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盛夏荷风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风月宝鉴映照下的古罗马男女
13138 次点击
10 个回复
盛夏荷风 于 2018/9/10 8:34: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作者:黄坚

    中国成语“红颜祸水”的后面,隐含的是性事误国的警诫。最常列举的事例,是一笑倾国的褒姒,引发了安史之乱的杨贵妃,和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这种论调,照今人来看,更像是“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的文学夸饰之辞,一种李代桃僵的目标转移法。在西方,也有女人影响历史进程的说法,最著名的便是,“克莉奥帕特拉的鼻子如果生得短一点,世界历史就得重写”。虽然都充满文学手法的夸张魅力,但两相比较,帕斯卡的说法,显得更具回旋空间。大胆想象和夸张的同时,显示出一种留有余地的智慧和宽容,没有中国成语中对女性作势厌惧心态和嫁祸于人的推卸责任。

    两种大相径庭的性别文化观,导致在西方,有源源不断的以公平的笔调,来描写、阐释男女之事的文章和专著,而在文史特别发达的中国,这一题材却始终付之阙如。这才会有到了封建末世,《红楼梦》石破天惊的横空出世和《镜花缘》的反其道而行之。公义的声音不可能永久地沉默。

    男女之事,人莫能外,也是上至皇帝国王,下至黎民百姓喜闻乐见,乐此不疲的趣味所在。这其间蕴藏的能量,也确实能让山河变色,天地生辉。让一个人刻骨铭心一辈子,左右一个人人生航线的事件中,总少不了她的身影。而对于总想从历史的往事中,寻绎出一些社会演进规律的哲人学者,男女之事也是一种甚为得力的借助视角。奥托·基弗的《古罗马风化史》的写作目的,无疑就在于此。该书的前言《古罗马的理想》和篇尾的《罗马帝国的衰亡及其原因》以及结束语,明确无误地透露出作者的写作意图。

    关于本书的作者,我们几乎一无所知。精通古罗马史的著名翻译家王以铸先生,为这本书写了篇不短的序文,但对该书作者只有一句,“作者是从19世纪进入20世纪的古典学者”。这也就是我们通过此书,对作者所能掌握的全部了解。不过,正像钱钟书先生的名言,鸡蛋如果好吃,倒不必在意母鸡长什么样。《古罗马风化史》应该属于史论专著,但不是那种晦涩艰深的学术著作,风格更接近一本随笔体。也许太想揭示男女私情跟古罗马社会本质与走势的内在关联,书名与内容之间,显得很是“信息不对称”——书中有太多与风化无涉的笔墨,谈的是纯粹的哲学、宗教、古罗马人的残暴禀性和作者的联翩遐想。不能说这些东西与本书主旨一点关系没有,但给人的感觉,毕竟有点离题三十里。要知道,古往今来,写古罗马的书籍实在够得上汗牛充栋,谈风化以外的东西,自有更专业得多的书籍展其身手,且随处可见,信手得以拈来。

    但就谈风化而言,《古罗马风化史》一书可谓独辟蹊径,素材集中丰富,见解独具慧眼,文笔也晓畅优美。笔者因此将其喻为古罗马男女欢情的风月宝鉴,透过它,读者可以欣赏到古罗马人那一幅幅生动真切的风情画卷。其中既有让人愀然心动者,也有让人瞠目结舌者,更有让人恍然大悟者——鲁迅说,所有的好诗,都在唐朝做完,后人再怎么做,也翻不出唐人的手掌心。读过《古罗马风化史》,你会发现,所有最让人惊讶错愕、荒唐离奇、捧腹不已的色情故事,都曾在古罗马上演,后人再怎么“演”,都像是古罗马人影子的模仿和再现。

    电视剧《吕不韦》中,李斯被塑造为一个心理阴暗的太监,在一次严刑拷问吕不韦侍女时,导演让李斯忸怩地说了句,呀,不就是男女间的那点破事,说出来多不好意思。对,就是男女间的那点儿破事,构成了这本35万字的《古罗马风化史》,也折射出罗马如何从一个传统的农耕+征战的纯朴粗陋的民族,演变成骄奢淫逸、肉欲无度的色情狂,并最终导致全面禁欲时代的“海水上升”,淹没了罪孽深重、难以洗刷的所多玛之罗马帝国。从《古罗马风化史》一书可以看出,全部古罗马的情欲史,就是两次还债史。第一次还债,导致古罗马人疯狂地陷于肉林欲海难以自拔;第二次还债,则是全体古罗马皈依了基督教。

