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江城古柳201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我的曾祖朱白丁
22015 次点击
11 个回复
江城古柳2018 于 2019/10/2 7:14: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我的曾祖朱白丁【家国记忆】

    一

    辽宁省的瓦房店,如今也算个大城市了,这都是因为沾了现代化的灵光。但在一百多年以前,它却是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这里有条官道,从旅顺通往沈阳,因为道边有家瓦房客店,所以就叫了这么个名字。光绪初年,李中堂建立北洋水师,辟旅顺为军港。从此这块儿就热闹起来了。每日里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渐渐地人烟辐凑,聚而成集,虽然没有三街六市,却也有几分繁华的景象。

    这村里有户人家,主人是个年轻的读书人,他家有几十亩半肥不瘦的田产,还有几间半新不旧的瓦房。那年月,有房子有地就算小康之家,不但衣食无忧,而且还能逐年积攒下几文盘缠。于是,这年轻人便做起了学而优则仕的美梦。什么“八股文”,“四书五经”,“子曰诗云”之类,潜心静气地揣摩了好几年,渐渐地觉得肚子里的书底儿堆垒得差不多了,便邀了他的同窗密友,也是他日后的亲家,穿州过府,追星赶月地赶起考来。

    那时节,“长毛”造反刚被镇压下去不久,恰值战乱之后百废待兴,而开科取士也正闹在兴头。凡是觉得肚里有点墨水的,谁不想求个功名,捞个一官半职?于是乎,老哥俩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考将下去。直考得昏天黑地,废寝忘食。

    所谓的“功名”,就是现代的学历。满清时代的教育,大体上分为四个层次:童生,秀才,举人,进士,就跟现代的小学,中学,专科,本科差不多的道理。科举制度,有它的好处,也有它的弊端,既成全人,也坑害人——人不论贵贱,男不分老幼,只要榜上有名,一夜之间就可以飞黄腾达。“十年寒窗无人识,一举成名天下知”,否则就要遭人白眼,一文莫名,即使想当孙子也没人待见。要不咋叫“名落孙山”呢!

    现在我说的那个读书人,自二十岁上起,就热衷于求取功名,只可惜时乖运蹇,屡试不第。一连气考了二十多年,直到头发白了,胡子也长了,可依然是个童生。就像鲁迅笔下的那个孔乙己,连半个“秃秀才”也没捞着。

    “童生”是什么玩意?顾名思义,就是刚入学的小学生,不论年龄,出身,只要肯花钱,愿意学,随便请个先生或找个学馆,就算“开蒙”入学了,并且来去自由,无拘无束。因为属于启蒙教育,自然也就算不上什么功名。一个人哪怕学到七老八十,也依然是个童生。

    在读书人里,童生地位最低。和有功名的人呆在一块儿,即使人家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你也得恭而敬之地尊为学长,至于遭受的白眼和嘲笑,那就不用说了。

    在中国,读书必须读得恰到好处,读少了叫半文盲,读多了叫书呆子,只有读到不多不少,不高不低,油头滑脑,八面玲珑的时候,才能敲开官老爷的大门。可是现在我要说的那个读书人,却没有这份灵气。他书读多了,也就读傻了,不但空费了许多盘缠,就连那点微薄的家产也渐渐地坐吃山空。乡邻们看他那副呆头呆脑的模样都觉得好笑,于是就给他取了个半俗半雅的绰号,叫做朱“白丁”。而他,就是我那可怜的曾祖父松岩先生——提起曾祖的这段经历,父亲还写过一首小诗,以感慨读书人的辛酸。

    之乎者也以焉哉,

    七字成文是秀才。

    自古寒窗南柯梦,

    几人富贵笔中来。”

    如此看来,其实所谓的“秀才”,并没有什么高深的学问,也无非是能够把“之乎者也”这几个文言虚词,比较准确地理解和使用罢了——不是吹牛,如果现在让我去考,肯定不费吹灰之力!

    唐代刘禹锡在他的《陋室铭》中,曾夸耀自己交游的高雅,“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鸿儒”,当然是大知识分子,而“白丁”,就有点半文盲的意思了。松岩先生受不了这份奚落,再加上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生活失去着落。于是便一咬牙,一跺脚,抛妻舍子远走他乡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7:23:12   
       沙发
        二

        吉林省九台县的沐石河,是我的第二个老家,我父亲就出生在那里。那里有一条小河,清清亮亮的。它从狭长的山谷中流出,日夜不息地奔流,由南向北,弯弯曲曲地汇入一条著名的大河——松花江。

        这里三面环山, 属长白山西北的一条余脉。 在一个不大的山洼里,有个小山村叫老实李屯。关于老实李屯的名字,我说不清楚,但顾名思义的可以想见,最早来到这里落户的,是个姓李的老实巴交的农民。但是后来,我家却成了这里的大户,直到现还住着几支族人。

        白丁自打从瓦房店出走,便来到了这里。他有个堂兄,原本在“长毛”的军队里当个什么头领,因为遭了官府的通缉,便带着家眷和抢来的细软跑到这块儿来躲灾。因为有钱,便买了房子置了地,过起了地主小康的生活。

