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肥老李北京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记住,推动人类进步的永远不会是赞美者!
32980 次点击
288 个回复
肥老李北京 于 2020-09-11 22:22: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记住,推动人类进步的永远不会是赞美者!

    文/肥猪满圈

    

    有的时候,推开一扇窗看到的是世界,有的时候看到的是西门庆



    

    剩余一点时间,写一个小文儿,说一点心里话。

    很多人,总有一天会明白,那就是推动社会文明和进步的,绝不可能是赞美着,更不可能是所谓的“正能量”的传播者或者是制造者。当然了,也不会是“岁月静好”者,而是批评者,包括我老李这样的含蓄的甚至是温和的批评者。

    我知道很多人不承认或者是不认可,但是没关系,您华年有限,也许能看到。

    有人说,什么才是好的制度呢?

    我个人觉得啊,所谓的好的社会制度,就是尽量不让有钱的人再有势;而有势的人不敢猖狂;有钱的人不敢贪腐;勤劳的人不至于贫穷;而守法的人,不至于受欺负。

    大体,这就是一个好的制度,我是这么认为的。

    昨儿,我和一傻叉儿聊天,她说,米帝,200多年,如何比之我巍巍之中华5000年呢?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很无语,我估计,各位不能理解我的无奈。确实,中国将近5000年历史不假。现在已经验证到四千五六七百年了,这是事实,我不否认。

    但是电灯,不到200年,您的意思是,200年历史的电灯,不能否定4000年历史的油灯的文明,对吗?这都哪和哪啊?什么和什么啊?就200年不能比之5000年?你当是比年份吗?还是比阅历比经验比什么?

    米帝,确实200多年。但是,米帝的人,是从哪来的?不是从英国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西班牙 荷兰 比利时来的吗?

    也就是说,米帝人,大部分是从欧洲来的,这个没问题吧?而来的这些人,不一样也有四五千年的文明史吗?

    你敢说英法意大利没有嘛?合着,你到米帝,你和人家吹牛说,你身上流淌的是煌煌五千年之中华脉血。难道人家从欧洲到美洲,换血了吗?以前的血脉,没了吗?到现在,米帝就200年血脉?

    各位觉得,我的话,讲理吗?

    

    换句话说,这些人在米帝,攒了一个国家,而这个国家,几乎把人类最文明的东西都用到彻底了。

    我不赘述,简单说几个人,比如《政府论》的奠基人,英国的约翰·洛克,老约先生大约1689年到1690提出的重要思想即“政府论”,美国人用的最彻底。

    再比如,“三权分立”的重要学者孟德斯鸠。孟德斯鸠很多中国熟悉,尽管不知道他是干嘛的,但是这名儿听过。老孟的最重要哲学思想就是“三权分立”,老米用的也最彻底。

    再比如法国思想家卢梭先生,就是写《忏悔录》吃软饭的那小子,他的全名叫让-雅克·卢梭。

    老卢,生于1712年,卒于1778年。

    老卢是18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和哲学家,当然也是文学家。他最著名经典的著作当然不是《忏悔录》,而是《社会契约论》。同样,不远万里来到美国的那些流浪者们,也把卢梭的“契约精神”用到了极致。

    当然了,老卢的《忏悔录》也是世界名著之一,我本人有2本,我也看过至少两遍。喜欢他书里的华伦夫人,我也想有一个华伦夫人……

    诚然,我本人才疏学浅,我是当“小黄书”看的。

    仅此之3例,您还敢说,老米,只有200年历史吗?

    北京作家编剧老李

    11092020於京

        欢迎品读我的口语版《红楼梦》,顺藤摸瓜,都能找到

    肥猪满圈版《红楼梦》第44回(B)贾琏要杀凤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889527

    肥猪满圈版《红楼梦》第44回(A)贾琏偷情被抓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888032

    你绝对想不到和珅的书法比印刷的都好!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3890074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26:01    跟帖回复:
   沙发
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36:05    跟帖回复: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40:47    跟帖回复:
4
赞同!批评若不自由,赞美则无意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45:31    跟帖回复:
5
社会主义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49:20    跟帖回复:
6
只许赞美的政府一定是独裁政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51:41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54:08    跟帖回复:
8
问题在于为什么要进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2:57:56    跟帖回复:
9
被蒙在鼓里太久太久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3:01:15    跟帖回复:
10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现在人虽然生活不尽人意,为了养家糊口,还是不断的赞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3:21:10    跟帖回复:
11
只有公平辩论条件下,批评才能成为纠错与推动人类前进。若没有公平环境,批评也是为了整人或拍马而已,而真正意义上的批评是不敢出现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3:23:40    跟帖回复:
12
推动社会进步的也不是故意污蔑者,是实事求是的指出问题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3:24:44    跟帖回复:
13
林达:对一个社会来说,言论自由意味着什么

