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 16:51:55    跟帖回复:
136
小城春秋
时代画卷
笔力遒劲
静水深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 18:56:09    跟帖回复:
137
祝福心之约在即将来临的新年安好、快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9:51:07    引用回复:
138
转至第136楼第 136 楼 杨里克 2019/2/1 16:51:55  的原帖:小城春秋
时代画卷
笔力遒劲
静水深流
谢谢杨先生美誉!我力图通过描写一些如尘埃一般的人物,来反映小城特定历史时期的部分画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9:53:20    引用回复:
139
转至第137楼第 137 楼 管中村 2019/2/1 18:56:09  的原帖:祝福心之约在即将来临的新年安好、快乐!管老师好!也祝您新年安好、健康快乐!祝您家两个宝贝快乐成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9:56:07    引用回复:
140
转至第135楼第 135 楼 梧桐书屋 2019/2/1 10:39:56  的原帖:    绕梁新特药梧桐老师好!宝生在绕梁新特药工作是人生短暂的经历,但结识的人或许影响今后的人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9:59:25    跟帖回复:
141
    原来,阚星星给员工包了大红包——每人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员工们当场有人欢呼起来。有个员工看着手上的钞票忽然兴奋地叫起来:“哈哈,我是88号!”这一叫大家纷纷看向自己的钞票号码。“89号”“86号”“87号”“78号”“66号”……原来是一批连号新钞,员工们高兴极了,阚星星的这一举措极大地刺激了大家的积极性。

    这个良好开端将兴隆的生意持续下去,“绕梁新特药”很快在梁上城强势站稳脚跟。宝生向阚星星提出辞呈,接替店长之位的人选阚星星已有安排,临别,阚星星送出大礼支持柴小敏生产。

    柴小敏坚持上班直到预产期前半个月。楼上祝银潮郑宝儿夫妻一直叫小敏早点歇下来待产。小敏自我感觉很好,但拗不过大家的叮咛。宝生说:“敏,你赶紧歇吧。要是真有精神,跟妈一块儿天天买菜去。”顾玉立刻白了宝生一眼:“歇就歇,小敏这么大肚子能去菜市场挤?”亮亮说:“舅妈,你别听舅舅瞎说,宝宝歇得好,生出来才有劲儿哭呢!”小敏挺着尖尖的大肚子,开心地笑了。

    住院手续是郑宝儿帮办的。和当年宝蕙生产一样,郑宝儿始终帮顾玉一起照顾小敏。但是,两人进不了产房,不会再出现两人一左一右握着宝蕙的手这样的场景了。当年宝蕙生产时所在的大楼已经拆除,原址新砌了一幢现代化的住院部。产科病房在三楼,产房在六楼。小敏进入产房后,厚厚的移门把家属隔离在外。顾玉想到小敏一个人在里面自己心里莫名紧张,郑宝儿安慰她:“别担心,现在医疗水平越来越高。我家彤彤还是剖腹产都没事。小敏身体好、精神好,整个孕期没受什么磨难,很了不起!”转头郑宝儿喊亮亮:“亮亮,你舅妈出来你要负责好好拍哦!”亮亮背着摄像机包,和宝生一起坐在旁边的椅上等,亮亮得意地说:“楼上外婆,你放心,我已经拍两天了,肯定拍得好!”

    东方渐白,晨曦微露。赵宏图、储萍萍夫妻俩早早赶来,大家在六楼门口焦急地等待。忽然有人说:“孩子在护士办公室,快去。”咦?产房和护士办公室之间有暗道?没看见孩子从产房出来啊!大伙儿呼啦啦奔向护士办公室,亮亮在前面跑得急:“舅舅,外婆,你们跑慢点,跑这么快,我都拍不清楚了。”办公室里,一辆婴儿车在值班护士身边,顾玉一眼看见孩子身上裹着她亲手缝制的小被子,外面用顾玉准备的红带子捆扎着。亮亮挤到前面,襁褓中的婴儿似乎对到来的哥哥很感兴趣,他睁开微闭的眼,额上数道细小的皱纹,左顾右盼中婴儿张开小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垂下眼睑,睡了。亮亮第一次拍摄新生儿,他惊讶地自言自语:“刚出生的小孩儿这么小!”郑宝儿笑着说:“亮亮,你生下来的时候也这么小呢!”

