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0:59:15    引用回复:
16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燕十三 2019/10/3 17:56:40  的原帖:    铜驼荆棘夜深深,尚想清谈撼竹林。

    南渡百年无雅乐,当年犹惜广陵音。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好佛网 2019/10/3 19:59:28  的原帖: 这是谁的诗呀
    咏史下·嵇康

    年代:【宋】 作者:【陈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1:00:11    跟帖回复:
17
    言怀

    年代:【唐】 作者:【李群玉】

    白鹤高飞不逐群,嵇康琴酒鲍昭文。

    此身未有栖归处,天下人间一片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1:10:23    跟帖回复:
18
嵇康忍气吞声,仅仅不做官却入死狱。章太炎大骂孙中山、袁世凯没事。不得不说,制度的原因是最重要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1:19:26    跟帖回复:
19
说大人,则蔑之——孟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6:22:58    引用回复:
20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燕十三 2019/10/4 11:10:23  的原帖:嵇康忍气吞声,仅仅不做官却入死狱。章太炎大骂孙中山、袁世凯没事。不得不说,制度的原因是最重要的。嵇康写《与山巨源绝交书》里面有“非汤武而薄周孔”之句,而彼时司马昭正大力推行以孝治天下,加上钟会使坏,再加上嵇康牵连进好友吕安诉其兄之事才被以不孝的罪名所杀。事情是很复杂的。没有钟会嵇康死不了。七贤的阮藉就是母丧期间在司马昭宴会上喝酒吃肉,按说更不孝,可司马昭还亲自为阮开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16:48:45    跟帖回复:
21
好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8:11:50    引用回复:
22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燕十三 2019/10/4 11:10:23  的原帖:嵇康忍气吞声,仅仅不做官却入死狱。章太炎大骂孙中山、袁世凯没事。不得不说,制度的原因是最重要的。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不形堂主 2019/10/4 16:22:58  的原帖:嵇康写《与山巨源绝交书》里面有“非汤武而薄周孔”之句,而彼时司马昭正大力推行以孝治天下,加上钟会使坏,再加上嵇康牵连进好友吕安诉其兄之事才被以不孝的罪名所杀。事情是很复杂的。没有钟会嵇康死不了。七贤的阮藉就是母丧期间在司马昭宴会上喝酒吃肉,按说更不孝,可司马昭还亲自为阮开脱。    鲁迅说:“嵇康的害处是在发议论;阮籍不同,不大说关于伦理上的话,所以结局也不同。 ”这意思很明显,即是说,在历代专制的环境里,以言获罪都是一种常态。所谓的“发议论”就是发了与时逆悖的议论,而嵇康好轻蔑的秉性,又不得不发这样的议论,因而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害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8:12:37    引用回复:
23
转至第21楼第 21 楼 东门吹牛 2019/10/4 16:48:45  的原帖:好帖谢谢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11:27:29    引用回复:
24
转至第19楼第 19 楼 民主顶个球 2019/10/4 11:19:26  的原帖:说大人,则蔑之——孟子谢谢续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11:35:47    跟帖回复:
25
     自然雪崩与精神雪崩


    


    雪崩,俗称白色雪龙,是在长年积雪的山中常有的自然灾害,每年都有很多人死于雪崩。产生原因通常是覆雪处于一种“危险”的平衡状态下,如果稍微有外力作用,就会失去平衡,造成雪块滑动,进而引起更多的覆雪运动,使大量的积雪瞬间如同山洪一样倾盆而下。正因此,附近的人及村庄往往不能幸免。

    雪崩产生的原因有很多。一场雪崩往往是多个外部因素综合产生的,如强烈的阵风会吹动山上的雪,不断累积的重量会导致雪板断裂,雨水或阳光会让雪变软,自然或人为的声音对雪体的震动作用。等等。也有人认为,部分雪崩是因为全球变暖导致的。  

    当然,以上所谈及的雪崩,仅是肉眼可及的自然现象,而精神的“雪崩”则是无形的,是一种悄无声息地演变,近似于一种“无声的悲剧”。我们知道,在鲁迅先生笔下,类似精神雪崩的人物典型,就有阿Q、孔乙己、狂人、祥林嫂、魏连殳等等。只不过,鲁迅是文学家,他只能从文学的角度,通过人物的种种遭际而对其精神所产生的影响来揭示其精神渊薮,并没有直白地说出什么是精神雪崩,而只是布置下方程式符号让读者去求解。又不过,这也仅是小说描绘中的一种手法,或者说中国式的白描手法,并非文学创作唯一的手法。因为,同为杰出小说家的契诃夫,则是用另一种夹叙夹议的手法,直接在小说中使用了“雪崩”二字,并由此而作了深刻的论述。契诃夫在《没意思的故事》和《带阁楼的房子》两部中篇小说中,对精神雪崩有着独特的思考,或者说契诃夫式的思考。  

