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06:06    引用回复:
11326
转至第11298楼第 11298 楼 caizir 2019/10/10 9:17:38  的原帖:@李耳我 我那样讲就想让你跳一跳,我倒想看看你号召的这些大家具体是哪些大家。我说老傅,小墨,有码还有老盼是我在意的网友。你不是一直说我的眼光有问题吗?这些网友在我心中是有底线的。如果我看错了,就从此不会再来任何与你们有关的楼,我觉得这个还挺公平的。转至第11303楼第 11303 楼 李耳我 2019/10/10 9:33:43  的原帖:我反复告诉过你,想要恒久远,就不要绑架朋友为己站台,菜籽还是不听啊,看来拉帮结派党同伐异思维已经深入骨髓。
前面还有几条火辣辣的跟帖估计被王丽华屏蔽了,王丽华还想保留和菜籽的感情,这次对得起菜籽。
上次菜籽为了给小醉站队而和王丽华感情破裂,那是你俩都有错,王的错还大点,我分析过。
这次菜籽为了挺小乌头而全然不顾王丽华的感受,那错全在菜籽一方了。
想当初,为了修复你和王丽华的感情裂痕做了不少努力,最后也算成功了。
看来当初是我多事,菜籽是不大会经营朋友感情的,所以你的闺蜜好友一个一个远离了,现在就剩下这个人见人嫌的小乌头了。
      支持小乌头并不等于排斥王丽华。里带不要乱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06:40    引用回复:
11327
转至第7287楼第 7287 楼 王丽华 2019/9/29 21:13:17  的原帖:    楼德煎饼有50多个品种,大多选用小米、玉米、大豆、花生、板栗、核桃等粉碎成糁,磨成细糊,摊在鏊子上,用边烙边刮的传统工艺精细加工而成。
    1998年5月,新泰市楼德镇被中国农学会命名为"中国煎饼第一镇"。
转至第9594楼第 9594 楼 只耕耘 2019/10/6 22:04:45  的原帖:我还是来谈谈煎饼吧,前边提到玉米糊添加适当地瓜面适当发酵后摊出来的煎饼是我的最爱,我母亲是摊这种煎饼的高手,大号鏊子摊出来也要七张一斤,我一顿就能吃十一二张,有两种吃法,一种是现摊现吃,一种是摊后保存起来吃,两种吃法各有千秋,味道虽然不同,却是难分优劣。现摊现吃时我两口一张煎饼,几秒钟就完成了,母亲一个人摊是供不上我吃的,因为这时候的煎饼卷在一起非常柔软,一折一卷,有指头般粗细,二三十厘米长,向嘴里一续就是一半。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9856楼第 9856 楼 王丽华 2019/10/7 11:27:34  的原帖:向嘴里一续就是一半
叙述太生动传神了。赞。
转至第9970楼第 9970 楼 只耕耘 2019/10/7 22:14:36  的原帖:那时候吃这样的煎饼不需要啥好菜,当然通常也没有多好的菜吃,一块咸菜足已,当然咸菜的花样倒是挺多,如果有好咸菜,那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了,不过那时候一般家庭没有多少好咸菜,大部分家庭当年腌的咸菜都不够吃,真正好咸菜需要腌好多年,这里指的是我们这里的俗称辣疙瘩咸菜
转至第9974楼第 9974 楼 tiggerking 2019/10/7 23:47:20  的原帖:家里没种点儿大葱?
转至第9985楼第 9985 楼 只耕耘 2019/10/8 7:02:26  的原帖:后边会大加称赞大葱
转至第9989楼第 9989 楼 只耕耘 2019/10/8 7:35:05  的原帖:说起大葱,想起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现在正流着口水。当时我家隔邻的学校要扩建,我们生产队菜园的一部分被划入了扩建的土地,菜园里种了部分春葱,初春那刚生芽不久的葱叶看起来绿中微黄,温润如玉,让人垂涎欲滴,虽然还不到出葱的时候,也只好忍痛割爱了,价钱还算公道,一角五分一斤,当然舍不得成斤买,母亲买了几颗,父亲说,倒不是舍不得那几个钱买葱,而是有了葱会多吃更多的粮食
转至第9991楼第 9991 楼 tiggerking 2019/10/8 7:46:37  的原帖:你这是哪个地区,七十年代能买到这么便宜的大葱
转至第10001楼第 10001 楼 只耕耘 2019/10/8 8:59:23  的原帖:应该不便宜了,这个价钱一天的收入也就能买两斤,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一百元一斤了吧
转至第10013楼第 10013 楼 tiggerking 2019/10/8 9:27:29  的原帖:七十年代通货膨胀很严重
转至第10019楼第 10019 楼 老盼 2019/10/8 9:43:47  的原帖:这次是反语,俺看出来了。
转至第10023楼第 10023 楼 tiggerking 2019/10/8 9:54:48  的原帖:刚生芽的小葱一百块钱一斤,那只能得出通货膨胀严重的结论啊
转至第10026楼第 10026 楼 老盼 2019/10/8 10:01:50  的原帖:耕耘先生数学不好。
转至第10048楼第 10048 楼 只耕耘 2019/10/8 11:15:37  的原帖:一般般,都是粗略估算,不过一般八九不离十
转至第10052楼第 10052 楼 老盼 2019/10/8 11:37:46  的原帖:可是,蔬菜卖出粮食价,还是有点惊人。
转至第10077楼第 10077 楼 只耕耘 2019/10/8 12:50:32  的原帖:那时的粮食价格可远不是一角五分的价,而这种葱可是很鲜很鲜的,若不是因为征地,还不到上餐桌的时间,因而这个价格很合理的,也就是买点尝尝鲜而已,当然那时的人们很可能也缺少里边所含的某种急需的成分,后边还要介绍
转至第10085楼第 10085 楼 老盼 2019/10/8 13:26:29  的原帖:呵呵,耕耘先生大概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故而不是很清楚当时基本生活物资的价格情况。
俺弱弱地试探一下:当时的猪肉价格大概是多少?
转至第10097楼第 10097 楼 tiggerking 2019/10/8 14:32:20  的原帖:不用问了,此人年纪应该不到40岁,对塔门而言,70年代不过是个以讹传讹的传说。

