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江城古柳201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一个大地主家的衰败【家国记忆】
3584 次点击
14 个回复
江城古柳2018 于 2019/10/5 5:57: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一

    吉林街的老牛家,据说是东三省的第一大财主。他家有多少房子多少地,多少买卖多少店铺,除了牛老爷子,恐怕连他的几个儿子也说不清。他家的老四乳名小结实,人说是个白痴,却娶了九台县县长家的千金。结婚那天,连张大帅都派人送贺礼。那排场,那席面,可真叫吉林街的父老乡亲们开了眼界,饱了口福。

    在五个儿子中,最不成器的要数老五,吃喝嫖赌,倜傥风流。听说那年去上海,竟然花了500块现大洋买了套西服。那年月500块可是个大数目,爷爷在他家教书,2年都挣不来的。然而一到街上却遭了白眼——上海是什么地儿?万国通商口岸!大款二款多如牛毛,谁知你是干啥的?哪来的?

    据说这五少爷本是个有脾气的,这一气非同小可,当时就把那套西服给烧了。他骂:“妈了巴子!你上海滩有啥了不起?不就是个靠海边的大屯子吗?今儿本少爷非得叫你们知道知道我是谁!”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年月的大上海,最容易出名的是三种人:流氓戏子交际花,而这牛老五不过是个浪荡公子,除了吃喝玩乐,简直一无所长。至于穿戴嘛,这可是世界闻名的大上海呀,穿什么的没有?戴什么的没有?就算你再有钱,到了这地儿也不过是个头顶开花的土包子!

    后来,终于有人给他出了个好主意,说是如此这般,准能出个大名。牛老五听了不知深浅,把手一摆立刻照办——先派人去纺织厂加工了一块麻袋皮,后又请上海有名的裁缝做了一套西装。第二天便穿戴起来,摇摇摆摆地走上了霞飞路:进戏院,逛码头,身后还跟着一串跟班的。

    果然,这一招十分灵验,第二天一大早就轰动了上海滩,一时间尽人皆知,一哄声地传说北大荒来了个穿麻袋片的牛少爷。于是乎什么《申报》,“屈报”,《大公报》,“小公报”,都一窝蜂地跑来登门采访,抢新闻,写花边,忙得不亦乐乎。而他呢,就那么穿着麻袋片儿叫人拍照登报。从此,这五少爷也就成了上海滩的一个“闻人”

    老牛家家大业大,人口多孩子也多。那时科举制度已经废除,遍地的洋学堂如雨后春笋。有钱人家的子弟,纷纷读洋书,学洋文,一时间成为时髦。但奇怪的是牛老爷子,不让孩子上洋学堂,却在家里办了个私塾馆。他说:“还是国学好啊,讲究忠孝节义。洋玩意不能学,一学人就变坏!”

