二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大词人南唐二李(李璟、李煜)父子,北宋二晏(晏殊、晏几道)父子,大画家二米(米芾、米友仁)父子等,这都说明了家庭环境影响的重大。李格非对经书造诣极深,又长词章,家里藏书甚丰,着有礼记说数十万言。他主张文不可苟作,如诚不着,则不能工。他还发表过一篇关于洛阳地区的房地产报告书,报告书名曰《洛阳名园记》。他对当时大宋的西部都城洛阳数十个豪华型住宅和园林进行取样分析,然后结合了数百年来洛阳地区房地产的走势,得出了一个看空的结论,这个结论22年后果然得到证实。 但她父亲就因为跟着苏轼混,而弄得狼狈不堪。苏轼曾一度混得不错,但最终还是因为得罪了王安石的新党而惨淡收场,所以李格非跟着苏轼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留下了很好的名声。
李格非和廖正一、李禧、董荣一起被后世称为“苏门后四学士”,而“苏门四学士”则是大名鼎鼎的: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和张耒。
这样看来:李清照母系不论,单论其父族的家世,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还是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和清誉的。李清照原本就在首都汴京长大,过着不错的童年生活,终日随父母周游于顶级文化圈中,所以真正的落泊生活,实际上是在赵明诚被外放之后,金兵南侵才逐渐开始的。
赵明诚家族落难后,恰巧又碰上了“靖康之耻”,灾难,从此降临这个小家庭。即便李清照拥有状元宰相的孙女头衔,有人会问也应该不错啊?但是在宋朝,由于党争,只要你站错了队,说不定比平民还惨。而没过多久,赵挺之就因为和蔡京争权而被罢黜气死,赵明诚夫妇的日子也瞬间变得江河日下。
作为宋神宗宰相王珪的外孙女。李清照外祖父王珪的家世不得不一提。他在当时可谓显赫一时,据说他的一个孙女嫁给了后来徽宗朝的宰相蔡京,另一个孙女嫁给了南宋高宗朝的宰相秦桧。而蔡京的兄弟蔡卞又是王安石的女婿,你说这关系得有多复杂?秦桧的夫人王氏(王珪的孙女),在李清照落难的时候,她不但不帮助李清照,反而纵容秦桧的哥哥秦梓排挤李清照,真是让人唏嘘感叹。算起来,他们还是亲表姊妹呢!李清照的母亲,有一种说法是前状元(宋仁宗天圣年间)王拱辰的曾外孙女,但她父亲李格非一生不只娶一任妻子,他的前任是王珪的大女儿,续弦则是王拱辰的孙女,而且是在王拱辰去世一段时间后才娶的,李格非在这期间(1081-1084年)的官职正好是郓州教授,和王珪的神道碑中的记载相符。所以,李清照应该是李格非的原配(即王珪大女儿)所生。
附《洛阳名园记》跋: 洛阳处天下之中,挟崤、黾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赵、魏之走 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当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
唐贞观、开元之间,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者,号千有余邸。及 其乱离,继以五季之酷,其池塘竹树,兵车蹂践,废而为丘墟;高亭 大榭,烟火焚燎,化而为灰烬,与唐共灭而俱亡,无余处矣。予故尝 曰:“园囿之兴废,洛阳盛衰之候也。”
且天下之治乱,候于洛阳之盛衰而知;洛阳之盛衰,候于园囿之兴 废而得。则《名园记》之作,予岂徒然哉?
呜呼! 公卿大夫方进于朝,放乎一己之私自为之,而忘天下之治 忽,欲退享此,得乎?唐之末路是已!

  北宋中后期,统治阶级生活腐化,到处建造台榭园圃以供享 乐。李格非写了《洛阳名园记》,共十九篇,逐一描写洛阳十九座名园的景 况。本文是写在这十九篇文章之后的跋。跋指出,天下的治乱从洛阳的 盛衰中可以看出,洛阳的盛衰又能从园圃的兴废中得知,因此,当今官员 不可只顾眼前的享乐而忘记国家的安危,唐朝正是前车之鉴。此文可谓见微知著,立意高远。
报告总结书的开端也不摆什么大数据,也不分析大宋央行的最新政策,而是开门见山地讲洛阳的地理位置:“洛阳处天下之中”,处于国家的中心地段,怎么样的中心地段呢?有肴山和渑池这样的险阻,是陕西和甘肃的要害,是河南与河北的必经之地。从地产意义而言,是一块处于中心地段的旺地,因而具有很强的指标意义,全国的政治经济形势,都以洛阳这块中心地段为指标;而洛阳地区的形势又以什么为指标呢?是以洛阳的房地产为指标。
李格非是个悲观的看空者,对于中心旺地洛阳的走势,他很悲观,认为经济中心的位置必然导致也是战争的中心位置,是各种军事力量的必争之地,“盖四方必争之地”。
  “天下当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受兵”。事实证明其预见不可谓不准确。


知识很丰富。也算门当户对。中央部级高官的儿子,比小吏高到天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朱淑真:才华不输李清照,却为爱情选择一条不归路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