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潇潇洒洒的微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的不懈人生追求 三十、我在北大进修(四)
813 次点击
2 个回复
潇潇洒洒的微 于 2020-09-16 15:48:4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1998年1月下旬,我研究生考完以后,我把行李从舒拉他们民大宿舍拿到北大,放在那个重庆建院北大老乡宿舍,事先跟他说好,当天他室友在,很热情客气地收下行李,之后我就回来家过春节了。

    春节后,我曾到老家四川化工学院附近去看租房子,也打算到那儿考研复习,当时我妈呢,也希望我回老家复习,她也准备再支持我一年,但是呢,我考虑到我妈都帮我承担了三年考研费用啊,我就不忍心再让我妈出钱,我也不知道她还有多少积蓄,所以我一想还是回到北京自己边打工边复习。

  

               申请“外出劳务”

    不过呢,春节以后,实际上我又回铁路上了一段时间班,当时铁路有新规定,要求我本人回来上一段时间班,亲自申请办理“外出劳务”手续,要不然你就辞职。

    我妈就觉得还是先把公职保住,回去上班再申请办理“外出劳务”手续,我觉得我已经交过两年停薪留职费用共五千元,现在辞职有点不划算,所以,我就回去上了一段时间班,大概上了两个月吧,就是天天在候车室和站台上当服务员,接送旅客、扫地搞卫生。

  

天天在候车室和站台上当服务员,接送旅客、扫地搞卫生。



天天在候车室和站台上当服务员,接送旅客、扫地搞卫生。

    1996年,铁路运输系统开始实施减员增效,鼓励下岗就业。 所以,停薪留职已经不再交管理费,只是自己负责交养老金与住房公积金。

    1996——1997年的费用是我妈帮我代缴的,1998年,单位要求我自己亲自办理有关事宜,所以,回单位上班后申请“外出劳务”。

    1998年4月10日,单位给我办理了“外出劳务”缴费手续,于是,我离开老家,回到北京。

    因为我在北京读书期间是给单位交了钱的,所以,那几年铁路一直在涨工资,我的工资标准也在上调,大概已经一千好多了,只不过我没工资而已。但我回去上班期间还是有工资的,所以,我走这次回北京就带着一点自己的钱,其余没到工资发放日的我妈帮我领。






    自己负责交养老金与住房公积金。

  

  这时候,两个小朋友也在催我回北大。

  













    跟孟丫头认识呢,应该是在1996年吧,我们当时都喜欢在北大四教一间教室上自习,我每天呢用一个可口可乐易拉罐接开水喝,结果被她注意到了。她就想,这个人好有钱了,每天喝一罐可口可乐,呵呵。孟丫头比较老实、正统,她也不跳舞啊,是一个比较本分、正统的姑娘,成天就知道学习,嗯,所以我们是单纯的友情哈,没有男女之间约会之类。只是呢,96年的时候我在校内骑车碰到她,她到北大网络中心上网,我本来想跟她一块去走的,她也要带我一块去,可我突然改变主意,说算了,下次再去。结果,我这一拖就到了99年才触网,如果早两年上网,也许又会是另一番情景。

    孟姑娘后来去了美国,我曾往她家里打过电话,她妈妈告诉我她在美国读研。



  



    小峰是我在北大山鹰社结识的好朋友、小兄弟,他是山鹰社的一个负责人,好多次一起出去搞活动,结下真挚友情。










               参加山鹰社等社团

    当年在北大参加的社团活动,主要还是跟运动健身锻炼有关,其他呢就没怎么。

    比如说“我们”文学社,我就参加过一次活动,浪漫情怀啊,但对我吸引不大,毕竟我的兴趣没在文学领域。

    1996年、1997年参加北大山鹰社与北大军协(首届会员)。





    山鹰社是参加活动与时间最多的社团,还有自行车协会、旅游协会、游泳协会和北大军协等。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我们到怀柔去,当时我们去了很多人,一个公交车装不下,大家分成很多个小组。

  

