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满寇无良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菜狗不作为玩忽职守的案件恶果
4051 次点击
5 个回复
满寇无良 于 2019/4/24 18:20: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1996年9月27日上午10点,柳河县城城关乡田家屯村的张大妈,发现邻居家的狗叫的很厉害。

    前几天,这家男人出门办事,只有妻子郭某在家。

    郭某是村中有名的漂亮媳妇,大眼睛、白皮肤,留着齐耳短发。

    郭某还很勤快,平时一大早就起来喂鸡、喂狗、做家务了。

    现在都10点了,怎么还不喂狗呢?

    张大妈觉得奇怪,去敲她家的门。

    谁知道,门根本就没锁,一推就开。

    张大妈走进院子,发现被拴住的大黄狗对着屋内狂叫,就像疯了一样。

    张大妈就更奇怪了:大黄平时很温顺的,很少乱叫,今天是怎么了?

    张大妈推开内屋的门,刚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坐到在地上。

    年轻的郭某已经被人杀死在炕上,现场惨不忍睹。

    郭某颈部动脉被人一刀割断,鲜血将被子全部浸透,在炕上形成了一个惊人的血泊。

    血液已经凝固,看来郭某死了
很久。


    1998年6月21日晚21点,同一名歹徒持刀闯入新宾县新宾镇居民王家。
王家男人主人熬夜做活,还没有睡觉,歹徒竟然蹲在院中等了1小时。
王某发现院子里的狗不断地叫,惊奇之下出来查看。
歹徒见势不妙,翻墙逃走。
王某误以为是小偷,没有当回事,自行回到屋中。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歹徒没有杀成王家的女人,觉得不过瘾,不愿意就此放弃。
几分钟后,他又潜入二号目标,王家的邻居康家。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4/25 9:27:53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4 18:32:33    跟帖回复:
       沙发
    威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5 18:21:42   
       第 3
    转帖


        甘肃这里偏僻的地方是很落后的,我亲眼见到小孩子上学翻好几座山,带着一袋子馒头或者玉米饼子就是一个星期的伙食,饿了就是馒头饼子就水,有的冬天衣服很单薄,脸冻的很红,很可怜,真的希望有能力的帮助这些孩子。

        不光是我遇到过鬼,我的同事也有好多遇到过,简单的随便举两个例子,有个同时也是看井场的,他给我打电话说半夜他去捉蝎子(一斤卖800)他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回头看,就发现个老太太扛着锄头跟着他,他无论是跑还是躲就甩不开老太太,大喊之后跑回了井场,连续发烧了好几天。

        另外两个同事是没事半夜瞎溜达,其中一个发现背后有一团像手机灯光一样的东西,就喊了句谁?那灯光直接从山边飞到山下,这都是真事。

        有一点要说,如果你们有类似这样甘肃住在山里的亲戚,你可以咨询,一般过了晚上11点,他们是绝对不会出门的,尤其是去人烟稀少的地方。

        为了不被孤魂野鬼没事骚扰,我打算去桃李村买条狗,经常听别人讲狗能看到人看不见的脏东西,整条狗,让那小子保护我。

        到了桃李村,既然买,就买只好的,凶狠个头大的,可是挨家挨户找了半天都是小土狗,算了,土狗就土狗,比没有强。

        当我进去一家农户的时候,看见一条黑不溜秋样子丑陋的小狗,那叫一个狠,没完没了冲我叫了半天,我当时想,你吗的,鬼吓我就算了,咱惹不起,你还冲我发脾气,我就用眼神瞪那条狗,这一瞪倒好,破狗上来就朝我脚脖子那咬,还好当时干石油这行鞋子不错,是那种很厚的工鞋。

        我一看,这狗不错啊,够脾气,够冲!就要这样的!于是我向屋里喊“老乡,在家么?有人吗?”这是我第一次进当地老乡院子里,和全国其它农村一样,也是土瓦平房,不过院子的一侧靠着土山,有三个窑洞,黑咕隆咚,看样子还像有人住,在左侧的洞口慢慢晃晃悠悠出现一个老太太“干撒?石油鬼子。”