    爷爷子承父业,当了教书匠不久,就离开了老实李屯。他虽然念书不多,可是脑瓜活,会讲故事。渐渐地在当地就有了一点名声。后来因为不想跟哥哥云舫抢饭碗,于是自立门户,搬到了沐石河。

    沐石河是九台县的一个大镇,有村公所,有警察局,还有许多店铺买卖。想那规模,大概和老家瓦房店差不多的意思。

    那年月的教书匠,是百分之百的自由职业者,学问好或有点名气的,自然有人登门求学。沐石河人口多,有钱人也多;有钱人多,学生的束修自然也多,二年下来便置了三间瓦房。爷爷正在得意,没想到这时却有人前来“夺馆”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6:03:05    跟帖回复:
       沙发
                                               二
         那时候普通村镇没有正规学堂,而办私塾又不受文凭限制,所以就有一些二混子也要端这饭碗。按说想端就端呗,只要有人愿意给你做学生,你就可以当先生。不过,这种人要真本事没有,见别人挣钱却嫉妒眼红,于是便想个损招出来搅合。
         他们先在《康熙字典》里找出几个很少有人认识的怪字,或者在一本什么古书里寻出几段典故词章,待到弄得滚瓜烂熟,便拣那学生多的学馆,当着学生的眼面考问先生。先生若是被他难住,就得拜他为师。如果遇到那些糊涂的家长信了他的,他就反客为主,鸠占鹊巢。
         这事若是搁在曾祖白丁身上肯定甘拜下风,可是爷爷却不吃这一套。因为他相信,真正的读书人讲究礼义廉耻,绝不会干这种苟且小人的勾当。所以没等那人开口,便慢条斯理地说道:“韩愈有云,‘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先生既是来‘夺馆’的,想必学问一定比朱某高深。这些年,老朽正有几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想要请教。”
         那人一听,腾地一下脸就红了。因为他既是来“夺馆”的,自然有备而来,你若是应了他的考问,恰巧中了他的圈套。爷爷看穿了他的把戏,便来了个先下手为强:“请教先生,上古时代的唐尧虞舜究竟是几个人?”说完,便捋着山羊胡子盯着他看。
         如果是个读书人,对于这样的提问,本应张口就来,可那人愣了半天,也没敢回答。学生们哄笑起来,七嘴八舌地议论。爷爷一看自己占了上风,便详详细细地讲给他听,说唐尧虞舜是上古时代的两位明君,尧帝姓尹,号放勋,因封于唐,故称“唐尧”;舜帝姓姚,号重华,因封于虞,故称“虞舜”。那家伙一看遇见了高人,拣不着便宜,赶紧把手一拱,说了声“惭愧,惭愧……”。一转身,灰溜溜地跑了,学生们又是一阵哄笑。
         第二天,这事就在沐石河传开了。乡亲们都说爷爷的学问好,有辩才,可比他爹白丁强多了;白丁一吓就傻,他这个儿子却尿性。后来这事儿越传越玄,牛老爷子听说,就聘他做了“西席”先生。
    中国可真是个文明古国礼仪之邦,连吃饭的座位都有讲究:一张八仙桌四个方位,坐北朝南为主,坐西朝东为客,坐东朝西为陪,坐南朝北为侍。“陪”和“侍”自然低人一等,不但要给那两位倒酒夹菜,还要陪着笑脸插科打诨,就像戏台上的小丑和二花脸。
        教书匠虽然无财无势,可是人们都以为他们肚里有货,即使不能个个是诸葛亮、刘伯温,毕竟比那些无知无识的“草民”要高出一大截子。有钱人家谁不指望儿女有点出息?而要想有点出息,自然就离不了这教书先生。所以那时,不论主人家的地位多高,财势多大,都把这教书匠高看一眼,拿他们当宾客待承。于是乎“孩子王”也就有了“西席”这么个美称。
        爷爷是个老学究,为人既严肃又耿直,再加上乡亲们都说他学问好,有“辩才”,所以也就格外受到牛老爷子的尊敬,宾主二人甚是相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6:05:42    跟帖回复:
       第 3
                                           三
          单说这一年的五月端午,牛老爷子请爷爷吃饭。那年父亲刚好六岁,是爷爷五十那年生下的,从小娇生惯养,任性好奇。见老爹要去吃饭,非要跟着。其实,他并不是嘴馋好吃,而是听说老牛家有个洋戏匣子;那匣子里装着个小人儿,门儿一打开,那小人儿就唱。爷爷没法儿,只好带他同去。
          牛家大院的气派自不必说,青堂瓦舍,黑压压的一片,几乎占了吉林城最繁华的半条街。他家的房子多少,父亲说不清也记不住,单看大门旁边的那对石狮子,就比县衙门的还威势。
         牛老爷子是家里的最高统治者,六十来岁,头发胡子花白,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在父亲的记忆里,他一点儿也不像个有钱人,如果在大街上叫陌生人看见,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普普通通的小老头,就是大名鼎鼎,连张大帅都恭而敬之的大财东。
         父亲原以为牛老爷子的房里不光有洋戏匣子,一定还摆满了花花绿绿的金银财宝,可是一走进房门就失望了。只见平平常常的一间小屋,炕上放着一张小巧的八仙桌子,除了比自家的屋里宽敞些,亮堂些,就再也没有别的了,不过屋地却规规矩矩地站着两个侍女,这倒是寻常人家比不了的。
    父亲东瞅瞅西望望,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洋戏匣子。问侍女,侍女笑着摇了摇头,把他抱到炕上吃饭了。也许那小人儿太金贵,轻易不拿出来给别人唱吧?