        当时这里被称为“北荒”,省会驻地是吉林城,长春还是个小地界儿,土名“宽城子”,满不过万把人口的一个镇子。至于后来的九台县,只不过是它旁边的一个烽火台罢了。

        出了九台街,往东不过几十里,就是甩手无边的荒原和漫山遍野的原始森林。这里人烟稀少,物产富饶,是个逃荒避难的好去处。那时候的人淳朴厚道,但凡家里能揭开锅有饭吃的,不论穷富,只要亲戚登门,没有不热心招待的。于是,白丁就在堂兄家里落了脚。

        不过,白丁是个读书人,混生活百无一用。“四书五经”,“子曰诗云”就算读得车载斗量,汗牛充栋,如果没得着功名,也换不来一口饭吃。一个半大不小的大活人,呆在人家吃闲饭,总觉得不是个滋味,就这样瘟头瘟脑地呆了一年,便动了回乡的念头。然而堂兄却不让他走,说咱老朱家在瓦房店也算个大族,可是祖祖辈辈就没出个做官的。不但祖宗脸上无光,做儿孙的也觉着有愧。他之所以参加“太平军”,就是想要混个一官半职,也好让门庭荣耀一回,可没成想洪天王一死,大家都作鸟兽散。结果弄得他有家难奔,有国难投。

        堂兄虽是个粗人,却到老雄心不死。自己不行,就把希望放在儿孙身上。他家孩子多,连男带女十来个,所以就想叫堂弟留下来办个学馆。如今虽然实行“变法维新”,说是要取消八股科举,可是皇上总该有吧?做官为宦的总该有吧?既是这话,将来总归少不了识文传字的。

        听了堂兄的话,白丁心活了。虽说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可他现在就是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教书再不济,总比靠人度日强。至于这学堂将来办的如何?在这穷乡僻壤的山旮旯,谁又能说得清?这样想着,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老哥俩说办就办,没几天,学堂就开馆授徒了。其实,在那年月办个学堂,是最简单不过的了。一间筒子屋,两铺对面炕,炕上放几张吃饭用的八仙桌,就算齐全了。课本也是现成的。白丁在离家出走的时候,虽无金银细软可带,倒是把科考用的书本,宝贝似地带在了身边。这倒不是他还有什么“金榜题名”的想头,而是纯然出于一种习惯——读书写字已是他几十年的功课了,一天不摆弄心里就空落落的。俗话说干啥都上瘾,读书人也犯这病,明知道一辈子为书本所累,可还是对那故纸堆、烂字纸恋恋不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7:33:49    android
       第 3
    学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7:47:31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悠闲斋 2019/10/2 7:33:49  的原帖: 学习了谢谢光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7:48:41   
       第 5
        三

        老实李屯只有几十户人家,大多都是逃荒要饭来到这儿的,不要说上学,就连学堂的大门也不知从那边开。不过说到念书,大家却一致赞成,因为他们都信奉孔老夫子么。在他们眼里,孔老夫子不光是圣人,简直就跟神灵差不多。说他能文能武,说他神机妙算,还说他能掐诀念咒,降妖伏魔。既然他是读书人的祖师爷,不用说,读书人即使不能个个做官为宦,但是只要读了书,大约总是不会错的。

        学馆就设在堂兄家的西厢房,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最醒目的,是学堂的正北墙还挂着一幅孔老夫子的画像,画像下边的八仙桌上,摆着供品,烧着高香,烟雾缭绕,一派肃穆庄严。

        孔子的圣像,是白丁自己画的。孔老夫子的尊容谁也没见过,恐怕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样画法。白丁想象不出,只好照着老铜镜,仿着自己的模样,费了三四天的功夫才勉强画成。

        那时候凡是正儿八经的学堂都设在孔庙里,老实李屯虽然没有孔庙,但是孔子可不能不拜。白丁没学过丹青绘画,舞文弄墨倒是惯了的,虽然笔法生涩,却也一丝不苟,像模像样。这在无知无识的山民眼里,无疑也算天大的本事了。所以大家都说好,新鲜,比家里的灶王爷好看多了。

        屋地当中,是先生的书案,除了一堆发黄的线装书,还有笔墨砚台,也就是所谓的“文房四宝”。为什么称之为“宝”呢?因为读书人一时一刻也离不开这些玩意儿,否则也就不成其为读书人了。

        烟袋杆也是必不可少的。白丁虽然不吸烟,可是堂兄却执意要摆上一杆,觉得只有这样才像个先生的样子,但最叫乡亲们奇怪的还是那根又窄又长,光溜溜的板子,说拐杖不像,说痒痒挠更不像,啥玩意呢?其实那叫戒尺,是专门用来打学生的。

        中国的传统教育,先生的权利大得没边儿,对学生可以随便打骂处罚,谁也不敢说个不字。比如背书,先生并不问你哪章哪节,而是用一根三寸多长的大钢针往书上一戳,扎到哪就得背到哪,背不上来就打板子;抽烟的,有时候也用烟袋锅子挖脑袋,因为顺手,方便。

        那年月学堂开学,最重要的是两件事情:一是拜孔子,二是拜先生。自古以来,读书人一直尊奉孔子为“素王”,说他“未居帝王之位而有帝王之德”。在读书人的眼里,他老人家虽然没坐过龙庭,戴过通天冠,却具有和真龙天子一样的德行和尊严,不拜行吗?至于先生,讲的既是“四书五经”,那就是代“素王”传教,不拜行吗?