山东河北一带而言,很好的秋收大葱(葱白很长)运到城里也不过三两分钱一斤。大田里的葱即使刚刚长出来也是深绿色的,所谓嫩得发黄的只能是从栽种在花盆里的葱根上长出来的。那个年代,就北方而言,吃葱主要是吃葱白部分。刚发芽的葱,葱白部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本身又细,基本没有实用价值。这种葱,不要说卖一毛五,一分五都没人买。,如此,这种刚发芽的葱苗子根本没有收获的价值---人工费合不上

此外,大葱是高产作物,如果能卖到一毛五,那每亩大葱的经济价值就在一千块左右了。这个收入轻松超过当时城里中级工人的年工资收入了。如此,农民还叫啥苦呢?
转至第10186楼第 10186 楼 只耕耘 2019/10/8 20:38:59  的原帖:看来你的农村经历有限,我们这里管那种葱叫柔葱,就是头年夏天栽种,秋后不收,等来年春天收获,生产周期长不说,主要是只能小块地里种植,你以为那个时候你想种啥就种啥?不小心就割了你的资本主义尾巴,再者说农民没有你想的那样傻,这种东西种多了能当饭吃?也就是尝尝鲜而已
转至第10201楼第 10201 楼 caizir 2019/10/8 20:55:13  的原帖:柔葱
===
真还是头一次听~ 还挺好听的~
您说的这里是哪里呢?
先谢谢~
转至第10224楼第 10224 楼 王丽华 2019/10/8 21:15:28  的原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柔葱这个东西是啥。猜,应该是柔软的细细的小葱。
转至第10234楼第 10234 楼 傅小昕001 2019/10/8 21:27:21  的原帖:美女的手指~
转至第10257楼第 10257 楼 戒屁 2019/10/8 21:46:24  的原帖:樱桃小口杏核眼,顾倾人城唇含丹。眉宇不画自横翠,春葱玉指如花兰。
转至第10274楼第 10274 楼 anhaowunian 2019/10/8 22:01:58  的原帖:
转至第10876楼第 10876 楼 戒屁 2019/10/9 18:52:22  的原帖:老和尚有时也偷看美女
男人,看吧看吧不是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09:48    跟帖回复:
11328
    混血破落户来晚了,我现有急事要去办,回头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11:39    引用回复:
11329
转至第11034楼第 11034 楼 乌有网民 2019/10/9 21:59:35  的原帖: 今晚小编审帖速度比蜗牛还慢!转至第11051楼第 11051 楼 王丽华 2019/10/9 22:13:09  的原帖:    搞笑段子:很久以前,一个女的正在睡觉,一只蚊子飞过来把她叮醒了,她举手正准备拍下去的时候,那只蚊子哭着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请不要杀我!”女人听后,小心翼翼的把蚊子放在手心,边拍手边唱生日歌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11065楼第 11065 楼 老邻居 2019/10/9 22:23:31  的原帖:有啥好笑,你就是主角
转至第11077楼第 11077 楼 王丽华 2019/10/9 22:35:28  的原帖:那就多了一个笑点
转至第11080楼第 11080 楼 老邻居 2019/10/9 22:39:13  的原帖:耳朵的话你听不进,为了虚念为贪那块茅坑臭砖盖楼,值当么?
转至第11087楼第 11087 楼 王丽华 2019/10/9 23:00:05  的原帖:没有为盖楼啊。
转至第11089楼第 11089 楼 老邻居 2019/10/9 23:02:23  的原帖:踢了:为安定团结。让去隔壁吧
转至第11090楼第 11090 楼 王丽华 2019/10/9 23:03:29  的原帖:哦,可以不搭理不想搭理的人。没事儿,真的。
转至第11266楼第 11266 楼 大悟者ABC 2019/10/10 8:31:01  的原帖:     不搭理解决不了问题。是吗?
他们斯文人,搭理你降身价?我哄你开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19:03    引用回复:
11330
转至第11328楼第 11328 楼 大悟者ABC 2019/10/10 10:09:48  的原帖:    混血破落户来晚了,我现有急事要去办,回头见。




    
    