         桌上摆着四样菜:海参,虾仁,鱼翅,还有一碗猪肉酸菜炖粉条子。按说这道菜本来上不了老牛家的席面,可东北人就得意这口,所以他家也不例外。
         一宾一主一个小孩,也没有什么“小丑”“二花脸”之类插科打诨,陪吃陪喝。因为爷爷已经在他家坐了十来年的馆,不希外,所以牛老爷子就亲自给爷爷夹菜,倒酒。起初爷爷还推辞着,渐渐地也就不客气了。于是,宾主两人就你一盅我一盅地对饮起来。
         小孩子不正经吃饭,父亲依然是东张西望,觉着实在没什么可看的了,就琢磨起手里的筷子。 听大人说,老牛家的筷子都是象牙做的,如果饭菜里有人下毒,把筷子往里一插就能看出来。于是,他就默默搞起了实验,先插进菜里看一看,没毒,又插到汤里看一看,也没毒,因为有毒,筷子就黑了。这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大伙都这么说。
         现在的大象都快叫人杀光了,难道就是为了做这象牙筷子?可是无仇无恨,谁往人家碗里下毒干啥呀?所以我想,人们那么说,也无非是羡慕人家有钱。人在穷的时候,大伙说他脏说他贱,而一旦有了钱,就连他身上的虱子都变成了双眼皮,炕上的臭虫也长成了花腰子!
    老牛家的筷子究竟是不是象牙的,父亲一直没搞清,于是又摆弄碟子里的小饺子——说起老牛家的小饺子,那可是百分之百的一绝。父亲不光听说,而且还吃过了。什么滋味他已忘记,可就是觉得稀罕那小饺子包的,虽然还没有爷爷的手指肚大,却个个饱满圆润,精巧玲珑,边儿是边儿,摺儿是摺儿,就像小元宝似的。
         听爷爷讲,别看这小饺子只有这么一点点,那可是五味俱全,而且不论多少人吃都是一个样。 因为稍大一点小姐太太们就不乐意,嫌乎夹着费劲,压手腕子——哎你说,人家的女人有多金贵?
    父亲正好奇的观察着小饺子,爷爷却飞快地夹起一个扔进了嘴里。站在地上的两个侍女抿嘴偷笑,大概是觉得他的吃相不好吧?老牛家的小姐太太吃饺子,都是先用筷子夹开,然后慢慢地品滋味。要是觉得不顺口,就赏给下人了;下人要是不爱吃,就扔到后院的大水缸里喂猪了。为这事儿,牛老爷子没少发脾气,可一家几十口子,他一人能管得过来吗?
         爷爷发现侍女笑他,就有点生气——啊,你们是看我老土吧?那我就好好地吃一个给你们看,于是狠狠地啁了口酒,一筷头子夹了两个填进嘴里——他这人就这样,虽然跟老爹念过好几年的私塾,但是性格放达,不拘小节,说“‘四书五经’也好,‘子曰诗云’也罢,其实读书就是为了混碗饭吃。你看孔子读的书,简直是汗牛充栋,可当年还不是穷得满世界乱跑?光说是要推行这“礼”,实行那个“道”的,可是谁用他?既如当今的张大帅,本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可人家却照样统治着东三省。听说他手下的秘书,都是前清的翰林。翰林是什么身价?那可是给皇上写圣旨的呀,可他一不高兴就骂人“妈了巴子”——哎你说,这书读多了究有何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6:12:32    跟帖回复:
       第 4
                                           四
            花园里响起了画眉鸟的叫声,宛转悠扬。父亲觉得好奇,就扒开窗子去看。此时已是春末天气,窗前一株高大的海棠,正开得落英缤纷,雪片似地满园飞舞。突然,一声女人的叫骂,把画眉鸟吓飞了——那嗓音尖利高亢,就像炒豆似地传来:
           “哎——我说老牛家,你不是大财主吗?怎么还眛人家的东西?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大门外,人声嘈杂,乱哄哄的——咦?咋回事儿?谁家的女人这么大胆?爷爷在他家呆了这么多年,见的人多了,大帅府的,省衙门的,谁走进老牛家的大门不是客客气气,文质彬彬?——吔,八成是个疯子吧?
