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静虚散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唯有多管闲事才能团结聚力共抗强权侵掠、欺凌!!!
21876 次点击
25 个回复
静虚散人 于 2011-11-16 17:04: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们任何一人都有可能在某一陌生领域被强权侵掠、欺凌!!!


那怎么办?唯有团结互助、凝聚最大的力量帮助他人维护个体合法权益神圣不可侵犯、唯有保护他人的合法权益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才是真正的、有效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神圣不可侵犯的切实有效的办法,唯有如此才能达到团结聚力共抗强权的客观结果,否则,必然被他人分而治之!!!


而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抵抗住“高级奴隶的诱惑”而不成为走狗帮凶!!!你今天在这个领域当走狗帮凶欺凌、迫害他人,明天你就有可能在另一个陌生领域被别的强权走狗帮凶所欺凌迫害,这,想必大家都深有所感。而当互相陷害、互相报复成为不可控的恶性循环之时就是国家民族灭亡之时,覆巢之下无完卵,任何一个人都逃脱不了因果律的必然制裁!!!--你怎么对待他人,其“善恶业力(这个与佛家无关,另文论述,跟帖附链接)”最终必将作用在你自己的身上。


对于公平、公正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要寻求公平、公正的思考。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7834992&page=1&1=1#7834992

十人群体,为何九人就让一人专制了呢?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6945889&page=1#6945889


唯有“多管闲事”成为所有人的习惯之后,强权侵掠现象才会消减。。。


-----------------


事实上,公职人员也不过就是一个谋私利的凡人而已,他们的行为必然是受“最小付出并寻求最大利益的人性本恶律”支配的。如果一个群体的文化氛围(大众认知)是“官本位管制论”而不是“公仆服务论”的、如果一个体制的设计没有贯彻“人性本恶、制约公权、服务大众”的文化理念,那么,公职人员的冷血麻木、强权侵掠本性必然成为难以有效节制的普遍现象。这,其实就是当下中国的现实写照。


这,其实也是儒家理念受官僚权贵阶层喜爱的原因,因为儒家理念将这些“谋私利的必恶官员”包装成了“必善的父母”并利用人类的天然情感强制灌输给了大众,这也就是历代(包括现在)“儒家之孝”都是“权力的最爱”的根本原因--扼杀大众对必恶权力的质疑、反抗以及制约。


对此,我们必须先承认人性本恶,公权更是恶的平方--知恶才能止恶,唯有如此才会有“制度治恶”出现的可能。也才会在此逻辑基点上建立起有效的“治恶制度”,若还是抱着“儒家别有用心的人性本善论(在此理念之下,权力是可以不受制约的必善--老子打你是为了你好)”不放,那么,有效的治恶制度就只能是纸上谈兵的笑谈而已,因为你的制度设计在最初的逻辑起点上就不能自洽。而不能自洽的事物必然处处皆是自相矛盾之处。这就是为何在西方的好东西好理念,一到中国的具体实行就立刻变得面貌全非的本质原因。


其实,这也是法家思想受到儒家弱智权贵的歪曲篡改的本质原因--遏制官僚权贵阶层的利益。有个现实就是秦朝的吏治是历朝历代中最清明的,为何会出现如此的清明吏治,那就是贯彻法家性本恶理念的配套的制度设计。1.限制官僚权贵阶层财富。2.监督官僚权贵阶层使其难以枉法自利。3.“定分止争”遏制官僚权贵阶层侵掠他人财产。


法家的千古之冤--法家思想“失宠”的根本原因--遏制官僚权贵阶层的利益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id=2962973&page=1#2962973
重新诠释被儒家弱智权贵篡改、诋毁的《商君书》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6852553&boardid=1&page=1&1=1#6852553


---------------------


其次,我们要明白,我们要想具有制约权力的资格首先必须要有制约权力的实力--这就是团结聚力共抗强权。在这一点上,西方领先了“当代中国人”不是一星半点(当代中国甚而不如秦朝汉初的理念以及体制--封驳谏诤、君臣共治、政权法权相对独立、相互制衡),在当代大多数中国人(说不好听的就是被儒家洗了脑的弱智)还陷在期盼青天大老爷降世救民的愚民清官情结之中的时候,西方早已通过神权制约政权、慈善等各种自由经济体制约一方独大(颠覆“利出一孔”的政治模式)而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暴力平衡”,而唯有在此“暴力平衡”的基础之上你才能抹平“强权差异”、也才有资格坐在谈判桌上来谈理性博弈、保障人权。


否则,若没有“暴力平衡”作为实力支撑,那么一切的理性设计都是扯淡!!!老子就是打你了、就是欺凌你了、就是奴役你了,,,怎么地吧!!!


而“暴力平衡”的应用外显实际上就是可以说“不”的权利,大众这种说“不”的权利,其实在秦朝以及汉初本是存在的--直至独尊儒术的汉武帝搞出了帝王独裁专制。《商君书》:固有道之国,治不听君,民不从官。墨家:兼爱非攻,非攻说的就是谁也不能强迫谁。这二者其实说的都是一个道理,那就是大众有说“不”的权利。


秦朝更是在制度上建立了非贵族的文官官僚系统,非贵族的法官系统,更重要的是,商鞅让这两大系统相互独立、相互制约。这已经是两权分立了!!这种制度,直到17世纪,才被欧洲国家所学会,而中国,就是凭借着这种制度的优越性(古代称为《典章制度》),保持全球领先地位,长达1700多年 !!


唯一不同的是,在欧洲,他们学会了独立的法制系统以后,他们很快进化到了法制和民主的结合的正确道路上了,而中国,很不幸,陷入了法制与儒棍纠缠不清的结合与搅合当中,而这一搅合,就是长达2千多年,中国的制度一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直到被西欧所超越。


而实际上秦国的政权、法权以及立法权(人权)已经是三权相对分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