去吧,记得买瓶红花油,备上?此药可消你肿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19:26    引用回复:
11331
转至第10557楼第 10557 楼 野仁 2019/10/9 2:02:28  的原帖:有兴趣登陆,顶一下王丽华的楼。转至第10968楼第 10968 楼 王丽华 2019/10/9 20:53:56  的原帖:你好。见过这样的削苹果机器吗?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10977楼第 10977 楼 谢天基ABC 2019/10/9 21:04:31  的原帖:     这不算什么,给我一把水果刀,我凭一双手也能在一分钟内做到这种效果。
转至第10987楼第 10987 楼 乌有网民 2019/10/9 21:16:06  的原帖: 大娘的老鼠马甲真多。大娘为了满足其难以启齿异于常人的欲望,也是拼啦。
转至第10991楼第 10991 楼 谢天基ABC 2019/10/9 21:20:58  的原帖:    叫娘干啥?叫大爷。————别误会,这是某小品台词。我没那么老。
转至第11010楼第 11010 楼 上海老费 2019/10/9 21:37:56  的原帖:小子休得无礼,快叫俺老爷。
转至第11036楼第 11036 楼 乌有网民 2019/10/9 22:01:18  的原帖: 塔敢叫你老爷,俺就敢叫塔小丫头。
转至第11050楼第 11050 楼 上海老费 2019/10/9 22:10:43  的原帖:塔墙裂要求做俺费家的小爷,因此俺就是塔的老爷。
转至第11258楼第 11258 楼 hya1951 2019/10/10 8:20:40  的原帖:叫少东家小爷的,只有奴才丫头等下人。费家的老爷会叫自己儿子小爷吗?
“费家的小爷”与费爷,是什么关系?这“小爷”在费家又是个什么角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21:59    引用回复:
11332
转至第11254楼第 11254 楼 caizir 2019/10/10 8:13:05  的原帖:该帖子已经被屏蔽转至第11259楼第 11259 楼 李耳我 2019/10/10 8:21:37  的原帖:大悟就是另一个小醉啊~
你相信什么是你的事,相信小编这点你倒和趴在你肩膀上的小醉一样。
说到裝夶,菜籽就不要谦虚了,小鱼蛋都能成为你的脏口老师还有什么不能装的?
来吧,把小鱼蛋恩师教你的都喷薄出来吧,让大家见识见识美利坚女教授的风采~
来吧,把小鱼蛋恩师教你的都喷薄出来吧,让大家见识见识美利坚女教授的风采~   期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43:13    引用回复:
11333
转至第1楼第 1 楼 孙继胜 2019/10/10 8:42:29  的原帖:    公元680年,也就是唐高宗永隆元年,洛阳城一座宅院里,两个男人在一起喝酒。

    年龄稍大一点的叫刘希夷,小一点的叫宋之问,俩人不但是同班同学,同一年考中的进士,而且还是实在亲戚,舅甥关系,年龄小的是舅舅,大的是外甥。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对,没办法,没地方说理去。

    酒过三巡,年长的刘希夷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舅,我前两天刚写了一首诗,您给点评点评。”

    宋之问放下手里的筷子,并不客气,很随意地接过了那首诗。

    在那一刻,两个人谁都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首诗,为刘希夷引来了杀身之祸,宋之问也因此卷入一桩扑朔迷离的“因诗杀人”案中。

   1.

    宋之问,天资聪颖,勤奋好学,19岁进士及第后,就被招进文学馆,成为宫廷御用诗人。虽说年龄比外甥还小几岁,但宋之问在诗坛的地位却非刘希夷可比,据《旧唐书》记载:“之问弱冠知名,尤善五言诗,其时无能出其右者。”与大诗人沈佺期合称“沈宋”。

    今天我们说起沈佺期和宋之问,感觉并不是很出名,好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其实,沈宋在诗坛的地位非同一般,不是因为他们写过多少首流行的诗词,而是因为这两人对中国律诗的形成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我们知道,唐朝之前的诗歌被称作古体诗,在格律上是没有统一规范的,没有严格的平仄要求,对仗、押韵也不讲究,这也是古体诗读起来没有唐诗那么朗朗上口的主要原因。

    宋之问和沈佺期,还有杜甫的爷爷杜审言等人,身体力行,在“初唐四杰”的基础上,完善了五言格律诗体制,并创造了七言律诗新体,明确了古体诗和近体诗的界限,将唐诗发展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是公认的中国格律诗奠基人之一。可以说,唐诗中的五律、七律、五绝、七绝,就是在宋之问手上定型的。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后人将宋之问与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陈子昂等大咖并列,合称“仙宗十友”。

    所以,宋之问在初唐诗坛并非浪得虚名,绝对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那天,宋之问漫不经心地接过外甥刘希夷递过来的诗稿,看着看着,表情逐渐凝重起来,看完,当时就被震住了: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好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这是一首拟古乐府格式作的七言古诗,名为《代悲白头翁》,从妙龄少女写到白发老翁,咏叹青春易逝,富贵无常。全篇构思精巧,用词华美,抒情宛转,音韵和谐,特别是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堪称神来之笔。

    宋之问读罢,赞不绝口,当时就动了一个念头,问刘希夷:“这首诗给别人看过吗?”

    刘希夷说:“没有啊,您是第一位读者。”

    宋之问说:“那咱商量个事儿呗?帮舅舅一个忙。”

    刘希夷说:“啥事儿你说舅,只要我能办到的,万死不辞。”

    宋之问说:“这两天宫里搞诗歌比赛,要求参赛作品必须是没有发表过的新诗,你看你舅一天到晚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静下心来搞创作,眼看截稿日期就要到了,我想让你把这首诗送给我,让我拿去充个数,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舅舅这个忙啊?”