    牛老爷子有些诧异,眼睛看着地下的侍女,侍女摇了摇头,刚要出去打探,却见他家的老四神情慌张地走来——这人三十来岁,瘦弱苍白,为了吉利,他奶奶就给他取了“小结实”这么个乳名。
          “爹!”
          “啥事?”
          “那个妇道……”
          “是个要饭的吧?多给她俩钱儿。”
           牛老爷子一辈子为人忠厚,虽然财大气粗,却从不仗势欺人。因为在中国,有钱的叫人羡慕也遭人嫉恨。倘若没点心胸,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大伙就会给你来个墙倒众人推。到那时候,你就是跪地装孙子,怕是也没人待见可怜!
           “那个……”
           “管家呢?”
           “管、管家下乡了。”
           “那你去,赶紧打发她走,堵在门口乱哄哄的,成何体统?妈了巴子……”
            牛老爷子有点生气,把酒杯往桌上一顿,脱口骂了一句——那时的东北人,一张嘴就这口头语。也不知那玩意和嘴巴有什么关系,反正离了它就好像不会说话了似的。牛老爷子虽有身份,但也并不例外。
    也许都是受了那位张大帅的影响吧?张大帅虽然不识字,可他却发明了“妈了巴子”,所以他敢当大帅,也能当大帅。于是乎慢慢地推而广之起来,渐渐的也就成了东北人的一句官话。
            然而牛老爷子骂完了“妈了巴子”,小结实依然垂手立站地戳在那块儿。这下子牛老爷子可真的动了气,啪地一声,差点没把酒盅子顿碎了。
           “咋的?连这点事都办不明白?给我滚出去!”
           “爹,那个妇道……”
            在兄弟五人当中,小结实是最愚笨的一个,虽然跟爷爷念了十来年的私塾,说话总是吞吞吐吐。他说他本来也是这么办的,可那个妇道不干,她说她的钱包丢在门口,叫院里的人捡去了。
           “什么?反了,反了!快去给我叫警察!”
           牛老爷子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吼叫。爷爷是个聪明人,一看这阵势,立刻下炕穿鞋。牛老爷子也不挽留,只说了句:“云皋,叫你笑话了,咱们改日再见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6:16:54    跟帖回复:
       第 5
                                               五
            大门口堵满了看热闹的人,小孩子爬上了墙头,还有的骑在了石狮子身上。两个巡警正推三挡四地维持着秩序,要不连马车都走不通了。
            老牛家地处最繁华的街面,东边是省政府,西边是警察局,整日里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出了这样的稀奇事,看热闹的人能不多吗?人们觉得好奇,都纷纷议论着打听着。
           “哪来的妇道?”
           “她咋这么大胆?”
           “这巡警都死哪去了?咋不把她抓起来?”
            看热闹的都替老牛家打抱不平,可是一回头,却见两个巡警就傻呵呵地在那儿站着。他们不说话,也不生气,任凭那个女人站在门口指天画地乱骂。那女人三十多岁,穿戴光鲜,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父亲好奇不走,爷爷却拉着他匆匆回家,一进屋就跟奶奶说:
            “哎,老牛甲(家)出事了!”
