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江城古柳201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书香门第中的那些事【家国记忆】
1164 次点击
6 个回复
江城古柳2018 于 2019/10/7 5:59: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一

    自从老牛家败落,爷爷就失了业。他原想在吉林街里自己办个馆,可无奈念私塾的学生越来越来少。有钱人家的子弟,都上了洋学堂;小户人家的孩子,又舍不得供奉先生那点束脩。再者,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念书又有何用?没办法,爷爷只好又搬回了沐石河。

    前些年,曾有人劝爷爷在这里置几垧地:“教书不耽误你的,这边又可以收租子。两头来钱,岂不是好?” 而爷爷却大摇其头,说教书匠就是以舌耕为业。家财万贯,不如薄技在身。这世上只要有念书的,就要有教书的。莫不成还少了自己的进项?当个地主,一身的铜臭,收入无多,倒把读书人的清高熏染了。

    其实,那年头当个地主也挺难,因为种地都是下打租,秋后算账——遭灾了,租子收不齐;丰收了,粮食又卖不出去。那年下大雪道路不通,沐石河一带家家用黄豆烧炉子,因为留着也没用,一开春就烂了。所以直到解放,我家依然是房屋一间地无一垄。土改时候划成分,爷爷干捞了个贫下中农——哎你说,这世上的事儿,还有个看么?

    其实我家在沐石河是有房子的。当年爷爷在这里坐馆教书,跟伯祖一块置了四间大房,青堂瓦舍,整整齐齐。后来爷爷到老牛家教书,就被伯祖一家占用了。现在一听说我家要搬回来,伯祖就做出一副万分为难的模样,说“这房产虽说有你一半,可现在我家十多口子实在倒不出地方。所以,你要搬进来,我和你大嫂就得搬出去。这些年,你在老牛家坐馆,束脩丰厚,何止胜我十倍?”

    说起我这位伯祖,虽然学的也是孔孟之道,却和爷爷一样的家教不严。 他大儿子从小娇惯,一辈子不务正业。父亲说他有两样绝技:其一,大概是练过什么功吧?憋口气一撅屁股,就能一连串儿放出三十个响屁来。谁要不信,他就跟人家打赌。那年,老实李屯的豆腐倌老赵,就为这个瞪眼输给他一板大豆腐。其二是耍钱,当时在九台县可是有名的。因为别人耍钱有输有赢,而他却光赢不输。这是他的专业,他就靠这个活着。日常用度自不必说,就连秋天里的瓜果梨桃,都是一挑挑地往家赢。为此,伯祖经常大发感慨:“嘁,妈了巴子,介(这)叫啥世道?读书人百无一用,可介(这)样的小混混倒成了个养甲(家)的!”

    然而四十五岁那年,这个“养家的”却得了一种怪病,整天跪在炕上面朝北墙说鬼话,还大呼小叫的,过了半年就去世了。

    有人说他是练放屁伤了内脏,落下了毛病:“啥是屁呀?屁不就是毒么?他整天练那功夫还能好?”也有人说“那人心术不正,耍钱闹鬼丧了阴德,阎王老子惩罚他哩!”

    他家的老二书没少念,可惜却是个呆子。每天吃饱喝足,百事不问,嘴巴一抹,捧起《论语》就背:“孔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孔子曰……”嗓音洪亮,朗朗有声,但要问他那些话的含义,他就之乎者也地乱讲一气。乡亲们觉得好笑,就给他取了个半俗不雅的外号,叫做“缺粪”,意思说他智力不全,即如农民种地缺少肥料,那庄稼自然也就没有收成。

    听爷爷讲,“缺粪”原本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可惜硬叫他爹给教傻了。伯祖年轻的时候,也同他老爹白丁一样热衷功名,无奈家境贫寒,赔不起身子,于是便把那天大的指望放在了“缺粪”身上。人家的孩子他不用心教,却把自己的儿子当贼似地看着。结果,看来看去就看成了这个样子。为此,爷爷没少劝诫伯祖,他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当先生的只有把这‘学’‘思’二字叫学生融会贯通,方能发生举一反三的功效。” 然而伯祖不服,他说:“孔子有言:‘不诽不启,不愤不发’。只要肯学,他自然会有许多疑惑。等他来问,再与他详细讲解,到那时岂不事半功倍?”

    爷爷听了便大摇其头。他教书,只叫学生细读熟读,至于背与不背,全凭个人兴趣。孔子教书,讲究的是自身修养,实行的是因人施教。七十二位贤人,岂是背出来的?