        说话间,点起了三柱香,放了两挂炮,仪式便开始了。三十多个学生由白丁带领,七长八短的跪了一地,鸭子点头似地朝着孔老夫子的画像行三叩九拜的大礼。乡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都鸦雀无声地在一旁观看。

        中国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在先贤们看来,尊孔读经,应该是比吃饭还重要的大事。因为不读书就不知道礼义廉耻,更不懂得忠孝节义,而不懂得这些还算个人吗?要算也只能算是野人。老实李屯的乡民们,几十年来就知道在这里开荒种地,钻山沟子,再要不出几个读书的,恐怕真的就要变成野人了。

        按照原来的估算,本屯的子弟满不过也就十几个,然而今天,却出乎意料地来了二十多。因为有好几个成年人,虽已娶妻生子,但也执意入馆求学。几个大个子夹杂在小孩中间,简直是鹤立鸡群。

        乡亲们觉得有趣,便指指戳戳的嬉笑。好在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年龄限制,愿意念就念呗,反正读书是好事,这叫出息上进。听说月亮皓八十二岁才中状元哩!

        好不容易拜完了孔子,接着又拜先生。今天的朱白丁一改往日失魂落魄的寒酸木讷,刮了脸,梳了头,一根小辫虽然又黄又细,却是堂嫂亲手为他编的。衣服呢,是堂兄特地从县城定做的:灰长袍,黑马褂,傻鞋兰袜子。这在当时,也算是读书人最时兴的打扮了。

        那年月穿衣有规矩,小百姓穿的叫“褂子”,官老爷穿的叫“官服”,而读书人的穿则叫“布衣”。 因为读书人清贫,穿不起绫罗绸缎,但又觉得自己的身份毕竟与草民不同,所以就把棉布做成长衫或长袍,以示与众不同,就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虽然一直“站着喝酒”,连碟茴香豆都吃不起,却还要摆阔,到死也不肯脱掉那件又脏又破的“行头”。

        不过,对于白丁来说,这却是他人生中的一大转折,因为这里不是瓦房店,没人叫他“朱白丁”。从此,老实李屯也就开天辟地有了第一位老师和第一批学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7:50:51   
    6
        四

        据我了解,和现代的人民教师相比,那时候的教书匠倒是满自在的。现代的人民教师每天都要备课,讲课,批改作业,从早到晚简直是日不暇晷,而那时的教书匠却没有这么多的讲究。他应该做的只有三件事:一是教学生背《四书五经》,二是教学生写“八股文”,三是教学生写字练习书法——字,是读书人的脸面,也是身份的象征。在老百姓的眼里,学问越高,字就写得越好,这叫手笔相硬。否则,就算学问再大也没人赏识。因为大家整天都为着吃饭奔忙,谁有功夫听你卖弄学问,谈古论今?

        背《四书五经》,必须是朱熹注释的本子,这是明朝朱元璋定下的规矩,考试就考这些玩意。写“八股文”,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大的学问。因为“八股”做得好,就能取得功名,而取得了功名,也就可以当官做老爷了。

        中国的科举制度,形成于隋代,完善于唐朝,而“八股取士”却是的朱元璋的发明——我真不明白,一个出身贫苦而又没有文化的流氓无产者,整治文人,竟何以能想出那么恶毒的办法来?朱元璋也许是我的祖先吧?但对他老先生的做法,我实实在在的深恶痛绝!

        八股文这玩意,可以说是人类文化史上,最奇葩也最无用的一种“学问”,它有固定的内容和格式,而且一成不变,稍有违犯,任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得名落孙山。白丁虽然读了一辈子八股,也写了一辈子八股,却一辈子也没弄明白。

        要是换了一个脑瓜活络的,弄不明白就不弄呗,可他走火入魔偏要弄,结果弄来弄去,也就弄成了个百无一用的书呆子。所幸的是他还写得一手好字。八股文教不明白,就教孩子们练书法,于是不到一年的光景,有几个年龄大的,悟性好的,便能和先生一样像模像样地写斗方了。

        过年的时候,乡亲们来学堂求对子,白丁忙不过来,就叫几个高徒帮忙,于是一夜之间,老实李屯家家户户的大门、小门、窗户、柴房、猪圈、牛棚、厕所、鸡架、狗窝,都贴上了红堂堂的春联。叫人一看就觉得喜庆。这,也是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从来没有的。 渐渐地,白丁的名气就大了起来,南北二屯,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人端茶让座。不但没人叫他“朱白丁”,还要恭而敬之地叫一声老先生。