            “啥?来胡子啦?”
            “笑话!哪儿的胡子敢碰他甲(家),是叫一个掉宝(包)的妇道讹上了。”
            “啥?掉宝(包)的?还是个妇道?”
             奶奶惊奇得了不得,以至于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打小在天津卫长大,见过世面。那年头坑蒙拐骗的遍地都是,掉包讹人的更是稀松平常。比如你没事走在大街上,冷不丁打哪钻出个人来,愣是和你攀亲戚,说他是老谁家的小谁,跟你啥啥关系。你老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了。说着就拉你到他家去串门,还说要招待你吃饭。你要是一时犯浑跟了去,那可就上了他的当——炕上躺着个病老婆,炕沿放着一碗中药汤。你以为到了亲戚家里不稀外,大拉呼哧地往炕沿上一坐,“吧嗒”一声,药碗掉在了地上。这一下子不打紧,那病老婆可就大呼小叫地嚎上了。这时那个男的也翻了脸,说他老婆得了什么要死要活的病,就靠这碗中药汤子救命哩。你要不服,他便揪住你的脖领子不撒手。直到把腰包掏净,才放你走人。你觉得晦气,过后一打听——嘿,敢情那炕沿是活的。但这事儿还不算稀奇,另有一种是专门讹旅店的。
          那时候开店讲信誉,不但要负责旅客的人身安全,就是什么财物丢失也要包赔。于是,就有那种钻空子讹钱的。他们装扮成旅客去住店,礼帽风衣大皮靴,看外表阔的了不得。店老板还以为来了个财神爷,好吃好喝地由他住,可是第二天早晨一起来,他却说你这是家贼店,他一条上好的裤子昨晚叫人偷了。你若是不信,那就搜吧,他一宿没出屋,那么大一条裤子能藏哪去?没办法,只得自认倒霉,拿出大洋打发他滚蛋。其实他来时根本就没穿裤子——哎,你说这事儿气人不?不过,这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玩的小把戏,老牛家是什么人家?谁敢跟他来这个?
          听人说,牛老爷子是挑着担子从关里来到九台的,然而却在不到三十年的光景里,就积攒下了恁么大个家业。对此,社会上有种种传言:说他当过土匪,说他贩过大烟,还说他在某年某月某日某地挖出过一缸金子。虽然没根没据,却都说得月儿百圆。
          然而爷爷却另有见地,说那些传言都是捕风捉影。他在他家已经呆了十多年,难道还不了解?论脑筋,牛老爷子的确够道,但为人却不乏勤勉忠厚——先是在店铺里当学徒,后来自立门户做生意,攒了钱就买房子置地。别人看着眼红,便生出种种谣言,恨不得人家一夜之间败了。方才在他的大门口,就有多少人显出那种幸灾乐祸的样子——哎,真是人心不古啊!
           奶奶听了也愤愤不平,说一个女人有多大章程?老牛家恁么大的财势,不信还能叫她讹住了?爷爷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那女人肯定是有来历的,要不,省衙门和警察局都是干什么吃的,还能由着她胡闹?哎,走着瞧吧,这事呀,恐怕不是仨瓜俩枣能了结的。
           奶奶听了,就教训爷爷,说人家待咱们不薄,咱可不能起什么坏心眼儿。今后不管老卢家出了多大的事儿,只要用咱,咱就得把书讲好,可不能耽误了人家的孩子。
           爷爷比奶奶大了将近20岁,奶奶说什么,他从来不反驳,而且还要幽默地来上一句:“是,夫人,老朽记着了。”说完就上炕盘腿打坐,捏他的小酒壶去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爷爷从牛家大院回来,带给奶奶的消息,无疑地证实了他的判断——老牛家已经开始转让乡下的土地,并且价格低廉。看那匆匆忙忙的样子,怕是真的叫人讹上了。爷爷从到老牛家教书那天起,十年来光听说他家买地,哪有卖地的道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6:19:36    跟帖回复:
    6
                                              六
          老牛家的土地,在吉林总有几千垧吧?光沐石河一带给他家当佃户的就有几十家。所以,他家的亲戚就经常向人夸耀:“嘁,咱这吉林省,要是没有老牛家,你就是逃荒要饭也找不着大门!”听听,这口气有多大?
