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逍遥亦南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羊油灯(旧作 全版)
42238 次点击
753 个回复
逍遥亦南 于 2009/11/7 20:08: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前序一

    21世纪的钟早已敲响,时光匆匆中,回归似乎成为永不停歇的主题。携着些许伤感,带着点点叹息,像闲暇时品下午茶,有一些苦,但余味是甜,不伤神,更不伤肝。
有一种怀旧却要蘸着血泪,笔好比刀子,一点点揭开旧伤疤,痛在身上,沉甸甸落在心里。《羊油灯》即属于这种类型的怀旧。淡去的记忆已与血肉长在一起,掀开后,仍令人不堪回首,总以为身在噩梦里。其实不是噩梦,它们是真正的历史。
   风霜雨雪,夹裹着箭矢般的凛冽,袭进漏风透雨的蒙古包,羊油灯在外力的打击下飘摇、闪烁。烂棉絮搓的细捻儿不够粗,它也许无力对抗黑夜与寒流。它要不断燃烧自己的身体,还要将温度过低而冻结的羊油再度融化,更要奋力照亮黑暗的四周。但它奋力挣扎,与风斗,与严寒斗,更与自己的泄气和绝望斗……在天寒地冻的黑夜,只为证明一点光亮的顽强不屈,让迷路的人鼓起求生的欲念。这就是千百年来照亮黑暗草原的羊油灯,更像世世代代致死不渝照亮人心灵的不屈之魂。
他是顽童,她是失意而清高的姑娘。阶级斗争竟成为他们的红娘,他们是叛逆时代的一对情侣。 文革中他不顾一切地保护她,又追随她自愿到内蒙古插队。他们的愿望不过是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草原,面对蓝天和牛马羊过一辈子。现实却又一次粉碎了他们的梦想……
在本该远离政治斗争的边陲,仍旧寻找不到世外桃源。他们又自觉不自觉地陷入牧区阶级斗争的汪洋大海,特别是揪斗“内人党”(亦称“挖肃”)的特大冤案中。由于不情愿被整人、斗人的滔天黑浪所挟卷,要顽固地监守人性中的那一点美好,生活赐予他们的只能是自由彻底失落……
爱情经历着风风雪雪,千挫万磨,血泪中几经生死,却仍旧凄美地燃烧不熄……他们的归宿在哪里,他们能终成眷属吗?留给读者的是隽永的回味与惦念。
历史提醒我们,人禁不起健忘。在风和日丽的清晨和华灯初上的夜晚,感觉着美好或平常日子的流逝,掀开过去的记忆,只为恶梦不再重现。

前序二

亲爱的归芯:
    你的两封来信,我已读过数遍。只因近日一直在专心致志地读《费尔巴哈选集》,理性填塞了脑际,感情已近于枯竭,以致复信简单而无情。
    这几天,我重读了一遍《叶甫格尼 . 奥涅金》,尤其是结尾部分,不由浮想联翩。我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学生时代的小归芯,你曾像塔季雅娜 一样,小手捧着危险的书籍,在想象的幻境中漫步、思想,心中充满着对生活旅途的无限憧憬与美好幻想,纤秀的身材,温柔的姿态,单纯而忧郁的眼神,雾一样爱的传递,林中的徘徊……我曾以那样热烈的视线追随着你,心灵深处,无限的爱。永不忘颤栗的吻,冰凉小手触电样的接触……
    初次的爱恋至今,一晃十多年逝去。如今,昔日的情侣终于渡过漫漫无垠的苦海,达到自由的彼岸。你,我孩童时代的启明星,现在已成为我心爱的小妻子。什么是幸福?这个题目曾激动过多少少男少女的心,人们对它寻觅了多少个时代,今天我却承认已经得到了。我侥幸自己没有误入歧途,重演一场历史的真正悲剧。对爱情的珍惜挽救了我与你。你曾那样痛苦欲绝,而我也以这样的痛苦折磨自己早已欲碎的心。如今,我将往昔的一切一切仔细回想,你对混沌顽童的温柔抚爱,谆谆教诲,你的每一顾盼都曾使我那样地砰然心动。你迷惑了我,使我终生倾心于你。虽然暴烈的个性使我不肯跪在你的脚下 ,然而现在,我以自己美丽的妻子而无比骄傲,我在一步一步认识你的价值,你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多少内容,平庸为曲折,平坦为坎坷取代。为此,我衷心地感谢你,是你使我能“自觉”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
    我常常梦见你来到我身边,依偎着我。绵绵细语在我耳边回响,令人神往而心醉,如痴的爱慕之情围绕着我,幸福啊,这就是幸福。我不再要求其它什么,一切物质的东西在我眼中有如黄土。对一个历经艰难困苦的人,给他了解与抚爱,是千百万年以来多少人一往情深的渴求,这份真情是无尚的珍宝。因此,即使我们分隔两地,我仍执著地认为,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想念你!            