        凡事有名就有利,一晃二年过去了,老实李屯学堂的学生有增无减。学生多,束脩也就多——有钱的拿钱,没钱的物:米面、猪肉、豆油、粉条、鸡蛋、木耳、蘑菇……总之,凡是先生吃得着,用得着的,都从学生家里出。

        一晃,又是二年过去了。白丁手里终于攒下了几吊铜板。堂兄张罗着为他盖了几间房,置了几垧地,于是,他就打算把老婆孩子从瓦房店那块儿接过来。瓦房店虽然繁华,但读书人也多,设馆授徒没他的地儿,倒不如就像堂兄一样在这儿扎了根儿。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本来朗朗乾坤,太平天下,不知怎的却在一夜之间起了战争,从长春到旅顺,到处兵荒马乱,烽火连天。

        原来,“甲午战争”以后,日本强迫中国签订了《马关条约》,占领了辽东半岛。俄国不忿,出来抱打不平,要与日本开战。日本人害怕,只好乖乖退出。不过,没有三分利,谁起五更天?俄国佬看似行侠仗义,其实是别有所图。因为早在多年以前,他们就怀有吞并东北的野心,特别对于辽东半岛的几个出海口,更是垂涎三尺。于是乎自恃有功,硬跟朝廷把个旅顺要了去。这样一来,大东北竟成了他家门前的一亩三分地儿,今个儿修军港,明个儿筑铁路,来来往往,忙得不亦乐乎。

        然而正在兴头,日本人却受不了了。辽东半岛本来是他们已经到嘴的一块肥肉,却如何让俄国佬白捡了便宜?起先是因为“甲午海战”筋疲力尽,才被他趁火打劫。经过几年的喘息之后,就要出这口恶气。于是便借个由头,向沙俄宣战。而此时的大清朝,早已是列强砧板上的鱼肉,那里还由得自己做主?没奈何,只好宣布东三省为战区,任由两个强盗在自家的院子里杀人放火,你争我夺。

        这一下,东北老乡可就遭了难,往南跑,日本人打;往北跑,俄国人杀。更可恨的还有一些中国人,不是做汉奸,就是当胡子,祸害起自己的同胞来,倒比那些洋鬼子还起劲!

        不过,老实李屯倒是挺安静的。在山民的眼里,日本人和俄国人打仗纯属狗咬狗,既是狗咬狗也就和人没关系,既是和人没关系,也就用不着担惊受怕了。老实李屯离旅顺口隔着多远?任你再厉害的西洋炮、开花弹也打不到这儿来。所以,人们每天依然开荒种地钻山沟子。偶尔听到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传闻,还像天方夜谭似地听得津津有味。然而,白丁却受不了了,因为瓦房店就挡在旅顺口通往沈阳的大道边上,正是所谓的兵家必争之地。如今战乱一起,自然免不了兵燹的洗劫。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在那块儿,叫人如何放心?

        有一次,他已经动身上路,想要回家。可是到了宽城子一看,火车不通,到处都是逃难的灾民。白丁回不了家,只好借酒浇愁。喝醉了就坐在炕头骂大街,骂完东洋鬼子骂西洋鬼子,骂完西洋鬼子又骂朝廷,骂太后,骂皇上。堂兄无话可说,也不劝他——哎,皇帝无福民遭殃,国家受人欺负,老百姓还有个好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7:55:06   
    7
        五

        那年的秋雨特别大,刚刚进入七月就不停地下着。一连下了一个多月也没停。也许是上苍觉得这里太宁静太安详了吧?它决定降下一点灾难给这里的人们。

        八月十五的前一天突然放晴,晴得风平浪静,万里无云。家家都开窗亮阁,人人都走出户外,上山下河,忙起了各自的营生。

        学堂里传出了咿咿呀呀的读书声,给安静的小山村,增添了许多生趣。虽然已是仲秋,但山坡上的树木经过一个多月的洗浴,却依然那么青翠;山雀子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有的还钻进了学堂,惹得孩子们一阵阵地欢呼。

        白丁先生似睡非睡地躺在太师椅上, 默默地想着心事。多少天来,他总是失魂落魄的,日俄战争还没结束,回瓦房店的火车也还没通。如今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赌气跑到这儿来,更后悔自己没有及早回去。虽然手里有了几个铜板,可老婆孩子要是没了,又有何用……嗤——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窗外,接着晴朗的天空便响起剧烈的雷声——唉,又要下雨了?这天是怎么了?

        学生们都惊叫起来,赶紧把窗户关上——起风了,同时夹杂着令人恐怖的响声,像流水,又像万马奔腾……

        “先生,不…不好了!”

        忽然一个“出恭”的学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惊慌失措地指着窗外。

        “什么事?”白丁威严地喝问。

        “水…水…大水……”那学生几乎说不出话来。

        “混账!”

        白丁以为这孩子是搞恶作剧,拿起烟袋就要刨他,可是学生们却呼啦一下炸了营,大呼小叫地向门外乱涌,来不及走门的就踹开了窗户。白丁用烟杆使劲地敲着桌子叫骂,却再没有一个学生听他。转眼间,只把他一个孤零零地扔在了学堂。

        “先生,真的涨大水了,快逃吧!”