    刘希夷也是多喝了几杯,脑子一热,当即说道:“我还以为啥大不了的事儿呢,不过是一首诗嘛,舅舅喜欢拿去好了,咱爷俩儿还客气啥,来,喝酒。”

    第二天,宋之问把这首诗的标题改为《有所思》,将诗中个别词句做了细微的修改,比如把“洛阳女儿好颜色”一句改为“幽闺女儿惜颜色”,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当作个人原创作品发表在了个人公众号“你问我我问谁”上。

    短短半天时间,这首诗的阅读量就突破了10万+,好评如潮,转发无数,几乎刷屏,就连高宗皇帝、武则天皇后、上官婉儿等大人物也纷纷点赞。

    刘希夷当然也看到了,立刻就后悔了,好不容易写了篇爆款,怎么傻乎乎给别人了,都是昨天的酒闹的。找到宋之问,要求把诗还给自己。宋之问一听就恼了,昨晚上答应好的事儿,你咋能说反悔就反悔呢?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嘛。

    俩人当时就翻脸了,越吵越凶。宋之问心想,这要让人知道我剽窃外甥的作品,今后还怎么在文坛混?!冲动之下,居然用装土的麻袋把年仅29岁的刘希夷活活闷死了。

    此事最早记载于《大唐新语》:“诗成未周,为奸所杀。或云宋之问害之。”

    这还只是一种猜测,到了《唐才子传》和《刘宾客嘉话录》中,则对这起杀人事件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其舅宋之问苦爱此两句,知其未示人,恳乞,许而不与。之问怒,以土袋压杀之。”

    宋是政府官员,在诗坛享有盛名,而刘虽是进士,却是平民身份,加上案发地在宋之问家里,所以,虽然当时社会上有传言,但并没有确凿证据,大家都觉得宋之问一个著名诗人,不至于因为这个就杀人,何况还是自己的亲外甥,多半是有人栽赃陷害。

    因诗杀人案究竟是真是假?到底谁才是那首诗的真正作者?这件事在当时并没有定论,所以,后世收录《全唐诗》时,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首诗被分别收录在了两个人名下。

    其实,杀人这种事,诗人也不是不能干,前有王勃灭口杀人在押,后有顾城残忍杀妻自尽,如果你了解宋之问的人品,你就会知道,因诗杀人,对宋之问来说,不足为奇。

    2.

    是的,宋之问就是一个渣男。

    宋之问洗稿甚至抄袭,绝对不是一次两次,《全唐诗》共收录了宋之问187首诗,和其他人的作品高度相似或完全一样的多达17首,占作品总数的近十分之一。

    比如,沈佺期名下的《梅花落》和《巫山高》,到宋之问名下就变成《花落》和《内题赋得巫山雨》,还有《铜雀台》、《望月有怀》、《王昭君》等,都与沈佺期有著作权争议,王维名下的《冬夜寓直麟阁》、王昌龄的《驾出长安》、李乂的《奉和幸韦嗣立山庄侍宴应制》等,也同样挂在了宋之问名下。

    《全唐诗》为清代编著,由于年代久远,诗作者出现疑问很正常,但这么多诗词的著作权争议都集中在宋之问身上,如果说都是别人抄袭他的,你信吗?

    平心而论,宋之问的诗还是有功力的,深得武后赏识,先是被召入文学馆,不久出授洛州参军,后来又进入崇文馆任学士。武则天称帝后,又被提拔为正五品的学士,“以文学言语被天子顾问,出入侍从,礼遇尤宠。”

    有一次,武则天游洛阳龙门,“命群官赋诗,先成者赐以锦袍。”一个叫东方虬的首先写好,于是,武则天就把锦袍赐给了东方虬。这边刚谢主隆恩,美滋滋接过锦袍,宋之问的诗《龙门应制》也写好了:

    洛阳花柳此时浓,山水楼台映几重。

    群公拂雾朝翔凤,天子乘春幸凿龙。

    ……

    全诗洋洋洒洒共42句, “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称善”,比东方虬写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武则天读罢,十分喜爱,马上把锦袍从东方虬手里夺过来,转手赐给宋之问,搞得东方虬十分尴尬,人家不要面子的吗。这就是被文坛传为一段佳话的“龙门夺袍”的故事。

    从这件事一方面可以看出,女人呐,反复善变,喜新厌旧,但更主要的是,可以看出武则天对宋之问才华的赏识。

    作为御用文人,宋之问的诗多为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浮华空泛的应制之作。

    比如这首《上阳宫侍宴应制得林字》:

    广乐张前殿,重裘感圣心。

    砌蓂霜月尽,庭树雪云深。

    旧渥骖宸御,慈恩忝翰林。

    微臣一何幸,再得听瑶琴。

    职责所在,写点奉承之作,本无可厚非,但如果都是些“赛过我的亲爷爷”之类奴颜婢膝,毫无人格底线的阿谀肉麻之作,就为人所不齿了,这也是宋之问诗词流传不广的原因之一。

    史料记载,宋之问“伟仪貌,雄于辩”,人长得帅,口才还好,又有才,特别讨女人喜欢,曾被武则天招进内务府奉宸院,担任左奉宸内供奉。

    奉宸院,名为政府机关,文化部门,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那差不多就是武则天的后宫,在里面工作的都是些年轻美貌的男子。

    当时,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是宋之问的主管领导,也是武则天的新晋男宠,倚仗与女皇的特殊关系,二人飞扬跋扈,权倾一时。