   1996年“五四”与北大登山队(山鹰社)攀登慕田峪长城。

    之前我跟学生负责人说,你把学生们分成两拨,万一一个公交车上不完,下一趟车上 会把学生弄丢——我跟学生出去嘛,因为我是个大哥,所以我还是很照顾他们小孩的——我每次上公交都是最后一个上车,就怕拉下一个学生,尤其是弄丢小女生。但社团负责人对我的意见不以为然,没有采纳,结果被我不幸言中,果然一个车上不了,结果大家都乱了,他之前的分组都没用了。

    公交车是那种三对车轮的连挂车厢,要装100多人,我们一些人上去了,剩下一些人装不下,只能坐下一趟。他们几个负责人临时决定分成两拨随车,我也主动留下来帮小弟弟小妹妹啊。

    爬山的时候,几个体能好的、大个子轮流帮助背大型登山包——记得有一米长,好几十斤重呢,很沉的。我当时体力很好啊,反正我爬山背着他们要跟我换我也不换,一个山坡我一直背上去的,当然我也是想借机锻炼身体啊。

    晚上举行晚会,当天是五四青年节,我毛遂自荐担任主持人——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当节目主持人,我觉得自己发挥得淋漓尽致。

  

  1996年“五四”,我第一次主持节目就是在山鹰社农舍晚会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住农民家里,七八个人挤一个炕上,但是,还没到毛泽东说他们一帮人挤在炕上都不能翻身,要翻身还要跟身边人打招呼。这个倒没有那么严重,但还是有点挤。我本来是靠墙的,但一个学生说了啥原因想跟我要换,我就照顾小弟弟换了,唉,结果我也没怎么睡好。

  




    现在还记得一个湖南人,从湖南的大学考到北大中文系读研究生,一口湖南普通话经常让人不明其意——学中文的普通话说得不好真令人汗颜——他说自己不喜欢读书,就喜欢参加社会活动。他研究生毕业以后很久找不到工作(一两年后在一家报社当编辑),山鹰社就“聘请”他写山鹰社社史——山鹰社有钱,当时通过社会赞助(包括成功校友)拥有上百万资金,因此在北大校内建立攀援塔,塔内房间就是山鹰社办公室。

    在北大山鹰社不仅结识了小峰,而且还结识了一帮小弟弟小妹妹,大家关系很好,但时间久了没联系。

    记得后来参加新东方语音培训班时,就意外碰到山鹰社的兄弟,在天际网上也看到山鹰社一个兄弟的名字,曾联系过他没回复,可几年后看到他的回复信息,但天极网已经基本停摆了。

    加入自行车协会就是周末骑车出去玩,不过,山鹰社与自行车协会早上都要训练,但是我没有参加过训练。曾经组织骑车到顺义拉练,但我的旧车质量不好没去。只是有一次活动,我们早晨八点左右从北大西门出去,骑到西边的山上,都快中午一点了,然后吃点自带的便餐,休息一会儿,两点左右又出发骑回来,晚上七八点钟骑回北大,当时体能还挺好的。

    
             北大军协首届会员

    记得北大军协是19998年成立的,我是首届会员,当时,因为我积极参与筹建(其实没做多少具体事情),会长还邀请我做常务理事。我们搞过很多活动,当时还把宋晓军他们请来做讲座,还有当时的解放军海军陆战队参谋长来做讲座啊,《兵器知识》杂志主编也来做讲座。



在北京南口坦克六师参观。

    记得宋晓军说,我们就是要鼓励大学生参军,把那些具有法律理念的青年输送到军队,改变军队的文化构成。受此启发,我后来产生一个概念:人民解放军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也应该是法制之师!

    而海军陆战队参谋长在讲到他们参加加抗洪救灾的时候,部队后勤保障十分有力:什么战地炊事车啊什么的先进装备,保证了抢险指战员及时吃上热饭、喝上热汤…… 然后他就,不能让抢险官兵吃上热饭、喝上热汤的军队指挥员是不称职的(大概意思)的指挥员——问题当时我军装备条件还不能像海军陆战队那样完全满足所有,我军其他野战部队还没有普遍装备什么战地炊事车之类,都还在埋锅做饭,作为海军陆战队参谋长的他应该了解这个情况,对吧?但他当时揶揄兄弟部队主官的话语真的有点哗众取宠!