    说起中国的私塾,真是奇怪。先生不做讲解,却叫学生一味地死背。小孩子读那古文,如同鬼话一般,如何懂得?既然不懂。那“愤”那“悱”又从何而来?结果没过几年,一个好好的孩子就稀里糊涂地傻掉了!所以没过几年,那“缺粪”就稀里糊涂地傻掉了!

    爷爷回到了沐石河, 本来想跟伯祖合伙授徒,但见伯祖那个样子,也只好作罢。原来本以为房子现成,要是再买几垧好地,就算养尊处优,却也不愁吃穿。以前是怕铜臭熏染了清高,到现在也就顾不得了。可没想到伯祖却给他来了这么一手,叫他说什么呢?如果同时买房置地,他手里的存项一样也办不成。于是只好赁屋而居,慢慢从长计议。

    对此,奶奶十分生气,就时常跟爷爷唠叨:“自甲(家)好好的房子不住,反倒租人甲(家)的。他甲(家)孩子虽多,却都是他自个生养的,难不成就霸占了咱甲(家)的产业?你这个窝囊废,没用的人!”

    爷爷听了也不争辩,只是默默地忍着。其实爷爷并不像奶奶说的那样,他从小就豪横。和人打仗,一旦吃了点儿亏,就把扎枪往那孩子家的门上一戳,坐在地上就骂。起初没人理他,可他不走,一直骂到那家大人出来把孩子暴打一顿,这才扛着扎枪回家。可是跟自己的哥哥能这样吗?孔子说,为人要“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他一个“传道授业”的教书先生,还能不明这个理儿?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6:06:36    跟帖回复:
       沙发
                                            二
         一晃,我家在沐石河又住了六年,不但买地的打算终于没有实行,房子也一直租着人家的。因为爷爷迷上了“押会”,不但掏空了手中的积蓄,还拉了一堆饥荒。
        “押会”,俗称“押大宝”,据说起源于南方。相传每当百花盛开季节,人们便赏花集会,庆祝春天的到来。于是就有人趁机搞起了赌博。所以“押会”又叫“花会”。
         “花会”大多由当地有财有势的大户集资开办,有三十六门,每门都由一只动物名字代替,什么鸡鸭鹅狗,牛马猪羊,猴子老鼠,乌龟王八,凡是人们熟悉的东西,都把它一股脑地安排进去,凑够三十六门了事。
          三十六门安排妥当,就派人走街串巷地推销。搞推销的人叫“跑封”,带着三十六门的牛皮纸袋,挨家挨户地收取赌资——下注,三十六门任选,一次只押八门,纸币、银元、细软都行。“跑封”收了赌本,开一张收据作为凭证。获奖红利和赌本的比例是三十比一,这样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开奖那天,南北二屯,十里八村,万人空巷,熙熙攘攘,唱戏赶集,啥也没这热闹——押中的叫“得彩”,自然欢天喜地;押空的叫“烧包”,一个个捶胸顿足,哭爹喊娘。于是,人们就挖空心思地到处“讨风”。
         “讨风”,是根据平时所遇到的征兆,来决定下注的门类。比如睡觉梦见了鱼就押鱼,去邻居家叫狗咬了一口就押狗。于是,社会上就生出种种谣言来。
           传说老谁家的媳妇睡觉睡毛愣了,半夜三更,光着腚倒趿拉着鞋跑到厨房去扒灰,三扒两扒,扒出个小棺材。她吓了个半死,以为要倒大霉,可转念一想,“哎呀,棺材棺材,这不是神灵叫我押会发财吗?可三十六门里也没这门儿呀?” 于是她就捉摸,捉摸了老半天,忽然想起棺材里不是有耗子嘛,所以第二天“跑封”的一来,她就押了个鼠,押完了就中了——听说她押的是一只金手镯,庄家就按照三十只金镯子的价钱给她发了奖——哎,想想吧,三十只金手镯该是多少钱?
          说话的人编排得有名有姓,月儿百圆。听话的人就回到家中立竿见影地实践起来。一时间,家家户户的媳妇都学着传说中的样子,半夜三更地光着屁股扒灶坑,即使那些平日最喜欢趴窝子的懒婆娘,也都一下子勤快起来,天天把个灶坑扒得溜光。结果扒来扒去,就把灶坑扒坏了;扒坏了还得修,可修完了还是扒。就这样扒了修,修了又扒,一连气折腾了好几个月,渐渐地就没了下文。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下可不得了,不光媳妇,就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也都出动了。
         沐石河村外的东山坡上有一座无主孤坟,死者叫胡伦,是个胡子,前些年被官府逮住杀了。因为没人收尸,就胡乱地埋在了那里。说是有个人因为“押会”输得倾家荡产。没奈何,就想出了一个离奇的“讨风”法门。他听说那座孤坟天黑里常有鬼火飘来飘去,村里人都说那地方闹鬼。有些胆小的,即使白天也要绕着道儿走。于是那人就想,既然有鬼,就八成灵验。我何不到那里讨个“风”去?成了自然能得个意外之财;不成就算叫鬼摄去,也省得在世上受穷。