    宋之问并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御用诗人,一直希望能在事业上有更大的发展。为了巴结张氏兄弟,他极尽谄媚之能事,张易之的工作总结发言稿之类的,几乎都是宋之问代笔,身为朝廷五品大员,他甚至为张易之倒过尿壶。

    此事绝非杜撰,《新唐书》中有明确记载:“易之所赋诸篇,尽之问、朝隐所为,至为易之奉溺器”。溺器,就是尿壶,宋之问给他爹都没倒过。

    为了能像张氏兄弟那样得到武则天的宠爱,宋之问不但处处讨好张易之,甚至毛遂自荐,以求职北门学士为由,给武则天写过一首情诗,希望得到女皇的青睐。对,就是那首著名的《明河篇》:

    八月凉风天气清,万里无云河汉明。

    昏见南楼清且浅,晓落西山纵复横。

    洛阳城阙天中起,长河夜夜千门里。

    复道连甍共蔽亏,画堂琼户特相宜。

    云母帐前初泛滥,水晶帘外转逶迤。

    倬彼昭回如练白,复出东城接南陌。

    南陌征人去不归,谁家今夜捣寒衣?

    鸳鸯机上疏萤度,乌鹊桥边一雁飞。

    雁飞萤度愁难歇,坐见明河渐微没。

    已能舒卷任浮云,不惜光辉让流月。

    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

    更将织女支机石,还访成都卖卜人。  

    啥叫“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武则天曾经也是一个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文艺女青年,自然明白其中的含义,见宋之问仪表堂堂,便招他深夜入宫,单独研讨有关“大力弘扬格律诗词创作,促进大唐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工作。

    宋之问喜出望外,赶紧把自己收拾了一下,信心满满地进入女皇内宫……(此处删节250字)。

    然而,15分钟不到,宋之问就灰溜溜出来了。

    手下人也觉得奇怪,什么情况,今天为啥这么快?

    事后,武则天叹息道:“吾非不知之问有才调,但以其有口过。”这个人哪儿都好,有才华,有情调,就是有口臭,朕实在无法忍受啊。

    这个,在医学并不发达的唐代,谁也帮不了你,宋之问由此失去了再进一步的上升通道。

    3.

    据说,在封建专制社会,官员的职业风险,仅次于井下煤矿工人。

    公元705年,宰相张柬之等人发动“神龙政变”,武则天被逼退位,唐中宗李显复辟,恢复李唐天下,女皇宠臣张易之、张昌宗被诛杀。

    作为武则天的近臣、二张的同党,宋之问也被问责,虽然逃过了死罪,但被贬出京,发配到了全国最贫穷落后的地区——广东,担任当地驻军一个小小的参谋。

    我的天呐,广东泷州,穷乡僻壤,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宋之问实在无法忍受部队生活的艰苦,第二年,居然冒死偷偷潜回了洛阳。

    临近洛阳时,宋之问写下了迄今为止传诵最广的一首诗,《渡汉江》: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因为是私自潜回,宋之问不但“不敢问来人”,也不敢回家,只能偷偷投奔自己的好友,同朝为官的张仲之。

    患难之中见真情,人只有在倒霉的时候,才知道谁是你真正的朋友。张仲之冒着巨大的风险,收留了宋之问,将他藏匿在自己府中。

    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不是一般关系能做出来的。

    而宋之问呢,这时又做了他人生中最丑恶的一件事。

    当时,武则天虽然已经退位,但其侄子武三思仍把持朝政,张仲之与驸马都尉王同皎等人密谋,准备除掉武三思。

    密谋时恰好被宋之问听到了,宋之问居然跑去告发张仲之,结果,好友张仲之和王同皎遭满门抄斩。而宋之问,因为告密有功,不但没有追究他私自潜回洛阳的罪名,反而被提拔为鸿胪主簿,后又改任考功员外郎,官越当越大。

    不论什么年代,不告密,都是做人的底线,更何况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宋之问“由是深为义士所讥”,“天下丑其行”,本来面目彻底暴露于世人面前。

    其实,这种人并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和明确的价值观,基本上是谁有权势,我就依附谁。

    回到洛阳之后,宋之问先是卖友求荣,投靠武三思;武三思被杀后,太平公主把持朝政,宋之问就攀附太平公主;再后来,安乐公主的势力占了上风,宋之问又转投安乐公主门下。墙头草,随风倒,左右摇摆不定。

    通常,这种人最容易两面不讨好,投奔安乐公主后,太平公主很生气,以宋之问在主持科考时收受贿赂为名,再次将他赶出洛阳,贬到浙江越州任职。

    公元710年,李隆基与太平公主联手诛杀了安乐公主,拥立唐睿宗即位,朝中开始清算武氏余孽,认为宋之问“狯险盈恶,无悛悟之心”,是个十足的奸佞小人,一纸诏书,又将他从浙江越州流放到了广西钦州。

    流放期间,宋之问“颇自力为政,穷历剡溪山,置酒赋诗,流布京师,人人传讽。”远离京师,摆脱了政治斗争,万念俱灰之后,反而写出了不少佳作,比如这首《度大庾岭》: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

    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

    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

    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

    比如这首《灵隐寺》:

    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

    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

    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

    夙龄尚遐异,搜对涤烦嚣。

    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

    相传,诗中那句“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是因谋反而逃亡在外的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所赠。

    还有那首特别彰显文人风骨的《题张老松树》:

    岁晚东岩下,周顾何凄恻。

    日落西山阴,众草起寒色。

    中有乔松树,使我长叹息。

    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

    很难想象,“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这样有气节的诗句,竟出自宋之问之手。

    所以说啊,一个人品行如何,不要看他说些什么,写些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些什么,漂亮话谁不会说?!

