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盛夏荷风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民国时期一些谦词敬语的用法
32290 次点击
21 个回复
盛夏荷风 于 2018/9/11 10:17: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民国时期一些谦词敬语的用法

作者:黄坚

    “前面几封信里说起了几次周岂明先生的令兄:鲁迅,即教育部佥事周树人先生的名字。”、“有人说,他们兄弟俩都有他们贵乡绍兴的刑名师爷的脾气。”(陈源《致徐志摩》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为了想报告读者更多一点关于鲁迅的思想及其他,于是便驱车往访他的令弟——周作人先生。”(《鲁迅在平家属访问记》,原载南京《新民报》,转见于《鲁迅回忆录》专著上册)

    “我只好咬着牙关,背了‘战士’的招牌走进房里去,想到敝同乡秋瑾姑娘,就是被这种劈劈拍拍的拍手拍死的。”(《而已集 通信》)

    “敝同乡”这种说法,好像在鲁迅的文章里,还有一次用到过,记不清是什么地方了。

    看到这个词的时候,稍稍楞了一下。因为之前看到一篇写唐德刚先生的帖子,里面说唐称胡适为“敝老师”,我于是发了一通议论,认为“敝老师”这个说法怪怪的,而且不通。我的根据是,敝的原意或本义,是指衣服破旧,后泛指东西、物件、地方的破败,并成为一个使用广泛的谦词。但作为谦词,敝字基本上只用于物件、地方之前,或相当于物件、地方的名词前,如国家,所谓敝国,只有敝人是极少有的用于人之前的自谦之词。但不知从何时起,敝字作为谦词,开始出现在一些人称名词之前,比如“敝老师”之类。我用google搜了一下,发现还有过“敝父母”的用法,应该主要是在明清小说,及世俗性较强的文本里面。在较为正式的书籍或词典里,我没看到过“敝父母”、“敝老师”之类的用法。查《词源》,敝字下共列了12个词条,分别是:敝人、敝邑、敝笱、敝赋、敝膝、敝蹝、敝庐、敝窦、敝(足字边,右边丽字繁写体,同蹝,即屣字)、敝帚千金、敝帷不弃、敝鼓丧豚。这里除上面说过的敝人外,其余的敝字作为前缀,有个别作动词,如敝鼓丧豚;其余绝大多数是作形容词,所修饰的基本都是物件或地方(地方其实也是一种物),最多是如敝赋、敝窦这种转义用法,但其基本意思仍是物件或物体。这种作为形容词的敝字,不能全部看作谦词,但程度不同地含有“谦意”。

    鲁迅笔下的“敝同乡”,又该作何解呢?

    既然同乡“敝”得,那同学自然也“敝”得;既然同学能“敝”,老师之“敝”,岂非顺理成章?

    我想,这里有值得说道的地方。

    敝字作为谦词,用于地方之前,前已有例,尤其是敝字几乎首先和经常性地用于诸如敝邑、敝庐这样词语前。正因为如此,在鲁迅和他的朋友笔下,常能看到敝杭、敝沪、敝京师这样的写法。显而易见,这是沿敝邑和敝庐的说法引申而来,却有了一份调侃、谐谑的味道。我猜想,鲁迅的“敝同乡”,是否是从“敝邑”到敝乡,再到“敝同乡”衍申、衍化而来?其基本与基础,仍在于敝乡,但却加上了一个“同”字(香港人称这种现象为“僭建”,僭在粤语里发“浅”音)——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

    但是我认为,“敝父母”、“敝老师”,乃至“敝同乡”这样的说法,仍然是少见的,而且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从下星期一起,敝少爷之幼稚园放假两星期,全家已在发愁矣。”(鲁迅《致沈雁冰》,1936年1月17日,文物出版社《鲁迅研究资料》第二期)

    针对我对于“敝老师”一词的质疑,有人说,所谓“敝老师”只不过是敝人和老师的合成简称。

    果真如此?

    那么,这种合成简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较早的时期——比如先秦,那时谦词的使用相比之下,更为盛行——来看,这种所谓合成简称,应该是极少见的,坦率说,我没这种印象。相反,我举了《孟子 公孙丑下》里的一个例子:“有贱丈夫焉,必求龙断而登之,以左右望,而罔市利。人皆以为贱。”我觉得“贱丈夫”跟“敝老师”看上去,倒像对仗极为工整的“同构”词。而从“贱丈夫”来看,前面这个词(贬词和谦词在使用性质上,应该可视为一类)跟后面的词,它们的关系,无疑是偏正结构的修饰与被修饰关系,决不可能存在什么“贱人的丈夫”之类荒谬说法。寡君显然也属同类情况,意思是寡德之君;拙荆、贱妇的意思,也不难看出,都不可能是什么“拙人的家妇”,或“贱人的女人”的意思。但鲁迅给茅盾的信里,不是明明写着“敝少爷”么?这又回到前面那个相似的问题,少爷“敝”得,老师“敝”不得?