    《没意思的故事》中的“我”,即一位知名的教授。他看见自已的妻子和女儿,不知什么原因,无形中变得越来越庸俗和不可思议。直到一次吃饭的时候,听着母女俩每次重复着的那种空虚的颤笑声,才恍然感悟到了这是与精神有关的问题,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一段独白:

    “我瞧着她们母女俩,直到现在吃饭的时候我才完全明白:我已经很久没有注意这两个人的精神生活了。我有这样的感觉,从前我倒好像是跟真正的家人在一起,现在我却在做客,跟一个不像真正妻子的人同桌吃饭。我瞧着女儿丽莎,她也不像真正的丽莎了,她俩都起了惊人的变化,我错过了她们完成这种变化的长过程,怪不得我不懂了。或许问题只在于,上帝没把赐给予我的力量照样赐予给予她们。我从小就习惯了抵制外来的影响,把自已锻炼得十分坚强;生活中的大变动,例如名望、将军的品位、从生活舒适过渡到窘困、跟名流的结交、或者孤独等等,差不多对我不起影响,我始终原封不动,没受到伤害;可是这一切,对于没受过锻炼的、软弱的妻子和丽莎,却像雪崩一样压下来,砸坏了她们。”

    这里,无疑是指无形的“雪崩”砸坏了人的精神。一个人的精神如果被“雪崩”砸坏了,那么,各种庸俗或与之相变异的世故、圆滑、空虚,甚至冷漠、膨胀等等东西,就必然会这样或那样地应云而生,仿佛是一种潜规则,不为人的主观意识所左右。这里警示人们的,就是在日常的生活中,在人与人的各类交往过程中,都不要错过了所有人都会有的精神的变异过程。而这种变异千差万别,有形或无形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或者说,在强大的世俗潮流中,若果没有一种如同契诃夫所说的“精神力量”,就有可能被这形同雪崩的潮流所淹没。

    《带阁楼的房子》,则是直述各种精神束缚或奴役带给人们的灾难性“雪崩”。一位画家在与其对手莉达的辩论中说到:

    “要紧的倒不是安娜难产死了,而是所有那些安娜们从早到晚的辛劳,一生一世为饥饿和生病的孩子发抖,一生一世怕死怕病,很早就憔悴,很早就衰老,在污垢和恶臭里死掉。他们的孩子长大成人,重演那套旧故事,千千万万的人比动物还糟糕——只为了有一口饭吃就得经常担惊受怕。他们的处境的全部惨痛在于他们从来没有工夫想到他们的灵魂,他们的形象和样式。饥饿、寒冷、动物性的恐惧、辛苦的劳动,就跟雪崩那样把通向精神活动去的条条道路全堵住,而精神活动恰好是人跟动物的分别所在,而且是唯一使人值得活下去的东西。”

    这就再次强调了,人与动物的区别,恰是人有精神活动,这是无须质疑的。正因此,如若通往精神活动的路一俟被雪崩堵死,人或许就与动物雷同,就失去了作为“人”的意义。在画家的眼里,所谓“精神的活动”,即是指科学、艺术、以及宗教,而不是让人去读那些文笔糟糕、思想冬烘的书藉,那样,不仅不能减轻人们的愚昧,反而会加重奴役,增加死亡率。只有人脱离了愚昧,获得了自由,“精神的活动”才能凸显出原初而伟大的意义。

    以上两点关于“雪崩”的议论,对我们无疑有着借鉴的作用。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肯定会经受各种这样或那样的磨难,肯定会经受生老病死的多重考验,这些或许都不足为训和不足为虑,它说到底也许正是人生的必然过程,并不十分可怕;而真正可怕的则是精神上的“雪崩”,这种“雪崩”带出的后遗症,从冷漠的角度观照,或许就是若干年前,小悦悦事件的变形缩影。仅管人们会找出种种理由来为此事辩解,或许也存在着某种辩解的理由,或许这些理由都能在特定的环境中找到答案,但冷漠却如论如何是人心的一种变异。