    我们还开过研讨会,讨论中国国家军事武备战略:比如说以常规武器为主,还是以核核武器作为主?我当时提出的意见是以常规武器兼核武器这样一种武备战略。

    军协还组织参加过坦克博物馆,各种坦克装甲车尽收眼底。特别感触印象深的就是抗战胜利,东北解放以后,从水里面打捞出来的日军坦克里面,装饼干的铁盒子打开以后饼干居然还是干的——日本工匠精神令人惊叹!

    我们还去北京南口访问参观解放军坦克六师。那天正好碰到武警部队新上任的总司令来参观,所以专门为他演示坦克行进等,还打了一炮给他看——我们听到轰的一响。

  




    2001年上半年,我从成都回北京后,一直住在北大旁边,再继续参加北大军协的活动。

    在北大军协结识一个本硕博连读的小兄弟,一直交往十数年,至今依然有联系。

    这里要特别说一下曾经参加过一个半道夭折的时事社,这个比较搞笑的社团——我也只参加了一次,时事社发起负责人是北大物理系大二学生,他思想有点偏激,做事有点搞笑。

    当时,他提出参加胡耀邦逝世周年纪念,到天安门广场举行悼念活动。他要求男生穿白衬衣黑裤子皮鞋,女生穿白衬衣黑裙子,大家当时提出异议,就是有的学生嘛根本没有白衬衣,女生也不一定有黑裙子,所以大家就觉得他比较固执。

    之后在宿舍楼碰见,他拿给我看时事社会徽,就是一个握紧的拳头,他说是“抗争”的意味,我就笑了笑说:“凝聚力”,他也觉得“凝聚力”不错,你想,你和谁“抗争”啊?

    后来有一天,我们在学五食堂门口遇见,他说你好久没来参加活动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开辩论会,正方、反方辩论“稳定是否压倒一切?”你也来参加吧!

    然后,他就跟我说,“最近,邓小平一直在叫嚣稳定压倒一切!”——我当时一听这话就笑了,他也笑了,改口说:“邓小平一直在强调稳定压倒一切,我们今天晚上就讨论一下,稳定是不是应该压倒一切?……”

    我没参加辩论会,不过,不久之后,北大三角地贴出一张告示:北大团委、北大保卫部和北大学生会联合发布通知:为了什么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为了……,决定暂停时事社的活动,……

    

       在北京20多个大学舞会跳过舞

    “北大,你在堕落!”

    当年,北大某个男生在一次校内论坛上痛心疾首、愤世嫉俗地呐喊。他指的是北大周末舞会“鱼龙混杂、风气败坏”,之后不少社会大款,驾车带走漂亮女生……

    其实,这个男生言过其实,无意间过于夸张形势,因为他并未到舞厅跳舞,对真实情况根本没有具体了解,只凭主观臆断就鲁莽下结论。

    那时候,北大周末有好几场舞会,学三食堂(修大讲坛后改在西体)、学生活动中心(艺园4楼)、勺园地下舞厅。

    但据我观察,在舞会上真正漂亮的北大女生很少出现(几乎所以大学均如此),除非与男生一起来——因为她们一现身舞会,往往会被男的纠缠邀舞——长得漂亮的女生往往都是被一拥而上邀舞,但成教长得漂亮的女生会有些来舞会跳舞,以便认识有利的朋友。学校舞会大学男生确实不占主流,主要是社会人员(包括白领一族与低文化爱舞者),而那些身材矮小或者来自农村家庭的学生,基本在舞会绝迹。因为大学舞会一般都是开放性的,确实充满各色人等,但总的来说没有社会舞厅那么鱼龙混杂。

    至于周末北大西门小车载女生出去,实际上往往不是北大本科生,更不会是研究生等,大多数都是北大成教学院的大专生或进修旁听生(当时有几千人进修旁听),道理很简单,当时的社会习俗还不像现在有钱就是大爷,而北大本科生毕业找工作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很紧俏,所以她们不需要傍大款。当年学校风气也比较正啊,不是一切向钱看啊,所以,社会上有点钱的文盲小款,他们搞不清楚你是北大的本科生还是成人教育学生,更何况北大成教学院把名字改成北大文理学院,既有利于毕业生找工作,也为了好招生。当然“北大文理学院”呢,其实是个“骗局”,他们招高考落榜生,收费反而比北大本科生高很多,一年学费上万——北大文理学院在他们圆明园校区也举办过舞会,我去跳过舞。他们跟学生展示的是在北大校园里上课,实际上他们在圆明园那边设立校区,学生住宿上课都在哪里,不在北大校内——后来,把一部分上课地点改在北大校内,这样便于招生吧。

  

          “你把我抱得太紧了,我很热!”