          他们还说,有一年张大帅的军队发不出军饷,就打发一个团的人马住在他家白吃,一吃吃了一个月,牛老爷子连眼皮都不眨,照样顿顿大米干饭猪肉炖粉条子。想想,这是多大的家业?可是这么大个家业,怎么就让一个妇道给讹住了呢?这是真的吗?可是卖地的话,是爷爷亲耳从他家管家嘴里听到的,这还能有假么?
         爷爷一两酒下肚,又发起了老学究式的感慨,说牛老爷子虽然英明一世,但是儿孙后代却没有一个成器的。老大从小不在家,这也就不说了;老二抽大烟打吗啡,简直是个废物;老三倒是个好孩子,只可惜死得早;老四又呆又蠢,跟他念了十来年的“子曰诗云”,却连个话也说不全。最气人的是他“开蒙”那年,第一堂学的是“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下学后,他爹想考考他,就用手杖在地上画了一横,可他却左看右看也不认得。他爹说:“哎,这不是个一吗?”他想了半天,说“我瞅着也像个一,可先生教的也没这么大呀!” 爷爷一听,羞臊得无地自容。要不是牛老爷子执意挽留,他当时就得辞馆回家。
    奶奶说,他家的老大留过东洋,那将来可是要做大官的。爷爷听了立刻摇头,更加不以为然。
         据说牛老大很聪明,模样也俊。他爹满指望他有大出息,所以就下注供他。他念的都是洋学堂,喝的都是洋墨水,而像爷爷这样的老朽,他是丝毫也不放在眼里的。
         那年暑期,他北京回来,一见爷爷,就大模大样地讲那些不着边际的废话。说什么中国,只有把教育搞上去了,才能够真正地救亡图存。因为人有了知识,脑瓜就灵;脑瓜一灵,就能搞出发明创造,能搞出发明创造,就能跟西洋鬼子一样自立于世界了。
         爷爷觉得好笑,心想教育要能救国,那我们这些教书匠岂不都成了国家栋梁?常言道“有状元学生,没状元先生”。教书匠要是都能当大帅,谁还摆弄小孩子?于是他说:“依老朽之见,也不尽然。既如当今的张大帅,本是一个大字不识的……”然而,没等说完,牛老大立刻皱起眉头谩骂:“张作霖是个什么东西,流氓恶棍而已。可恨国民愚昧,却老老实实接受他的统治!”
          牛老大为什么恨张大帅,爷爷实在想不通。在东北人的眼里,张大帅可是个顶顶了不起的人物。这些年要是没他统着,这东三省早就叫老毛子和小鬼子瓜分了。无缘无故,你骂人家干啥?
          爷爷一来气,便越发地反驳,说“咱这北大荒自古藏龙卧虎,地杰人灵,可是自从大清完了以后,还不都归张大帅统着?难道都是愚民吗?既如令尊大人,手里的现大洋,哪年不捐给张大帅十万八万的?如此说来,竟是愚民中的愚民了?”