        这时,几个年龄大的学生又返回来找他,可他不信,依然敲着烟杆叫骂。几个学生一着急,也忘了师道尊严,拉起他就往学堂后边的山上飞奔。

        “混账,放开我……你们竟敢戏侮先生……”

        青天白日怎么能涨大水呢?到这时,白丁依然以为学生是在和他开玩笑,可是学生们再也不怕他了,你扯胳膊他拽腿儿,干脆把他抬起来,拖拖拉拉地一直抬上了山头。

        天空依然是万里无云,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然而一会儿,却从东南方向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呼啸……只见几丈高的浪头,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吹着逼人的寒气,铺天盖地压将过来……一股股冲天的水柱,此起彼伏,把阻挡它的一切,房屋、树木、庄稼、石头,转眼之间一扫而光,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然而,这时的太阳却格外地耀眼,好像故意要将这灾难,赤裸裸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白丁吓得浑身发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万幸的这是个晴天,老实李屯后边的山岗拯救了人们。在大水来到之前,凡是能走能蹽的都逃了出来,全村几百口子挤挤挨挨地蹲在山坡上吵吵。小孩子觉得好玩,望着山下指指点点地说笑;大人们好像也不在意,没有叹息,更听不到哭声——房子没了不怕,山上有的是木头和茅草,搭个马架,挖个地窨子就能住;吃的没了也不怕,山上的出产可以拿去换粮食。有吃有住的还愁什么呢?

        大水来得急,去得也快。两天以后大水退去,又过了几天,老实李屯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特别是堂兄家里地势较高,房子几乎完好无损,只是学堂还没有开学,因为白丁先生吓傻了。

        听老人讲,这样的大水叫做“逆龙出山”。据说禹王爷治水的时候,曾经捉了几条锁在井里,可是没有捉尽,有几条躲进了深山,所以每隔多少年,它们就要出山为害,祸乱人间。

        白丁先生生长在南海沿,虽然见过大风大浪,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从此便一病不起,痴痴呆呆,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嘴里老是念念有词,反来复去地叨咕着这样一段话: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他这显然是在背书,可学生们却一句也听不懂。乡亲们都说他中了邪,妖魔附体。于是堂兄便请了个萨满“跳大神”。叮叮当当造了一宿,第二天一看,他还是老样子。

        先生病了,学堂开不了课。乡亲们都挺着急,特别是那几户有钱的老来问。于是,堂兄又从九台城里接来一位老中医,听说还是同治年间的老秀才。

        然而,老秀才问闻望切地弄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在不得要领,忽听白丁嘴里又在嘟嘟哝哝地念叨那几句鬼话,这才恍然大悟:“嗨,这人是书读多了,走火入魔——哎,老朽无能,怕是治不好了。”

        原来白丁说的那些鬼话,出自一本叫作《淮南子》的古书。据那古书的记载,上古时候,有一个叫共工的和一个叫颛顼的为了争夺帝位而打仗。共工被打败了,便逃到了一个叫不周山的地方。按说,败了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呗,可他脾气大,脑壳硬,为了泄气,竟一头把个不周山给撞翻了。可巧,这不周山是根擎天的石柱子,撞翻了,天就塌了;天塌了就下雨,一连气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结果,大水又把那根系着大地的绳子给冲断了。从此,天和地都倾斜了,日月星辰也转移了方向,满世界洪水滔滔……

        说起中国的读书人也真是可怜,老百姓说的“逆龙出山”虽然荒唐,但是知道它有来就有去,所以大水一退,还是照样过那无喜无忧的日子。而白丁则不然,他老想着古书里的话,老想着天塌地陷的事儿。他钻进了牛角尖,走进了死胡同。

        听了老秀才的话,乡亲们都有些失望。不明白同样是读书人,诸葛亮能呼风唤雨,刘伯温能捉怪降妖,可是这老先生怎么一吓就傻了呢?以后这学堂还能办了吗?

        大家正在发愁,可巧他的两个儿子却拉家带口地找上门来。老大叫云舫,老二叫云皋;云舫是我伯祖,而云皋就是我爷爷了。

        两个儿子一见老爹那副模样,都跪在地上呜呜地哭。白丁怔怔地望了他们半天,好像明白了一些,可是不对,因为没了老伴,还少了个小三——老大告诉他,在逃难的路上,娘被老毛子的落地开花弹炸死,慌乱中三弟也跑丢了。

        这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从此,白丁便实实在在的傻掉了,傻得大冬天满街乱跑,饿了就拣马粪蛋儿当槽子糕,可嘴里却依然念念有词:

        “天柱折,地维绝……”

