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肥老李北京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白话《红楼梦》第20回(下)
2707 次点击
5 个回复
肥老李北京 于 2020-06-14 16:47: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白话《红楼梦》第20回(下)

    文/肥猪满圈


史湘云





    正劝着,宝玉走进来了,一问怎么回事,贾环不敢说话。宝钗知道,贾家弟弟都怕哥哥,这是家规。但是宝玉是不希望别人怕他的。其实宝玉是这么想的,咱都是兄弟,都有父母教养,我一个哥哥,就不多事了。而且我是嫡出,你是庶出,本来你就比我低一些,我再欺负你,好说不好听。

    而且,宝玉还有一个痴心的算是私情吧,因为她从小就在姊妹中长大,亲姊妹元春、探春、唐姊妹有迎春,惜春,表妹有黛玉宝钗,还有史湘云等。因此宝玉觉得,天地山川万物之灵,都喜欢女儿,而他这样的浑浊男子其实就是人渣。就因为有这么一种情结,因此宝玉把男的都看成污浊之物,可有可无。但是孔老夫子又说天下之人父兄姐妹不可忤慢,宝玉觉得,兄弟之间,尽些情理,也就罢了。所以宝玉并不以自己做表率,我是哥哥,我是大丈夫,小兄弟们都得怕着我。所以贾环实际上并不怕宝玉,仅是贾环惧怕贾母,因此才让宝玉几分而已。

    现在宝钗怕宝玉训斥贾环,因此忙替贾环掩饰。宝玉说:大正月的,你哭什么?这儿不好,你别处玩去?你还天天读书,越读越糊涂了。比如这个不好,你横竖不要这个,要那个好的不就得了?难道你守着一个不喜欢的东西哭一会,就好了不成?你是来找乐子的,如果没乐子,别处去找,哪有乐子去哪,不就得了?哭有用吗?哭,能解决问题吗?还不快去?

    贾环听了,只得走了。

    贾环的妈妈赵姨娘看着儿子这个死样回来,就问,在哪儿斗败了?贾环说:一开始和宝姐姐玩儿,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来了又撵我走。

    赵姨娘啐了贾环一口:该,谁让你自己去高攀人家了?不要脸的下流东西,没脸,哪儿不能玩儿,非得跑哪儿去自讨没趣?

    正骂呢,凤姐在窗下听见,就朝屋里喊:大正月的,又怎么了?环兄弟还是小孩子,有错,你教导他便是,你说这些废话干什么?不管他咋样,还有老太太老爷管他呢,你就大口啐他了?他是主子,好不好,有人教育,和你有关系吗?环兄弟,出来,跟我玩去。

    贾环就怕凤姐,比王夫人还怕,听见叫他,不敢不去,赵姨娘不敢说话。凤姐对贾环说:你啊,忒没骨气,我老和你说,吃喝玩乐,你喜欢那个姐姐妹妹哥哥嫂子你就和他们玩儿,你不听我的话,反到被这些人教坏了,教歪了心。你自己不尊重,往下流里走,你还怨别人偏心?你一爷们儿,输点钱,就这样吗,要点脸吗?

    贾环说:输了一二百呢。凤姐说:亏你还是个爷,输了一二百,就这样了?一会叫丰儿,取一吊钱,姑娘们都在后头,你也去玩。你明儿如果再这么下流坯子,我非先打你。我打发学校,不揭了你的皮。就你这个不自重的劲儿,恨的你哥哥牙根痒痒,如果不是我拦着,早就窝心脚,肠子都给你踹出来了。

    说完喝到:去吧。贾环跟着丰儿,拿了钱,去找迎春们玩去了。

    注:这里说一下,俩事儿  1:凤姐是侄媳妇,骂起算是婶子来,不由分说毫不犹豫。因此说在中国古代,做小,也就是妾,甚至还妾都不如的女人,是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一辈子被欺负。而且赵姨娘可不是一般的姨娘,其实赵姨娘是陪贾政睡觉的,而且还生了儿子,即便如此,赵姨娘在贾家,现在也算不得半个主人。当然了,她儿子贾环肯定是贾府的主人之一。

    2:贾环,作者的意思就是贾坏,坏人的坏。这个人心眼儿非常坏,别看他现在窝窝囊囊的,等到80回议后,其凶相毕露,亲自捅死了自己的亲爹贾政。《红楼梦》80回后的共28回的《癸酉本石头记》的第92回《家宅乱恶子同强梁,世道艰道人连流寇》里的贾政,被儿子贾环一个窝心脚踹倒,上去就是一剑,直奔心口,一剑直接结果贾政性命。儿子亲自杀死了老爹,这也正是《红楼梦》第五回的判词所说:【收尾-飞鸟各投林】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宝玉和宝钗正在说笑,忽听人来说:史大姑娘来了,宝玉一听,转身就走。宝钗喊宝玉:哎哎,咱俩一起去。

    宝玉和宝钗一同到贾母这,见到史湘云嘻嘻哈哈,见他俩同来,忙问好。黛玉在一旁问宝玉:从哪来?宝玉说宝钗家啊。黛玉冷笑:我说呢,不是在哪儿绊住了,早就来了。

    宝玉苦笑:合着,我只能和你玩儿,替你解闷?我偶尔去她那一趟你就酸了吧唧的。林黛玉说:哎吆,没意思了啊,你去哪儿,管我什么事儿,我又没求你为我解闷儿,从此你不理我才好呢。说着,赌气回房去了。

    宝玉你说这叫啥玩意儿,这都哪跟哪啊?只得跟过来,还得好言相劝:好好地,这就又生气了?即便我错了,你也应该在那里待会,和人说说话啊。黛玉赌气:你管我呢?

    宝玉道:我哪敢管你啊?只是你自己这么作践身子干嘛?黛玉说:我作践的是我的身子,和你有关系吗?

    宝玉说:大正月的,干嘛这是?要死要活的?黛玉道:我偏说死,我现在就死,你怕死,你活100岁吧。

    宝玉说:你这么闹,我比你死的还快,死了心干净。黛玉道:说对了,死了心干净!

    宝玉说:我说我死了干净,别听错了话赖别人。正说着,宝钗进来:史大妹妹等你呢。说着把宝玉拽了出来。黛玉这就更来气了,只得在窗前流泪。

    不大一会,宝玉进来,黛玉见了,抽抽搭搭,哭的越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