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那年,我一不小心成了工人阶级
15175 次点击
44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8/9/12 17:12: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时间到了1965年12月。一天,景柏岩突然跑来对我说,内蒙古电力建设公司在呼市招收徒工,你去不?我当即表示要去。能就业,而且是大型国企为何不去?问他在哪报名、找谁?他说,招工的人叫王铁勲,是个天津人,原先也是华建的,是他父亲五十年代的同事。“招工办”设在中山西路的民族旅社,如果同意,咱们叫上老轩一起去。

    老轩即轩春生,住在新城北街2号的两间临街铺面房内,即当下“草原明珠”的位置。我们找到了老轩,他听后也很振奋。于是,我们三人骑车兴冲冲地往民族旅社而去。

    见到王铁勲,景柏岩先是称呼他王叔叔,然后指着我们说:“这俩都是我的同学,也想来电建公司,不知道行不行?”王铁勲说:“当然可以了!不过这次招收的徒工都是土建工地的工人,有瓦工、木工、抹灰工、架子工、油工、混凝土工。电建公司是施工单位,流动性很强,也很艰苦,你们可要考虑好了。”

    我们都表示有心理准备,不怕苦。还说,再苦还有上山下乡苦吗?还能比牧区放羊苦吗?王铁勲说:“那倒是。你们如果愿意来,愿意服从分派,就赶紧回家和大人商量,然后我给你们开个介绍信,你们就去派出所迁户口、去粮站办粮食关系。”我们都表示能做家长的主,不用回家商量,请王叔叔马上开介绍信吧。于是王铁勲立即就给我们开了招工证明。我们拿到那一纸证明后,立即分头去办理户口与粮食关系迁移手续。

    我回到家中,翻箱倒柜也找不见户口粮本,于是匆匆赶往内蒙防疫站去找父亲。父亲正在开会,一位领导正在讲话,人们都正襟危坐地倾听。父亲见我到来,起身来到门外,没问原因,就告诉了我户口及粮本的放置地点。我又赶回家,拿上户口,直奔派出所而去。

    晚上回家,父母听说了此事,都说我应该挺挺儿在家补习功课,准备明年再考高中。我说,我的中考成绩早已打听清楚了,又不是分数不够。如果政策不变,明年仍然无望。堂兄丽生是回中的高材生,不是一样落榜吗?父母无言,只好同意我去。那时上山下乡虽然催的不紧,但公开招工的单位毕竟不多。

    母亲第二天就去中山西路的皮货商店,给我买了一张山羊皮的被子。那张被子有十几斤重,我想,这下即便睡在零下三十度的野外,也冻不死了。另外还给我准备了一条已铺了二十多年的狗皮褥子,母亲爱子的拳拳之心,略见一斑。

    前后也就一周,王铁勲就通知了出发的日子,告诉我们在火车站检票口集合,一起上车去包头。具体出发的日子记不清了,但参加工作的日期是从我们去民族旅社那天算起,那天是1965年12月14日,我终生难忘。

    记得那天我们从召潭车站一下车,公司的大轿车就已经在站前广场迎候,大轿车一直把我们拉到青山区富得木林大街的公司大楼门口才停住。我们那批徒工大约有五六十人,有四十人被安排住在一个很大的房间,估计原先是个会议室。房间里的大通铺已经搭建好,双层铺分成相对的两排。犹如东北的大炕,中间是个通道。我和老景、老轩三人睡在一进门的上铺,三个人的铺盖卷紧挨着。

    这几十人中,多数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初中生不足十人。我和老景16岁、老轩17岁、有三位师弟才15岁。其余的都比我们年长,还有几位师兄年过25岁,他们都在呼市久做临时工,社会经验非常丰富。

    俗话说:“远带衣裳、近带干粮”。记得抵包那天,师兄师弟们半数都从提包里掏出了肉酱和炒面。肉酱都放在大口的玻璃瓶内,炒面则用什么装的都有。我啥吃的也没带,因为母亲工作忙,顾不上给我张罗吃的东西。临走时母亲流着眼泪塞给我5元钱,我放在内衣的口袋里,用别针别好,隔一会儿就用手摸摸还在不在。

    说实话,电建公司的福利待遇很好,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凄楚悲壮。劳保用品非常完善,除了内衣、内裤不发,其它衣服一应俱全:背带裤、套袖、皮袄、皮帽、单帽、大头鞋、棉手套、线手套……

    我们一报到就发了半个月的薪水。发下薪水的第二天,我就去青山区百货大楼买了一双三接头皮鞋,17元。按现在的工资比例,这双鞋眼下值1700元。

    学徒工的工资是18元。但电建公司是施工单位,还有奖金、现场施工津贴、保健费、工具费等,每月加起来有三十几元。我一个人花费足够了,从此再没要过家里的钱。

    住在一起的人多,就热闹。晚上睡觉,打呼噜的、说梦话的、梦游的、咬牙放屁的都有。每天定时熄灯,熄灯后许多人也不安分,讲色情笑话的、说下流话的此起彼伏。有个外号叫“老二”的社会油子,家住呼市旧城财神庙街。老二瘦小枯干、面色萎黄,有点纵欲过度的的样子,每天睡下后脏话不离口。那晚,一个师弟嘴里哼唱儿歌:“阿姨,阿姨,阿姨像妈妈。”老二接过来唱:“阿姨,阿姨,阿姨爱我小鸡鸡,我爱阿姨大板鸡。”还有一些更难以启口……

