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莲花伯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抗战时期父亲的背影
1729 次点击
4 个回复
莲花伯 于 2019/10/5 15:58:1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图片来源:《青年地下工作者》 侯一民 图文无关

    【家国记忆】抗战时期父亲的背影  

    著文目的是向当代人介绍抗战时期在敌占区从事地下工作的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家庭生活状况。与当前文艺影视作品不同,不是艺术创作,是纯历史的描述。共产党人不仅具有党性 ,也具有人之常情。他们除了工作以外,也还有家庭生活,正常的夫妻关系,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亲友关系,甚至邻里关系。这种亲情、爱情和友情,都是按照当时传统文化的道德规范行事的。

    我这里记述的是我作为家庭成员之一的儿子的一段亲身经历,事情很简单,当时的心理状态也不复杂。至于事情的细节,有的是母亲在闲谈时告诉我的,有的是文化大革命后期父亲靠边站无事闲聊时说起的。这里记述的,不是如何与敌人斗争消灭敌人,而是地下工作的另一面,如何躲过敌人的搜查追捕保存自己以便开展工作。我们之所以对这类事情记忆犹新,因为事情虽然不大,但却关系到家庭的命运。

    上世纪的四十年代初,我十来岁,上小学五年级。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我和母亲来到了日寇占领下的唐山。唐山是冀东地区的经济,政治、军事和社会活动的中心,也是敌我双方情报战的中心。三年前父亲曾在这个地区做过情报和统战工作,这次又返回,任职社会部长,仍从事这类工作。名为部长,实际工作人员不过数人,重要的事都是自己单独去做。他的情报工作与当前谍战电视剧不同,不是打入敌人内部,而是以交朋友的形式,尽最大可能动员在敌伪内部工作的人为八路军服务,提供信息情报和各种便利,如购买医药材,军事物资,营救被扑人员等。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有选择地结交商人和社会名流,同他们保持联系。现在叫统战,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扩大党的影响。

    父亲经常来唐山市区,由于前期工作的失误和敌伪加强治安统治,我党专门的联络站撤销。为此我和母亲在唐山安家了一个家,供我父亲一人使用。家住在路南区南市街和斜阳街之间的明德里,掩护人是我的姨家。姨父是有文化的商人,继承祖业,在同行中颇有名气,通过他联系不少具有爱国心的商人。我们一家三口,平时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人,父亲经常在外,对外说是当外掌柜,也称老客,现在叫业务经理。和一般市民一样,母亲操持家务,我每天去学校。放学后帮忙做些买菜挑水等家务事。

    父亲来唐山市区不是件小事,那时整个市区都用铁栅栏围了起来。东西南北各有一个栅栏门,昼夜有军警把手,监督和检查过往行人的证件和携带的物品,晚上关闭不许通行。父亲一般是上午来,因为那时是家在农村的工人来市里上下班的时间。人员众多,把门的警察一般不做检查便放行。父亲是由两个护从人员携带短枪,先到离市区不远的一个村子里的堡垒户的家里了解情况,然后一人在关系人在远处目送下通过铁栅栏门进入市区。父亲进入市区以后,便穿大街走小巷来到家里先安安顿下来,并向掩护人了解情况 ,然后再整装外出。工作有时顺利,有时不顺利,甚至遇到危险。但对我们一家人来说,父亲的到来虽然增加了精神负担,提心吊胆,时刻提防有外人进来。同时也是最为开心的日子,能尽情享受家庭亲情之乐。在愉快的气氛中会暂时忘却心中的恐惧与不安 。

    按照现代人的说法,一个职业革命者应该对子女进行革命的教育,讲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为人民服务、抗日救国、阶级斗争···等等。遗憾的是,父亲没有对我进行这种教育,而是像公民课那样,说的是孝悌忠信···,要好好学习。这是自然之事,不能对我进行革命思想教育和抗日宣传,否则在与外人接触中尤其是在学校里,如果我不自觉流露出抗日的思想和亲共产党的言论,那会是大祸临头。他一再嘱咐我,在外面说话要注意,不能说出家庭情况,尽量远离人群,少说话。还教我为人处世之道,要委屈过活,别出风头,不与他人争短长 ,总之老老实实做人 。这可能是那个时代生长的敌占区共产党员子女的共同特性。他们在长大以后,不是依靠父辈的权势,要出人头地,而是默默无闻的生活与工作。可那些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所谓的红二代则不同,他们立志于继承父辈的官业,置天下于己任,指点江山···。