    我记得有一次吧,快放暑假前,一个北京理工大学大二女生(北京姑娘),还真很漂亮,而且也很清纯,穿个漂亮凉鞋、一身红花连衣裙,身材丰满匀称,扎个辫子。她每次跳完后,身边马上就聚集很多邀舞者,我都等了好几曲,才终于邀请到她——估计她也看到我在周边等着,所以,拒绝了别人邀请和我跳的。

    可是,我刚一开始和她跳,她就停下来了,我一顿,不解的看着她,结果她说:“你把我抱得太紧了,我很热!”哈哈哈哈哈哈哈,多么可爱的姑娘,之后,我们一连跳了很多曲。

    舞会结束后,我出去追上已经骑上自行车的她,告诉她我的名字,北大宿舍号,又问了她的名字和北理工宿舍号。但后来,我还是没勇气到北理工找她玩,一来我是假冒的北大学生,二来我也没钱(我妈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给我的生活费是吃饭用的,我不好意思花钱去泡妞)。

    一两年后,我们在北理工舞会上相逢,那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又在一起跳了很多曲,但我有点同情她男朋友,因为她基本上没跟男友跳,后来我笑着问她怎么不跟男友跳?之后她才一直跟男友跳了。

    记得北大曾举办过男生节,那是首届男生节,在艺园四楼的学生活动中心,男生节都是女生请男生跳舞。我当时去了以后,站在舞厅一边,这时一个乖乖小女生,好像大一大二吧怯生生地来对我说:“你好同学,我可以请你跳舞吗?”呵呵 。我当然就和她跳了,然后她边跳边很可爱的说,她心情是怎么的怎么紧张,又怎么怎么鼓足勇气来请我跳,哈哈,不是不是特好玩?

    之后呢,好像北大每年都举行一次男生节,后来我就没参加过了。

    说到艺园,二楼食堂的小炒很好吃(其实是小锅菜),一般要五元一份,一个卖饭的女孩,有好多次,看四下无人就不收我饭菜票,让我白吃,太可爱了!哈哈,她喜欢我,可我一直都不认识她,她也不知道我姓啥名谁,就仰慕“北大帅哥”,呵呵。

    不过,我现在很后悔,当时应该认识一下,给人家姑娘献献身吧,了却人家的美好心愿,我特么太自私了,哼!

    学五食堂一个窗口也有个“小阿姨”,每次给我打菜都会打很多,以后我就专门排她的窗口。后来在艺园4楼学生活动中心跳舞,碰到了几次,我本想去请她跳舞(也是想找机会献身,吼吼),结果远远的她居然不好意思,有些回避,我就只好不难为她了——其实,她也就才近30岁吧,比我小多了。

    说到学五食堂,吃饭的时候经常跟北大国政系一个本硕生(大国关系方向)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纵论天下…… 一次,我们说到人生规划,我就对他说:“我以后要当总理!不过,当总理之前啊,我要先当北大校长!”可这哥们怎么说呢:“你要当总理啊,这倒有可能,不过,你要当北大校长的话,那就不一定了。总理好当,可北大校长不是谁都可以当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硕士毕业留校,不过去了北大昌平校区任教,以后就没有见到过了。
    
     当年,我和北大清华的一些小弟小妹结下真挚友谊,后来我在媒体工作吧,大概从1999年到2013年这10多年时间,跳了五十多次槽,直接影响到经济收入,别人不明其就认为我混得不好,我也没法解释,所以,就没跟以前的朋友联系了。今天,我在这里呼名道姓,就是希望逐渐跟以前的北大清华小弟小妹重新联系,虽然他们大多可能在国外尤其美国,但毕竟曾经有过一段美好交情,所以,重续情缘不是不可能。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6 15:52:01    跟帖回复:
   沙发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9-16 15:55:44    跟帖回复:
3
谢谢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不懈人生追求 三十、我在北大进修(四)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