    那时,晚上一拉灯,有的师弟就乱喊:“睡好了吗?睡好开船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很久才知道,开船即“砍椽”的意思,隐喻手淫。

    记得那时我们宿舍的管理员王师傅来自锡盟正蓝旗。一天老二问他:“您年轻时一次跑马能有多远?”他答:“一百多公里吧!”老二笑了:“我最高能跑到这间房的仰尘上!”然后呼市的一群哥们便是一起狂笑,那位师傅感到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跑马”即眼下医学书籍里的“……”,这是我进入社会,在工人阶级队伍里最初接受的性教育。

    宿舍里有暖气,暖气烧得非常热。不要说皮被,就是棉被也盖不住。有人开玩笑说,找块手绢把肚脐眼儿盖住就行了,母亲买的皮被纯属多余。

    我们在公司大楼里住了一个月,每天进行施工安全教育。公司安全科的人给我们讲课,讲完课还要进行考试。不及格的补考,直至合格为止。

    吃饭就在公司大楼后面的餐厅里。餐厅布置的井然有序,餐桌、餐椅齐备;洗手池、洗碗池都很规范。不愧是从北京迁来的大企业,干什么都很大气、大手笔。

    那时,还有一批从农村来的“亦工亦农”的弟兄们,也在公司大楼里接受培训。“亦工亦农”与“半工半读”一样都出自刘主席的治国韬略。“半工半读”就不说了,“亦工亦农”是为了给农村培养技术工人,合同三年,三年期满后回公社效力。

    一天午饭时,我们去餐厅吃饭。我们排一行队,“亦工亦农”的弟兄们排一行队。一个“亦工亦农”的后生对另一个说:“今天咱们买个甲菜哇!”甲菜就是红烧肉、乙菜是肉片炒时令蔬菜、丙菜是素菜,比如辣子白。我们的一个师弟挖苦人家说:“就你们那一嘴黄牙还能吃得起个甲菜?”

    那批“亦工亦农”都是从托县、和林、清水河来的,因为那里的水含氟量高,所以他们多半是龋齿,牙很黄。我们的人如此说话,伤了人家的自尊,于是那人就挥拳迎面打了过来。不知道那一拳打上了没有,呼市的这一帮弟兄们一看自己人吃了亏,立即群起而攻之。大喊:“这帮二娃子,竟敢欺负爷们城里人,打圪泡们!”

    我们群情激愤,数十号人一起喊打。有人手持扫帚、墩布在人头上挥舞;有人提起了凳子,举在手上;还有买好饭的人,端着菜饭追逐,最后连菜带饭扣在了他们的头上,餐厅里一时饭菜飞扬。“亦工亦农”的弟兄们虽然再三招架,但终因寡不敌众,落荒而逃。

    老二振臂一呼:“归化城的弟兄们,冲啊!”众弟兄们在他的带领下穷追不舍。“亦工亦农”的弟兄们钻进宿舍,插上门,不敢出来。众弟兄们乘胜追击,把“亦工亦农”的宿舍门踢得稀巴烂,门上的玻璃也给捣毁。几个“亦工亦农”被打的鼻青脸肿、跪地求饶,老二这才率众凯旋而归。

    因为那次闹事,老二被处以记过处分,几个主要随从也被扣发了工资。从此,呼市这一帮桀骜不驯的弟兄们才算安定下来。

    一个月的安全教育结束后,我们被分配到了土建工地的各个班组。我被分配在木工班、老景分配在小型机械班、老轩分配在混凝土班。老轩干的是熟练工,三个月实习期满就转正了,当年工资就达四十几元、第二年就五十多元。我因为是正经学徒,18元拿了三年。

    老二这个人在社会上干临时工多年了,说话办事总是流里流气的,我有些看不惯他。记得第一次登上主厂房的屋顶,我们非常兴奋。站在主厂房的顶端,极目远眺,可以看见包头棉纺厂的厂房及烟囱。那天,老二诗性大发:“啊,包棉,你是包头市最大的屄库,是令我们电建公司男儿神往的地方!”

    老轩本来听得清清楚楚,还要嬉皮笑脸地向老二发问:“二哥,甚库?再说一遍好吗?”老二大声地说:“啵-衣-屄!他妈的,明知故问!”

