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陈鲁民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想起当年吃蜈蚣 (家国记忆)
1021 次点击
4 个回复
陈鲁民 于 2019/10/4 20:24: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想起当年吃蜈蚣  陈鲁民(家国记忆)

    今年春节,我去广东过年,见到了我的老连长,回想起当年连队生活,忆起吃蜈蚣的情节,还挺有意思的。

    那是1970年代初,我在湖南山沟里一支技术部队当兵,时年十六七岁。那个时候,军人陆军普通灶每个月固定的13.5元的伙食费,平均每天0.45元,实在买不来啥好东西,鱼肉很难吃到,细菜也吃不起,终日都是萝卜、白菜、土豆三样,大伙都很有意见。虽然能吃饱肚子,但平时很难见到荤腥,用《水浒》里黑旋风李逵的话来说,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

    湘西北这个地方,潮湿闷热,是蜈蚣繁衍的天堂,这里的蜈蚣,红头黑背,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不仅个头大,长约15到20公分,而且数量极多,到处都是。能多到什么程度?你都无法想象。一堆人坐在屋子里开会,正高谈阔论时,就会突然从天花板上掉下一条蜈蚣,让人吓一跳;床底下一两个星期没穿过的鞋子,再穿时就得小心,弄不好就成了蜈蚣窝;晚上睡觉,也常会有蜈蚣从身上爬过。我一次做梦,与人打架头上被砍了一刀,很疼,就不由得往头上一摸,居然抓到一条蜈蚣,把我也吓醒了。赶快找卫生院抹了点药,还是火辣辣的,一夜没睡着觉,连着疼了好几天。蜈蚣虽与蛇、蝎、壁虎、蟾蜍并称“五毒”,并位居五毒首位,其实蜈蚣毒性有限,一般不会置人于死地,但被咬一口,也疼的难受,还会化脓留疤。团里被蜈蚣咬过的人比被蛇咬过的人要多得多。所以,剿灭蜈蚣也成了各连队的一项紧迫任务,团里还专门为此开过会,进行布置,别的地方是“除四害”,我们这里把蚊子、苍蝇、老鼠、臭虫之外又加进蜈蚣,算是“除五害”,号召全团官兵开展扑灭蜈蚣活动,以改善工作生活环境。

    我们连的连长姓黄,是广东番禹人,特别爱吃,也特别能吃。别的连队灭蜈蚣主要是为了不让其害人,影响正常的工作学习,黄连长想到的则是蜈蚣能不能吃,他在家时吃过猫、狗、蛇、蝎子、老鼠、青蛙,但还没吃过蜈蚣。他就先捉了几条,用盐水腌了几天,然后再用油炸,尝了尝,还挺香,没啥明显异味,吃完也没不良反应。这下子,他心里就有底了,一个大胆的美食计划准备出台了。

    星期五下午,按部队规定是例行的党团活动日。黄连长召集全连官兵动员说:我们今天过一次特殊党团活动,节目就是全连比赛捉蜈蚣。我总结一下,这个节目有五大好处,一是改善居住环境,二是小小改善生活,三是增加一点收入,四是锻炼胆量,五是活跃气氛。大家要各尽其能,各班组织竞赛,多者有奖。然后,他详细交代了注意事项,给每个人发个瓶子,发一双竹筷,一双手套,再穿上雨靴,就开始按照分工干了起来。

    先清理室内,仓库、储蓄间是重点,箱子下面,麻袋背面,只要是阴暗角落,都翻个底朝天,果然有所收获,大大小小抓了上百条,清除了隐患。接着在营房周围搜寻,砖头瓦块下面,石头缝里,只要是有缝有洞的地方都不放过。一开始没有经验,或手忙脚乱,眼睁睁看着蜈蚣逃走,或笨手笨脚,把蜈蚣弄得肢体残缺。慢慢的就有心得了,知道咋捉能不伤蜈蚣肢体,知道哪些地方是蜈蚣的藏身之所,干得越来越得心应手。最后盘点战果,收获甚丰,战士们都没空手的,多则十几条,少则七八条,加起来有六七百条。

