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肥老李北京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肥猪满圈《红楼梦》第23回(下)黛玉葬花
3255 次点击
5 个回复
肥老李北京 于 2020-06-26 17:20:2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肥猪满圈《红楼梦》第23回(下)黛玉葬花



    文/肥猪满圈







    茗烟多聪明啊,到书坊,找了一些赵飞燕赵合德杨贵妃的书,那些传奇猎艳的,那些凄婉的爱情故事,给宝玉看。宝玉一看,立马就看进去了,这书可比四书五经好看的太多了。

    茗烟嘱咐宝玉,你看可是看,但是不许拿进园里,被人发现了,我可是担着风险,吃不了得兜着走。

    宝玉哪管那些,这么好看的书,岂能不拿进园里?宝玉把书拿进屋,放哪儿呢?放床顶上,这地儿不容易被人发现。没事的时候,自己慢慢看。而那些过于粗俗露骨的,只能藏在外面书房里。

    说话这就过完年了,春暖花开三月天了。饭后宝玉走到沁芳桥边上的桃树底下,坐在一块石头上看《会真记》。从头到尾细看,看到“落红成阵”的时候,只见一阵风吹过,落地的桃花卷起,桃花的花瓣儿扑面而来,这可真是应景儿啊。

    宝玉把满身的花瓣儿抖下来,脚不不敢踩着花瓣,太美了,满地桃花堆积,大美之桃花也。来到水边,只见花瓣儿被风吹进水里,顺流而下,飘飘荡荡,顺着水流,卷几个浪花,流出沁芳闸。

    宝玉正在出神,看着此书,应着此景儿,若有所思,忽听身后问:你在这儿干嘛呢?

    宝玉回头一看,原来是黛玉。只见黛玉肩上扛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里拎着花帚,一副劳动女性的样子,就差一块头巾包在头上了。

    宝玉叫黛玉:快来把这些花瓣扫起来撂在水里,我刚才撂了好多呢。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咱园子里的水干净,流到外面,有人家的地儿,水就脏了,就把花儿污染了,我在园子角上给花儿修了一个花坟,我把花儿扫起来,都埋在花坟里了。天长日久,花儿随土化成泥土,不更干净?原文在此处用的是花冢,冢还是坟墓的意思)。

    宝玉听了,非常高兴:那好,我放下书,和你一起收拾。黛玉问:你看的什么书?

    宝玉本想瞒着,就说:四书五经中庸大学,还能什么书啊?黛玉道:好啊,你又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就你那不爱学的劲儿,你能在这看这些书啊?你自己信吗?趁早给我看看。

    宝玉道:好妹妹,你,我是不怕的,要是别人,可就完蛋了。这真是好书,看了连饭都不想吃,你可别告诉我别人。

    宝玉把书递给黛玉,黛玉放下锄头看书,结果一看,就爱不释手,根本就放不下。一顿饭功夫,便把16出全部看完了。顿觉此书词句优美,励志,而且余香萦绕。看完了,人还沉浸在书中,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心里默默吟诵,好词。

    宝玉问黛玉:此书好不好?黛玉道,太好看了。

    宝玉笑道:我就是那个多愁善感的男主角,你就是那个秦城倾国的女主角。

    黛玉一听,小脸通红,顿时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眉,瞪起两只似睁非睁眼,粉腮带着怒气,声音袅袅嗔怪宝玉:你就胡说吧,这些淫词艳曲,你竟然用在我身上,我告诉舅舅去(贾政,林黛玉舅舅,宝玉父亲)。

    黛玉觉得宝玉是在欺负她,一说到欺负,黛玉眼圈又红了,转身就走。

    宝玉又得认错,转身拦住黛玉:好妹妹,您千万别生气,别和我一般见识,是我说错话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诚恳认错。明儿我就掉池子里,被一个老鼋给吃了,然后我变成一个大王八,等你做了一品夫人,人走茶凉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去给你的坟上驮石碑,你觉得咋样?

    宝玉的这一段话,黛玉噗呲笑了:就你这小样儿,我开个玩笑把你吓成这样,我呸,原来你也是个苗而不秀的银样镴枪头啊。宝玉一听:啊,这话你也说得出口啊?我也告诉去。

    注:银样镴枪头,这是《西厢记》里的词儿,在《金瓶梅》里有多处,这是一句不好的话。简单说,就是好看不好用的意思,中看不中用,一般指的是男性的某种能力,你懂得!

    黛玉道:你就以为你过目不忘?我就不能一目十行了啊?

    宝玉把书收起来:咱俩别胡闹了,赶紧把花儿埋了才是正事儿。

    于是俩人动作起来,把花儿扫起来,装在花囊里,倒在花冢中,细细地埋上土,,这就是《红楼梦》最著名的桥段之一【黛玉葬花】。

    俩人刚埋花完毕,袭人走了过来:我找了你好半天,原来在这儿啊。那边大老爷身上不太好,姑娘们都去请安了,老太太打发叫你爷去,你赶快回去换衣服。

    宝玉听了,和黛玉告别,拿着书,回房换衣服。

    且说黛玉,知道众姊妹都不在,自己也没啥意思,正要回房,这不路过梨香院嘛,忽听院子里传出悠扬的笛声,小戏子们歌声婉转。黛玉知道,是那12个小戏子正在排练戏文。

    黛玉并不喜欢戏文,因为她觉得,那是下九流,没文化人干的事儿,词儿也就一般,自己从来就没仔细欣赏过。因此黛玉并不留心,低头往前走,仅是偶尔有几句入耳,忽听梨香院传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黛玉一听,这戏文可以啊,很有情趣,而且文采飞扬啊。于是止步,继续听小戏子们唱戏,只听得:“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黛玉听了这段词儿,自思到:原来戏文,也可如此文雅高贵啊?只可惜了人们只管看戏,真没几个人认真聆听思考研究过戏文,真真的可惜了。

    黛玉胡思乱想,哎呀我不应该想这些淫词艳赋啊。但是,又觉得好听,戏词儿很美,又听唱道:“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黛玉觉得这戏词太美了,说的,不就是自己吗?

    耳边又传来:“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