    让我们来看看古罗马人是如何踏上还债之路的。

    汉尼拔战争,也就是第二次布匿战争,在古罗马历史上,是一道非常重要的分水岭。从社会学的意义上说,之前的罗马,还是一个古代或古典的罗马;而此后的罗马,则以一种重力加速度步入到急剧“现代化”的进程。骤然暴增的财富;数目空前、廉价实用的奴隶劳动力;持续稳定的和平;意气风发、自信开放的精神;五彩斑谰多元文化的碰撞交融;血腥刺激、活力洋溢的公共娱乐,罗马变了!整个帝国焕然一新,空气里从早到晚荡漾着寻欢的味道。

    但是,在此之前,古代罗马的婚姻家庭,却是一幅宁静质朴、单纯平淡、不变乏味的图画,典型的父权+夫权的社会。女孩出嫁前受父权支配,出嫁后受夫权支配。男子嫖妓是公开流行、不受制约的习俗,与人通奸也不受处罚;妻子与人通奸,丈夫则有权处死妻子,或将她交给仆人或家臣奸污,最仁慈的办法是将她一休了之。妻子即使是在家里喝酒,也受到严令禁止,否则会被处死。妻子的作用就是传宗接代,跟中国人一样,如果妻子不能生孩子,丈夫随时会让她引咎辞职。罗马历史上有明文记载的第一例离婚案,原因就是妻子不能生育。

    不过,尽管古罗马的婚姻家庭是典型的男权世界,但这一婚姻模式里的一个重要因素,使古罗马的婚姻具有了现代性质,这就是法律的精神。无论定婚、结婚还是离婚,都以法律形式加以确定,也只有法律才能确定,不管你是贵放、骑士,还是自由民,总之,只要你是罗马公民,概莫能外,一切以法律为准。古罗马的法律规定,婚姻实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跟古时的中国不同,罗马人不搞受法律(宗法)和道德保护的三妻四妾,但男人可以在外嫖妓或通奸而不受惩罚,妻子则每次出门前要事先告诉丈夫。

    在这样的家庭,爱情是陌生的东西。

    从起源来看,爱情从来就不是来自家庭,而是来自外遇。一个正常的家庭,它的功能在于传宗接代,家庭,既不需要,也没有产生爱情的动力和土壤。爱情,就像美丽的爱神阿佛洛狄特(在罗马神话中即是维纳斯)诞生于海洋中的泡沫,实际来自被阉割的天神乌兰诺斯的阴茎一样,诞生于邂逅、野合、通奸、乱伦、嫖妓、单相思、性幻想等种种正常家庭婚姻之外的情欲体验。因为爱情的本质和本性就是“得不到”。就像饥渴和寒冷的感觉,一旦得到食物、水和衣物,饥渴和寒冷的感觉就消失了。古代婚姻家庭的组建,对当事人,特别是女性来说,几乎是件事不关己的事,只有完全的接受,没有情绪、心理上得到得不到的波动的动因。大家都平静地接受家庭,就像平静地接受一件木质家具。只有外遇中的那些得不到的情欲,才会引发山洪暴发般的激情狂涌,这就是爱情的最初出现。从这个角度来说,早先的时候,有爱情的家庭其实是不正常的家庭,没有爱情的家庭才是正常的家庭。

    古代时期的罗马妇女就这样生活在没有爱情的家庭,“她们在道德上白璧无瑕,但缺乏希腊女性的风度,没有使丈夫感到愉快的那种热情洋溢的魅力”,而“丈夫对性行为中更微妙的潜在东西不敏感”,大家满足于一种单纯、严肃、平淡无奇的婚姻生活,直到汉尼拔战争结束,从希腊和小亚细亚吹来了生活原来可以更美的的风。