          牛老大听了,不由仰天大笑。笑完也不答话,只把爷爷轻蔑地盯了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据说牛老大留完东洋回来就一直在外游荡,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干些什么。那年他爹给他订了一门好亲,就是本省督军府上的千金,可他死活不干,反倒跟一个毛子娘们儿鬼混。他爹骂了他一顿,从此他就不再回家,一晃五年,音信皆无。
          对于老牛家的事情,奶奶一直表现出极大地关切,因为爷爷端着人家的饭碗呢!所以老牛家的兴衰,自然也就关乎着自家的命运。于是又问起他家老五的近况。
          那年月,教书匠虽然不愁吃穿,可是能当上老牛家这样豪门大院的西席却也不易。不但束脩优厚,而且在人面前也觉着光彩。既如伯祖云舫,说起教书,本和胞弟不相上下,但他时乖运蹇,也只好在乡下摆弄几个顽童,混几斗高粱罢了。所以,每当有人说起老牛家的事来,奶奶总是仔细地听,甚而至于仔细地问。是好事,她跟着高兴;是坏事,她也跟着叹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6:23:28    跟帖回复:
    7
                                             七
             牛老五自从在上海滩穿了麻袋片儿,也和他大哥一样一直在外鬼混。然而前些日子却突然给他爹来信,说要在上海办工厂,搞什么“实业救国”,并让家里给他寄钱,一张嘴就是二十万。还说必须是现大洋,绵羊票子他不要,因为在那地界不好使——哎,你说,这不是变着法儿的败家吗?他爹一生气,就把给信撕了,还要在上海登报和他断绝关系。
             听父亲讲:牛老五为人豪爽仗义,颇有古侠之风。他在上海究竟干什么谁也说不清,可当地人都认定他是个败家子。
            牛老五跟爷爷念了几年私塾,后来便学他哥哥吵着闹着上了洋学堂,可是念了二年,因为捣乱叫学堂开除,就跑到上海丢人现眼。现在竟然要搞什么“实业救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哎,这年头也真怪,嚷嚷救国的比苍蝇还多,然而越救越乱,越救越亡!
            在爷爷看来,中国要想好,还得实行孔孟之道,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譬如日本吧,现今如此强大,还不是因为信了孔孟之道?他们称孔子为‘文圣’,关老爷为‘武圣’,一个个都崇敬得了不得。可咱中国,自家的圣人不去敬他,反倒叫人家顶礼膜拜,你说这不好笑吗?
            奶奶听着有点烦,就讽刺他道:“哎,你不就是传授孔孟之道的吗?可你能干嘛呀?还有你爹,读了半辈子四书五经,又教了半辈子四书五经,啧啧,倒叫一场大水吓傻了。听说他还捡马粪蛋儿当槽子糕?”
            “你……”
            爷爷呆了半天,直羞得满脸通红。中国的读书人就是这样,虽然能摆大道理,可就怕人家说他纸上谈兵——是呀,你说孔孟之道能救国,那你咋不去救啊?爷爷回答不出,便闷闷地喝他的酒了。
            按说这孔孟之道,倘若认真实行起来,倒也不坏。比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后世的御用文人,借此宣扬忠君思想,说什么“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然而考察孔子的行为,却与此大相径庭。其意是说:君要像君,臣才能像臣;父要像父,子才能像子。如果大家各安其位,都能尽到自己应负的责任,那么大到一个国家,次到一个地区,小到一个家庭,自然也就尊卑有序,政通人和了。即如“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大体上就是按照这个样子。天皇虽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却也必须遵循一定的章程, 至于首相和大臣,不但由国民选举,还要接受议会监督,稍有差池,便遭弹劾。如此一来,自然上下和同,一致谋外了。所以,不过十几二十年的光景便扶摇直上。先是打败了大清,后又战胜了沙俄,一时间成为亚洲第一,连那西方列强,也都不敢小觑。  
            第三天,爷爷又去讲书,可是老不早地就回来了。奶奶见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就问:“你咋回得这么早?病了?”爷爷生气地说:“没来由你咒我病干么?不是我病了,是牛老爷子病了!”奶奶不由吓了一跳:“吔……”
            老牛家的孙男弟女,共有二十多个,平日里私塾馆总是坐得满满的。对于教育子女的事,牛老爷子可以说是十二分的重视。他常对爷爷感叹说:“我早年光顾着做生意赚钱,顾不上家里的事,孩子们都没守没管的,结果都不成器。古语说富贵不过三,这话一点都不假,什么道理呢?老子赚钱,儿子保本,孙子败家。你知道,我这几个儿子,光有败家的,就没个守成保本的。要是孙子辈再不出个像样的,你说我这一辈子不就是个空忙吗?”牛老爷子说到伤心之处,几乎掉下泪来。
            在爷爷眼里,老牛家的孩子是最顽皮淘气的,人家财大气粗,连巡警走到门口都鸦没鸟静的,在东三省,除了张大帅,他们怕谁?既然谁也不怕,自然就敢作敢闹。
    牛老爷虽然不抽烟,手里却总拎着一根大烟袋,看见哪个孩子淘气,就拿烟袋锅子刨。现在牛老爷子病了,孩子们没了管教,所以就散了群,放了羊。爷爷拢不住,便去找管家。管家为难地说:“那,先生你就先回家歇几天吧。束脩不差您的。”
           爷爷觉得对不住牛老爷子,可他又有啥法儿?奶奶呆呆地听着,叹息着,说:“这年头咋就这怪么呢?恁么大个家业,咋说败就败了呢?”
