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墨家许少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超载大货车有罪:这世界悲观不被允许,乐观又太愚蠢
5680 次点击
31 个回复
墨家许少 于 2019-10-12 08:52:2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超载的大货车有罪:这世界悲观不被允许,乐观又太愚蠢
    撰文丨墨黑纸白

    一、它有罪,那辆超载的大货车

    超载的大货车,压垮了一座高架桥,很多人都保持怀疑的态度,认为这是货车背了锅,纸白君不这么看,纸白君认为超载的大货车难逃其罪。

    昨天纸白君的文,有网友认为纸白君太过悲观了,认为对日本夸大了,于是纸白君被不允许悲观,那么乐观呢?像这辆大货车一样难逃其罪吗?

    超载是看似是一个道路安全问题,其实又绝不仅仅只是道路安全问题,是身家性命的问题,也是社会方方面面都会涉及的问题。

    曾经纸白君对那些祭祀跪拜大货车的车主是鄙夷的,而今对他们有些许理解,但绝不认为超载是好的,只是开始了解到他们祭祀跪拜货车,不只是在求财。

    他们也是在求命,求自己每一次出行都能够在超载的危险时刻中,安全到达目的地,安全回到自己的家中,看看自己的妻子,看看自己的子女。

    然后用拿命换来的银子,给家人买点什么,给自己也犒劳一壶老酒,尔后慵懒得躺在沙发上,缓缓吐出疲惫的烟圈,轻声自慰道:生活真美好。

    在纸白君小时候一个常逗我的哥哥,他娶了一位被很多人惊羡的嫂子,他也已经不再安逸于赚点小钱了,于是他去开了大货车,然后纸白君再也没见过他。

    忽然有天纸白君问父母,他去哪里了?父母情绪颇为低沉地说:“他开大货车出车祸了,没能救回来。”但那时纸白君还是没了解,钱是拿命赚的意义。

    二、钱是拿命来赚的,又称:挣命

    上个月看陈宝国主演的《茶馆》,王利发的老婆对王利发说:“你整这都是新派的玩意儿,年轻人都在外面挣命呢,哪有闲钱来喝茶听你这留声机?”

    挣命这个词用得好,这个时候的纸白君已经完全理解了钱是拿钱赚的意义,直到昨天晚上,那个高架桥的侧塌,一位读者传来了视频和照片。

    看完视频那刻纸白君已经对钱是拿命赚的翻来覆去式的了解了,但纸白君只能对那位读者说:“抱歉,这个评不了。”他回答说:“理解。”

    钱是拿命来赚的,不只是对拼命赚钱的人来说,还有对拼命赚完一天钱后却还会遇到天灾人祸的人,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每天承担着双份风险而奋斗着。

    一个是赚钱的风险,一个是赚钱路上或回家路上的风险,有人说这是互害模式,纸白君不敢说这个说法是对是错了,只能说迫不得已不只是个词对所有人来说。

    是前市长的问题?还是豆腐渣的问题?还是设计的问题?还是大货车超载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什么问题?这些讨论意义已经不大了。

    我们中很多人连日本人每年拿一枚诺贝尔奖都没有任何丝毫的紧迫感,只有轻描淡写的无所谓三个字,这些人还会在意其他问题吗?

    三、我们都在被有意无意地拢在乐观的阵容里

    或许是这个世界悲观不被允许的,所以好多人选择哪怕愚蠢,但还是要乐观一些,纸白君现在也正在慢慢靠近后者这个阵容里,无论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

    总之,这个阵容里的人确凿在越来越多,本就少数的悲观情绪已经烟消云散,曾经的悲观个体也都在慢慢融入乐观的整体,我们正在更加乐观的生活着。

    就像那些开着超载大货车的司机们一样,也许在这场事故中死去的单亲爸爸,没有这场事故,他还会辛苦跑完后,回到家跟他的独生女简单聊上几句。

    然后总结性的说一声:“生活虽然不容易,但是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纸白君相信他一定也是乐观群体里的一员,因为都是挣命的人。

    还能活着,还能赚钱,还辛勤风险劳累之后,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喝一杯酒,抽一支烟,至少在这一刻,夫复何求?一声岁月静好,然后进入梦乡。

    第二天,或者休息一天,或者继续奔波,至于其它的事情,其他的思维,其它的其它什么,真的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社会一直都是很美好的。

    四、暗示分离时代:我们偶遇过的人,可能以后再也遇不到了

    终于有一天,我们偶遇过的人,那是别人拼了命都想见到的人,在我们偶遇之后,再也偶遇不到他,而那些拼了命都想见到他的人也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暗示分离,是我们乐观中都无法逃避的一个方式,这应该不算个悲观词汇,毕竟分离是每个人都难回避的,是客观存在的,是有可能改变但要付出大代价的。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听到货车司机说:“不超载就没法赚钱。”我们不再有超载这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规则存在,也许我们各个行业都不用被暗示分离了。

    但这一天,应该不会自己到来的,而是要乐观的我们,能够不愚蠢的,在挣命的过程中,不再只为钱挣命,也为命挣命,了解之后,才能争取这一天快来吧。

    超载大货车难逃其罪,只是问题不能简单的推给超载的大货车,否则这真的是太过于乐观了,也就太接近愚蠢了,除非我们的人命真的过于廉价。

    纸白君还是想愚蠢乐观说一句:希望有天这个世界,悲观是被允许的,乐观是不愚蠢的,我们自诩是全世界最智慧的中国人,是有能力改变某些不好规律的。

    2019—10—12落笔于墨辩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