         这样想着,便在晚上咋着胆子来到坟地。烧了一沓纸,点上三炷香。一边磕头一边念叨:“胡伦啊显显灵,胡伦啊显显灵!” 可是奇怪,一直磕到三炷香烧完,也没有一点儿动静。这时酒劲一上来,他就倒在坟头睡着了。睡着了就做梦,梦见胡伦对他说:“我看你心挺诚,就帮你一把吧。明天你押黄羊,准能中大彩!”臨了又说:“我在阴间依然拉杆子。昨天大青马叫判官手下的小鬼给杀了。你要是中了彩,就给我弄匹马吧……”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想起梦中情景,那人赶紧跑回村子,在纸花店扎了一匹纸马扛到坟头焚化,焚化了就押中了。只可惜他下的赌注太小:一件破皮袄,能值几个钱?
         说的人唾沫星子乱飞,听的人都目瞪口呆,于是便争先恐后地涌向那座坟头,焚香的,烧纸的,趴在地上磕响头的,就是对他的亲娘老子,也从来没有这般殷勤孝顺。好在这是座无主孤坟,任由他们践踏。那坟头本来矮小,里边又没有棺椁,结果,没过几天就被踩得溜平,跟个打麦场似的。就这样又折腾了两三个月,依然也是没了下文。
         大人胡闹,小孩子自然就跟着学样儿。一帮半大小子凑到一块儿,把那些平日里最爱玩耍的把戏,都一股脑地扔在一边,纷纷学起娘老子们“讨风”、“押宝”的勾当。玩着玩着就争论起来,你说押“黄羊”,他说押“白象”,争了半天也没个结果。于是,其中一个大点儿的就嚷:“你不信就拉倒,揣上俩钱儿押大宝。走!”
         话音未落,一个个甩着鼻涕,淌着口水,踢里踏啦就跑到街上。恰巧,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他们叫嫂子的小媳妇,大伙一见,呼啦一下围将过去,你扯胳膊他拽腿儿,伸手到人家的怀里裆里乱摸乱掏,摸着乳房的押“兎”,掏出阴毛的押“猴”。
         如此这般,怪诞离奇。一时间,从城里到乡下,直闹得乌烟瘴气,沸反盈天——哎,你说,这还像个社会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6:09:13   
       第 3
                                            三
            自从迷上了“押会”,爷爷虽然没像那些愚民愚妇一样扒灶坑、跪坟头,却整天坐在炕上摇卦占卜。那时候的教书匠,大多都会算卦行医,但爷爷只算卦不行医——三枚铜大钱,一只老卦盒,成天介“哗愣哗愣”摇得山响。
            算卦,据说起始于周文王。相传当年他被殷纣囚在一个叫羑里的地方,终日里无所事事,于是便一心一意地钻研《易经》。也是他吉人天相,福至心灵,从而成就了一个经天纬地,预卜未来的伟人,每占一课,皆有奇验。后来他见盲人无力自养,觉得可怜,便将这奇技传给他们。这本是圣王之心,悲天悯人的意思。然而,不想传到后世,有人看到这行有些许利益可图,便与那盲人抢夺饭碗。从此,算卦也就失了灵验。所以,小子在此捎带奉劝诸君一声:倘若算卦,就去寻那瞎子,灵与不灵,赏他几文卦金,好歹也算一桩功德。而那些长眼睛的,巧舌弹簧花说柳说的,却是没有一个不骗人的。
           另外,还有一事也需说明,这是文王发明六爻之时就立下的规矩,叫做“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什么道理呢?比如你要找一个高人请教什么问题,本来人家已经给你讲得很明白了,可你却一味纠缠,非要他说出你喜欢听的话头,人家能不烦吗?他一烦,就要胡编乱造,敷衍塞责——你说,他那话还能信了么?人是这样,神灵更是这样。有人算卦,找张瞎子占了不吉,又去找王瞎子,王瞎子占了还不吉,又去找赵瞎子,非要人家占出个“吉”字来。这种做法自然是亵渎神灵,本该准的也就不准了。不但枉费了许多卦金,还弄得自家六神无主。
           按说精通《易经》的爷爷本该懂得此理,然而此时却恰恰犯了这个忌讳:占一卦不吉又占一卦,还不吉……直到占出个“吉”字才去下注。结果是今天输五十,明天输一百。手里的些许积蓄,都拿去扔在了水里,连个响动也没听着一声儿。
           奶奶来气,就斥责他道:“我说你,成天哗愣那玩意干嘛?那玩意儿要是灵验,国家大事都归你做主儿了!”