2015-12-05




我们在中国想言论自由,认为其作用是考虑到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人们的普遍认知水平受到局限的情况下,必须避免任何人以“民主”的借口扼杀思想扼杀真理,或者干脆谋杀了那个口吐真言的倒霉蛋。所以,才必须有言论自由。

言论所表达的思想,是最丰富最无从把握的,其发展是与人类共存亡的。也就是说,只要人类还存在下去,就没有终极真理和绝对真理。谁也不能仗着人多势众就不准别人开口。

如果把这个问题用通俗化的简单语言来表达,那就是在中国大家都熟悉的一句话: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美国“权利法案”的第一条是:“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申冤的权利。”

一般认为,在整个美国宪法修正案中,这是最重要的一条。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第一句,即“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简称“不得立法”条款,是美国宪法和宪法修正案的灵魂。

直到我踏到美国的土地上,我还以为,美国人把言论自由看做最基本最重要的权利,也是因为他们和我们有共同的理解:正是为了保护在任何时间空间里有可能存在的“潜在真理”,所以,才不给任何人以绝对真理自居,并且迫使别人服从的权力,或者像我们以前熟悉的说法,真理越辩越明。

可是你一定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一个天大的误解。美国人心中的言论自由,与真理不真理根本不沾边。美国的权利法案第一修正案的关键就是:言论自由与真理完全无关。

其实很多国家的宪法都有言论自由这一条,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那么,美国的权利法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

它的特点就是规定了政府不得立法剥夺这种自由。也就是说,政府不能借口紧急状态、战争状态或其他任何非常状态,去剥夺或限制人民的宗教,言论及出版自由。为什么呢?就因为美国人对于这些权利的理解与我们当初的理解大相径庭。

他们认为,这些自由是基本人权,即,这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利。如言论自由,只要是一个人,就有表达自己思想的权利,这跟发表言论的这个人是好人还是恶棍没有关系,这和表达出来的东西是真理还是谬误也毫不相干。

哪怕他的思想是彻头彻尾的谬误,哪怕假设有一种方法,可以鉴定出他的思想不论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绝对是谬误,他作为一个人,还是有权利说出他的想法来。说出来,是合法的。

一般情况是,最积极地呼吁言论自由的,都是在某一阶段处于少数、不利地位的政党、团体和个人。他们总是相信,尽管自己当时处于劣势,声音微弱,但是真理在手,必须呐喊。尤其当他们的言论受到压制的时候。

他们之中也许有一些人真心相信,如果他们有朝一日成为多数,他们会非常自然地推崇言论自由。他们在争取自己权益的时候,在宣扬自己的主义的时候,自由常常就是他们宣称的目标和大旗。

但是,我们已经看到过无数先例,情况经常是相反的。在大多数情况下,言论自由总是在事实上仅仅成为争取胜利的工具和手段,一旦获胜,就常常被有意无意或是无可奈何地弃之如敝履。

这种情况究竟为什么一再在历史上重演呢?究竟是走到哪一步就出了岔子呢?言论自由的关键是什么呢?我想,关键就在于它的“内容中性”原则,就是要把“真理”二字坚决地摈弃在言论自由的大门之外。

只要让“真理”二字一不小心从门缝里溜进来,言论自由就完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呼吁和宣扬言论自由的人们是很容易上“真理”的当的。

他们或是明确认为,或是在潜意识中,总是觉得言论自由是走向“真理”的一条“阳光大道”,觉得言论自由只是让真理“越辩越明”的一种方式,在这种概念的指导下,一旦走到自己感觉已经“真理到手”的这一步,言论自由被抛弃就成了十分顺理成章的事儿。

只要不坚持“言论中性”,只要以为言论自由的目的只是为了追求真理,那么,就无法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终有一日,在理论和现实上,都无法阻挡一个或数个权威在手的人物,或是一群所谓的“大多数”,出来把自己宣布为“真理”,而扼杀别人的言论自由。

在美国,“言论自由”和“追求真理”之间的界限,是划得非常清楚的。在这里,这是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言论自由只有一个目的,保证每个人能够说出他自己的声音,保证这个世界永远有不同的声音。而绝不是希望到了某一天,人们只发出一种声音,哪怕公认为这是“真理的声音”。


对于美国宪法修正案最重要的第一修正案,几乎从一开始,美国最高法院就挣扎在两难之间:既要维护言论自由的承诺,又惧怕言论引起的非法行为以及煽动的暴力,甚至担心危及国家安全。

因此产生了最著名的,对所有宪法条款都有效的“清楚与现实的危险”测定原则。在此原则之下,如果政府无法证明某一言论是造成了清楚与现实的危险,它就不能对该言论的发表者进行惩罚。这条原则产生在本世纪初。

但是,新的判断困难随之而来。什么样的程度的危险算是危险了呢?危险的可能性到什么地步算是“清楚”了呢?离危险相距多远就算是“现实”了呢?