    护士明白孩子的家人来了:“不小,不小了!六斤六两!恭喜恭喜,母子平安!”顾玉不放心:“先生,男孩还是女孩?”宝生忙说:“妈,母子平安,当然是男孩!”顾玉还是不放心:“那,小敏呢?”那位年长的护士说:“放心!产妇我们还要再观察一会儿,到时有人送产妇到病房。诺,先把孩子抱回去吧。你们谁抱啊?”

    顾玉一个劲儿向人家表示感谢,郑宝儿叫宝生:“宝生,当然是你这个爸爸抱!”

    护士把孩子从婴儿车里抱起来,一边递给宝生一边问:“会不会抱啊?”

    郑宝儿笑着说:“护士,你放心,我们宝生把外甥从小抱到大,早会啦!”

    宝生抱着自己的宝贝——晨晨,亮亮喊:“舅舅,咱们不坐电梯,走楼梯吧。坐电梯我没东西拍。”

    宝生笑容满面说好。亮亮拔腿先往前跑,转回身来拍摄这群人从六楼下到三楼,再从三楼楼梯口走回病房。

    三层楼房的距离,人流裹挟着宝生往病房走,世界纷纷攘攘,人声嘈杂鼎沸,宝生的全部精神都在自己怀中,怀中的婴儿身体里流淌着自己的血液。多么柔嫩、鲜活的生命!他像一件精美的瓷器,他是无价之宝!宝生知道人间多了一个生命的气息——晨晨如期降临。从此,他将是自己所有动力的源泉。源泉?宝生心中一动。

    病房里,宝生将晨晨轻轻放进婴儿车。晨晨抿着小嘴继续熟睡,一群人围着宝宝,现在可以认真研究小家伙长得像爸爸还是像妈妈,不过,大家七嘴八舌没有统一意见。顾玉俯身唤着晨晨,萍萍说:“晨晨、亮亮,一听就是兄弟俩!早晨的时候可不天就亮了嘛!”宝生很高兴萍萍的解读,他拉过亮亮,亮亮发现弟弟总是睡觉没啥可拍,他转而在拍现场每个人的笑脸呢,宝生问亮亮:“亮亮,弟弟小名叫晨晨,好不好?”亮亮右手拿着摄像机,摄像机往旁边一歪露出整张笑脸:“当然,天亮的时候肯定是早晨!”亮亮仔细看看弟弟,对宝生说:“舅舅,轮到你拍了,我要抱弟弟!”“好好好!”宝生接过摄像机,顾玉和郑宝儿小心翼翼从婴儿车抱起熟睡的晨晨,顾玉用手托着晨晨的头,亮亮像模像样地抱起晨晨。

    晨晨似乎得到感应,他半睁开眼,亮亮高兴极了:“外婆,你看,弟弟睁眼看我呢!”顾玉心里特别高兴两兄弟亲密,她说:“是呀是呀,晨晨知道是哥哥抱他哟!”

    一片欢声笑语中,走廊里护士、护工推着小敏已经回到病房门口。顾玉赶紧帮亮亮放下晨晨,亮亮喊:“舅舅,摄像机给我,我来拍。”

    众人七手八脚帮忙把小敏移回病床。小敏顺产,除了有点儿疲倦其他一切如常。顾玉心里念一句“阿弥陀佛”,把红糖水托给小敏喝。郑宝儿坐到小敏身边竖起大拇指:“小敏,说说你怎么算的?我们晨晨六斤六两,六月初六六点六分,真正的六六大顺!小敏,你很了不起!”

    母性的光辉倾泻过来,小敏羞涩地笑了。

    新生儿安顿好,郑宝儿说她去她父母住处,父母有个瞎子邻居,算命灵得很,她去找瞎子算算晨晨这个六六大顺的命。赵宏图夫妻寒暄离去,顾玉带亮亮回家烧黑鱼汤,病房里安静下来。

    到病房探视小敏母子的朋友络绎不绝。新颖别致的是悄悄打开病房门的一只花束,金团子一袭水蓝色旗袍妖娆地走进来。金团子一边恭喜小敏宝生喜得贵子一边把手中的花束递给宝生。层层叠叠的绿色花边内有星星的点缀,主人翁是活泼可爱的卡通猴子,猴子褐色,机灵的模样呼之欲出,祝福卡斜插在花束中,祝福语是金团子手写的两句诗:“小城别有留春计,敏学多艺迎猴奇!”明显两句藏头诗,说明小敏生了一个猴宝宝,病房中立刻充满温馨欢乐的文学味儿。邻床一声声“啧啧”称赞,这份礼物别出心裁委实少见,别人家无非送些鸡蛋、牛奶、馓子、脆饼之类。金团子不但送花而且要小敏写一写做母亲的感受,她赞道:“多漂亮的宝宝啊!”