           过了不久,社会上就传出了谣言,而流传最广的有三种说法:
           其一是说,张大帅要带兵进关,跟河北的吴大帅争夺天下。因为发不出军饷,当兵的不动窝。张大帅没法儿,就跟牛老爷子要钱,可牛老爷却说:“你统着东三省这多年,我的钱你少花啦?为的就是你能保护一方平安,省着日本人和俄国人来祸害。如果你不分里外,跟自家人火拼,我是一文也没有的!”张大帅和他本是多年老友,他不给也不好硬要。于是便指使手下人玩了这么个掉包计。
           其二是说,牛老大先是搞“教育救国”没搞成,后来就参加了什么党。为了筹钱购买军火搞暴动,所以就想了这么个门道坑他爹。而那女人就是他的同伙,许是掌握了他家的什么秘密,于是便来掉包放讹。
    其三是说,牛老五在上海搞“实业救国”也没搞成,从此便天天跟个戏子谈恋爱,为这事儿得罪了什么帮的黑老大,所以人家就绑了他的肉票。牛老爷子为了给老儿子买命,忍痛出了五十万。而那个掉包的妇道,就是来要钱的。据说还是上海某大亨的小老婆——“那长相,那穿戴,比长春街里的窑姐还漂亮;那脖子上挂的金项链,比老牛家拴狗的铁链子还粗哩!”
           说的人唾沫星子直飞,听的人也都眉飞色舞,就连老牛家的亲戚也是那副样子。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别家的祸事,可不就是自家的喜事么?
    不久,牛老爷就没了。出殡那天,爷爷去吊唁,门里门外冷冷清清,而且老大老五一个也没回来。记得当年他家老太太去世时,简直轰动了东三省——这真是“太太死了压断街,老爷死了没人抬”呀!
                                               后记
          牛家疑案在当年轰动一时,最大的可能是官府所为——那女人的手包既然掉在了街上,凭什么硬说牛家捡去了?况且,就算真被牛家捡去,他不承认你又怎样?然而奇怪的是,吉林省高等法院却判牛家败诉,赔了好大一笔,从此家道中落,一败涂地。人说牛老爷子当身发家当身受穷,此话是实。可见在一个黑暗混乱的年代,穷人受苦,富人也不好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8:43:16    android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11:01:53    跟帖回复:
    9
       脖子上挂的金项链,比老牛家拴狗的铁链子还粗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17:24:32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贺圣朝 2019/10/5 8:43:16  的原帖:谢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17:25:06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弄得跟真的一样 2019/10/5 11:01:53  的原帖:   脖子上挂的金项链,比老牛家拴狗的铁链子还粗哩那是。
    回帖人:
    东楼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5 21:09:46    iPhone客户端
    12
    好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6 1:41:44    iPhone客户端
    13
    穷人受苦,富人也不好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6 5:35:41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东楼 2019/10/5 21:09:46  的原帖: 好帖!谢谢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20:08:27    iPhone客户端
    15
    最喜欢这样的故事了,文笔很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一个大地主家的衰败【家国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