    黄连长很高兴,和管伙食的司务长一商量,决定把那些全毛全须的蜈蚣,拿竹签撑起来,晾干了卖给城里的中药店,当时市价一毛钱一根,一次能卖几十块,也是个不小的数目,足够全连改善一次生活的。而那些残缺不全的蜈蚣,药店不收,就都用盐水泡渍后,下了油锅。端上饭桌后,一开始,大伙都不敢吃,觉得很恐怖,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动筷子。黄连长也不多说,带头示范,先吃了一根,嚼的嘎嘣嘎嘣响,满嘴冒油,满脸都是很受用的样子。然后极具煽动性地动员说:“咱当兵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难道还怕吃个虫子?我早已试吃过了,好吃的很,除了香就没别的。”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根。几个大胆的战士试着咬了一小口,说,香,好吃,就像吃花生米。大伙这才一哄而上,你一根,我一根,边吃边品。我也疑疑惑惑地夹了一根,嚼了嚼,确实很香,虽稍微有点土腥味,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就这样,大半脸盆油炸蜈蚣顷刻就见了底,吃的少的战士还直嚷嚷不过瘾。

    从这以后,尝到甜头了,每过一阵子,就总有人提议,咱们是不是该过一次“特殊党团生活”了,黄连长就故意板着脸说,你小子又馋了吧,想得美!然后就会和指导员商量,说大家有要求,嘴又馋了,咱是不是尊重一下民意,再来一次抓蜈蚣行动。于是,星期五的下午,又会有一帮年轻军人欢天喜地地走出营房,拿着各种家伙事儿,三两结伴,到野外去释放能量,亲近大自然。回来后,又是欢天喜地打一次牙祭,过过肉瘾,能高兴上好几天。

    营房周围的蜈蚣很快就扫荡完了,战士们就往更远的地方去搜寻,每次都会满载而归。久而久之,团里也知道一连有一道油炸蜈蚣大菜,纷纷找机会来品尝,军区领导机关来人,团里也推荐来见识这道在哪个大饭店都吃不上的山珍佳肴。有一回,军区一个副司令员检查战备施工从这里路过,中午在团里用饭,团里就专门给首长上了这道油炸蜈蚣大菜,首长吃得津津有味,啧啧称赞。回去后,还在军区常委会上做了介绍,当然他不是为我们做广告,而是肯定这种靠山吃山,因地制宜,想方设法改善官兵生活的做法。

    后来,军区报社记者还专门派了个记者下来进行采访,写了挺长的一篇通讯,发表在军区报纸上,题目就叫《军营趣事 巧吃蜈蚣》,写得绘声绘色,令人垂涎欲滴。这一下子,我们团名声在外了,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兄弟部队来联系公务,都点名要吃这道菜。后来,大伙把这道油炸蜈蚣叫做“团菜”。

    不过,老吃这道油炸蜈蚣菜,食油下得太快,毕竟油也是定量供应的,好像是当时每人每月定量一斤食油,往往不到半个月就没油吃了。黄连长找到团后勤处软磨硬泡要过好几回油,说是我们都为团里的接待工作做贡献把油吃光了,你们无论如何得照顾一下。可是人家机关的食油指标也是有控制的,不是应有尽有,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要了几回后,就被人家客气回绝了。

    油炸蜈蚣难以为继,面临无油之虞。可是天无绝人之路,在黄连长的指导下,连队炊事班又开发了蜈蚣的几种其他吃法。一是干焙,不用油,直接在锅里加热,用微火慢工,把蜈蚣自身的油逼出来,味道也不错,像炒花生。二是五香,多用茴香、大料、花椒、桂皮腌制,而后上笼清蒸,香而不腻,回味无穷。三是烧烤,一个班燃一堆篝火,把腌制过的蜈蚣插在竹棍上,烧烤食用,多在节日晚上施行,既温馨又浪漫。四是煨汤,蜈蚣与冬瓜、海带、虾皮同烩一锅,山珍海味相得益彰,别具风味,百吃不厌。五是乱炖,蜈蚣炖蘑菇。夏秋时节用鲜蜈蚣,寒冬腊月用干蜈蚣,味道鲜美,滋补营养。这几种吃法各有千秋,都很少用油或不用油,是绝对的绿色食品,一直很受官兵欢迎。