    公元712年,唐玄宗李隆基即位,第一件事就是下旨,将宋之问赐死于广西桂林——这种蝇营狗苟的奸佞之徒,不杀还留着过年吗?!

    凡事皆有因果,对于宋之问的死,《唐才子传》中说:“人言刘希夷之报也。”

    从剽窃洗稿,因诗杀人,到趋炎附势,攀附佞臣,再到卖友求荣,左右摇摆,最终被赐死异乡,留下千古骂名,可以说,宋之问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完美演绎了一个渣男的一生。

    大唐诗坛群星闪耀,名家荟萃,若论才学,宋之问虽然算不上一流诗人,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只因其所作所为,为历代所不齿,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他诗名的传播。

    北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

    不论什么时候,人品永远高于才华。

    会作诗,不重要,会做人,才是根本。

    更多文章,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孙继胜的小宇宙(sunjisheng0309)

    

也没干啥,就是给武则天写了首情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44:52    引用回复:
11334
转至第11296楼第 11296 楼 李耳我 2019/10/10 9:16:31  的原帖: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甚美,悬帜甚高,然不售,酒酸怪其故。问其所知,问长者杨倩,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则酒何故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酤,而狗迓而齕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狗恶酒酸,小乌头自称是王丽华的看门狗,见网友进来就盘问:你是不是为王丽华来的。
这个楼本来是学术楼,谈古论今谈玄说道的,大家基本响应老费的倡议,到小浪楼里扯淡。
看看现在这个楼被小乌头搞成什么样了?乌烟瘴气,大德远离。
雪楼最后辛亏拉黑隔离了小乌头,才保证雪楼有了较为完美的结局。
第一段隐约能看懂。酒家门口有猛犬因而卖不出酒,是否。 收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0:50:37    引用回复:
11335
转至第11296楼第 11296 楼 李耳我 2019/10/10 9:16:31  的原帖: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甚美,悬帜甚高,然不售,酒酸怪其故。问其所知,问长者杨倩,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则酒何故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酤,而狗迓而齕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狗恶酒酸,小乌头自称是王丽华的看门狗,见网友进来就盘问:你是不是为王丽华来的。
这个楼本来是学术楼,谈古论今谈玄说道的,大家基本响应老费的倡议,到小浪楼里扯淡。
看看现在这个楼被小乌头搞成什么样了?乌烟瘴气,大德远离。
雪楼最后辛亏拉黑隔离了小乌头,才保证雪楼有了较为完美的结局。
转至第11334楼第 11334 楼 上海老费 2019/10/10 10:44:52  的原帖:第一段隐约能看懂。酒家门口有猛犬因而卖不出酒,是否。 收藏
老费回那楼去,继续教导小醉,为三天内达到千叶出点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03:15    引用回复:
11336
转至第11296楼第 11296 楼 李耳我 2019/10/10 9:16:31  的原帖: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甚美,悬帜甚高,然不售,酒酸怪其故。问其所知,问长者杨倩,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则酒何故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酤,而狗迓而齕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狗恶酒酸,小乌头自称是王丽华的看门狗,见网友进来就盘问:你是不是为王丽华来的。
这个楼本来是学术楼,谈古论今谈玄说道的,大家基本响应老费的倡议,到小浪楼里扯淡。
看看现在这个楼被小乌头搞成什么样了?乌烟瘴气,大德远离。
雪楼最后辛亏拉黑隔离了小乌头,才保证雪楼有了较为完美的结局。
转至第11334楼第 11334 楼 上海老费 2019/10/10 10:44:52  的原帖:第一段隐约能看懂。酒家门口有猛犬因而卖不出酒,是否。 收藏
转至第11335楼第 11335 楼 老盼 2019/10/10 10:50:37  的原帖:老费回那楼去,继续教导小醉,为三天内达到千叶出点力。
要喝,好大的蒜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04:18    android