爱你的小敖      
1977年3月30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11-8 20:43:26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0:21:55   
       沙发
    要顽固地监守人性中的那一点美好——监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1:04:41   
       第 3
    逍遥姐姐,是连载么,,爱情故事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2:07:41   
       第 4
    回杨里克:错别字,又被你挑着了,该是坚守.谢谢了.另外,我给你邮箱发了许多文章,收到了吗?
    回墨鱼;是以爱情故事为主线的,是连载,但原型基本是真实的,叫做记实文学吧.不是有人说我们的草原不存在爱情吗,这是革命时期的爱情.不过已经是十年前的旧做,略有增删.一件衣服已经做好,想要改好也难.更何况也没用半条命来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2:11:29   
       第 5
    第一章    他们的红娘是阶级斗争
    真话的代价
    1963年盛夏的那天,天空异常晴朗,小敖一辈子忘不了。就在那天,他收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那是刻在他心头的一道阴影,他为真话付出了代价。
    当时,他正趴在地上和邻居“大鸡蛋”玩儿弹球。“大鸡蛋”输得眼珠子冒汗的时候,自行车铃儿响了:“有叫欧小敖的吗?”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跳下车。“这儿呢!”他拍拍沾满泥的手站起来。“小花脸,告诉阿姨,多大啦?还玩儿弹球!”姑娘撇撇嘴,把一封信塞给他。“真他妈多管闲事!你也配当阿姨?我站起来得比你高半头!”他不由挺直了身子。这一暑假今非昔比,似竹笋抽节儿,他往上窜了差不多十公分。
    “哥们儿行啊!考上了K中,重点!”“大鸡蛋”晃着圆脑壳一脸羡慕。“行个屁!”虽在意料之中,他还是有点儿泄气,唉,吃亏就吃在了作文上。
        这年也邪行,作文竟考了两次,由于漏题,上面决定重考。新题目是“我的志愿”。他一挥而就,感觉特好:这回市北京二中稳拿!
    兴冲冲从考场出来,迎面碰上班主任平老师。“这回没出洋相吧?”平老师一脸关切地问自己的得意门生。上一回作文,他竟将“春雨”描写成“铜钱大小”,闹了个大笑话儿。“没问题!不就写长大干什么吗!”他得意地一扬脖儿,“我要当造火箭的工程师!”平老师直跺脚:“哎呀!你脑子进水啦?现在的形势都在学雷锋,讲一颗红心多种准备,甘当螺丝钉。工程师高人一等,你这思想性太差了!”“差?当工程师不也是建设社会主义吗!”逢到不服气,他的脖子就梗起来。平老师目光变得茫然,叹口气走了。
    他心里开始翻腾,觉得对不起平老师,叫她失望了。历届班主任都嫌他太淘,一直将他作为整治的重点。只有平老师从初二起给他打了翻身仗。为给平老师长脸,虽然上课他仍旧坐不住,可回家偷着卖力气,成绩噌噌往上升。唉,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但自己究竟错在哪儿呢?