          是啊,诸葛孔明会能掐会算,借来东风火烧赤壁;刘伯温未卜先知,一部《图》,把几百年后的天下大事说得一清二楚,可是传到他老先生这里,连个押宝下注都算不准。你说这人和人之间可还有个比么?可更叫奶奶生气的,还在后头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6:12:06    跟帖回复:
       第 4
                                             四
         那天家里来了人,一住下就不走了。爷爷弟兄三人——老大云舫,老二云皋,而找上门来的这位,就是跑毛子那年走失的三弟云峰。
         云峰四十多岁,黄面皮,老鼠须。进得门来,一见哥哥嫂子就跪地磕了三个响头。那时候的人讲究。弟弟见到哥嫂要行大礼,否则就是不敬。据说当今的日本,虽然经历了“明治维新”,却依然实行着这个规矩:在家里,哥哥管着弟弟,弟弟管着小弟弟;在学校,大学生管着小学生,小学生管着小小学生。 这叫“先到为君,后到为臣”,谁敢不服,便是犯上作乱。
         其实,日本实行的这套,也无非传承孔子的“尊卑有序”“兄友弟恭”,只不过“辛亥革命”发生,国人讲求平等,把那传统道德一股脑地连根儿拔掉。惜乎只有“除旧”,并无“布新”,结果弄得无所适从,天下大乱。不过,我家毕竟是书香门第,终究受过孔孟之道的熏陶,爷爷之所以不跟伯祖要房子,大概就是这个缘故吧?
         嗑完三个响头,云峰就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起来,说是日俄战争跑毛子,老娘叫落地开花弹炸死,他跟两个哥哥走散以后,为了寻找亲人,四处流浪。吃的苦,遭的罪,真是说也说不完。
    奶奶瞅他不顺眼,就悄悄跟爷爷说:“你们弟兄至今失散三十来年,谁知道他什么来历?”爷爷一听就火了,说:“我这弟弟,走失那年才一十三岁,每当回想起就觉着难过。这都是我们兄长没有尽责的缘故。本来想要出去找他还来不及哩,如今他自己找上门来,难不成还要把他推出去?这事儿我做主了!”爷爷平时虽然怕着奶奶,但是遇见大事, 还是蛮有自己主张的。奶奶没法,只好由他们弟兄相聚。
         老哥俩勾肩搭背地哭了一场,哭够了,就坐在炕头喝起酒来。奶奶留着心眼儿,便拐弯抹角地盘问,说当年逃难,本是去老实李屯寻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也该记得,可你放着有名有姓的亲爹不来找,怎么反而跑到别地儿去流浪?云峰把脸一红,愣了半天,支支吾吾地说他走失以后,被永吉的一个老汉收留。那老汉没儿没女,说啥不让他走,时间一长,就把沐石河这个地名给忘了。后来那老汉去世,有点产业叫他本家侄子霸占。他无依无靠,又不会干活,只好出来流浪寻亲。一找找了多少年,这才打听到两个哥哥住在这块儿。
         奶奶听了越发怀疑,无奈没有切实证明,不好当面说破。只好求个亲戚,赶紧去永吉打听。
    吃饱喝足,云峰就睡下了,可是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却犯了大烟瘾,针扎火燎地乱叫。爷爷平时最恨的就是抽大烟,如今突然冒出这么个弟弟,焉能不气?可他越叫越狠,仿佛鬼掐的一般。没奈何,只好跑到西院老张头家里,借了一杆老烟枪,匀了一个大烟泡,好歹才把他哄睡了,睡下了也不消停,翻身打滚,咬牙放屁,还大呼小叫地说梦话。那时候的住家都是南北大炕,中间无遮无拦。结果闹得全家一宿没睡。第二天,爷爷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奶奶说这人十有八九是个骗子,千万小心。爷爷听了只是摇头,说如果那样倒好,撵走不就完了?可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能认错么?
          第三天,探信儿的回来了,跟爷爷奶奶一说,把老公母俩差点气了个半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6:15:16    跟帖回复:
       第 5
                                            五
          原来,云峰说的那个老汉,本是当地的一个财主。当时看着孩子可怜,便把他领回家去。问他家住哪里?有什么亲人,可他除了一个炸死的老娘,却对老爹和哥哥只字不提。你道为啥,他是藏着心眼儿呢!
          《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你看那些咿呀学语的小儿,天真无邪,与父母兄弟何等融洽?这便是本性敦厚淳朴的证明。然而混沌一开,受了不同的熏染,便渐渐善恶分明。这云峰与两位兄长,虽为一母所生,但因从小娇生惯养,习与性成,年纪不大,人却奸猾。见人家高门大户,就想赖着不走。那家富裕,只有一个闺女,看这孩子聪明伶俐,就将他收在膝下认为干儿,后来又招为上门女婿。
