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花花眼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迷彩人文 (随想)
17346 次点击
71 个回复
花花眼 于 2018-07-10 12:20: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第一辑……………………  

第二辑 戏说江青

    我们真该羡慕她,偏心的历史给了她这么多的头衔,先是电影明星,然后是夫人明星,然后又是政治明星。……但是北国的天空依然昏暗,这是因为那场流星雨的缘故,为了点缀她的夜礼服,竟一把扯下老帅们肩上的将星撒了下来”。

    昨夜星辰都落去了,只剩她一颗孤星闪烁在高处,越看越像三十年代上海摄影棚里的灯光布景

    看来命运终于对她做出了让步。三十年前没让她演成赛金花,如今却给了她一个全身草绿的角色。难怪她一出场就这样耀眼,人们私下里说,这个文化大革命散发着一股女人的气味,还混杂着一点表演欲,这大概就是指她说的。还有人说,这实际上是认可了一种屈辱和不平等条约,他们以这种方式让她离开家一会儿,因为他们再没有办法躲避她的纠缠。但不管怎么说,当他们终因摆脱了她而获得片刻宁静的时候,全国人民却不得不替他承受这种不安宁。”

    据野史记载,被冷落的妃子在晚年的时候喜欢摔镜子打发光阴,而且镜子摔的越碎就越高兴,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看那不知来处的发上之霜了……哎,美人英雄曾有约,不许人间见白头,如今偶尔露峥嵘的江青被幽闭在岁月的冷宫里,患上了赵飞燕综合症。她每天怂恿她的丈夫摔打他的国家当做营生。这样她们一个摔出了一段野史,另一个摔出了一个文化大革命。

    正是这些焚书的人遮天盖地地印着自己写的书,正是这些践踏了一切人类文明的人如今成了文明模特,在文革T型台上走着老猫的步子。在看似无理性中频频张开金口,在看似无章法中振长策以鞭笞天下……

    据说不管怎么掘劣的演员都有一手绝技,而她的绝技演出是在文革中达到了高潮。而且背景也是前所未有的。世界第一大广场变成了世界第一疯狂之地。誓死忠于的口号声响彻中国的天空,人们像大旱之望云霞一样仰望着天安门城楼。奇怪的是接受人们顶礼的却经常是一位苗条得令人折腰而不是魁梧得令人畏惧的形象。人们惊异地发现,她扮演大救星的夫人比做大救星的夫人更成功。人们甚至担心,明星如果过于明亮,会不会使她丈夫的英名也暗淡下来。他尤其应该记住,人们一般更容易偏爱一个女性的形象,特别是一个女演员的形象。

    但是恕我直言,她在文化大革命这幕压轴戏中,给自己设计的那套行头是太不堪了。它只适合舞台而不适合观礼台。然而我们的江青才不管什么台不台呢,她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从天安门城楼望下来,博得她青睐的,竟然是满街的高帽子和黑牌子,还有就是焚书的火光和无辜者的血光——这也不枉她长了一双新女性的美目,终于看到了这千载难逢的一景。在这个背景中现出了她的一身草绿和得意的神情,完全是一个一品登朝的至尊红颜——但是且慢,她忘记了还有个“高处不胜寒”的警句。

    但是至今我还有些纳闷,像她这样一个红极一时的名角,怎么会演出一些极其下流情节,比如焚书。那是更适合下流人品的,是不是纯粹为了历史的对称,一个创造出如此灿烂文化的民族也必须亲手来毁灭这个文化成果,同样,也是为了历史的对称,焚书的和写书的将一起出名,救国的和亡国的将共载史册。然而,我仍然纳闷,五千年的文明史竟敌不过她的一个媚态,烽火戏诸侯中的美女,只不过是亡了一个西周,而她竟要灭亡整个世界,幸而这些书都被烧掉了,人们已无法引述历史、道德、法律来判定她的狂妄,但仍可以引述良心来判定她的狂妄,然而就狂妄来讲,她仍然是三流戏子的狂妄……

    这样,她出现在社会运动中,那社会运动竟是一场闹剧;她出现在造反队伍中,那队伍也成了龙套——因为所有的这一段历史、政治、文化都必须具有戏剧的虚构、滑稽甚至下流。总之,所有这一段时期的社会生活都可以用剧评的语言来描述,而且既然是剧评,人们在脆弱的神经末捎上接受了她作为文化旗手的封号。二十世纪的蒙昧人,社会*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杂拌就端上来了。这一次真让她给猜对了,一个关起门来解放全人类的政治情绪,只是一种酒精自大狂的情绪,而这种情绪一旦被挑逗起来变成了造反狂热,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山呼舞拜,三跪九叩,歇斯底里,寻死寻活,总之都是一些剧场里经常发生的事”。

    若说这个文化大革命一点成果都没有是不对的,它至少是满足了一个女戏子的虚荣。当她穿上绿军装的时候,全国都变成了草绿色的军营,后来她又露出了对红色的偏爱,于是全国又变成了红海洋,既然人们在迷乱的醉酒一样的狂热中甘愿把自己降为渺小为荣,把自己变得低贱为忠诚,她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个国家、民族,社会主义,革命文艺,摄影棚,什么什么思想连同文革和捧角迷们一齐装入她的乳罩里呢?这样也好,省得再花钱做隆胸了。”

    其实这件事的发生并不能全怪她,不幸在于她所处身的环境与背景,无论是那个舞台小天地还是那个天地大舞台,只能允许提出三流的要求。不幸的是她在三流角色中竟获得了一流的成功。生活中的江青反倒输给了舞台上的江青,捧星者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形象,所以她一直在精神狂热中被追逐而不能在冷静中被思考,一直在虚假中被崇拜而不能在真实中被尊重。所有这一切都和红舞星在谢幕时的遭遇相同。捧角者在向他们的偶像投掷鲜花时心里状态是很复杂的,而她迟早要卸下妆来,她会看到那纷纷扬扬飘落的花瓣竟是被烧毁的那些书籍的纸灰”。

    我没见过她的舞台形象,只在一张翻印过来的上海海报上惊慕过她的芳姿,公正地说,她确实是一位风流情种,连时间也夺不去她的姿容,就凭着这一点,她有权要求上海滩的掌声与喝彩。然而,这一切只能限于舞台上,引入了政治,从此中国舞台上便弥漫着政治气息,而中国的政治便散发着舞台的脂粉味——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听说罗马的尼录皇帝和中国的慈禧太后都有过演戏的癖好呢。”

    说一句讨好的话,从气质上看,她本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