    《古罗马风化史》作者在书中引用的《罗马人的性生活》里的一段话,非常耐人寻味地揭示了罗马之变的根由:“每个民族都必须为鄙视共同的人性和天生的感情付出代价;罗马人比其他民族付出了更高的代价。他们将一切道德规范,一切感情,一切习惯都置于国家最高权力之下,早先的道德规范已经成为强制性的、并且合法化了。后来,当这种约束终于消除的时候,他们的强烈感情便倍加猛烈地迸发出来,并且很快达到罗马帝国衰亡以后从未有过的高度。”

    要理解这段话,需要对此前的古罗马社会作些许补充说明。在古代罗马平静单纯的婚姻家庭里,构成要件是法律、权力、义务和伦理道德的功利目的,男女之间,特别是女性的浪漫的情感、冲动的情欲,总体而言是受到压抑,甚至是缺位的。《古罗马风化史》中写到一个小小插叙,一位元老院议员,仅仅因为胆敢在女儿面前亲吻妻子,就被监察官指责为有伤风化,从此抬不起头。罗马人天性粗朴,加以那时战事频仍,战争氛围笼罩下的社会风气,往往离情欲较远。男人虽有些性特权,但征战不断,留给男欢女爱的时间也就有限,况且,那时可供选择发生性关系的女性自由民的数量,也完全不可与后来同日而语——那时的外地人还太少。数百年间,古罗马男女的情欲,一直呈平静的活火山状。

    俗话说,欠债还钱,历史终于在某一天,伸出了索赔的右手。

    于是,一场称得上波澜壮阔的风情大戏拉开帷幕。罗马人像是着了疯魔一般,完全不讲游戏规则地投身情欲和肉欲的海洋,直到整个庞大无比的帝国最终彻底精尽而亡。

    一种叫科斯装的轻薄柔软的衣服标志和引领了社会风气的变化。“我在那里见到了丝绸衣服,那种既不蔽体也不遮羞的东西居然也叫衣服,女人穿上它实在不能说自己不是裸着身子”,罗马诗人尤维纳利斯嘲笑一个穿这种服装的花花公子,叫他干脆一丝不挂,因为疯子还没那么丢人现眼。一直穿这种勾魂摄魄的丝绸衣服的是那些为性爱而活的女自由民,罗马的妓女阶层几乎全是这些人。贺拉斯说:“这里一切都不遮掩!她身穿科斯装,整个肉体几乎让人一览无余。你可以看清她的大腿确无畸形,脚也不难看。你还可以用目光从侧面打量她。”

    衣服还只是表面文章,肉体的狂欢早已蔚然成风。罗马帝国的开创者,伟大的奥古斯都的亲生女儿朱莉亚,有一次别人问她,为什么她常跟其他男人通奸,生下来的孩子却个个都像她丈夫。朱莉亚以玩世不恭的口吻回答说:numquam enim nisi plena tollo vectorem,大意是只有当她知道自己已经怀上丈夫的孩子,才会向情夫献上身子(根据书中说明,如果这句原意直译出来,本书就有可能像《肉蒲团》一样受到查禁,因为原文太猥亵了)。朱莉亚每夜都在罗马广场的玛息阿雕像下狂欢作乐,放纵地与素不相识的人鬼混,以至于奥古斯都好长一段时间因为羞于见人而避免出现在公众面前。

    在那个年代,你在罗马找不到传统意义上的爱情故事,随处可见的是情妇、通奸、嫖妓、纵欲、同性恋、双性恋、恋童、施虐与受虐狂,甚至兽交和乱伦。说来有点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你所能举出的罗马人名中,没有一个一生只结过一次婚或没有嫖妓、通奸的经历,从皇帝到元老到军团司令到哲学家到诗人。有一个故事,可以视之为古罗马风化转变的绝妙见证,一个浓缩的性伦理风向标。

    一位贵妇人不幸死了丈夫,她悲痛欲绝——是真的欲绝,因为她一直跟着丈夫的灵车进了墓地,米水不进,日夜守着丈夫的尸体痛哭流涕,谁劝也不听,一心决定以死明志,全城的人都一致认定她就是贞操与爱情的真正榜样。

