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塞外布衣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速写】 鲁迅:纯以精神气象胜
8016 次点击
17 个回复
塞外布衣人 于 2015-11-15 11:35: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速写】 鲁迅:纯以精神气象胜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过“太白纯以气象胜”。意思即是指气象——既指文章的气象,也指人内心的精神气象——它是一种文学的标尺,也是心灵的标尺,或者说精神的标尺。

    我们读李白的诗章,似乎会有一种别样的感受,即李白真正的“胜”处,或许并非在于其才情有多么的姿肆浪漫,并非在于笔下有众多五彩缤纷的自然景观,这或许只是某一个方面,或者说外显出的某一个方面。而事实上,透析进去,触到心的深处,我们便会像王国维一样,所感触到的恐怕更多是内心百转千回的精神气象。这种精神气象,不是自然图景的外化,不是某种“天子呼来不上朝”的显露,而是内心体验的彻悟和深味,它不是让读者一目了然尽收眼底,而是让人曲径通幽般通向心灵的深处,去真正感受“纯以气象胜”的意境。

    不管什么人,只要进入心灵的境地,就算“丈六金身”,也得“借你一茎所化(《红楼梦》语)”。这就如同佛学中的“小乘”与“大乘”,虽都有“乘”的根柢,但终究又完全不同。以作品论,“小乘”式作品或许更偏重于咀嚼身边的琐事,只追求生命自身的自由,这当然不无不可;而“大乘”式作品则全身心拥抱社会、关心民间疾苦、富于大彻大悟大悲悯精神。有了这种精神,其思想就经得住千年风吹雨打,即令历史无情地筛选,也能留传下来。即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和林黛玉这类文学形象,虽屡遭世俗的诟病和责难,但因了心灵强大的拒绝力,才迂回曲折般地流传至今。正是这种纯内在的力量,才使其成为“纯以气象胜”的不朽的文学典型。

    藉此,又得提到鲁迅。

    或许鲁迅的伟大,也在于他异于常人的精神气象,在于他至始至终有着大悲悯精神,有着对民间疾苦的深重情怀。鲁迅曾一度喜欢尼采,但却与尼采的精神气象截然相反。尼采宣扬的是一种“超人”哲学,即蔑视“下等人”、宣扬贵族主义精神,认为世上的穷人都是一树“必须摇落的烂果子”(《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不过,当尼采宣称自已就是“太阳”的时候,他曾认为“死”了的上帝却让他发疯了。就是说,不植根于民间,对民众缺失终极关怀,再“超人”的作品或人,都与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气象形实分离,都是有着精神缺陷的。当然,这一切都是相比较而存在,尼采自有尼采的伟大,这里无须赘述。    

    相比较——只能是相比较——鲁迅,不管其言行或作品,不管他被一些过去的或现在的妄人斥之为什么“偏执”或“极端”,但只要你深入到心的内核里去,就会感受到,鲁迅的文学作品,事实上是在最完整的意义上体现着人的尊严。他一方面看到了民族性中的种种殊异酿成的不幸,一方面又看到了里面裹夹着太多的不争,因而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一切,或许原因种种,而千百年来专制体制造成的种种社会的不公正,以及为其专制体制站台服务的封建伦理基础酿成的人心的浇漓、奴化与错位,才是致使其民族不幸的根本原因。鲁迅这种洞若观火的深悟,表现出的无疑是一种深切的情怀,而这种情怀,却常以冷峻的方式出现。因此,鲁迅的文章常貌似“极端”,好似要“让黑暗更加黑暗(《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不过只要摒弃私见,用“心”去阅读,怎样也会或多或少地触摸得到那种唯鲁迅特有的“冷峻”中透出的热烈,“偏执”中透出的真诚,“无情”中透出的大悲悯的大情怀。可以这样说,鲁迅的一切,都是因中国这块土壤而生,阅读鲁迅,就可以懂得中国,就可以懂得在中国什么叫精神气象。

    这种唯鲁迅特有的精神气象,并非檄文和宣言,并非一团团燎原烈火,并不能欣起一场又一场“革命”的运动,因为其只属于文学,唯其文学,就只能让人阅读和体味,其光和热也只能直接转化成个体的实践而非群体性事件。时间的迁流可以改变和抹杀世间的许多事物,但在人性深部点燃的火熖是不会息灭的,它只在黑暗和寒夜中才显示出最初的意义。从这层意义上理解精神气象,或许才更能走进鲁迅和理解鲁迅......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