    父亲到家后,都谈些什么呢?在我的记忆中,父亲首先问询的是,家里的安全情况,有无重大事情,老家给了多少钱,够不够,家里老人的情况,亲戚的情况等。这里补充一句,我和母亲的生活费都是由老家的祖母提供的 。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托人送些钱来或同时带点粮食来。父亲是没有工资的。我不在家时父母的谈话内容我不知道。晚上,全家三人在一起谈天 ,这是我最为开心的时刻,父母对我谈话中表现出的童稚之心也极为开心。尤其是当谈到打走日本以后的生活时,父亲会问我,你准备怎样生活呀?我会把从我四、五岁记事时起所经历的开心的事和羡慕的事都说出来,引起父母极大的欢愉。如在北平时,喝一碗豆汁儿,外加一大枚(铜板)的灌肠,在北海看大象然后喝一杯冰镇酸梅汤。在天津租一本小人书看,能在天华景戏院里面坐着看一场京剧“月宫宝盒”。情况是这样,在天津时,有时晚上逛劝业场,在天华景戏院,趁把门人不备,偷着进去看一会武打场面,很快被赶出来,印象极深。到唐山以后,看到食品店橱窗里摆着又松又软的大蛋糕,心想能吃一口会多甜多香。奇怪的是唐山大街上尤其是小山一带的小饭馆,把厨房设在入门口冲着街道,在街上就能闻到炒菜的香味。望着里面吃饭的人,心想如果能进去哪怕是吃一份小碗烩饼也能解解馋。还有一件憧憬的事,当我的小朋友来家玩时,我能向他们介绍,“你是我的爸爸,该多好”。以显摆我也有父亲的关爱。父亲听后为之一怔,不禁愕然,父母需要孩子,孩子也需要父母。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父母听到吃喝玩和点滴的精神的需要,也不禁黯然不做声 。其实一个在敌占区生活的十来岁的孩子也只能如此,不会有什么民族独立,什么民主、自由、平等的要求。我就随着这美好的愿望进入梦乡。

    这些愿望我铭记在心,随着抗战和解放战争的胜利,我的生活由地下转为地上,尽情享受解放后的阳光大地。我的这些夙愿也得以逐步实现。记得解放后我在唐山,不仅能在小饭馆里吃烩饼,有时还要一碗馄饨外加一角大饼。在北京上学时,已买不到豆汁儿了。可我上学的第一个星期天便去北海。从后门进去,见到那条小河,河里游动的是金鱼。往前走,见到的是白塔秀立在琼华岛上,再往里走,大象不见了,也见不到有卖酸梅汤的,代之以大碗茶。在我毕业分配到天津工作时,第一个星期天,我便到天华景买了一张前排的票,堂而皇之与周围的观众一起坐在那里看大戏。这时剧中的武打场面已不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坐在那里,回忆往日的经历,尽情享受今日的轻松与愉快 ,了却我童年时就积累起来的夙愿。

    最为难过的是,父亲在城里的工作结束后,要回根据地了。难题出现了,要不要有人护送,必须有人护送,如有意外要有人通知家里,求亲友帮忙解决。栅栏门站岗的检查具有偶然性。对警察来讲,关注的是来往行人中有无可以敲诈的人,能小捞一把,故常有事故发生。父亲的打扮和行为举止属于有少许钱财者,自然使人担心。最后父母经过多方考虑,由我护送。

    这种决定是以后母亲告诉我的。但不是伴行,而是先行至栅栏门附近,在哪里玩耍。注视父亲通过检查的情况,期间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走近前参与过问。我如果前去帮助父亲,不会有任何效果,还会陷入其中,要赶紧回家告诉姨夫,找亲友和关系人设法处理。所以当我蹦蹦跳跳回到家中时,最为快乐的当然是母亲,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事情的过程就这么简单,可是对我们全家来讲确实是件大事。父亲,母亲和我各有痛苦的心理过程。

    母亲以后说,他们商量由我伴随父亲出市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反复的心理斗争,是母亲坚持让我送父亲出栅栏门的。起初父亲坚决不同意,怎能叫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于心不忍,舍不得。父亲认为,全家就这么一个男孩,是家族的继承人。他已经投身革命,绝无返悔,不能再让这么小的儿子投入其中。母亲坚持说,你一个人出市区,我们会更加担心。是否能顺利出去,我们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再有,如果一旦发生事情,他回来告知,也会想方设法营救。还有儿子年幼,着小学生服装,不会引人注意,况且他以往的经历 表示他能控制自己,不乱说,守口如瓶。父亲只能违心同意。