        说到这,不得不向大家解释下,有一些精力旺盛者和当地小姑娘搞对象,却不负责任

        言归正传,我说“阿姨,不,大妈,您这狗卖么?我想买您的狗看家护院。”我心想没准这狗养的时间长,老太太对狗有浓厚的感情,于是补充道“大妈,我特爱狗,打小就各种动物就很有爱心,您开个价,我一定好好照顾它,我一人太寂寞,买下来跟狗说说话。”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沟通,老太太才听懂我话,当地的方言自成一体,不认真听根本听不懂。老太太了解我的来意后,出乎意料的把狗送给了我,还补充了一句“死狗,天天比我吃的都多,撵都撵不走。”不费吹灰之力,得了条狗,我美滋滋的牵着狗往井场走,这一路,我的鞋子上多了好多狗牙印。

        这条狗的到来没有

        我想象中的看家护院,反倒自打狗来到后,我丢了不少东西,比如凉门口的衣服和鞋子,以及一些扳手等工具。我仔细观察过这条狗,

        白天老老实实躺屋门口,晚上就不知所踪,叫名字也不回来。直到有一天,我在给狗喂饭的时候发现狗窝里多了几根骨头,我不记得我

        曾经喂过这狗什么肉类
        徐三山定睛看了看道“我草,你哪弄来的人骨头,魂魄的痕迹都没了,一点感应都没有。”

        我听完吓得立马把骨头扔一边,马上回到屋里用洗手液香皂洗,用白酒洗,反正洗了好几遍,生怕沾到脏东西。我把这事和附近种地的两个老乡刘国强、苟田闫说了,他们没我想象中出现害怕的表情,反倒是很兴奋,对我说晚上来找我,看看那条狗去哪。

        后来我得知,甘肃这很多地方的坟因为丘陵的地势变化,有的露出了表面,在其附近,一般能发现不少瓶瓶罐罐的,就是所谓的古董,他俩就是抱着捡宝的心想去看看。

        当晚,两个老乡很早遍找到了我,正所谓三人成虎,人多胆就大。晚上12点,远远的尾随着黑狗,我似乎感觉到那狗察觉出有人跟着,绕来绕去,还不时回头。

        看着狗似乎往半山腰走,我有些打退堂鼓了,我跟刘国强、苟田闫说不行咱就回去吧,留着平头比较壮的苟田闫瞅了瞅我说“没事,这山俺住了几十年了,有啥事,就是有鬼,俺也认识,跟着俺俩你没错。”,一路尾随,黑狗来到了半山腰一个废弃的窑洞前,这个窑洞左右各有两个小窑洞,看来中间的在以前是主房,窑洞前长满了杂草,有半人多高,中间的大窑洞口前,有一颗枯死的小树,三个洞口黑漆漆的,看着就渗人。

        黑狗到了这就钻进窑洞了,苟田闫说这里他知道,跟爹娘种地的时候路过过,当时洞口的小树还活着,他爹娘也不知道这窑洞是啥时候的,只知道荒废了很久。我们三人一步一步向窑洞靠近,想看个仔细。

        三个窑洞像三张张开了的大嘴,这时候,感觉一阵阵冷风从洞口由里向外吹过,洞口上方的蜘蛛网也微微抖动,风不大,可却吹的洞口的杂草哗哗响,我看到这场景,想到了前段时间遇到的老头,我抓着他俩的手对他们说“国强哥,田闫哥,咱别搁这呆着了,我感觉这风和阴风似的,吹的我刺挠。

        别再出点啥事啊。”说完了我已经开始浑身发抖了。苟田闫看了看周围说道“你这个哈怂(陕西一种骂人话),怕个毛线,这半山腰风大,吹一吹你就受不了了?再不行你就自己回去。”自己回去?要不是有他俩陪着,我敢走这夜路?此时,我选择了沉默,但我却保持了高度警惕,一有不正常立马跑人。

        小风是一阵一阵的,吹的人浑身发毛,伴随着草叶的抖动,周围连个虫叫都没有,刘国强有些受不了了,对苟田闫说“那啥,咱还是回去吧,大晚上的进窑洞不活尺(当地活尺是合适的意思),这风还怪怪的,俺也感觉不舒服。”

        经刘国强这么一说,我们三人商量了下,决定记住这个地方,等明天白天再过来,毕竟白天应该不会这么吓人。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4/25 18:31:0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5 18:28:52    跟帖回复:
       第 4
    转帖