    特别是最后一道蜈蚣炖蘑菇,是我们最常吃的一道美味。这是因为,我们的驻地盛产野蘑菇,随吃随有,取之不竭。每年的春、夏、秋三季,一场雨后,只要一两天,草地上,树林里,就漫山遍野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蘑菇,像一把把张开的小伞,美丽壮观。因而,每到了雨后,估计蘑菇长得差不多了,各个连队就利用早操时间去采蘑菇,这成了团里默许的一个不成文规矩。每人端个脸盆,一个早晨轻轻松松就能拣一满脸盆蘑菇,回来堆在食堂地上,像一座小山。于是,下来的几天就变着花样吃蘑菇,烹炒煎炸,花样翻新。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蜈蚣炖蘑菇,就是今天看来,也是菜中极品,味道极佳,且不说还营养丰富。

    蜈蚣是高蛋白食品,饱含多种氨基酸和微量元素,还有滋阴壮阳之能,有治疗风湿药用。所以,虽然我们的干部战士虽常年居住在湘西北这样的潮湿环境里,但从没有听说谁患上关节炎、风湿病的。现在想来,可能就与常吃蜈蚣大有关系。后来,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看到洪七公吃油炸蜈蚣的情节,看来,他的盖世武功,也有常吃蜈蚣的原因啊。

    1977年,黄连长转业后,没干政府安排的工作,回老家番禹开了一家饭店,取名“百虫宴”,专食各类虫子,在番禹一带大有名气。黄连长是当过兵的人,很守规矩,国家禁止食用的野味人家从不经营,不管利有多厚,他都不沾手,不眼红,多次被评为模范守法商户。战友们去广东,都要去番禹看看老连长,也尝尝他的百虫宴,尤其是当年的油炸蜈蚣。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怀旧,吃着吃着就想起当年在湘西北山沟里的那些往事。

    腊月二十八,我和两个战友相约去看老连长。他的饭店在番禹市中心繁华之地,门口挂着黑漆金字的匾额,上书“百虫宴”,大堂里座无虚席,还有慕名而来的食客在外边排队。我看了老连长递过来的菜谱,除了油炸蜈蚣、油炸蝎子这些名菜外,还有油炸蚂蚱,油炸蟑螂,油炸竹虫(又名竹蛆、竹蜂。)小瓜煮蜂蛹、红烧摇头虫、素炒蚂蚁蛋、红烧飞蚂蚁、油炸沙蛆……粗算了算,还真有近百种虫子,确实大开眼界。

    席间,老连长一边介绍菜肴,一边热情劝酒,觥筹交错,欢声笑语。看着这一大桌美味佳肴,我不禁有点疑惑,每天饭店要开那么多桌席面,需要那么多各色虫子,都从哪里采购呀?老连长说,这个不用发愁,每天都有周围的专业养殖户来给我供货,我需要什么,打个电话就送来了。我儿子自己也办了个蜈蚣养殖场,规模还不小,吃完饭我带你们去看看。

    酒足饭饱,老连长驱车带我们去了郊区的蜈蚣养殖场。养殖场有2000多平方米,养着近百万条蜈蚣,可是却看不到一条蜈蚣的影子。黄连长说:“它们昼伏夜出,现在都在家里睡觉呢。”为了让我们看个究竟,黄连长小心翼翼地翻开砖石,果然,砖石下面专门刻的凹槽里,或长或短蜷缩着一条或几条蜈蚣,成千上万的蜈蚣就在这里安居乐业。

    想起当年吃蜈蚣,似乎就在昨天,但已是四十多年过去,如今国家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咱想吃啥有啥,天天都是好日子,真是赶上好时代了!

    450052郑州陇海中路66号院  陈鲁民 电话13733820685    clumin@126.com

    中国工商银行郑州南阳路支行 6200581702000321727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21:14:22   
       沙发
    有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23:18:11    android
       第 3
    就没虫宴图惊悚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4 23:54:45    android
       第 4
    下头的银行卡号是什么意思?事业有成就是有钱了,那是什么事业?黄连长饭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0:18:31    跟帖回复:
       第 5
    感觉不够新鲜
    编造痕迹太浓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想起当年吃蜈蚣 (家国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