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速写】 由稽康的轻蔑谈及其它
46854 次点击
67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9/10/3 16:50: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速写】 由稽康的轻蔑谈及其它

    
    稽康(223-262年):字叔夜,谯郡铚县(今安徽宿州)人,是“竹林七贤”的领袖人物,也是三国魏末著名的诗人与音乐家,是当时玄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稽康也是魏晋时期极具个性的文人。这个性,主要反映在对邪恶或者说对丑恶的权势以及世事的轻蔑上。

    稽康有个奇怪的爱好——打铁,即“打铁还要自身硬”那种打铁。有次,深得当时皇帝宠幸的新贵钟会,因久闻稽康的大名,便邀请了一批所谓的“贤隽之士”一起去拜会稽康。其时,稽康正在打铁,见着他们到来的时候,仍然扬锤不辍、旁若无人,没与他们说上一句话。直到钟会等人自讨没趣离开时,稽康才问道:“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回答道:“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仅此一点,稽康特立独行、疾恶如仇的个性或者说轻蔑之情就凸显一斑。

    不过,稽康也因此而得罪了一世奸雄钟会,并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之后,钟会便与稽康交恶,常向晋武帝进谗言,藉此也是导至稽康最终被杀的导火线之一。不过,由是反观,稽康若不对钟会之流表示轻蔑之意,稽康也就不成其为稽康了,虽然这种代价过于残忍。

    历史总是一面镜子。虽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但若用稽康的精神凛性折射现代,不为尊者讳,现在一些人离稽康或者说魏晋人的生活态度,还是相去甚远。甚至,在利益至上的环境里,似乎稽康这种人或这种态度,不仅不为人们所称道,而且还不经意间渐成为某种笑柄。人们欣赏的不是凛言与秉直,而是圆滑与世故;轻蔑的不是某些投机取巧的所谓“成功人士”,而是众多的草根和“穷人”;那种像稽康一样视钟会之流如粪土的人或事,已经变成了酒桌上的笑谈、以及某种为人处世的警戒。更有甚者,炫奇弄巧、大言欺世、大伪似真的把戏也一波波登场,好像不如此就要被淘汰一样,这在自己的身边,或者说就在凯迪,好些人都吊着下巴在表演。

    由此联想,有时候——当然仅是有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总是在为他人而生活,从来不敢表达爱和恨,不敢表达特立独行,不敢表达愤怒和轻蔑。大家似乎都习惯于唯上而不习惯于唯实,媚笑太多而轻蔑太少,趋时太多操守太少,一窝蜂起哄太多冷静思考太少,脸上除了几近统一的神态而无其它的神态,明明被忽悠了还要“帮着数钱”。这些,颇像是契诃夫笔下的小公务员和末等文官,要么是“变色龙”,要么是“套中人”,总是在以卑微的灵魂换取怜悯。不过回头观照,或许也是某种世风使然,人们受的各种挤压太多,再也不能承受轻蔑之重,因此就模模糊糊地成了老舍《四世同堂》中所谓之的“中国式好人”。那时在北平这座古城里,人们艰难地活着,忍气呑声,不得罪人,整天陪着笑脸,明明知道什么是卑下的,可耻的,却不敢去指认。这样,无容讳言,活下来的是皮囊,死去的是精神。