        从小,姥爷就总对他说,共产党不乏政治干部,阶级斗争我们是行家,真正少的是懂经济建设的干部,搞社会主义我们缺少人才。你们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富强起来。希望你们都不搞政治,而是搞实业。姥爷特别尊重知识,对那些刻苦钻研、学有所成的人尤其佩服。
    一年多前,小敖和小舅睡得正香,姥爷半夜把他们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对揉着眼睛的他们说:“也让你们去受受教育!”姥爷是带他们到下属工厂看展览。大厅里摆满害虫标本及防治害虫的说明,都是一个普通工人搞的。他长期摸索害虫的生长期与发育规律,进而研究出一整套消灭害虫的好方法,对保护森林作出了重大贡献。姥爷一边问问题,一边仔细听那工人讲解。回来的路上天还没亮,他仍旧激动,对打瞌睡的孩子们极不满意:“睡,就知道睡!好好听没有?看人家一个普通工人,多年钻研,为国家作出多大贡献!就得有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姥姥早就发现姥爷重才不重德的毛病,曾多次批评他“白专”。这方面,小敖受他的影响很深,从懂事起,他就立下志愿,将来要做个火箭工程师。
    按姥爷和姥姥的说法,妈妈的自由主义特别严重,所以一直进步不了。她就是这么个活法儿,不合时宜,甚至被人称为“我行我素”。
        她是四五年参军的,之前,是辅仁大学教育系高材生,后来又念过几年军医大,二十八岁就当上了外科主治大夫。小敖的姥爷官儿做得不小,按理,她应当属于“又红又专”一类。然而,却始终入不了党。
        她喜欢乱交朋友,不分身份高低,不辨三教九流。她曾经是解放军总院高干病房的主治医师。大人物们见到她,总是拉着她的手或拍着她的肩叫“小胖”,这是她小时候的外号。她若混在这光灿灿的圈儿内,必定前程远大。
        虽说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出身高干,却似乎更喜欢跟大老粗打交道。一到姥爷家,她先不进后院儿,往往先扎到前院儿,不是到司机贝叔叔家穷侃,就是泡在林大爷家里。胡同儿里不少人都知道她是大夫,只要来找她看病,不管多早晚,不论是谁,她来者不拒。    
    只跟工农兵打成一片也就罢了,可她有几位医生朋友,不是出身资本家就是华侨,最好的朋友邵阿姨还属于双料儿,两人却好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组织上多次暗示:你只要和邵大夫划清界限,入党、提干都没问题。这话她竟连耳旁风都不当,照样和人家打得火热。她曾对小敖说过:“人和人为什么要分三六九等?你邵阿姨业务好,人老实,心地又善良,我不能昧良心。”
        妈妈的手术刀在解放军总院出了名,“奇装异服”比刀更出名,什么时髦穿什么,胆子大得叫人咋舌。随着艰苦朴素教育的不断深入,小敖也开始为她感到害羞,甚至拒绝和她一块儿上街。她伤心地说:“男孩儿大了,就和妈妈不亲了。”小敖说:“我可不愿往业余华侨身边凑,瞧你那身儿穿戴!奔四十了,裙子花里胡哨让人眼晕,皮鞋尖的能杀人!”“小孩子家懂什么!难道我穿衣吃饭也要人管?”
        为了她的穿戴,姥姥不知费了多少唇舌。到后来,一贯坚持原则的姥姥被逼得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碧儿,就不能把火箭鞋脱下来,忍几个月,等加入了组织再说?”对于姥姥的苦口婆心,妈妈总是笑而不答。小敖曾听妈妈私下对朋友说:“人就得活得真实,活得自在,吃亏也认!”姥爷忙的时候顾不上正眼看她,闲的时候看她一眼胡子就气得竖起来:“瞧你穿的叫什么?不求上进!”妈妈吓得不敢出声儿,可下次来时照旧本色不改。姥爷多次内疚地对姥姥说:“她们的妈妈死得早,两个女儿都没教育好。早年去延安,把她们丢给祖母照顾。当地主大小姐,上教会学校……难改造啦!”