11337
转至第11296楼第 11296 楼 李耳我 2019/10/10 9:16:31  的原帖:宋人有酤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甚美,悬帜甚高,然不售,酒酸怪其故。问其所知,问长者杨倩,倩曰:“汝狗猛耶?”曰:“狗猛,则酒何故不售?”曰:“人畏焉。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酤,而狗迓而齕之,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
狗恶酒酸,小乌头自称是王丽华的看门狗,见网友进来就盘问:你是不是为王丽华来的。
这个楼本来是学术楼,谈古论今谈玄说道的,大家基本响应老费的倡议,到小浪楼里扯淡。
看看现在这个楼被小乌头搞成什么样了?乌烟瘴气,大德远离。
雪楼最后辛亏拉黑隔离了小乌头,才保证雪楼有了较为完美的结局。
转至第11334楼第 11334 楼 上海老费 2019/10/10 10:44:52  的原帖:第一段隐约能看懂。酒家门口有猛犬因而卖不出酒,是否。 收藏
转至第11335楼第 11335 楼 老盼 2019/10/10 10:50:37  的原帖:老费回那楼去,继续教导小醉,为三天内达到千叶出点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05:53    引用回复:
11338
转至第11313楼第 11313 楼 tiggerking 2019/10/10 9:46:46  的原帖:蒋英库火力侦察成功之后,就决定等时机成熟干掉刘少贝,洗劫他全家,将钱和枪抢来。
1995年9月1日,中午蒋英库按着设好的圈套,将刘少贝骗到陶瓷公司车库里,蒋指使蒋英权、蒋万忠(蒋英库外甥)、王英利下手!刘少贝做梦也没想到,好朋友会来杀他,被蒋英权从背后一棍子打晕,随后又被刺了七八刀,送了命。
蒋英权发现刘少贝穿着一双三A牌棕色皮鞋,说:“这双鞋是高档名牌不能扔,得留下来”,说完扒下来穿在脚上,之后,蒋英库说,抄他家,把5万元借条找回来,把他的枪拿回来。
接着,嚣张至极的歹徒蒋英权、王英利、贾永、万忠4人,居然大摇大摆开车来到陶瓷大厦2单元5楼,刘少贝的住宅。
刘少贝妻子朱小琴闻听敲门声,将门打开,蒋英权首先冲进屋。朱小琴刚问一句:你们干嘛?
蒋英权就用手枪,对准朱小琴头部开了一枪,朱当时被打死。王英利随后进屋,看到刘少贝的儿子刘少龙8岁,刘少莽6岁放声大哭,凶残的将孩子掐死。这几个歹徒居然就在刘少贝的家里,用菜刀碎尸。
然后由贾永推着自行车驮着两丝袋碎尸块,运回蒋英库的魔窟焚尸灭迹。
杀了朋友,同伙也不放过。
王英利,男,38岁,陶瓷公司业务员,蒋英库犯罪集团骨干成员,曾参与多起杀人犯罪。
93年10月,王英利在肇东陶瓷大厦光天化日之下,同收取暖费的尹汝海发生争吵厮打。已经有几条人命在身的王英利,用尖刀连刺对方多刀,将他杀死。随后,王英利潜逃到蒋英库在哈尔滨市太平区的一个饭店内,向老大寻求保护。
在饭店里,王英利把杀人过程向蒋英库和盘托出,希望老大给他些钱,让他逃走。凶残的蒋英库听后心头一惊,认为警方肯定追查杀人案。一旦王英利逃亡期间,被警方抓住,难保不会供出自己的罪行。
蒋英库连本家兄弟都杀,何况一个闯祸的手下小弟。蒋心生杀机,暗中吩咐蒋英权,蒋树渊两人藏在厨房内,诱使王英利走进去。王刚刚进屋,就被两人用匕首刺倒。两人一阵乱刺,将这个同伙活活杀死。然后,在饭店厨房内,两个歹徒将王英利尸体支解,在饭店炉子内倒上柴油焚烧。当时正赶上西南大风,烟囱窜起火苗和浓烟。好心人的邻居前来告知,防止火灾。邻居进屋后,蒋英库怕罪行败露,告诉蒋英权,蒋树渊准备好,一旦被发现,对邻居下手。万幸的是,邻居只在门口喊了几声,见没人答应,就没有往里走,返回了门外,只差一步就送了命。邻居走后蒋英库等人虚惊一场,继续焚烧尸体。
刘德,原陶瓷公司副经理,蒋英库犯罪集团骨干成员,曾参预杀害吕宝珠等人多起犯罪。刘倒是没有闯祸,但他酒品不好,喝醉了嘴上无锁,无话不说。蒋英库对他不满,认为他难保不会泄露几句杀人的秘密,决定除掉他。于是,设计将哈市太平区先锋路6道街姚淑华找来,共同设计。98年11月以找刘德办事为由,将其骗至肇东镇北八道街玻璃厂铁路线附近的平房内。
蒋英库手下歹徒持枪,将刘德、姚淑华两人同时杀死灭口。
最后一个案子,就是杀了两个检察官。
-----------杀人焚尸的场所。一个检察官居然能在办公室里面杀了20多人都没事,堪称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杀检察官导致垮台
2000年,蒋英库借调到省检察院搞基建工作,他刻意结交认为有用的人物,当时在省检察院工作的袁成就是其中一位。两人天天混在一起,称兄道弟。同年3月,蒋英库偶然见到袁成与债主潘淑珍吵架。潘淑珍指着袁成鼻子:“姓袁的,这件事你要办不了就把钱还给我,否则,我让你扒下这张皮。” 原来,袁成曾答应为潘淑珍办事,但收了钱后,却一直未办。见兄弟被骂,蒋英库火上来了:“兄弟,你先走,我替你解决这件事情!”袁成将信将疑地离开了。
蒋英库对潘淑珍说:“咱俩谈谈吧,他的钱,我给还!”在交谈中,他给了蒋树渊一个眼色,蒋树渊趁潘淑珍不备,用尼龙绳勒住了她的脖子……潘淑珍被焚尸灭迹之后,其家人报了案。得知潘淑珍失踪后,袁成吓得一身冷汗。本以为蒋英库也就是吓唬吓唬潘,最多打她一顿,没想到居然杀了人。袁成越想越怕,他开始慢慢地疏远蒋英库。老谋深算的蒋英库又何尝看不出:“好你个袁成,你不够意思,我替你杀了人,你还不理我了?”他心想:“既然你知道潘是我杀的,那我也得杀了你!”
由于袁成身份特殊,蒋英库心想:“别说我不仗义,我给你找个陪葬的。”他精心制订了一个杀人计划:私奔!