    “笃笃笃”的敲门声中,贾运连带着他的新助手文雅来看宝宝。文雅蓦地见到金团子,二人不约而同笑起来。文雅在私人培训班教跳舞,金团子的女儿从小学钢琴和舞蹈,机缘巧合,文雅是这学期女儿的舞蹈老师。每次女儿来学舞蹈都是金团子开车接送,一来二去,金团子和文雅熟络起来。文雅参与贾运连的放生几回后说服金团子一起参与,贾运连说:“大姐,多放生对孩子升学有好处!”前些时宝生带亮亮拍了一只猫头鹰和几只野兔,那天的猫头鹰和野兔就是金团子出的钱,但金团子当天不曾有时间参加。宝生拍了好多次,金团子也参与过好多次,只不过三人从没在放生时相遇。

    水木土和几个余音大药房的老同事陆续也来了。宝生向小敏介绍这是常在报上发表文章的淼森垚。金团子曾评价淼森垚,说他虽然写字不少,但文章质量不高算不上是作品,经不起时间检验。淼森垚天然卷发齐耳,身材高大,鼻梁上架一副高度近视眼镜,镜片很厚,后面藏着左顾右盼、游移不定的双眼,这双眼睛令人感觉漂浮、捉摸不定。

    淼森垚拉过宝生说:“袁宝生,听说你要开电脑店,方便的时候帮我配一台电脑,二手也行,再不会用电脑恐怕要落后。”

    这是个好兆头,店还没开,生意就上门,属于自己的脚步即将迈开。听说淼森垚家经济情况不太好,老太太除了溺爱其它什么也没有,没工作没收入身体不好每天还要喝口小酒,老婆下岗后四处打零工没有稳定工作,女儿生得如花似玉但开销很大,中学生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女儿三天两头回家要钱,今天教辅费,明天材料费……除了出钱,淼森垚还要出力,生个女儿一世的债,女儿上学放学,淼森垚都要严防死守防止一不留神如花似玉被哪个夜叉叉了去。

    小敏出院回家,婴儿车放在小敏床边。晨晨吃过奶眨巴眨巴眼睛在婴儿车睡觉。婴儿车是当年宝生给亮亮挑选的,亮亮在婴儿车中睡到会坐会爬后被顾玉藏好,这么多年过去,婴儿车在顾玉的擦拭中焕然一新。顾玉支起淡蓝色小蚊帐,郑宝儿赞道:“顾玉,你收宝贝本事一流!”顾玉笑了:“说正事儿,你帮晨晨算的命呢?”郑宝儿拍着脑门不相信:“这么重要的事我没说?宝生,来,你这个六六大顺的儿子命好着呢!别的我记不住,瞎子说晨晨是泉中水,一听就是好命!”宝生眼前立刻浮现出医院楼梯上自己怀抱的新生命,他将是自己动力的源泉,宝生说:“阿姨,晨晨还没取大名,既然是泉中水,我想给晨晨取个名字叫‘袁泉’,您看好不?”郑宝儿脸上笑开花,她说:“我说好没用,要小敏说好!”

    小敏靠在床上,室内有淡淡的艾香。出院前,顾玉帮她铺上老上海的纯棉斜纹床单,顾玉说,传统床单结实耐用又软和,晨晨在床上才舒服。虽然天气热了,顾玉却不准小敏垫凉席,她拿来一把芭蕉扇给小敏:“产妇不能吹风,实在热,”顾玉说,“摇摇芭蕉扇。”小敏感受着顾玉无微不至的关怀,她对郑宝儿说:“阿姨,您说好,我们当然听您的!”

    俗话说:“只怕不生,不怕不长。”晨晨像加足酵母的面团发起来:脸蛋儿又白又嫩像刚出锅的馒头;胳膊胖乎乎的像藕段;小手像藕芽;小指甲粉粉的小敏每隔个把星期给他剪一回。晨晨睡着时喜欢一只手举在小脑袋旁,小敏看不够,说多像在宣誓啊!