          常言道:有奶就是亲娘,管他什么父母兄弟。从此,云峰不但过起了寄生虫的日子,还沾染了种种恶习:今日嫖,明日赌,又抽上了一口大烟。一晃,到了四十上头,岳父母去世。儿子娶妻生子,分家另过。也是那老汉生前的谋划,死时把所有产业,一股脑地分给了两个外孙。后来看他实在不成样子,娘仨便串通一气,干脆把他扫地出门。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沐石河还有两个哥哥来。
         爷爷感叹:“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人心不古,何至于此?这年头,正所谓‘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了!”
         奶奶追问:“他虽是你的嫡亲弟弟,可一个叫老婆孩子赶出来的败家子儿,你一个当哥哥的还能留么?
    爷爷摇头:“哎,他的老婆孩子,不过愚民愚妇,懂得什么礼义廉耻?我讲的是四书五经,信的是孔孟之道。倘若不能以身作则,如何教育学生?你且忍耐,先留他几日再说。”
         按说兄弟相帮,乃是天经地义。然而凡事总得有个规矩,立个准则。像云峰这种糊不上墙的臭狗屎,烂泥巴,你若实打实地捧着,便是玷污了自己。不但枉费一片至诚,还要惹出许多麻烦。
         奶奶说,这世上的坏蛋,都是好人惯出来的——是啊,坏人干坏事,该管的不管,却一味地迁就,放纵,他自然也就坏上加坏。即如云峰这种败类、人渣,他要抽大烟,就叫他披麻袋片,蹲阳沟板,抱路倒去。
         一晃,快过年了,家里杀了头小年猪,肥的他一块不动,却把耳朵、舌头、拱嘴、蹄甲、尾巴、心肝、肠肚、腰子、里脊,这些人人爱吃的东西,统统藏在自己的小箱里。一天三顿酒,晚上还要抽口大烟。奶奶实在气不过,就说了他两句,可他却横眉瞪眼地犟嘴,骂奶奶长舌妇,不贤良,说他吃他哥的,干你屁事?奶奶忍无可忍,执意叫爷爷把他赶走,不然,她就要领着儿子回天津老家去。爷爷被逼无奈,只好骂了云峰两句。也许这云峰还有一点自尊吧?第二天一早便无影无踪,可是不对,奶奶昨晚放在箱盖上的金簪不见了,脱口说了声“不好,这死鬼是个贼!”爷爷欲待不信,却见箱子的锁头已经打开,急忙拿出钱匣一看,早已空空如也。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由跌坐在炕沿上发呆,奶奶气得顿时哭了起来。
         当时东北发行的钞票叫“官贴”,上边画着一群绵羊,所以老百姓都叫“绵羊票”。爷爷这人也怪,有钱不存钱庄,却为着“押会”方便藏在家里。结果些许积蓄,一股脑地被云峰席卷而去。
         一家人凄凄惨惨地过了年,刚出正月,警察突然找上门来,叫爷爷到县监狱去收尸。爷爷吓了一大跳,问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云峰逃走以后,就躲在九台街里的一家烟馆抽大烟,叫警察逮住关进了戒毒所。他受不了犯瘾的折磨,就撞墙死了。 那时候,张大帅厉行禁烟,抓住吸毒的,第一次关两个月,第二次关三个月,第三次不用审判,就地枪决。
         奶奶一听,不由拍手称快,说他早就该死,叫警察拖出去喂狗。可爷爷怕人笑话,还是像模像样地把他安葬了。
         忙活完了死人的勾当,爷爷又去“押会”。无奈算卦占卜依然不灵,慢慢便拉了一堆饥荒,弄得当铺的徐掌柜天天登门要账。沐石河的学生多是爷爷教出来的,当先生的作下了这等有悖孔孟之道的勾当,还能在这儿呆吗?没奈何,只得学他老爹白丁的样子,一咬牙一跺脚,抛妻舍子,远走他乡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6:32:48    android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6:45:16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贺圣朝 2019/10/7 6:32:48  的原帖:谢谢支持!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书香门第中的那些事【家国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