    在这期间,有几名盗贼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总督派一名士兵看守,以防有人偷偷取下搬去埋了。这刑场紧靠在墓地附近,看守士兵那天出于好奇走进墓穴,看见了奄奄一息正待殉夫的贵妇人。士兵起先安慰妇人,谁知妇人更加悲痛,扯下自己的头发抛在死者身上;士兵又劝妇人别再绝食,妇人置之不理。这时,墓穴里一直陪着妇人的女仆禁不住酒香美食的诱惑,率先开禁,并在酒足饭饱后严厉批评女主人的愚昧,说了好一通十分精妙的生活哲学。于是,转机出现了,女人进食了。也酒足饭饱后,士兵开始更上一层楼地劝妇人活下去,然后再上一层楼地劝妇人放弃贞操,女仆在一旁风助火势,“为什么要拒绝令人愉快的爱情?”不用多说,妇人同意了。于是就在墓穴,他们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难分难舍。

    就在这时,钉在十字架上尸体的亲属发现看守放松了,就乘机把尸体取下偷偷埋了。士兵知道后,告诉妇人,他不愿等着受军法审判,宁愿用自己的剑惩罚自己的玩忽职守,并请求妇人就在这墓穴里给他一席之地,让丈夫与情人共葬一处。

    这时妇人大声说道:但愿老天爷不要让我眼看着两个我最爱的人同时死去,我宁可把死人吊起来也不杀死活人。于是她让士兵把她丈夫的尸体从灵柩里弄出来,挂到了十字架上。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0 8:46:10    跟帖回复:
       沙发
    潜水党出来挽一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0 11:33:44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0 14:50:32    跟帖回复:
       第 4
    罗马亡于乱约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0 15:14:08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jancis 2018/9/10 14:50:32  的原帖:罗马亡于乱约炮?全民腐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0 19:09:00    跟帖回复:
    6
    年纪大了,看性事描述也没有了耐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0 19:32:22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6:31:51    跟帖回复:
    8
    微信就是现代的“科斯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7:03:28    跟帖回复:
    9
    人性索然、、七情六欲这个本身就是人类的生理需求。。禁锢本身就是违反人性自然的。。谈不上什么道德不到道德的。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这本身就是人类无法跨越的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7:04:53    跟帖回复:
    10
        “科斯装”这个可能就是以前的屌丝装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5 23:15:41    跟帖回复:
    11
    就是男女间的那点儿破事,构成了这本35万字的《古罗马风化史》,也折射出罗马如何从一个传统的农耕+征战的纯朴粗陋的民族,演变成骄奢淫逸、肉欲无度的色情狂,并最终导致全面禁欲时代的“海水上升”,淹没了罪孽深重、难以洗刷的所多玛之罗马帝国。从《古罗马风化史》一书可以看出,全部古罗马的情欲史,就是两次还债史。第一次还债,导致古罗马人疯狂地陷于肉林欲海难以自拔;第二次还债,则是全体古罗马皈依了基督教。

        让我们来看看古罗马人是如何踏上还债之路的。

        汉尼拔战争,也就是第二次布匿战争,在古罗马历史上,是一道非常重要的分水岭。从社会学的意义上说,之前的罗马,还是一个古代或古典的罗马;而此后的罗马,则以一种重力加速度步入到急剧“现代化”的进程。骤然暴增的财富;数目空前、廉价实用的奴隶劳动力;持续稳定的和平;意气风发、自信开放的精神;五彩斑谰多元文化的碰撞交融;血腥刺激、活力洋溢的公共娱乐,罗马变了!整个帝国焕然一新,空气里从早到晚荡漾着寻欢的味道。

        但是,在此之前,古代罗马的婚姻家庭,却是一幅宁静质朴、单纯平淡、不变乏味的图画,典型的父权+夫权的社会。女孩出嫁前受父权支配,出嫁后受夫权支配。男子嫖妓是公开流行、不受制约的习俗,与人通奸也不受处罚;妻子与人通奸,丈夫则有权处死妻子,或将她交给仆人或家臣奸污,最仁慈的办法是将她一休了之。妻子即使是在家里喝酒,也受到严令禁止,否则会被处死。妻子的作用就是传宗接代,跟中国人一样,如果妻子不能生孩子,丈夫随时会让她引咎辞职。罗马历史上有明文记载的第一例离婚案,原因就是妻子不能生育。