        好在他的两个儿子都跟他念过几天“孔子曰”,于是乡亲们就让哥俩子承父业,在老实李屯当了教书先生。从此,我家也就在这里扎了根儿。

        自从那场大水过后,老实李屯的旁边就留下了一条小河,弯弯曲曲,亮亮晶晶。因为水中多石,皆白色,所以叫做沐石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27:17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9/10/2 7:55:06  的原帖:
         那年的秋雨特别大,刚刚进入七月就不停地下着。一连下了一个多月也没停。也许是上苍觉得这里太宁静太安详了吧?它决定降下一点灾难给这里的人们。
    八月十五的前一天突然放晴,晴得风平浪静,万里无云。家家都开窗亮阁,人人都走出户外,上山下河,忙起了各自的营生。
         学堂里传出了咿咿呀呀的读书声,给安静的小山村,增添了许多生趣。虽然已是仲秋,但山坡上的树木经过一个多月的洗浴,却依然那么青翠;山雀子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有的还钻进了学堂,惹得孩子们一阵阵地欢呼。
        白丁先生似睡非睡地躺在太师椅上, 默默地想着心事。多少天来,他总是失魂落魄的,日俄战争还没结束,回瓦房店的火车也还没通。如今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赌气跑到这儿来,更后悔自己没有及早回去。虽然手里有了几个铜板,可老婆孩子要是没了,又有何用……嗤——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窗外,接着晴朗的天空便响起剧烈的雷声——唉,又要下雨了?这天是怎么了?
    学生们都惊叫起来,赶紧把窗户关上——起风了,同时夹杂着令人恐怖的响声,像流水,又像万马奔腾……
       “先生,不…不好了!”
        忽然一个“出恭”的学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惊慌失措地指着窗外。
       “什么事?”白丁威严地喝问。
       “水…水…大水……”那学生几乎说不出话来。
       “混账!”
         白丁以为这孩子是搞恶作剧,拿起烟袋就要刨他,可是学生们却呼啦一下炸了营,大呼小叫地向门外乱涌,来不及走门的就踹开了窗户。白丁用烟杆使劲地敲着桌子叫骂,却再没有一个学生听他。转眼间,只把他一个孤零零地扔在了学堂。
        “先生,真的涨大水了,快逃吧!”
        这时,几个年龄大的学生又返回来找他,可他不信,依然敲着烟杆叫骂。几个学生一着急,也忘了师道尊严,拉起他就往学堂后边的山上飞奔。
        “混账,放开我……你们竟敢戏侮先生……”
         青天白日怎么能涨大水呢?到这时,白丁依然以为学生是在和他开玩笑,可是学生们再也不怕他了,你扯胳膊他拽腿儿,干脆把他抬起来,拖拖拉拉地一直抬上了山头。
    天空依然是万里无云,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然而一会儿,却从东南方向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呼啸……只见几丈高的浪头,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吹着逼人的寒气,铺天盖地压将过来……一股股冲天的水柱,此起彼伏,把阻挡它的一切,房屋、树木、庄稼、石头,转眼之间一扫而光,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然而,这时的太阳却格外地耀眼,好像故意要将这灾难,赤裸裸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白丁吓得浑身发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万幸的这是个晴天,老实李屯后边的山岗拯救了人们。在大水来到之前,凡是能走能蹽的都逃了出来,全村几百口子挤挤挨挨地蹲在山坡上吵吵。小孩子觉得好玩,望着山下指指点点地说笑;大人们好像也不在意,没有叹息,更听不到哭声——房子没了不怕,山上有的是木头和茅草,搭个马架,挖个地窨子就能住;吃的没了也不怕,山上的出产可以拿去换粮食。有吃有住的还愁什么呢?
        大水来得急,去得也快。两天以后大水退去,又过了几天,老实李屯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特别是堂兄家里地势较高,房子几乎完好无损,只是学堂还没有开学,因为白丁先生吓傻了。
    听老人讲,这样的大水叫做“逆龙出山”。据说禹王爷治水的时候,曾经捉了几条锁在井里,可是没有捉尽,有几条躲进了深山,所以每隔多少年,它们就要出山为害,祸乱人间。
    白丁先生生长在南海沿,虽然见过大风大浪,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从此便一病不起,痴痴呆呆,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嘴里老是念念有词,反来复去地叨咕着这样一段话: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他这显然是在背书,可学生们却一句也听不懂。乡亲们都说他中了邪,妖魔附体。于是堂兄便请了个萨满“跳大神”。叮叮当当造了一宿,第二天一看,他还是老样子。
        先生病了,学堂开不了课。乡亲们都挺着急,特别是那几户有钱的老来问。于是,堂兄又从九台城里接来一位老中医,听说还是同治年间的老秀才。
        然而,老秀才问闻望切地弄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在不得要领,忽听白丁嘴里又在嘟嘟哝哝地念叨那几句鬼话,这才恍然大悟:“嗨,这人是书读多了,走火入魔——哎,老朽无能,怕是治不好了。”
        原来白丁说的那些鬼话,出自一本叫作《淮南子》的古书。据那古书的记载,上古时候,有一个叫共工的和一个叫颛顼的为了争夺帝位而打仗。共工被打败了,便逃到了一个叫不周山的地方。按说,败了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呗,可他脾气大,脑壳硬,为了泄气,竟一头把个不周山给撞翻了。可巧,这不周山是根擎天的石柱子,撞翻了,天就塌了;天塌了就下雨,一连气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结果,大水又把那根系着大地的绳子给冲断了。从此,天和地都倾斜了,日月星辰也转移了方向,满世界洪水滔滔……
        说起中国的读书人也真是可怜,老百姓说的“逆龙出山”虽然荒唐,但是知道它有来就有去,所以大水一退,还是照样过那无喜无忧的日子。而白丁则不然,他老想着古书里的话,老想着天塌地陷的事儿。他钻进了牛角尖,走进了死胡同。
        听了老秀才的话,乡亲们都有些失望。不明白同样是读书人,诸葛亮能呼风唤雨,刘伯温能捉怪降妖,可是这老先生怎么一吓就傻了呢?以后这学堂还能办了吗?
    大家正在发愁,可巧他的两个儿子却拉家带口地找上门来。老大叫云舫,老二叫云皋;云舫是我伯祖,而云皋就是我爷爷了。
        两个儿子一见老爹那副模样,都跪在地上呜呜地哭。白丁怔怔地望了他们半天,好像明白了一些,可是不对,因为没了老伴,还少了个小三——老大告诉他,在逃难的路上,娘被老毛子的落地开花弹炸死,慌乱中三弟也跑丢了。
        这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从此,白丁便实实在在的傻掉了,傻得大冬天满街乱跑,饿了就拣马粪蛋儿当槽子糕,可嘴里却依然念念有词:
    “天柱折,地维绝……”
       好在他的两个儿子都跟他念过几天“孔子曰”,于是乡亲们就让哥俩子承父业,在老实李屯当了教书先生。从此,我家也就在这里扎了根儿。
    自从那场大水过后,老实李屯的旁边就留下了一条小河,弯弯曲曲,亮亮晶晶。因为水中多石,皆白色,所以叫做沐石河。