        第二天,奇了怪了,黑狗没有回来,我没有多想,可能去村里找母狗玩去了吧,对于公狗的来说,吃饭、睡觉、搞母狗才是幸福。

        中午时,刘国强、苟田闫就来找我来了,俩孙子居然还带了手电,锄头,铲子,还有一些干饼子,我一看,心想这是要闹盗墓啊。

        按照昨天的记忆,我们再次来到了窑洞前,昨天天黑看的不仔细,今天一看才发现,窑洞表面不是又干又黄,而是湿湿的,杂草很茂盛,却一直没有虫子,老乡的庄稼在距离此处几十米的地方就不种了,仿佛避讳着这个地方。

        大中午的,从洞口往外吹着阴风,我靠,可别他吗有脏东西啊。苟田闫看了看四周说道“一会咱进去,有啥事就喊,发现了东西别独吞,俺昨天问过俺爹了,这窑洞以前是俺祖上表亲,里面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俺家的,但是俺也不是那样人,发现了给你俩分。”

        甘肃这的窑洞内部四周很是简陋,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土做的,土桌子,土炕,土凳子。我们三个越走越分散,突然,我感觉什么东西从我面前窜了过去,像一个孩童一样大小的黑影,我啊的大叫了一声。“闭嘴,穷叫唤啥,多他娘的渗人。”

        苟田闫拿手电筒罩着我冲我嚷道。我拿手遮着眼睛说“苟哥,刘哥,有东西,没准是脏东西,刚从我面前窜过。”然后我哆嗦着说并拿手电筒四处乱照。

        刘国强帮我照了照并没有发现什么,于是他俩继续寻找有用的东西,而我被刚才的黑影吓了一跳,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来。不知怎么的,就感觉这洞里跟起了风似的,凉飕飕的,让人浑身不舒服,仿佛被有形无形的东西轻轻抚摸。突然苟田闫的声音传来“都过来,这还有个洞。”

        我走近一看,发现是个半人多高的小洞,拿手电筒照了照,没发现什么特别,我对他俩说道“没啥吧,应该就是以前人存储东西的地方吧。”

        苟田闫一听我这么说,非要钻进去,他说既然是存储东西的地方可能有好东西。说完他不听劝阻直接趴在地上向小洞里钻进。

        也许真是运气好吧,小洞里真的传出苟田闫的声音“哇草,有好东西,还有一堆烂骨头。”我和刘国强蹲下顺着苟田闫的手电筒灯光看去,果然发现了两个小瓶和一个碗,在旁边有一堆骨头和腐烂的衣服,看不出衣服的男女。

        随后苟田闫把两个小瓶和碗递了出来,准备爬出来。就在这时候,苟田闫大喊到“草他吗的,有东西拽着我。赶紧拉我啊!”我一听瞬间六神无主了。

        刘国强反映的很快,扯着苟田闫的衣服就从小洞往外拽,我也赶紧帮忙。我心里发毛了,不知道拉住苟田闫的东西是什么,力道这么大,我们两个人居然有些拉不动,这时候刘国强喊道“苟田闫,赶紧曝你家人的名字,没准是你家亲戚的鬼,舍不得这老窝啊,你说自己的名字可能它看在有血缘关系的面子上不伤害你了。”

        苟田闫此时还是嗷嗷大叫,边蹬腿之际还不忘喊道“俺和你没关系啊,俺瞎扯的啊。放过俺,呜呜呜。”他已然被发现在发生的一切吓哭了。

        我也急坏了,此时使出浑身的力气抓着苟田闫的胳膊往外拽。

        可就在此时,忙于救人的我们,并没有注意大洞内的情况。此时的洞内,竟不知不觉中刮起一股小旋风,我们三个谁也没有注意。嗖嗖的小风从我身边刮过,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刘国强也是同样的感受,当小旋风从刘国强身上经过时,我看到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道血丝。

        我害怕极了,也正是因为这种害怕,我使出了浑身的劲,苟田闫慢慢被我和刘国强从小洞中拉了出来。

        没有时间顾忌大家有没有受伤,见苟田闫被拉了出来,我赶紧喊道“咱们快走吧,破地不能呆了。”苟田闫30多岁汉子还是在那嚎啕大哭,而刘国强,此时他好象中了邪一样,目光呆滞,甚至眼睛半天也不眨一下。

