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土里巴人如是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九月的气象,与李商隐有关
14333 次点击
12 个回复
土里巴人如是说 于 2020-10-16 14:16:2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姚永庆

    我们人生的格局常常被推大了。

    推大或推高人的格局,是企图演绎认知理念来彰显某种达观,要不就是想演义内心的情怀,借以张扬某些意味,——这就是严重的文化了(从文化的本意而言)。就严酷的生活来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都怠慢不起。可这七个字样样都指向那张嘴,这太没有诗和远方了,于是您想逃避自己的苟且,生怕被高晓松们划进了低端人群。由之,您便把自己撑大了,壮硕起一种姿态,言谈举止处处端着架子。倒也不是真有人解下围裙先去写诗,但的确有写诗的人把自己的气魄往大里整,总觉得小桥流水没有大江东去来得震撼,不足以体现某种格局,哪怕已经有些嚣张了,他依然没有觉得不得体。他倒是弄成了诗和远方,但我们总觉得那个诗的味道不正,远方也有些虚。

    九月的气象是一个秋的阴柔,如果是南方,绵绵秋雨里,必生出一些缠绵的心境。那里的女人说话必软声柔气的,若是怀春也必会被带进巴山夜雨之中,——何当共剪西窗烛才是最恰当的带入感。若要从夏季的雷电风暴中弄出一些彰显宏伟气象的情绪来,那样的爱意场景一定不美的。

    最近读到诗人蔡天新写民国时期那些与西湖有关的文人,起笔说事处处平和,没有大词,少用修饰,更无刻意的重言强语,一种回避用力的文风,有一种润物无声的听觉舒适。因为是诗人嘛,让我特别意外,总以为他的开张作文必浩荡铺张,处处匿藏深意,遣词造句极尽风华,美文写作该气象万千,一入场景就落霞与孤鹜齐飞的给你起了范儿。凭蔡天新诗人这位曾经的神童和他常常出入国际诗会的力量,企图与王勃较较劲弄出点气象来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却没好意思那么做。

    一种强力弄事的做派是很糟糕的态度。推大推高的景观维持不了我们内心的不当需求。即便你是一颗诗心,那么你婉约的忧伤也让我们愿意走近你,聆听你的歌唱。不是非要弄出咋呼的豪放才会招徕打酱油者围观,收获粉众的一壮声势。

    前天从网络读到一首诗《整个九月,我写不出一句诗》,它打动了我:

    一个雨夜,走熟悉又陌生的路/脚底的砖石/传导无言的感觉,拉拽我走向旷野和深渊/ 已经在小巷深处看见它的背影/但是,拐过一个弯/斜雨中纱灯摇曳,李商隐来了/它却蓦然消失/雨落纷纷,不知化作哪滴

    因一个秋夜来袭,诗人幻回当年那个雨夜的场景,那每一场温馨都将重演一次。老片的上演总会与当下实景切换而卡顿。于是,“它”的意向出现、躲闪、消失,让诗人雨落纷纷,不知化作哪滴。这是情的曲折。一场夜雨,一个女孩子会想到什么?当然,引发联想的一定是恋人们窗前共剪香烛了,所以是李商隐把她带进了巴山夜雨。

    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去诗和远方,也不是去不了那里就装处一副能去那里的样子,为自己难以企及的出发来壮行。无论誓师大会开得多么豪情万丈,诗和远方未必都能最终抵达。每一粒种子皆因基因的不同而只能有只属于它自己的模样。故而,每个人的人生定位皆不同,各有去处。社会虽处处有人设,但人设却取命于基因,社会就有了由不同人的组成:他们性别不同,能力各异,智商悬殊,境遇有别,最终各成天壤。企图去差异化来提升自己,用一种均贫富的思想诱导出手,完成不了精神上打家劫舍的梁山结局,这只会危害每一种人生格局。鲁老爷子痛斥的国民劣根性一部分产自这里。而人文化的推大人生格局,造成非分的情绪人格是极不恰当心理演绎,进入情怀就是很不妥帖的美学态度。在一切有关意义表达的场合,不同的文义造成不同的美感,细雨微风不必去寻求大气磅礴的意向。于是小情绪的美学意义并不比大调的思想形态寒碜什么。

    推大人生格局必会造成巨大的不安和人性攀比的劣根,最终的结果就是虚夸自己。我们除了看到似烂尾楼一般的虚景外,就只能听到一个个哀伤,且连哀伤也是用壮怀激烈的口吻来模仿出的。啊!甚是可怜。

    躲避低矮,试图处处雄起,是一个民族长期积贫积弱造成的文化心理。当川人们在足球场呐喊雄起时,那是中国足球久输不赢的耻辱释放。那个叫雄安的新区,起名取自雄县和安新。其实还有一县叫容城。为什么不取容安二字?有容乃大,容则安,才是中华文化的风范。

    “足球的阴影”笼罩在一个民族的心头。

    九月的气象已是遍地灿烂被农人收藏后的季节,豪放已尽。若是秋雨绵绵,女人们应该躲进秋雨中去领受李商隐带给她的巴山夜雨情,然后用只属于她共剪西窗烛的一道景观,来蜜意自己,幸福我们。

    这多好啊!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