        家国记忆——凯迪网络“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活动
    ========================================
    离题太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0:35:19    android
    9
    刘禹锡自诉“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是正常的现象,知识分子与文盲三观存在差距,没有多少共同的话题,既然话不投机,就少往来嘛。曾经有段时间老师对此诗句解释是“白丁”是指农民,刘禹锡看不起农民这就有点扯蛋了。如今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的人,又有多少人会看得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0:40:22    android
    10
    从前的教书匠自在轻松是从前只教文科,不教数理化。又没有考试升学的压力,学生也就这么几个,学不学请自便,当然悠闲自在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0:48:01    android
    11
    日俄战争是两只恶狗争夺中国领土的狗咬狗战争,无论哪只狗赢,受害的都是中国百姓。换个角度看,也幸亏两只狗争夺,造成两败俱伤局面,谁也无法独霸东北。如果让任何一方独霸了,或许东北就不是中国的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6:29:30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7楼第 7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9/10/2 7:55:06  的原帖:
         那年的秋雨特别大,刚刚进入七月就不停地下着。一连下了一个多月也没停。也许是上苍觉得这里太宁静太安详了吧?它决定降下一点灾难给这里的人们。
    八月十五的前一天突然放晴,晴得风平浪静,万里无云。家家都开窗亮阁,人人都走出户外,上山下河,忙起了各自的营生。
         学堂里传出了咿咿呀呀的读书声,给安静的小山村,增添了许多生趣。虽然已是仲秋,但山坡上的树木经过一个多月的洗浴,却依然那么青翠;山雀子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有的还钻进了学堂,惹得孩子们一阵阵地欢呼。
        白丁先生似睡非睡地躺在太师椅上, 默默地想着心事。多少天来,他总是失魂落魄的,日俄战争还没结束,回瓦房店的火车也还没通。如今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赌气跑到这儿来,更后悔自己没有及早回去。虽然手里有了几个铜板,可老婆孩子要是没了,又有何用……嗤——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窗外,接着晴朗的天空便响起剧烈的雷声——唉,又要下雨了?这天是怎么了?
    学生们都惊叫起来,赶紧把窗户关上——起风了,同时夹杂着令人恐怖的响声,像流水,又像万马奔腾……
       “先生,不…不好了!”
        忽然一个“出恭”的学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惊慌失措地指着窗外。
       “什么事?”白丁威严地喝问。
       “水…水…大水……”那学生几乎说不出话来。
       “混账!”
         白丁以为这孩子是搞恶作剧,拿起烟袋就要刨他,可是学生们却呼啦一下炸了营,大呼小叫地向门外乱涌,来不及走门的就踹开了窗户。白丁用烟杆使劲地敲着桌子叫骂,却再没有一个学生听他。转眼间,只把他一个孤零零地扔在了学堂。
        “先生,真的涨大水了,快逃吧!”
        这时,几个年龄大的学生又返回来找他,可他不信,依然敲着烟杆叫骂。几个学生一着急,也忘了师道尊严,拉起他就往学堂后边的山上飞奔。
        “混账,放开我……你们竟敢戏侮先生……”
         青天白日怎么能涨大水呢?到这时,白丁依然以为学生是在和他开玩笑,可是学生们再也不怕他了,你扯胳膊他拽腿儿,干脆把他抬起来,拖拖拉拉地一直抬上了山头。
    天空依然是万里无云,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然而一会儿,却从东南方向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呼啸……只见几丈高的浪头,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吹着逼人的寒气,铺天盖地压将过来……一股股冲天的水柱,此起彼伏,把阻挡它的一切,房屋、树木、庄稼、石头,转眼之间一扫而光,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然而,这时的太阳却格外地耀眼,好像故意要将这灾难,赤裸裸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白丁吓得浑身发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万幸的这是个晴天,老实李屯后边的山岗拯救了人们。在大水来到之前,凡是能走能蹽的都逃了出来,全村几百口子挤挤挨挨地蹲在山坡上吵吵。小孩子觉得好玩,望着山下指指点点地说笑;大人们好像也不在意,没有叹息,更听不到哭声——房子没了不怕,山上有的是木头和茅草,搭个马架,挖个地窨子就能住;吃的没了也不怕,山上的出产可以拿去换粮食。有吃有住的还愁什么呢?