    一天,班长让我读报,报上说7亿人民如何如何。老二突然睁开眼说:“中国已经7亿人啦?”得到大家的一致肯定回答后,他一本正经地说:“7亿人里男人的鸡巴连起来就能绕地球一圈了。”师傅们都狂笑。

    还有一天午饭时,他买了一份红烧肉。吃的快见底了,从窗台的圪崂里捡了一只死苍蝇放进了菜里,然后就端着去售饭口找卖饭的小姐理论。那个小妹妹很年轻,没见过这阵势,吓得脸都白了,慌忙叫来了食堂管理员。管理员来了,立马表态说:“你是想退钱,还是重打一份?都行!”老二重打了一份,喜笑颜开地端着走了。

    工地宿舍是平房,我们土建工地在一个三合院里。由于房间都是一个样式,有人睡得迷迷糊糊地出去小便,回来时常会晕头涨脑地走错,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床位。

    有的人睡觉鼾声如雷,扰得觉轻的人大声呵斥:“别打了!”但打鼾者仍然震耳欲聋,于是有人便用柴禾棍蘸尿,一滴一滴地滴进他的嘴里。也许梦中口渴,被滴的人还不时吧嗒嘴巴。有时,滴尿并无效果,于是有人就把清凉油抹在他的眼皮上。一经刺激,须臾便会苏醒。眼皮疼痛、无法睁开,只好一通乱骂。

    师傅老四是个很有生活经验的老手,他不但自己光着屁股睡觉,而且还劝导别人睡觉时也都脱光衣服。说是一丝不挂地裸睡,一不容易生虱子,二节省内衣,三是睡得舒服、解乏。反正这里是男人的天地,没人在乎。于是在他的鼓动下,大家一唱百和地全都裸睡。外出解手也是裸奔而出、裸奔而进,好不惬意。

    冬天,工地宿舍有通暖气的,也有烧火炉子的。离现场近的就用碗口粗的钢管焊成排管取暖,截门开大了能把人烤熟。我们宿舍因为离现场远,烧的是地炉、火墙,晚上也热的睡不着。外面非常冷,不能出去方便,就在屋里放个尿桶。有时尿桶满了,我就站在门里,从门缝往外尿,能呲的很远。搁在眼下一多半得尿在鞋上。

    唉,往事不堪回首,想起来就像昨天一样。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8/9/12 20:50:46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17:24:19    跟帖回复:
       沙发
    我非常用力ding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18:25:44    跟帖回复:
       第 3
        挺生动!文笔活灵活现,人物一个个满有个性。不知不觉把人领到五、六十年代的工人生活。能一口气读下去。就用这种朴实的故事,朴素的文笔继续写下去,是一部好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09:21    iPhone客户端
       第 4
    我几乎和你同时离开呼和浩特,我离开的时间是66年的1月中旬。不同的是我经北京回冀中的老家,春节后奔赴赤峰。我的年龄比你小十岁左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11:16    iPhone客户端
       第 5
    好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11:21    android
    6
    那时的国企工人就是领导阶级,往事不堪回首!自走资派复辞后,工人的日子如同王老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啦!
    回帖人:
    ZSTB58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36:57    跟帖回复:
    7
        那时的国企工人就是领导阶级?是真的吗,我记得文革期间大型国营企业的各种造反派相互之间往死里干,解放汽车拉着拿着大片刀、扎枪、钢鞭的工人队伍,老恐怖了,工厂已经不能正常生产了,在这种情况下,军队接管了工厂,当时叫军代表,工厂由军代表说了算,到底谁说了算?到底谁是领导阶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37:28    android
    8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我轻轻地来23 2018/9/12 20:11:21  的原帖: 那时的国企工人就是领导阶级,往事不堪回首!自走资派复辞后,工人的日子如同王老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啦! 现在的国企工人,也是蛮好的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45:02    iPhone客户端
    9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我轻轻地来23 2018/9/12 20:11:21  的原帖: 那时的国企工人就是领导阶级,往事不堪回首!自走资派复辞后,工人的日子如同王老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啦! 自作多情!工人就是做工的人!忽悠一句就当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57:30    跟帖回复:
    10
    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0:57:52    跟帖回复:
    11
    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1:12:16    跟帖回复:
    12
    我中学毕业的时候,就在这种环境里工作了一年多。

    当时自己觉得特别爽,虽然钱不是很多,每月也有四十元。真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老师傅整天讲黄笑话,一开始特别不习惯,后来也无所谓了。

    那时做力工,每天都很累。特别羡慕开水泥搅拌机的女孩。当时的理想就是能开水泥搅拌机,可是这个岗位只给女孩。

    后来考大学、读博士、当教授。回想当年,各有各的乐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1:14:46    跟帖回复:
    13
    感觉楼主的描述,真的很生动。

    我虽说有类似经历,也读了很多书。可惜文笔有限,佩服楼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1:16:39    跟帖回复:
    14
        打工仔是领导阶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9/12 21:47:33    跟帖回复:
    15
    上班比我早5年,
    致敬。
    当时没有大型国企说法吧?
    最多说是大厂或者大单位。
    15175 次点击,44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那年,我一不小心成了工人阶级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