        那股小旋风也绝对是脏东西,此时正挡着我们出去的道路,我不敢从那股风上跑出去,我怕我像刘国强一样中邪。

        正当我心想会不会死在这的时候,突然从角落窜出个黑影,像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黑影,但是形状好象小些,我条件反射地拿手电灯光一照,是养的那条笨黑狗!破狗冲着旋风汪汪的叫着,不时还做个咬的动作,旋风好象躲避黑狗似的,往边上靠。

        看着那俩一个不断地哭,一个发呆,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喊道“你吗的,别墨迹了,赶紧走!”然后给了他俩一人两个嘴巴子,这一下还真管用,两个人当即像回过神来,当即我和刘国强拉着苟田闫准备朝着旋风留下缝隙向洞口冲出去,苟田闫顺手拿起一个小瓶子塞进了口袋。当我们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洞口,甚至不敢回头看,一股脑的跑到了山头上。

        到了山头,感受到阳光的照射,我们才慢慢缓过来,大口的喘着气,我浑身湿透了,洞里阴冷潮湿,加上吓的冷汗,我没有敢回井场,我怕带脏东西回去,所以跟着他俩回到了桃李村。

        当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一夜,我是在恐惧中度过的。第二天刘国强来找到我,说苟田闫昨天夜里右腿发疼,早晨的时候已经肿大了,有的地方甚至溃烂了,我听完遍立即和刘国强来到了苟田闫的家里。

        苟田闫的家里一般,不农忙的时候他在咸阳盖房班打工,家里有三个孩子,还有一对老人,当我俩到他家的时候,此时一对老人和三个孩子哭哭啼啼的,房子里还站了许多老乡,他们属于关心或者看热闹的,苟田闫的老婆在县城里打工听到苟田闫病倒了也在赶回来的路上。

        “苟哥,腿疼的厉害么还?”我关心的问道。”苟田闫还是哎呦哎呦的叫唤着,见我俩来了,遍把昨天拿的小瓶子交给了我俩,让我俩抽空去镇上或者市里找人问问卖个好价钱。

        我心想都这德行了,还惦记钱呢,小瓶子外表有些花纹,我对这玩意不懂看不出什么,瓶口处有个小缺口,应该是磕掉的,底部印着伪清嘉庆年制,我可不敢拿这玩意,把它交给了刘国强。

        苟田闫的腿连续腐烂了三天,去了镇上的医院也看不出所以然,医生给的答复是感染或者被虫子咬了,开了点内服药,不过一点效果也没有,最后请了村里的管事的(当地的把懂点风水的叫管事的),我不得知管事的用什么方法让苟田闫的腿不继续腐烂了,不过苟田闫的右腿却一生烙下了残疾。我曾问过徐三山,他说可能是被恶鬼给抓了腿。

        当然,苟田闫的腿到底是被洞里的烂骨头感染了还是被鬼给抓伤了,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黑狗,打那天后再也没也没回来过,有时候我路过那座山听到有狗叫的时候总是向半山腰张望,希望能看到那条“笨狗”。

        刘国强去市里的时候托人找懂眼的给看了看那瓶子,没想到对方拿到瓶子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是个脏东西。”

        对方口中所谓的脏东西并不是我所想的沾着鬼一类的东西,而是这个小瓶子是以前有钱人用来吐痰用的,想想我都恶心。

        不过最后被还是被刘国强卖了5000元,我俩把这5000元都给了苟田闫,毕竟他为了这个变成了瘸子,直到后来我辞职不干的时候去看望他,村里人还亲切的称呼他为瘸子苟。

        这件事让我对窑洞产生了很大的忌讳,虽然在甘肃并不是每个窑洞都充满了古怪,可是每当我看到窑洞时,身上总是冒出一股冷汗,窑洞给我留下的迷,例如尸骨,旋风,以及前后那个不同的黑影我是无从考证了,我想这一辈子都是我心中的一个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1 12:45:48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7 18:44:03    android
    6
    鬼吹灯小说吧,醒瞌睡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菜狗不作为玩忽职守的案件恶果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