    晨晨在自己的宣誓中茁壮成长。他的眼睛跟着亮亮哥哥的笑脸来回转,累了,亮亮给他唱《鲁冰花》,这是他在襁褓中时妈妈唱的歌:“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呀鲁冰花。”每每这时,小敏会搂过亮亮一起唱:“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晨晨像一只粘人的小猫粘着哥哥,转眼亮亮升入新学期。宝生小范围地给晨晨办过满月、给亮亮办过十岁(在学校,亮亮已经参加过集体生日),接下来专心筹备他的打印社。家里现有的电脑、打印机、摄像机充分发挥各自职能,另外他购买了复印机、装订机、扫描仪等配套产品及耗材,“亮晨字社”正式开张。

    小敏的姐妹们都已出嫁,唯一的小弟也有了工作,家庭压力越来越小,小敏如释重负,写作方向转移,不再那么拼命。小两口在“亮晨字社”中投入极大的热情和努力,“亮晨字社”的生意蒸蒸日上。

    宝生离开单位自己开店,工作时间极为自由,贾运连有更多机会喊宝生一起去放生。冬至日,贾运连组织了一场大规模放生活动,宝生依惯例拿着摄像机去拍。二三十人的放生队伍除了少不了的老计、文雅、货车司机许进师傅和他母亲陶居士,宝生竟意外地见到李岑和梅冰冰姑嫂二人。梅冰冰不再是放生队伍的中坚分子,自从跟着李岭在全国各地跑,她已经很少回梁上,这次是冰冰的爸爸过生日她才回来。至于李岑在放生场合出现,宝生估计是梅冰冰拉她来的。

    放生归来,贾运连带着文雅神采飞扬地拿来一张光碟叫宝生复制。刚刚过去的十月底,中国佛教近代史上规模最大、气势最为磅礴的南岳衡山大型佛教音乐会隆重举行。佛教音乐优美动听,众人在一旁从头看到尾。台上的师父和普通明星举手投足间有巨大差异,这一点在演唱佛曲《是心做佛祖》的耀一法师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贾运连解释这便是法相庄严。众师父合十于序曲“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中依次入场,这四句简单话语极易触及心灵。师父们身着不同僧衣,一部分和唐僧的袈裟一样,还有部分坦露右臂,这是藏传佛教的着装,后面黄思婷演唱的佛曲《情缘》中有一句“嗡阿玛惹尼祖文地耶梭哈”就是藏地秘传的咒语。僧众后面是女尼,“尼”一定要走在“僧”后面,贾运连提醒大家梁上不是有座尼姑庵,大家俗称“二堂”吗?就是这个意思。音乐会主持人是大陆的李响、香港的曾志伟和台湾的黄安。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风靡许久,他唱起佛曲来别有韵味儿。最后有个好听好看的节目——《赞礼五佛》,五佛为东西南北中五方佛,参与演出的有北京、福建、西双版纳、广州、广东、湖南等各大寺庙或佛学院的僧众。一个多小时的内容虽不完整,但足够纯净。和之前看到的佛教书籍或光碟一样,“欢迎翻印 功德无量”八个字最后出现。

    顾玉叹道:“有些调子我小时候听过,这些师父唱诵得太好了。”

    贾运连很高兴:“大妈,您善根很深!平时要老实念佛,一句佛号‘阿弥陀佛’了生死、得解脱。念佛、放生是最快的法门。”

    宝生觉得贾运连说的过于深奥,笑着说:“佛教音乐确实好听,非常震撼!甚至我觉得我们不知道唱的什么具体内容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净化心灵,比如最后这个打手印的节目,我们应该不需要学习怎么打手印。”

    贾运连说:“是啊,许多人不懂佛教,但音乐是相通的,让他们多看看这些碟子,随喜的人越多越好。”

    宝生问:“复多少?”

    贾运连说:“五十张、六十张,随你。教化众生多多益善。”

    宝生刚把五十张碟片复制好,贾运连又拿来一套两张版本的《佛教音乐会》叫宝生继续复制。这个版本内容更为丰富,有北京灵光寺僧人和居士共同演奏的纯佛乐,有五台山佛乐和少林功夫的完美结合。两个版本结合起来基本能欣赏到完整的晚会内容。但第一个版本复制得够多了,第二个版本还要不要复制?

    贾运连手一挥:“这个版本再复制五十套,为众生消灾免难的事情一定要做。”相形之下,宝生忽然为自己的境界之低感到惭愧,贾运连完全不是当初在医药公司认识的贾运连,他的举手投足、杀伐决断就是一个领袖形象。只是,他这样大手笔的花钱,钱从哪儿来?

(第二十六章结束。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 22:12:24    跟帖回复:
142
父母失踪后,亮亮的反应如何,后来又是如何适应这个巨大变故的?

宝惠夫妇失踪多年,毫无音讯。公安不能破案,大致情况应该有个交代吧,难道今后会突然现身?

