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时光卷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贴]谁种植了“希特勒草莓”-学者赵刚专辑(共14篇)
69840 次点击
178 个回复
时光卷轴 于 2010-01-22 21:18: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center][size=4]学者赵刚专辑[/size][/center] 【时光卷轴按语】把互联网上可见的、正式媒体发布过的学者赵刚的十四篇文章集中在一个帖子中,以便于学习。本专辑分四次才整理而成,因而主题的排序没有能够保持一致性。望各位看官见谅:-) 20世纪危害人类社会的几大主义都是以正义、良知、高尚、道德的神圣名义行使残忍与杀戮,面对这些沉重的人类共同的(我们也做过“卓越贡献”的)历史文化遗产,如果不进行深刻反省,“希特勒的草莓”还将遍地栽种、遍地收获。 =================== 【[color=#800000]目录[/color]】 1、谁种植了“希特勒草莓” ——当专制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2、独裁下的荒诞 (见本帖第6页第78、79楼) ——“四月三周两天”与“打字机执照” 3、戈培尔的收音机 —— 当虚伪也变得虚伪时 4、穿制服的思想 ——被谎言与怯懦所扭曲的良知 5、从“德国式问候”到纳粹帝国语言 6、“路西法效应”与“耶路撒冷的审判” 7、毕竟书生学“猫步” 8、城南有个菜市口 9、“迷人”的法西斯 (见本帖第3页) ——被利益交换的权利 10、诗人与乞丐 (见本帖第3 页) 11、民主是块橡皮泥 (见本帖第4页第47、48楼) -—彼得戈夫宫的闹剧 12、人性·良知 (见本帖第4页50楼) 13、张冠李戴的“马克思” (见本帖第4页第60楼) 14、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见本帖第5页第63、64楼) 赵刚先生博客: http://zhaogangcits.vip.bokee.com/ ====================== [center]1、[size=4]谁种植了“希特勒草莓” ——当专制成为一种生活方式[/size] 作者:赵刚 来源:《书屋》2008年第1期[/center] 1933年8月1日,星期一,一个极为普通的日子。德意志第三帝国总理办公厅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封从德国农村寄给总理希特勒的来信。写信的是一位普通的果农,名叫布鲁诺.科赫(Bruno Koch)。他在信中写到:“我终于如愿以偿,成功地研制出一个全新的珍贵草莓品种。为了展现对帝国总理的敬仰和爱戴,我恳求将这个新品种命名为'希特勒草莓’。”信写得十分诚恳,情感也很真挚。看得出,这位农民非常实在,真心实意地希望帝国元首能够接受以他的名字命名草莓的请求。 像这样普通的人所写的普通的来信,帝国总理办公厅每天都要收到成千上万。信以及邮寄来的包裹都是来自德国各地,有些还是来自欧洲其他的国家。写信的有工人、农民、国防军士兵、知识分子、政府公务员、还有中小学生。男女老少,形形色色;而来信的内容也是五花八门,参伍错综。 多数来信是表达对帝国元首的崇拜和感激之情:“阿道夫.希特勒,我们相信你,没有你,我们就是一盘散沙;有了你,我们就是一个民族。”“你递给我们你的手和你的目光,这目光至今仍使年轻的心荡漾;美好的幸福它永远将我们陪伴,这一刻产生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有不少是写给希特勒本人的情书。从“坚决保证真正的爱情”,愿意与元首结为伉俪,到表示立誓要为领袖献身。一些年轻的姑娘在信中写到,“亲爱的元首,听说您没有孩子,这令我难以平静”,“亲爱的元首,我想跟你生一个孩子,这是一位萨克森女人的愿望”。希特勒的办公室里堆满了这些求爱者寄来的精心编制的五颜六色的毛衣和漂亮的袜子。当然,这些信件希特勒本人都没来得及拆看,就被手下人处理掉了。如果哪位崇拜者特别执著,一而再,再而三地写信“干扰元首”,对不起,自然会有人通知盖世太保去收拾他(或她)。当时的德国,有不少写信者被宣布为“精神有障碍”,被送进所谓“疗养院”(古多.克诺普《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人民文学出版社)。 在获得“莱比锡国际电影节”大奖的《普通的法西斯》这部纪录片中,曾真实地记录下了德国民众是如何狂热地追捧希特勒的。 在纽伦堡召开的纳粹党的大会上,庄严巍峨的主席台上方,悬挂着希特勒亲自设计的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NSDAP纳粹)的党旗,党旗为红底白圆心,中间嵌着一个黑色“卐”字,十分醒目。对于党旗的设计,希特勒自鸣得意。他在《我的奋斗》一书中说:“任何党都应该有一面党旗,用它来象征庄严和伟大……红色象征我们这个运动的社会意义,白色象征民族主义思想,'卐’字象征争取雅利安人胜利斗争的使命。” 一只巨大的雕塑的普鲁士雄鹰,高高地悬在纳粹党旗的上端,桀骜不驯,睥睨一切。广场四周的强烈的探照灯光柱,将整个夜空照射得如同白昼。数十万群众和军队聚集在广场,举旗列队,高举火炬,游行示威。震耳欲聋的口号声、鼓乐声、以及瓦格纳的雄浑乐曲,与希特勒的演讲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令人震撼不已的第三帝国交响乐。成千上万的人们,忘情地呼喊着,高唱着,向着主席台上那个大独裁者欢呼致敬,如醉如狂。 希特勒充满激情的演讲更是让台下的群众更加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德意志民族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民族,德意志的未来要靠我们的人民!只能靠我们的人民!德意志人民,神圣的德意志人民,必须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冷静、勇敢来克服一切困难!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前进,我们的民族才能振兴!”我想,任何一个德国人,身处这样的环境,一定会激动得浑身颤抖,一定会为自己是最优秀的民族中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万分,一定会为拥有希特勒这样最伟大的领袖而感到幸福无比、也一定会为德意志即将成为最强大的帝国而感到兴奋不已。任何一个德国人,一旦陶醉于这样强烈的种族主义情感当中,一旦痴迷于如此盲目的个人崇拜、以及极端的爱国主义的情绪当中,都会从理智走向疯狂,从善良陷入邪恶,从文明堕落为野蛮。 令人悲哀的是,此时此刻,他们自己却浑然不觉,一直沉浸在一种崇高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之中,真的以为要跟随伟大领袖投身到无比壮丽的革命洪流中,去创造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神圣事业。 面对这一切,正像西方学者所评价的,“摄影机不会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