蒋英库计划杀袁成的同时,再杀一个和袁成比较熟悉的女人,随后借口两人私奔。
在两检察官失踪前的数小时,哈市道外区南七道街184号楼的一套一屋一厨的住宅里,蒋英库、蒋英权、蒋树渊,正紧锣密鼓地策划着杀害袁成与果东梅的犯罪阴谋。
早7时许,蒋英库坐在床沿上,两手扶床,用眼睛看一眼四弟蒋英权和叔伯弟蒋树渊,他眼神抖动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他妈的,袁成和我过不去,今天就是他的祭日。你们俩是我的亲兄弟,别人我是信不着,呆会买点菜和果品,炒上几个菜,请他俩喝酒,在酒中下药让他们酒药进肚迷糊去,然后把他俩处理掉”。两人见蒋英库如此说,心里打了个冷战,他俩跟着蒋英库没少杀人,但是,听蒋英库说要杀检察院的人心里有些害怕。蒋英库眼里闪着凶光盯着二人,令两人不寒而栗,他俩心知今天这事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蒋英库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如果不答应,五弟蒋树海的下场就降临到他们头上,(蒋树海是参与了蒋英库杀人之后灭口被杀的)。两人一齐点头应允,蒋英库见两人答应了,收回了逼人的目光。眼角闪出一丝狞笑说:“蒋树渊,快去买菜准备好,我去把袁成、果冬梅调出来,还是老办法,制造一起桃色陷阱,让这对男女一起失踪,一切都按我说的办,”说完他开门走了。
上午10时左右,蒋英库用手机给蒋英权、蒋树渊打电话,催问准备好没有?蒋生春回答:“已经准备好了”。蒋英库叮嘱说:“他们来了之后你就说是搞装璜的,有人欠你三十万元,请他俩帮忙打官司,事成之后给好处费10万元”。说完,他将手机关了。
中午11时许,一辆紫红色桑塔纳轿车,停在了184号楼的楼下,从车上下来两男一女,女的是果冬梅,男的是袁成。蒋英库殷勤地将两人朝楼上让,两人那里知道,自从他们上了蒋英库的车,就已经摸着阎王鼻子了、三人顺着楼梯进了屋,酒菜已经摆好。蒋英库指着蒋树渊说:“这是小刘,就是为了他的案子”。说着话袁成两人便坐在了床上,蒋家三兄弟开始陪二人喝酒。渴酒中三个人假意地谈了一些打官司的事情,每人喝了一杯白酒后,果冬梅表示没有酒量,不能喝酒。蒋英库又陪果冬梅喝了一杯果酒,这酒蒋树渊已经做了手脚!两人喝完酒后就被迷倒在双人床上,蒋英库见两人都药倒了,就起身出去了,临出门时,对蒋英权、蒋树渊说:“快点收拾他们,干利索点”。并且叮嘱:“谁来也别开门”,说罢开车走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人心有余悸不敢下手,这时蒋英库又打来电话催两人快下手,蒋英权在电话里说:“三哥,能行吗?”将英库在电话里骂道:“真完犊子,杀那么些人都不害怕,他俩你咋就不敢了,快点干我马上回去,别让我看见活口”。两人一见三哥发怒,心里不敢不从,从床底下抽出了一根准备好的白色尼龙绳,先将果冬梅勒死,然后又将袁成勒死。蒋英库从外面回来,马上从床底下拿出一把剔骨刀,一把菜刀和二十多个黑色塑料袋,开始、碎尸灭迹……
事后统计,蒋英库在8年内一共杀死26人之多。
2000年12月18日贾永落网。
2001年1月9日蒋英库集团主要成员刘东被肇东警方抓获,集团其他成员李国辉、苏国才、蒋英纯相继落入法网。
2001年1月14日,蒋英库犯罪集团骨干成员蒋英权被肇东警方抓捕归案。
2001年1月19日,主犯蒋英库在双鸭山市集贤县被警方抓捕归案,这一天蒋树渊在集贤县福利屯卧轨自杀。
法院认定,自1993年至2001年间,蒋英库团伙先后在哈尔滨、肇东等市,采用枪击、刀刺、绳勒等手段,进行杀人、抢劫犯罪,杀死26人,并全部将被害人的尸体肢解,焚烧灭迹,手段残忍、作案隐蔽。蒋英库等5名犯罪分子分别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等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一气读完,倒抽一口凉气。  蒋英库等残忍冷血手段,简直堪比意大利黑手党  墨西哥贩毒黑社会集团的杀人手法了。

    嗜血冷酷的变态人格在蒋英库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普通正常人对变态人格的恶魔心理状态是难以想象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07:09    引用回复:
11339
转至第10831楼第 10831 楼 大悟者ABC 2019/10/9 17:18:19  的原帖:    请问值班编辑和楼主,我在10821楼的回帖为什么要屏蔽?请务必给个理由,谢谢。




    
    
逻辑错误。“和”应为“或”。正确地问,兴许告诉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08:33    引用回复:
11340
转至第10829楼第 10829 楼 王丽华 2019/10/9 17:17:12  的原帖:    
    可怜的猫咪们
转至第10834楼第 10834 楼 大悟者ABC 2019/10/9 17:23:54  的原帖:      造谣猫,打败不了诚实的小小我。
一下就对号入座是那只小老鼠啦?
813110 次点击,19921 个回复  上一页 1 ... 753 754 755 756 757 ... 1329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聚友亭》聊客临时歇脚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