梁上是虚构的县名,是江苏睢宁县吗?



祝福心之约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10:11:33    引用回复:
143
转至第142楼第 142 楼 杨里克 2019/2/2 22:12:24  的原帖:父母失踪后,亮亮的反应如何,后来又是如何适应这个巨大变故的?

宝惠夫妇失踪多年,毫无音讯。公安不能破案,大致情况应该有个交代吧,难道今后会突然现身?

梁上是虚构的县名,是江苏睢宁县吗?



祝福心之约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谢谢杨先生的仔细。
关于亮亮是如何接受父母失踪的,我是这样解释的:1、亮亮从出生起就和外婆一起生活,父母失踪的影响相对小一点点;2、舅母柴小敏嫁进袁家,待亮亮视如己出。这一点特别重要,对安抚亮亮失去父母有重要意义,因此,文中有大量描述。
关于宝蕙夫妇失踪,寻找他们的过程是略写的。袁锦秀去世后,袁家公安上的好友柴思远后来因挪用公款入狱,出狱后很快去世,寻找宝蕙夫妇更为艰难。柴小敏在法院工作,第二十一章通过储萍萍和柴小敏的对话交代了对宝蕙夫妇的处理“公告死亡”。其实,我实不忍直写,也给宝蕙夫妇留了一个开放式结尾。实在要他们复活,也是可以的。在《尘埃》中,他们没有下文了。
祝杨先生每天快乐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10:14:49    跟帖回复:
144
    27

    冬去春来,该去的、不该去的都已成为过去,人人都在自己的脚步中前行,天地间盎然生机重现。赵宏图邀请宝生参观他装修中的新房子。

    去年老屋拆迁,赵宏图经过赵俅授权和颜律师一起争取到开发商一纸承诺。承诺到手,老屋沦为废墟,几小时后,赵俅在金玉堂的挑唆下出尔反尔不承认开发商的承诺,然后整日手舞足蹈指点江山骂人过瘾。赵宏图气极无语,即便是打嘴仗也要有目标啊。赵俅不承认开发商的承诺,岂不成为笑话?他和储萍萍商量一定要督促这份承诺的履行,赵宏图说:“咱们先去订房子!房子都卖出去你叫开发商拿什么履行?何况,爸妈不能一辈子租房子住。”

    事实上,蔡兰萱在出租屋坚持两个月后住到了娴娥家。娴娥和史家龙和好之后把原先的房子卖了,史家龙添了钱,两人在光明苑买了一套楼中楼。楼下两个房间,楼上一个房间。本来大家都住楼下,蔡兰萱来了可怎么住呢?蔡兰萱是大户人家出身,年纪又大,不肯上楼还要睡上首东房,史家龙的妈尊重她,腾出自己的房间带着雨云到楼上去睡。

    赵俅一人住在出租屋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完全随心所欲。谁知得意忘形,有一天早上他四点钟到市民广场锻炼,在双杠上掉下来撑地的右胳膊骨折了,好在当时有个六十岁的老太唐玲丝也在锻炼,及时送他回家。

    之后,赵俅带着唐玲丝到赵宏图的中介公司向儿子儿媳介绍,说这是他找的保姆。周姨望着人高马大的唐玲丝悄悄和储萍萍说:“老头儿怎么找这个人?唐玲丝在梁上名声臭不可闻。她三十多岁守寡,几十年专靠骗男人生活。”储萍萍说:“那咋办?老头儿胳膊摔断了,老太又不回来服侍,老头儿饭不得到嘴。”周姨嘴角一撇,鄙夷地说:“老头儿一定存心不良!要找保姆我们这儿不现成?他要什么样的我们找不到?就怕他找保姆是幌子!”

    唐玲丝堂而皇之睡到蔡兰萱的床上,蔡兰萱每次到出租屋拿生活用品都遇到唐玲丝,唐玲丝反客为主,蔡兰萱气得脸色铁青。赵俅右胳膊吊根长纱布,乜斜双眼瞧着蔡兰萱,蔡兰萱无可奈何回到赵娴娥楼上,坐到史家龙妈的床上继续生气。时间不长,赵娴娥来找赵宏图:“赵宏图,我跟老娘说了,她有儿子,应该跟儿子过,你把老娘接走。”赵宏图和储萍萍去接蔡兰萱,蔡兰萱对他们说:“你和萍萍天天不在家,我不一个人去住。”赵宏图悄悄对蔡兰萱说:“妈,你住在娴娥家于理不顺。再说,娴娥不天天在家陪你吧?”蔡兰萱气鼓鼓地回答:“史家龙天天在家陪我!”