    事实上,精神的“雪崩”还有形或无形地渗透到人的思维中的各个部分。有时候,往往左半脑的变异即会导至右半脑的膨胀,使其在纷繁复杂的的世相中失却了自己。比如,我们时时都会见到某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一些连最基本的诗词格律全然不知的人,却非要自诩自己“独创一体”、是最具现代意义的“诗人”;一些毫无定见、人云亦云,且谣言自挟、诳语恣肆的人;一些毫无缘由、莫名其妙、见人就骂见文就喷的人或者说喷子;一些提笔就钩勒人罪状,没有原因,只要结果,最终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人,等等。这无疑也与精神的“雪崩”相关连,它“雪崩”得或许比较隐晦,比较难以发现,或许还以某种高姿困惑着人们,但是其思维形态中某一处地方的短版,却总是一丝一缕地与精神的“雪崩”连系在了一起。当然,我也不能例外,谁都需要时时自我解剖与警醒!

    不避尊者讳。不要以为雪崩只针对穷人或异人。其实,它也针对那些“除了钱什么也没有”的一些所谓的“富豪”们,针对那些贪欲无度的腐败分子们,针对那些大伪似忠,总以“人民”说事的人,这种雪崩或许会更加苛刻而严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16:37:51    引用回复:
26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燕十三 2019/10/4 11:10:23  的原帖:嵇康忍气吞声,仅仅不做官却入死狱。章太炎大骂孙中山、袁世凯没事。不得不说,制度的原因是最重要的。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不形堂主 2019/10/4 16:22:58  的原帖:嵇康写《与山巨源绝交书》里面有“非汤武而薄周孔”之句,而彼时司马昭正大力推行以孝治天下,加上钟会使坏,再加上嵇康牵连进好友吕安诉其兄之事才被以不孝的罪名所杀。事情是很复杂的。没有钟会嵇康死不了。七贤的阮藉就是母丧期间在司马昭宴会上喝酒吃肉,按说更不孝,可司马昭还亲自为阮开脱。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10/5 8:11:50  的原帖:    鲁迅说:“嵇康的害处是在发议论;阮籍不同,不大说关于伦理上的话,所以结局也不同。 ”这意思很明显,即是说,在历代专制的环境里,以言获罪都是一种常态。所谓的“发议论”就是发了与时逆悖的议论,而嵇康好轻蔑的秉性,又不得不发这样的议论,因而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害处”。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21:12:55   
27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0/5 21:15:1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6 9:38:05    引用回复:
28
转至第18楼第 18 楼 燕十三 2019/10/4 11:10:23  的原帖:嵇康忍气吞声,仅仅不做官却入死狱。章太炎大骂孙中山、袁世凯没事。不得不说,制度的原因是最重要的。转至第20楼第 20 楼 不形堂主 2019/10/4 16:22:58  的原帖:嵇康写《与山巨源绝交书》里面有“非汤武而薄周孔”之句,而彼时司马昭正大力推行以孝治天下,加上钟会使坏,再加上嵇康牵连进好友吕安诉其兄之事才被以不孝的罪名所杀。事情是很复杂的。没有钟会嵇康死不了。七贤的阮藉就是母丧期间在司马昭宴会上喝酒吃肉,按说更不孝,可司马昭还亲自为阮开脱。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10/5 8:11:50  的原帖:    鲁迅说:“嵇康的害处是在发议论;阮籍不同,不大说关于伦理上的话,所以结局也不同。 ”这意思很明显,即是说,在历代专制的环境里,以言获罪都是一种常态。所谓的“发议论”就是发了与时逆悖的议论,而嵇康好轻蔑的秉性,又不得不发这样的议论,因而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害处”。转至第26楼第 26 楼 好热的夏天 2019/10/5 16:37:51  的原帖:顶!谢谢顶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6 9:57:00    引用回复:
29
转至第17楼第 17 楼 燕十三 2019/10/4 11:00:11  的原帖:    言怀

    年代:【唐】 作者:【李群玉】

    白鹤高飞不逐群,嵇康琴酒鲍昭文。

    此身未有栖归处,天下人间一片云。
    晋魏之风冠儒群,贤才秉性赋诗文。
  
    嵇康隐去瑶台处,万象盈平片片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6 10:01:34    引用回复:
30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漱石闲叟 2019/10/3 19:43:41  的原帖:现在的知识分子,连起码的学术良心都没有,更别奢谈什么风骨啦有道理,点赞!
46780 次点击,67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速写】 由稽康的轻蔑谈及其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