到了美国以后,我们发现美国人对于这一类问题非常顶真,已经到了咬文嚼字的地步。大概对于他们来说,人命关天,马虎不得。或者更确切他说,个人的自由事关重大,不得马虎。

由于这一类问题本身的模糊性,也由于“自由言论”在美国的生活中的重要位置,使它在美国的发展带有很鲜明的历史印记,几乎每一次重大案例的确定都反映了大的社会变革。

在早期,美国的最高法院依据一九一七年的间谍法案判案时,对于自由言论的理解还是非常狭窄的。例如,在一九一八年,一个曾四次以社会主义者身份竞选总统的工人领袖,尤金?德布斯,就因为站在大街上公然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宣传社会主义而入狱,罪名是煽动不服从,非忠诚和叛变。煽动拒服兵役和阻碍美国征兵。

五十年代,还有一些涉及美国共产党的案子。我们都很熟悉,在共产党的思想体系里,要武装革命,暴力推翻政府,这和夺取政权是很合逻辑的事情,美国最高法院在这些案子里,则竭力试图将直接组织暴动和宣传暴动分开,因为根据宪法,对前者联邦政府有权干预,而后者却属于信仰范围,政府就是不满意,也只能干瞪眼。

一九五一年,美国最高法院还认定美国共产党领袖有阴谋颠覆政府罪,但到了一九五七年,最高法院在判案时观点已经完全不同,因为他们发现,这些共产党领导人所说的“暴力革命”和“武装推翻政府”,更像是在宣传一种信仰,也就是说它所可能引起的“危险”,并不是非常“清楚”和“现实”的。

到了一九六九年,在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布朗登堡案的时候,重新规则了“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测定”原则。它规定,只有当一个言论所宣传的暴力,有可能直接煽起 “迫在眉睫”的非法行动时,政府才有权干预。在这时,整个美国社会也已经变得非常宽容。

在我刚刚提到的尤金·德布斯被判刑的五十年后,人们再回顾这个案子,已经觉得完全不可思议。在六十年代,煽动反越战和宣传不论什么主义,都已被公认为是天经地义的“言论自由”了。这也是六十年代黑人能够取得民权运动胜利的基础。

这种历史的巨大进步,和最高法院在解释宪法对于言论自由的条款时,所作出的“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测定”,以及规定这种“危险”以“迫在眉睫”为标准,是分不开的。


如果没有这一条,只要是对美国政府不满,或是呼吁大家起来反对联邦政府的某项政策的言论,都很难逃脱“颠覆政府”的罪名,更不要说像美国共产党这样公然主张“武装斗争”的政党,也赢得一席合法地位了。有了以上的原则和标准之后,美国几乎杜绝了以言论获罪。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它所得到的收获不仅仅是自由,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美国几乎没有什么地下的秘密政党,因为不再有这个必要。

“政党们”发现自己都可以堂而皇之地站在大街上,宣传自己哪怕是要求大家起来“暴力革命”的主张,这样,也就没有了某个“地下政党”和美国联邦政府作“地下斗争”的所有惊险故事。所有与这种故事有关的血腥气也就都不存在了。

当然,美国联邦政府也因此省了很多力气,它乐得摆出一副“无为而治”的样子。大大小小的政党们也就全凭自己的“本事”了。民众是任凭你去“呼唤”的,就看你“唤”得起“唤”不起了。

权利法案在两百多年来的实践中,它简洁的条文必须面对复杂而且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它纸面上的立法必须逐步打破甚至已经存在了几百年的习惯势力(如种族偏见),去真正确立人的尊严。

它不断受到不同时代特点的挑战,而且在将来肯定会遭遇更为严峻的考验,人们为此所支付的沉重代价会一次次动摇自由的信念。

所以,看到了美国的自由之后,我们常常说,自由实在不是什么罗曼蒂克的东西,这只不过是一个选择,是一个民族在明白了自由的全部含义,清醒地知道必须付出多少代价,测试过自己的承受能力之后,作出的一个选择。自由和代价是两个分不开的话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3:28:09    跟帖回复:
14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
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
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
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
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
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
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
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柏拉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1 23:29:01    跟帖回复:
15
路过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记住,推动人类进步的永远不会是赞美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