    赵宏图后来得知,史家龙单位经济效益不好,他已经好几个月没班上,怪不得蔡兰萱说史家龙天天在家陪她呢。唉,这个妈太不解人意,史家龙没班上心情肯定不好,娴娥要把蔡兰萱送走说不定是史家龙的意思。蔡兰萱虽然迟钝,但她还是感觉到赵娴娥的嫌弃,于是和娴影说要住到娴影家去。到娴影家也有人陪,娴影的公公婆婆都退休了在家带孙女呢。不过,娴影和公婆各住一套房,两套房子紧邻,娴影的小套房子里只有一张大床,女儿出生后一直和奶奶睡,马建国还在外地上班,每周回来度周末。老娘要来,娴影没办法,只好让老娘和自己睡一张床上,这可苦了马建国有家不能回。挨过一个周末,娴影说老娘夜里睡觉鼾声太响,她睡不着觉第二天上班没精神,打发蔡兰萱还回娴娥家。眼见蔡兰萱不讨喜,两姊妹互踢皮球,赵宏图想一定要赶紧拿到房子,把爸妈接回来,这样对大家都好。

    赵宏图和储萍萍去售楼部订房,十幢预售房果然卖得差不多,仅剩几套特大套型。这倒是正合心意。售楼小姐不认识他俩,热情向他们推销了小区101幢301室,面积大、层次好、光线足。

    房子订下来,赵宏图去找建设局分管局长,局长牵头,花几个月的时间解决了拆迁过程中所有遗留问题。蔡兰芝收下储萍萍的四万元,正如当初小敏所说“矛盾产生后,所谓精神上的需求最后都是用金钱数额的多少来折算。”蔡兰芝收了钱,写下关于蔡家祖屋放弃一切主张的声明,承诺书上因她名字造成的影响彻底消除。

    赵宏图把购房发票拿给赵俅看。赵俅坐在床边的方凳上,放下跷着的二郎腿,剔牙的镊子也放好,戴上老花镜扭亮台灯,他仔细看过发票问啥时能拿到房子,赵宏图说:“差不多了,小区还有绿化和其它配套在建。”赵俅满意地把发票还给赵宏图,爽朗的笑声不明所以。

    赵宏图年前拿到新房子的钥匙,钥匙一到手,赵宏图叫赵俅来看房。赵俅很高兴,指导赵宏图如此这般装修。储萍萍请示:“爸,我们准备把朝南的客厅改成房间,你和妈住,好不?”赵俅大度地挥手:“你们看着办,不要考虑我的意见!”

    赵俅如此放权出人意料,宝生来参观的时候,房子的装修初见成效。不过,大伙刚进门就看到两个工人坐在大理石地面上生气。工人见房主带朋友来,委屈地问:“赵老板,刚才有个个子挺高、弯腰驼背的女人来过。这是谁呀?”大家一下子猜到除了娴娥不会是别人。

    “怎么了?”赵宏图问。

    “也不懂这个女人什么来头,挺胸凸肚的,当然,挺胸凸肚也掩盖不了她的弯腰驼背!她装模作样东张西望,来回看了一趟,最后评价说‘奇丑无比!’”工人显然有些激动,对着小敏说:“这位嫂子您说,是我们赵老板的房子装修设计丑还是我们做工丑?还奇丑无比?”

    好好的新房子被娴娥说丑储萍萍心里当然不舒服,但外人面前不宜表现出来,她安慰装修工人:“师傅,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丢个耳朵给她。”萍萍拉着小敏,小敏看房子装修确实既漂亮又实用。原来朝南“L”型的客厅被赵宏图改造为房间,这样朝南是三间正式房间,每个房间北面一面墙从地面到屋顶打的衣橱;朝北也打造出三个房间:一间小客厅、一间小餐厅和一间厨房,厨房是把后阳台打通,使用面积明显增大。一个一百四十平的房子被赵宏图设计出六个房间一个客厅两个卫生间,乖乖隆地咚!

    回去的路上,小敏和宝生说:“赵宏图把房子设计得这么好,我看赵娴娥是嫉妒。”

    宝生点头:“肯定是。赵宏图说过,他们兄妹之间从小被他爸挑拨离间。现在看来,他爸的挑拨离间已有成效。”

    小敏愕然:“有挑拨儿女关系的爸?”

