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GOSPELTRUTH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麦克阿瑟对日本的改造
107390 次点击
738 个回复
GOSPELTRUTH 于 2019-04-17 06:59: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麦克阿瑟对日本的改造

    [选自(麦克阿瑟传)]





    【麦克阿瑟,美国五星上将,二战名将。1942年,麦克阿瑟率领一支百万大军踩着日本人的尸体,从遥远的墨尔本一直打到了东京,他的双手沾满了日本人的鲜血。所以,有无数的日本人想把老麦碎尸万段,他也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所以,1945年8月30日下午2时5分,当麦克阿瑟的座机降落在东京机场,当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走出飞机踏上日本的土地,尽管他没有穿军装,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更没有举行什么入城式阅兵式,但这一刻,对于7000万日本人来说,依然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每个人都在心里念着“亡国,亡国,亡国”。

    然而,麦克阿瑟将军给日本带来的是和平、正义、宽容和民主而不是仇恨。战后的日本国破家亡经济崩溃,连国会议员的工作午餐也不过是一碗地瓜稀饭,饥饿笼罩了日本。这时老麦克挺身向国内施加巨大压力,迫使美国政府援助日本,350万吨粮食和20亿美圆的经济援助紧急送往日本。他不仅保留了日本政府,更顶住压力赦免了天皇,他甚至关心普通日本复员军人的命运,给他们以生活的出路。40万登陆美军也用他们的克制、善意和献身精神征服了日本人。当在日本狭窄的城市街巷里,日本平民与美国大兵相遇而通过困难时,总是美国兵站在一旁让日本人先走。日本人不能不扪心自问,如果他们是胜利者,他们自己能做得到吗?】

    麦克阿瑟作为盟军最高统帅,如今已成为7000万日本国民的最高统治者。按照他的话说,投降后的日本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彻底崩溃了。因此,他所面临的任务不仅仅是占领,而且要重建这个几乎被战争彻底破坏了的国家,并按美国人的标准改造这个国家,使之成为美国在远东的忠实盟友和民主堡垒。他原本是一名职业军人,但他现在又不得不去做一个经济学家、政治学家、工程师、总经理、教育家乃至神学家。他把日本当作一个从军国主义社会转变为自由主义社会的大实验室,这将远远超出摧毁日本的战争潜力和惩治战犯这两项既定目标。如果他的实验成功,他将被证明是历史上战胜国对战败国的最杰出占领者。

    为了这项实验,他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很少过节假日,甚至连圣诞节和复活节也不例外。他从未到过日本的其他地方去旅游、巡视,也从不参加晚会和招待会。他从不与公众直接见面,而只是躲在幕后不断地发布公告和下达指令,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神秘莫测的感觉。在朝鲜战争爆发前,他只离开过日本两次:一次是在1946年7月4日前往马尼拉参加菲律宾独立庆典,一次是在1948年8月15日赴汉城参加大韩民国成立仪式。杜鲁门总统在日本投降后曾两次邀他回国以庆祝胜利,但他都以日本 形势复杂而困难 为由加以拒绝,使得杜鲁门总统大为光火,认为这是对他的无理与侮辱,从而埋下了不和的种子。

    麦克阿瑟的日常生活非常固定。他的活动天地简单地说,就是两点一线,即大使馆、办公室及两处的往返路线。每天早晨起来,他总要和儿子逗弄一会儿爱犬。他当时养有4条狗,其中一条名叫 布莱基 的长耳狗最受他的宠爱。说起这条狗,还有一段有趣的插曲呢。有一次,日本首相吉田茂去麦克阿瑟的办公室,发现他情绪不好。一问才知道,原来他的 布莱基 不幸突然死了。过后,吉田茂一声不响地设法弄来那只狗的照片,让农业大臣去找一只一模一样的来。那位农业大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来一只。当吉田茂亲自把这只狗送到麦克阿瑟府上时,他和儿子都高兴地跳了起来。

    全家人一般在8点钟前后用早餐,然后台本斯夫人开始给小阿瑟上课,麦克阿瑟则回卧室练20分钟左右的健身操。大约9点钟,他开始工作,先看报纸,然后处理邮件,写回信。10点多钟,他乘车前往办公室。一路上警察大开绿灯,畅通无阻,天天如此,以致成了吸引游人的一大景观。每天都有许多人聚集在大使馆和第一大厦门外,以便一睹将军上下车时的风彩。

    来到办公室,他首先与已是总部民政局长的惠特尼处理一天的公文。需要发布公告或指令时,他常常把大意口述给惠特尼,而惠特尼则具有一种理解麦克阿瑟的愿望和想法并将之变成文字的非凡才能,能准确表达出意思上的细微差别。处理完公文后,他开始接待预约的客人,主要是日本首相。而与客人一谈起来,常常是只听他一个人在海阔天空地说,边说边没完没了地踱来踱去, 就好像这一天他再没别的事可干似的 。大约在下午2点,他乘车回家吃午饭。进门后,如果有客人一起来用餐,琼会故作惊奇地说: 嗅,将军回来了! 或 哈啰,将军! (她从不当众称他的名字。)用完午餐,送走客人,他总要睡上一小时的午觉,醒来后看一会下午出的报纸,然后又乘车去办公室。

    这时已是下午5点钟左右,快到下班时间了。但那些工作了一整天的参谋们又不得不再陪他加几个小时的班,以致使他们无法从事别的诸如社交和娱乐等活动。当有人对此提出抱怨时,他会回答说: 一个人难道还有比死在执行任务的岗位上更值得的吗? 晚上八九点钟,他又按原路线回家,简单地吃一点东西后就与琼及使馆工作人员一起看电影,目的在于放松一下神经,解除一天的疲劳,因此选的片子多是喜剧片或西部片。看完电影,他又让琼陪他在使馆一楼长长的过道上没完没了地走来走去,滔滔不绝地向琼讲他对某些问题的想法和感受。这样边走边谈有时要到凌晨1点,弄得琼常常眼皮打架。

    第二天,基本上又是重复前一天的那些活动,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然而,麦克阿瑟就是以这样一种简朴的近乎修道士般的生活与工作方式,来创造他的奇迹,来完成 世界现代史上最雷厉风行、最卓有成效地改造一个大国的任务 的。这个任务无论是在涉及的范围上还是在其艰巨性上,都是惊人而空前的。

    麦克阿瑟所面临的首要任务是使日本非军事化,解除日军的武装。战争结束时,日本有近700万军人需要遣散,其中在海外的有400余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