        不过,尽管古罗马的婚姻家庭是典型的男权世界,但这一婚姻模式里的一个重要因素,使古罗马的婚姻具有了现代性质,这就是法律的精神。无论定婚、结婚还是离婚,都以法律形式加以确定,也只有法律才能确定,不管你是贵放、骑士,还是自由民,总之,只要你是罗马公民,概莫能外,一切以法律为准。古罗马的法律规定,婚姻实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跟古时的中国不同,罗马人不搞受法律(宗法)和道德保护的三妻四妾,但男人可以在外嫖妓或通奸而不受惩罚,妻子则每次出门前要事先告诉丈夫。

        在这样的家庭,爱情是陌生的东西。

        从起源来看,爱情从来就不是来自家庭,而是来自外遇。一个正常的家庭,它的功能在于传宗接代,家庭,既不需要,也没有产生爱情的动力和土壤。爱情,就像美丽的爱神阿佛洛狄特(在罗马神话中即是维纳斯)诞生于海洋中的泡沫,实际来自被阉割的天神乌兰诺斯的阴茎一样,诞生于邂逅、野合、通奸、乱伦、嫖妓、单相思、性幻想等种种正常家庭婚姻之外的情欲体验。因为爱情的本质和本性就是“得不到”。就像饥渴和寒冷的感觉,一旦得到食物、水和衣物,饥渴和寒冷的感觉就消失了。古代婚姻家庭的组建,对当事人,特别是女性来说,几乎是件事不关己的事,只有完全的接受,没有情绪、心理上得到得不到的波动的动因。大家都平静地接受家庭,就像平静地接受一件木质家具。只有外遇中的那些得不到的情欲,才会引发山洪暴发般的激情狂涌,这就是爱情的最初出现。从这个角度来说,早先的时候,有爱情的家庭其实是不正常的家庭,没有爱情的家庭才是正常的家庭。

        古代时期的罗马妇女就这样生活在没有爱情的家庭,“她们在道德上白璧无瑕,但缺乏希腊女性的风度,没有使丈夫感到愉快的那种热情洋溢的魅力”,而“丈夫对性行为中更微妙的潜在东西不敏感”,大家满足于一种单纯、严肃、平淡无奇的婚姻生活,直到汉尼拔战争结束,从希腊和小亚细亚吹来了生活原来可以更美的的风。

        《古罗马风化史》作者在书中引用的《罗马人的性生活》里的一段话,非常耐人寻味地揭示了罗马之变的根由:“每个民族都必须为鄙视共同的人性和天生的感情付出代价;罗马人比其他民族付出了更高的代价。他们将一切道德规范,一切感情,一切习惯都置于国家最高权力之下,早先的道德规范已经成为强制性的、并且合法化了。后来,当这种约束终于消除的时候,他们的强烈感情便倍加猛烈地迸发出来,并且很快达到罗马帝国衰亡以后从未有过的高度。”

        要理解这段话,需要对此前的古罗马社会作些许补充说明。在古代罗马平静单纯的婚姻家庭里,构成要件是法律、权力、义务和伦理道德的功利目的,男女之间,特别是女性的浪漫的情感、冲动的情欲,总体而言是受到压抑,甚至是缺位的。《古罗马风化史》中写到一个小小插叙,一位元老院议员,仅仅因为胆敢在女儿面前亲吻妻子,就被监察官指责为有伤风化,从此抬不起头。罗马人天性粗朴,加以那时战事频仍,战争氛围笼罩下的社会风气,往往离情欲较远。男人虽有些性特权,但征战不断,留给男欢女爱的时间也就有限,况且,那时可供选择发生性关系的女性自由民的数量,也完全不可与后来同日而语——那时的外地人还太少。数百年间,古罗马男女的情欲,一直呈平静的活火山状。