    宝生叹道:“唉,真有。赵宏图爸爸脑筋与众不同,培养的两个姑娘又青出于蓝。我记得赵宏图刚结婚那阵儿,有一回我去他家正遇到赵娴娥跟他打架,赵娴娥两手掐腰,唾沫星子乱飞,她恼羞成怒对赵宏图:‘哼!将来这家还是你的呢!’那语气相当不是味儿。那时候,娴娥、娴影都还小,对象没谈呢,这话说的完全不是时候,总让人觉得她心里阴暗、扭曲。”

    小敏说:“赵家本来就应该是赵宏图的。他家拆迁时两个姑娘不都没影儿了?赵宏图他爸后来授权也没见他给哪个姑娘!他就是嘴硬,有儿子,还是要跟着儿子过。像我家姐妹也多,但姐妹都是要出嫁的,我爸妈最后肯定和我弟一块儿过,我们柴家是我弟的嘛。我是学法律的,法律规定男女平等,可真到了去法庭讲男女平等的地步,兄弟姊妹之间的感情恐怕岌岌可危了。”

    宝生说:“是啊。赵家兄妹间可能不需要到法庭感情就归零,甚至将来成负数也不是没可能。”

    小敏问:“赵娴娥跟赵宏图打架,赵娴影好像文雅一点儿?”

    宝生答:“文雅什么啊,她会装而已。像赵宏图现在住的房子,当初老头儿居然说给赵娴影。那时候,赵娴影还没对象,赵宏图要结婚。这次挑拨不是挑拨是非而是成功地挑拨了仇恨。唉,不管他了。”宝生挽着小敏,两人沿城河回家。自打恋爱开始,两个人很少有一起散步的机会。旧城改造,城河也改造了。益寿桥旁新修了一座益寿二桥,双胞桥显然增加了车辆的通行,但毕竟还不方便,听说市政有计划要把双胞桥合并。宝生靠着桥栏,桥头拐弯处的柳树还在,柳枝下垂,柳荫覆盖,宝生恍惚间看到姐姐依旧蹲在树下,片刻功夫,一团轻雾笼罩过来,雾气中的姐姐无声消散。人流在身边穿行,只小敏温柔地驻足身边。宝生望向小敏:“敏,我常想,咱俩结婚好几年,我还从来没去过你家,你也没回去过,怪不怪我?”

    小敏脑海里闪过父母的脸庞,群山深处的既往,她定定地看着桥下安静的河水:“生,回去一趟真不容易。咱等亮亮放假、晨晨再大些、妈身体也好时抽个空吧。”顿了顿,小敏轻声说:“生,谢谢你。”

    两人相携过桥,桥头新开一家西餐厅,宝生打电话给顾玉做了汇报,两人索性进去享用了一顿闲适的西餐。出得门来华灯初上,梁上的夜晚越来越亮堂、精彩,充满活力。

    益寿黄金店门口忽然聚集了许多人,宝生远远一瞥,人群正中一对男女在撕扯。撕扯中的男人被女人揪住衣裳。男人顺势一把把被揪住的外套脱了,然后迅即脱掉外套里的衬衫、衬衫里的背心,三件上装脱得一气呵成,男人光着膀子像一条滑溜的鲇鱼从人群中窜出去。那女人愣了一下,在目瞪口呆的人群中拔脚就追。宝生望着一对男女疯狂的背影,忽然觉得那女人很像李岑!

(第二十七章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3 10:34:43    跟帖回复:
145
预祝新春快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4 9:32:59    引用回复:
146
转至第145楼第 145 楼 梧桐书屋 2019/2/3 10:34:43  的原帖:预祝新春快乐!除夕了,祝梧桐老师除夕快乐!
《尘埃》停更两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5 18:32:27    跟帖回复:
147
祝各位朋友新春快乐!猪年吉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5 20:26:13    跟帖回复:
148
    祝心之约全家新春快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6 19:55:20    跟帖回复:
149
梧桐老师初二快乐!
《尘埃》今晚更新一点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6 19:58:40    跟帖回复:
150
    转头宝生叫小敏:“敏,快看,那女的像不像李岑?”

    “没看出来,他们跑得太快!”小敏说,“应该不是吧?李岑是医生,那男的是她老公?她老公叫什么的?”

    “宿明。”

    “哦,想起来了。宿明不是在卫生局做科长吗?怎么会这个样子?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这有碍观瞻的事肯定不是他俩!”