    所谓经历是指小时候对付特务纠缠的一件事。两年前,我在老家小学读三年级,有一天课间休息,同学们正在院子里嬉闹。突然一男子身着短衣,挎短枪,走进校园,端详片刻,便把我从人群中叫了出来。我随他走到一块石头前,他坐下来,手晃短枪,张开拇指和食指,(手指语为八)。口中说,我是这个(八路军),你告诉我,八路军在哪里。我摇头不语。意为不知。当时还不知道害怕。心想你不是八路军,八成是个便衣特务。在我们区工作的八路军我都认识,如区长毕醒宇,区助理有振祥,子仪,女八路叫怡然。他们常在我们家吃饭,有时候女八路还住在我们家里。再说我也真不知道八路军在哪里。即使知道也不能说。特务见状,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叠联合票(伪钞),口中说,你告诉我,我给你钱。我仍然摇摇头,并对他说,快上课了,转身要走,他仍是纠缠不休。我这时着急了,不知如何是好,急的我突然放声哭了起来。特务为之一怔,不知所措,面对的终究是个孩子。恰巧这时老师走了过来,上课铃响了,便拉我进教室。过后,同学们对我用哭声摆脱特务的纠缠,褒贬不一,有的说胆子小吓哭了,有的说用哭摆脱了特务,不错。

    护送的经过很简单。吃完早饭,我和父亲走出家门,母亲含着眼泪,怀着极为矛盾的心情送我们到胡同口。几天的团聚,是欢乐 也是惊恐,处于到处是敌人的环境, 随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父亲走后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可是走后,何时能再来,不得而知,是不是永别也只有天知道,因为那时死的人太多了,每声炮响都伴随着人的生命的丧失。

    走出家门,我走在前面数十步之遥,父亲望着我的背影随后而行。这条路我是熟悉的,市区本身并不大。就那么几条大街和小巷,我和同学也经常来往经过栅栏门。我仔细望者前方,并不时回头张望,见几十步不远的父亲也随我疾步而行。到了栅栏门,我随着过往行人走出了门口。在一、二十米外的一大树下一个小摊的旁边停下来,这时应该是父亲通过栅栏门的时刻。我突然紧张起来,几乎忘记恐惧,回过头来转身向后方一看。啊,父亲已经越过了栅栏门 。我不知是高兴还是惊喜,当时我的语文程度太低,不知用那些词语能够表达当时的心情。当父亲从我身旁经过时,我们没有交谈,诉说离别之情, 父亲也没有嘱咐我什么,点头微笑示意一切正常。我也意识到,虽然过了栅栏门,也属于是非之地。父亲应该赶快离开,以防万一。见父亲疾步前行的背影,并不时回头看我,我又处于矛盾之中,我不忍离开,我多么想多看几眼父亲的背影,这次的离别 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可是我必须马上赶回家,告诉母亲,父亲已经安全离境。我知道母亲这时的心情,急于知道丈夫和儿子的情况。可是我的目光总是离不开父亲的背影,曾几次转身想往回走,可是又不忍将视线离开父亲逐渐消失的背影。一直到看不到父亲的背影。我猛然一惊,在我的眼前出现了母亲的焦急的期待的目光。我急忙迈大步往回走。

    我想跑着走,对一个小男孩来说,跑跑跳跳不足为奇,如果两三个人一起跑则视为玩耍,可一个人则会引起人们的怀疑,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是大步疾行,终于来到了胡同口,我和母亲可能是同时发现了对方。儿子的身影,母亲的身影彼此都是很熟悉的。我这时放慢脚步努力给母亲一个不着急的样子,表示一切顺利,不用再担心了。后来母亲说,看你的样子,就知一切顺利,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我和母亲回到家里,首先告诉掩护人我的姨夫,父亲平安离去。回来后我用几句话便向母亲说了经过,因为事情就是那么简单。

    事情已过七十余载,我已耄耋之年,可是父亲为革命疾行和逐渐消失的背影,仍牢记在心,悸动不安的心情更是难以忘却。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8 9:37:07    跟帖回复:
       沙发
    向隐蔽战线为国家和民族奉献的战士敬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8 9:37:14    跟帖回复:
       第 3
    向隐蔽战线为国家和民族奉献的战士敬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8 9:37:25    跟帖回复:
       第 4
    向隐蔽战线为国家和民族奉献的战士敬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8 9:51:24    跟帖回复:
       第 5
    尚好,基本有善果,祝福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抗战时期父亲的背影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