        俗话说,欠债还钱,历史终于在某一天,伸出了索赔的右手。

        于是,一场称得上波澜壮阔的风情大戏拉开帷幕。罗马人像是着了疯魔一般,完全不讲游戏规则地投身情欲和肉欲的海洋,直到整个庞大无比的帝国最终彻底精尽而亡。

        一种叫科斯装的轻薄柔软的衣服标志和引领了社会风气的变化。“我在那里见到了丝绸衣服,那种既不蔽体也不遮羞的东西居然也叫衣服,女人穿上它实在不能说自己不是裸着身子”,罗马诗人尤维纳利斯嘲笑一个穿这种服装的花花公子,叫他干脆一丝不挂,因为疯子还没那么丢人现眼。一直穿这种勾魂摄魄的丝绸衣服的是那些为性爱而活的女自由民,罗马的妓女阶层几乎全是这些人。贺拉斯说:“这里一切都不遮掩!她身穿科斯装,整个肉体几乎让人一览无余。你可以看清她的大腿确无畸形,脚也不难看。你还可以用目光从侧面打量她。”

        衣服还只是表面文章,肉体的狂欢早已蔚然成风。罗马帝国的开创者,伟大的奥古斯都的亲生女儿朱莉亚,有一次别人问她,为什么她常跟其他男人通奸,生下来的孩子却个个都像她丈夫。朱莉亚以玩世不恭的口吻回答说:numquam enim nisi plena tollo vectorem,大意是只有当她知道自己已经怀上丈夫的孩子,才会向情夫献上身子(根据书中说明,如果这句原意直译出来,本书就有可能像《肉蒲团》一样受到查禁,因为原文太猥亵了)。朱莉亚每夜都在罗马广场的玛息阿雕像下狂欢作乐,放纵地与素不相识的人鬼混,以至于奥古斯都好长一段时间因为羞于见人而避免出现在公众面前。

        在那个年代,你在罗马找不到传统意义上的爱情故事,随处可见的是情妇、通奸、嫖妓、纵欲、同性恋、双性恋、恋童、施虐与受虐狂,甚至兽交和乱伦。说来有点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你所能举出的罗马人名中,没有一个一生只结过一次婚或没有嫖妓、通奸的经历,从皇帝到元老到军团司令到哲学家到诗人。有一个故事,可以视之为古罗马风化转变的绝妙见证,一个浓缩的性伦理风向标。

        一位贵妇人不幸死了丈夫,她悲痛欲绝——是真的欲绝,因为她一直跟着丈夫的灵车进了墓地,米水不进,日夜守着丈夫的尸体痛哭流涕,谁劝也不听,一心决定以死明志,全城的人都一致认定她就是贞操与爱情的真正榜样。

        在这期间,有几名盗贼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总督派一名士兵看守,以防有人偷偷取下搬去埋了。这刑场紧靠在墓地附近,看守士兵那天出于好奇走进墓穴,看见了奄奄一息正待殉夫的贵妇人。士兵起先安慰妇人,谁知妇人更加悲痛,扯下自己的头发抛在死者身上;士兵又劝妇人别再绝食,妇人置之不理。这时,墓穴里一直陪着妇人的女仆禁不住酒香美食的诱惑,率先开禁,并在酒足饭饱后严厉批评女主人的愚昧,说了好一通十分精妙的生活哲学。于是,转机出现了,女人进食了。也酒足饭饱后,士兵开始更上一层楼地劝妇人活下去,然后再上一层楼地劝妇人放弃贞操,女仆在一旁风助火势,“为什么要拒绝令人愉快的爱情?”不用多说,妇人同意了。于是就在墓穴,他们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难分难舍。

        就在这时,钉在十字架上尸体的亲属发现看守放松了,就乘机把尸体取下偷偷埋了。士兵知道后,告诉妇人,他不愿等着受军法审判,宁愿用自己的剑惩罚自己的玩忽职守,并请求妇人就在这墓穴里给他一席之地,让丈夫与情人共葬一处。

        这时妇人大声说道:但愿老天爷不要让我眼看着两个我最爱的人同时死去,我宁可把死人吊起来也不杀死活人。于是她让士兵把她丈夫的尸体从灵柩里弄出来,挂到了十字架上。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风月宝鉴映照下的古罗马男女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