    事发突然,宝生心中仍有疑问,那女人的身影太像李岑,可是,温柔可人的李岑怎么会这等狼狈?宝生笑笑:“可能我看错了,咱回家。”

    两人到家,先去看晨晨,晨晨侧着脸、举着手在顾玉房里安然熟睡。然后,亮亮在客厅电脑前朝他俩招手,亮亮硬憋着声音满面笑容。宝生小敏走到电脑跟前伸头看:“笑什么?你笑什么?”

    亮亮指着屏幕上的对话框,说:“舅舅舅妈,你们来回答我的问题。”

    小敏在电脑前坐下来,对话框的问题是“你喜欢我和晨晨吗?”问题下面两个选项:“喜欢”和“不喜欢”。亮亮催促说:“舅妈,你点答案。‘喜欢’还是‘不喜欢’?”

    宝生小敏看着亮亮满脸坏笑,一起说:“当然‘不喜欢’啊!”小敏按下鼠标左键点击“不喜欢”,谁知“不喜欢”一下跑了,鼠标没点击到。小敏追着再点“不喜欢”,“不喜欢”就像着魔似的在屏幕上到处跑,无论小敏怎么追都没办法把“不喜欢” 的按钮点下去。哈哈,宝生和小敏都明白了,一定是亮亮搞鬼。小敏假装发狠:“哼!我偏不点‘喜欢’,我把窗口关闭总行了吧?”小敏点击对话框右上角的关闭按钮“×”,不过,对话框根本没有关闭,而是跳出新的对话框,新对话框里锲而不舍地问:“关闭之前请回答,你喜欢我和晨晨吗?”看到这里,宝生和小敏都笑起来,小敏趁亮亮没注意,伸手刮了亮亮的鼻子,亮亮头一缩,宝生凑上来:“我们还是非喜欢不可哦!”宝生把鼠标移到“喜欢”的按钮上点下去,屏幕上跳出的对话框写着:“迟早还是喜欢我们的吧!” 点击了“喜欢”,窗口可以关闭,一切恢复正常。

    宝生笑着说:“脸皮真厚!强迫人喜欢!”然后问,“亮亮,这个是怎么做的?”

    亮亮得意地答:“舅妈给我买的书里有这个程序。”

    小敏惊讶极了:“Visual Basic?亮亮,你会编程了?”

    亮亮谦虚起来:“不是不是,我照抄的,改了几个字。”

    小敏十分高兴:“亮亮,你学这么快,下周日舅妈再带你去书店。你自己选书,我不知道挑什么书给你了!”

    亮亮轻轻拍手:“好好,一言为定!谢谢舅妈!”

    亮亮乖巧地关上电脑回房去睡。小敏坐到自己床沿上陷入感慨:“生,你说咱亮亮怎么那么聪明?他做什么都无师自通!将来晨晨呢?晨晨有没有亮亮那么灵活的头脑?”

    宝生笑了:“当然。亮亮聪明有你的功劳哦,他也不是无师自通,他的老师是‘书’啊,你引导的功劳功不可没,是你帮他买书引导他学编程的呢。亮亮不但聪明更重要的是他的性格很好,身体、心理都十分健康。我姐和姐夫失踪后我怕亮亮受打击一蹶不振,现在看来这个担心完全多余,这当然是因为你对他真心好。亮亮对晨晨也真像个哥哥,晨晨有你这么聪明的妈妈、有亮亮这么聪明的哥哥,你放心,这哥儿俩啊,将来都是你的骄傲!”

    得到宝生的高度肯定,小敏心中既得意又满足,靠着枕头慢慢睡去。

    宝生起身泡了一杯龙井,新茶的清香弥漫。他深深地坐到沙发里,疲惫之后是释然的轻松。宝生讶异自己性格的巨大改变,他知道那些令他厌烦、令他封闭的往事都曾是他的依靠。然而,一切不可预料。父亲久病而去、姐姐姐夫意外失踪,生活逼迫他迅速承担、成长,即便低如尘埃也要焕发出尘埃的光彩,母亲和妻子、两个孩子,他们的未来需要他强大,他不再是那个退缩在房间角落里的忧郁少年,不再有不知所措的慌张。生活要继续,明天的太阳一定照常升起。

    明天金团子要来拿稿。“亮晨字社”开张后,金团子帮宝生拉来好几个阚德源兄弟单位的生意,从简单的文稿制作到企业内部标牌、对外宣传片等,为此,宝生添置了专业设备业务范围进一步扩大,宝生和小敏每天忙得不亦乐乎。金团子最近写了一部小中篇,宝生起身做最后一遍校对。

    太阳照常升起后,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突然来访。

(第二十七章待续)
44652 次点击,252 个回复  1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17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连载】尘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