    对此,我给出的回答是:

    其一,这里首先恐怕牵涉到鲁迅的一种笔法问题,所谓亦庄亦谐。看鲁迅的文字,除《日记》外,似乎普遍、持久地有这种既正经又谐谑地写法。例子太多,不胜枚举,只要用心读一下鲁迅的文章,就能轻易发现。比较接近的一个例子,是“之流”的用法,鲁迅固然把它时时加在他所轻蔑的人的名字后面,但也会把它用于许广平的名字后(也是在给茅盾的一封信里)。而且,称海婴为“少爷”,本身就已说明问题了。

    二,我相信,也曾看到过,在明清以后包括民国期间,一直延续到金庸的武侠小说里,都能看到所谓“敝师父”、甚至“敝师祖”这样的称呼与写法。鲁迅毫无疑问是熟悉这一类的小说的,他是否是从这些小说里顺手地沿用了一下,不管是出于自然而然,还是暗含它意。我这里的意思是,也许和“他的令兄”之类一样,这些起源于“乡土民间”(这是我的一种猜测)的说法,鲁迅也已经自然不自然、自觉不自学地把它们纳入到了自己的语言系统里。

    既然又说到“他的令兄”,就再来说说这个“令兄”吧。

    令有美好的意思,这是众所周知的,所谓令名。而且令名作为一个词语,并不仅限用于第二人称,但“令兄”可以像鲁迅、陈源和《新民报》的记者这么用吗?最让人困惑的例子,无疑是近些年因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误用”,而引发轩然物议的“令尊”、“令堂”了。在中国人的语言表达里,通常情况下,是没有人会说出“他的令尊”或“你的令堂”之类话的——除非是故意说笑话。如果说“他的令尊”、“你的令堂”都是不可以说的,那“他的令兄”、“他的令弟”又该作何解释呢?

    “敝书屋因为对于现在出版界的堕落和滑头,有些不满足,所以仗了三个有闲,一千资本,来认真绍介诚实的译作,有益的画本,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编辑并无名人挂名,校印却请老手动手。因为敝书屋是讲实在,不讲耍玩意儿的。”(《集外集拾遗补编 三闲书屋印行文艺书籍》)

    在前面说敝字时,说到过敝的原意或本义,是指衣服的破旧(见许慎《说文解字》),但即使从前面所引的《辞源》的例句就可看出,敝字的这个意思,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转义,比如敝赋。《辞源》引的是《左传》例句:“子以君师辱于敝邑,不腆敝赋,诘朝请见。”又以“是以不敢宁居,悉索敝赋,以来会时事。”敝赋已经是代指军队,因为“古以田赋出兵和战车,故称兵卒和战车为赋。”(《辞源》)显然,由于赋从田赋转义为军队,因此作为它的前缀修饰词,敝字的功能性质也就相应随之地发生了某种变化,从单纯简单的修饰物件(包括地方)延伸到了修饰某种集体性的名词(这应该是第一步,下面我会说到它的另一种延伸),这不仅表现在敝赋上,其实,敝邑一词,已经不能简单地视为是修饰单纯的物件或地方,因为,社稷和国家已经含有明确的人格意义。尽管它是抽象的,也是集体性的。而在前面所引的鲁迅那段文字里的“敝书屋”,更是一个从具体走向抽象,从物体空间走向人格集体的一个经典转换例句。几乎可以一眼看出,“敝书屋”,是从如敝处、敝庐、敝邑等同类词语结构,衍化而来的。它所新增的,只是一个“书”字,但这样一来,意义就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屋在通常情况下,只表示为一个空间(尽管它可被赋予一些跟人有关的含义,但必须要在明确被赋予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具体地谈论它)而书屋,则明显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空间概念,它其实从实质上说,是一个人格化的集体概念,表示的(即所谓所指)是一群人。从这里,我们能够看到从“屋”到“书屋”之间,既相关联,又明显不同的内含。正如化石给我们以生物演化的证据和证明,在这样的词语转化中,我们看到了词语的“进化”和“演化”痕迹。而“敝书屋”与“敝同乡”两者相较,又几乎可以清晰地看到属于同类词语演化或者说转化的一条途径和方式。简单说,这就是嵌入式的新增法。也就是我在前面说过的,香港人口语中的所谓“僭建”。

    另外,说到敝字用于抽象名词或概念的情况,这正是我要说的敝字作为修饰词的另一个“新”功能,即用于抽象的意义之前,——但在起初阶段,这个抽象词及其意义,有一个具体的、实在的物理性“实体”,如前所举“邑”、“赋”,而在敝窦一词中,窦字也从具体的洞口,转义为漏洞,而且是指营私违法的漏洞。敝字作为一个修饰词,一个谦词,用于抽象的意义之前,我在鲁迅的笔下,看到的是这一个句子:

    “惟敝志原落后方,自仍故态,本卷之内,一切如常,虽能说也要突飞,但其实并无把握。”(《集外集拾遗补编 敬贺新禧》)

    “志”无疑是个抽象名词,它之所以可以“敝”,完全是因人(说者自己)衍伸而来的。

    写到这里,忽视有点意兴阑珊起来,下面是我在读书时偶尔随手采摘下来的一些例句,聊供有兴致的朋友一乐:

    1919年7月4日,鲁迅致钱玄同的信中,有“贵敝宗某君的事,恐怕很难;”

    “贵敝宗”!这绝对是闻所未闻的了。

    《集外集拾遗补编 玄武湖怪人按语》注[2]:鲁迅在1934年5月18日致陶亢德信中说:“以敝‘指谬’拖为拖为‘古香斋’尾巴,自无不可,”

    “指谬”亦可敝,正与“敝志”同。

    《集外集拾遗 通信(致孙伏园)》:“其实,在我们贵国,杀了满城人民,烧了几十村房子,兵大爷高兴时随便干干,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们贵国”,嘻嘻哈哈。

    “周君的家庭怎样着呢?有令郎吗?”(藤野严九郎《谨忆周树人君》)

    藤野先生可不像是个爱说笑的人,可见中日同此凉热。

    钱玄同《致胡适》“‘敝老师’底思想,的的确确够得上称为昏乱思想了。我以为他这种思想,其荒谬之程度远过于梁任公之《欧游心影录》。吾侪为世道人心计,不可不辨而辟之也。”(《钱玄同文集》第6卷)

    钱玄同在此用了“敝老师”一词,却给它打上了引号,耐人寻味。

    另外,在《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里,有以下例句:

    从此顺路找个敝友说一句话;

    子兴道:“倒没有什么新闻,倒是老先生你贵同宗家,出了一件小小的异事。”

    因此,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无奈竟不能改。

    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 在家时名唤贾敏。

    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

    此外还有:

    《周作人集外文 火与淫》“据敝母舅(系儒医,但不开业)考证,因北方睡在炕上,故女性多淫云。”

    《龙文鞭影 却衣师道》有“其内子”语;

    鲁迅《热风 不懂的音译》“不料直到光绪末年,在留学生的书报上,说是外国出了一个“柯伯坚”,倘使粗粗一看,大约总不免要疑心他是柯府上的老爷柯仲软的令兄的罢,但幸而还有照相在,可知道并不如此,其实是俄国的Kropotkin。”

    我就想知道,这些语言表达,无论庄谐,它们还活着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0:29:04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下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6:17:30    跟帖回复:
       第 3
    如今先进文化。看影视剧、晚会节目,从帝王将相到知识分子直至村夫小儿,台词的主流必须是白口油子才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6:57:03    跟帖回复:
       第 4
    回字有五种写法,谦词则有万般原由忌宜。这种学问,不要也罢。说话是用来传递信息的,不是用来做脑筋急转弯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7:28:12    引用回复:
       第 5

    回帖人:
    yyyf9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7:34:44    跟帖回复:
    6
    那时,白话文,还没有成熟。
    白话文经典应该以《毛选》为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8:57:39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yyyf9 2018/9/11 17:34:44  的原帖:那时,白话文,还没有成熟。
    白话文经典应该以《毛选》为正。
    有这层因素,但也明显有很多是谐谑的用法,说明那时的文人,已经以这些说法为不以为然,至少是难登大雅之堂,不作正经之语用的。所以时至今日,假如仍有人“敝老师”、“敝父母”之类的,难免让人有捧腹之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19:23:01    跟帖回复:
    8
    这也不足为奇。现在不少人会说,知道您开业,今天我们光临一下。。。。。。
    这大概也是有文化的表现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22:22:19    跟帖回复:
    9
    学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22:27:35    跟帖回复:
    10
    自从“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雄文遍布大江南北以来,谦辞敬语几乎已经成为稀有文字。即使正规公文也是八股横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22:46:30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23:06:26    跟帖回复:
    12
    当今农村人才识几个字就忘了祖宗在所谓的民国衣不蔽体、目不识丁的悲惨景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1 23:21:12    跟帖回复:
    13
    000000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0:00:10    跟帖回复:
    14
      文章标题倒不错但看起来有点吃力。当然,本人阅读能力差也是主因。某自认为;民国时期在书写时一般常用的二个自称;“鄙人或敝人”,一般的来讲自称“鄙人”的是有些财富和地位的人士。为什么?因为鄙虽是个贬意,但这是客气的自贬。主要也是为了给他人一个面子,这样谈起话来彼此间可以不用拘束。
      但文人墨客知识份子一般不能算富贵人士(什么酸嘛!),但是毕竟有文化的人士知道称“鄙人”需要的内在因素且“卑鄙”一词含义甚明焉能自辱?故弃之而用“敝人”也是自谦的称呼。“敝帚自珍”这取自宋代诗人陆游《秋思》中的一句:“遗簪见取终安用;敝帚虽微亦自珍。”,故用“敝人”来自称的一般多见于文人墨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7:38:39    跟帖回复:
    15
    天朝不需要谦恭了,君不见,妨碍了别人,不是说对不起,而是不好意思,既然不好意思,你他妈还冒犯别人干吗?纯属找抽的词汇
    32290 次点击,21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民国时期一些谦词敬语的用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