    我们知道,轻蔑是人的尊严内最后一道防线。一个人尚能对理应轻蔑的东西表示轻蔑,就说明尊严尚在。

    当然,轻蔑不是阿Q精神,总想着“手执钢鞭将你打”,更不是唐吉.诃德那样拿着长茅去战风车。轻蔑实际很理性。首先,你得有轻蔑的勇气,这勇气就是缘于自身的清亷和硬朗。倘若你与对方同流合污、狼狈为奸,轻蔑就无从谈起,而只能是一种反讽。对方是淤泥,你就应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对方是流沙,你就应是流沙中闪光的金子。一切均以此类推。这样说,绝不是某种自诩,绝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其实也很庸俗,或许也在轻蔑之内,只是庸俗中还存留着这么丁点儿理性的感知,还多少知道什么是亷耻,还不至于大言欺世,文过饰非,更不会发扬踔厉,为腐朽盆鼓。仅此而已.....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6:54:19    跟帖回复:
       沙发
        稽康有个奇怪的爱好——打铁,即“打铁还要自身硬”那种打铁。有次,深得当时皇帝宠幸的新贵钟会,因久闻稽康的大名,便邀请了一批所谓的“贤隽之士”一起去拜会稽康。其时,稽康正在打铁,见着他们到来的时候,仍然扬锤不辍、旁若无人,没与他们说上一句话。直到钟会等人自讨没趣离开时,稽康才问道:“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回答道:“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仅此一点,稽康特立独行、疾恶如仇的个性或者说轻蔑之情就凸显一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7:01:15    跟帖回复:
       第 3
        历史总是一面镜子。虽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但若用稽康的精神凛性折射现代,不为尊者讳,现在一些人离稽康或者说魏晋人的生活态度,还是相去甚远。甚至,在利益至上的环境里,似乎稽康这种人或这种态度,不仅不为人们所称道,而且还不经意间渐成为某种笑柄。人们欣赏的不是凛言与秉直,而是圆滑与世故;轻蔑的不是某些投机取巧的所谓“成功人士”,而是众多的草根和“穷人”;那种像稽康一样视钟会之流如粪土的人或事,已经变成了酒桌上的笑谈、以及某种为人处世的警戒。更有甚者,炫奇弄巧、大言欺世、大伪似真的把戏也一波波登场,好像不如此就要被淘汰一样,这在自己的身边,或者说就在凯迪,好些人都吊着下巴在表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7:06:15    跟帖回复:
       第 4
        由此联想,有时候——当然仅是有时候——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总是在为他人而生活,从来不敢表达爱和恨,不敢表达特立独行,不敢表达愤怒和轻蔑。大家似乎都习惯于唯上而不习惯于唯实,媚笑太多而轻蔑太少,趋时太多操守太少,一窝蜂起哄太多冷静思考太少,脸上除了几近统一的神态而无其它的神态,明明被忽悠了还要“帮着数钱”。这些,颇像是契诃夫笔下的小公务员和末等文官,要么是“变色龙”,要么是“套中人”,总是在以卑微的灵魂换取怜悯。不过回头观照,或许也是某种世风使然,人们受的各种挤压太多,再也不能承受轻蔑之重,因此就模模糊糊地成了老舍《四世同堂》中所谓之的“中国式好人”。那时在北平这座古城里,人们艰难地活着,忍气呑声,不得罪人,整天陪着笑脸,明明知道什么是卑下的,可耻的,却不敢去指认。这样,无容讳言,活下来的是皮囊,死去的是精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7:23:38    跟帖回复:
       第 5
        当然,轻蔑不是阿Q精神,总想着“手执钢鞭将你打”,更不是唐吉.诃德那样拿着长茅去战风车。轻蔑实际很理性。首先,你得有轻蔑的勇气,这勇气就是缘于自身的清亷和硬朗。倘若你与对方同流合污、狼狈为奸,轻蔑就无从谈起,而只能是一种反讽。对方是淤泥,你就应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对方是流沙,你就应是流沙中闪光的金子。一切均以此类推。这样说,绝不是某种自诩,绝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其实也很庸俗,或许也在轻蔑之内,只是庸俗中还存留着这么丁点儿理性的感知,还多少知道什么是亷耻,还不至于大言欺世,文过饰非,更不会发扬踔厉,为腐朽盆鼓。仅此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7:56:40    跟帖回复:
    6
        铜驼荆棘夜深深,尚想清谈撼竹林。

        南渡百年无雅乐,当年犹惜广陵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9:05:11    android
    7
    为你点赞!
    回帖人:
    lxz933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9:26:15    跟帖回复:
    8
    留言也是一种态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9:43:41    跟帖回复:
    9
    现在的知识分子,连起码的学术良心都没有,更别奢谈什么风骨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19:59:28    android
    10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燕十三 2019/10/3 17:56:40  的原帖:    铜驼荆棘夜深深,尚想清谈撼竹林。

        南渡百年无雅乐,当年犹惜广陵音。
    这是谁的诗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20:01:20    android
    11
    虔诚的拜读了帖子,很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 23:52:15    android
    12
    为嵇康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0:30:26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燕十三 2019/10/3 17:56:40  的原帖:    铜驼荆棘夜深深,尚想清谈撼竹林。

        南渡百年无雅乐,当年犹惜广陵音。
    好诗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0:31:01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90后男 2019/10/3 23:52:15  的原帖: 为嵇康点赞谢谢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0:57:42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燕十三 2019/10/3 17:56:40  的原帖:    铜驼荆棘夜深深,尚想清谈撼竹林。

        南渡百年无雅乐,当年犹惜广陵音。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10/4 10:30:26  的原帖:好诗点赞!
    呵呵,是南宋诗人的。
    46854 次点击,67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速写】 由稽康的轻蔑谈及其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