        大水来得急,去得也快。两天以后大水退去,又过了几天,老实李屯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特别是堂兄家里地势较高,房子几乎完好无损,只是学堂还没有开学,因为白丁先生吓傻了。
    听老人讲,这样的大水叫做“逆龙出山”。据说禹王爷治水的时候,曾经捉了几条锁在井里,可是没有捉尽,有几条躲进了深山,所以每隔多少年,它们就要出山为害,祸乱人间。
    白丁先生生长在南海沿,虽然见过大风大浪,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从此便一病不起,痴痴呆呆,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嘴里老是念念有词,反来复去地叨咕着这样一段话: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他这显然是在背书,可学生们却一句也听不懂。乡亲们都说他中了邪,妖魔附体。于是堂兄便请了个萨满“跳大神”。叮叮当当造了一宿,第二天一看,他还是老样子。
        先生病了,学堂开不了课。乡亲们都挺着急,特别是那几户有钱的老来问。于是,堂兄又从九台城里接来一位老中医,听说还是同治年间的老秀才。
        然而,老秀才问闻望切地弄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在不得要领,忽听白丁嘴里又在嘟嘟哝哝地念叨那几句鬼话,这才恍然大悟:“嗨,这人是书读多了,走火入魔——哎,老朽无能,怕是治不好了。”
        原来白丁说的那些鬼话,出自一本叫作《淮南子》的古书。据那古书的记载,上古时候,有一个叫共工的和一个叫颛顼的为了争夺帝位而打仗。共工被打败了,便逃到了一个叫不周山的地方。按说,败了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呗,可他脾气大,脑壳硬,为了泄气,竟一头把个不周山给撞翻了。可巧,这不周山是根擎天的石柱子,撞翻了,天就塌了;天塌了就下雨,一连气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结果,大水又把那根系着大地的绳子给冲断了。从此,天和地都倾斜了,日月星辰也转移了方向,满世界洪水滔滔……
        说起中国的读书人也真是可怜,老百姓说的“逆龙出山”虽然荒唐,但是知道它有来就有去,所以大水一退,还是照样过那无喜无忧的日子。而白丁则不然,他老想着古书里的话,老想着天塌地陷的事儿。他钻进了牛角尖,走进了死胡同。
        听了老秀才的话,乡亲们都有些失望。不明白同样是读书人,诸葛亮能呼风唤雨,刘伯温能捉怪降妖,可是这老先生怎么一吓就傻了呢?以后这学堂还能办了吗?
    大家正在发愁,可巧他的两个儿子却拉家带口地找上门来。老大叫云舫,老二叫云皋;云舫是我伯祖,而云皋就是我爷爷了。
        两个儿子一见老爹那副模样,都跪在地上呜呜地哭。白丁怔怔地望了他们半天,好像明白了一些,可是不对,因为没了老伴,还少了个小三——老大告诉他,在逃难的路上,娘被老毛子的落地开花弹炸死,慌乱中三弟也跑丢了。
        这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从此,白丁便实实在在的傻掉了,傻得大冬天满街乱跑,饿了就拣马粪蛋儿当槽子糕,可嘴里却依然念念有词:
    “天柱折,地维绝……”
       好在他的两个儿子都跟他念过几天“孔子曰”,于是乡亲们就让哥俩子承父业,在老实李屯当了教书先生。从此,我家也就在这里扎了根儿。
    自从那场大水过后,老实李屯的旁边就留下了一条小河,弯弯曲曲,亮亮晶晶。因为水中多石,皆白色,所以叫做沐石河。

    转至第8楼第 8 楼 胡秋生 2019/10/2 8:27:17  的原帖:    家国记忆——凯迪网络“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活动
    ========================================
    离题太远。
    先生说得对。但在“七十周年”这个范围内实在难以选出合适的题材——说实话,被禁言;说假话,没意思!我就是奔着“百姓家史,家国记忆”这个题目写作的。至于离不离题,无所谓。咱又不想拿大奖!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我的曾祖朱白丁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