        六三年,妈妈的自由主义犯大了,没和姥爷打招呼,就擅自决定从部队转业,调到某部职工医院去了。      
    办完转业手续那天,她带小敖到外面大餐了一顿,对他说:“这回可解放了!你可千万别告诉姥爷!”姥爷还是很快知道了此事。他把妈妈叫来,拍着桌子大骂:“浑球儿!就知道吃喝玩乐,一点儿不求上进。你这种资产阶级地主大小姐,就得呆在部队,好好克克你!”但生米已然煮成熟饭,他就是把桌子腿儿拍折也来不及了。
        妈妈从来就对小敖大撒手,只有一点,她决不允许小敖说谎。
    有件事儿小敖一辈子都忘不了。一次,他看《水浒》入了迷,晚上十点多了还舍不得放手。就在他沉浸在真假李逵大打出手的场面之中时,客厅的门“哐啷”一响。“坏了,妈妈!”忙乱中他没忘记将书塞到枕头底下,赶紧闭上眼睛。
    屋里的灯被妈妈拉亮,嘎噔嘎噔的高跟鞋声移到了床前。“小敖!”妈妈叫了两声。他却把眼皮闭得更紧,不敢吱声。“给我站起来!”一只铁钳样的手夹在他耳朵上,硬生生将他提了起来。还未站稳,脸上已挨了两记大耳光。第一感觉不是疼,而是妈妈的胳膊好粗,手真大,不愧是外科大夫的手。“知道为什么打你吗?”他梗着脖子不说话。“偷偷摸摸看书,以为大人不知道?”妈妈的眼里有了讥讽,“眼睛闭得倒紧,可不住乱动,想糊弄大人?”她的声音逐渐变得柔和,轻轻拍了拍小敖热辣辣的脸:“犯什么错都不要紧,就是不能说慌,懂吗?”他忽然觉得妈妈的眼神真美,声音好温柔,他热泪盈眶,使劲点头。
    从此,他再也没说过一句谎言。
    决定命运的关键时刻,他照旧写了真话,现实回报给他的是一记响亮耳光。但这记耳光与妈妈的不同,他心不服口更不服。看来,妈妈的不合时宜耳濡目染,他几乎全盘继承了她的衣钵。这难道就是受资产阶级影响太深,没改造好?可人为什么只能做螺丝钉?为什么就不能按自己的心愿真实生活?心里出现了一堆疑问,却没有丝毫悔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2:24:01   
    6
    好个情深的小敖。姐姐这个帖子我感兴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3:30:24   
    7
    好啊,终于拿出全的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3:46:14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7 23:50:39   
    9
    好东西啊,收藏了慢慢看,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8 9:27:14   
    10
    好看,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8 14:19:21   
    11
    谢谢义峰和春翔!说实话,十年前的东西,语言已经有点过时了,形容词和描写太多了点,也太草率,只用了十个月,是在昭昭逼迫下写的.也没给老公过目,搞得这两人看过后是失望.
    这次贴出来,最想给看的人是义峰和春翔.另外,如果李贵仁老先生能看一下,我将感到无比荣幸.顺便问候您一下,祝您身体早日康复.尽管我不了解您这个人,但尊敬您的遭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8 14:20:39   
    12
    会稽之耻

        知了的叫声搅得人头痛欲裂,天气闷热得叫人喘不上气。录取通知书掉在地上,归芯心里像烧着一盆炭火,真想拿桶冰水从头淋到脚。奇耻大辱!全市重点女中的佼佼者,居然落到第四志愿被录取。虽说K中好歹也是重点,怎能和鼎鼎大名的女中相提并论?一落千丈的感觉她简直无法承受。又能怪谁呢?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饶!
    1960年进入初中,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学校实行劳逸结合,基本不留作业,不再强调成绩好坏。虽填不饱肚皮,但精气神儿还有,她将大把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追求精神享受上,学习上却完全糊弄。
    短暂的“宽松时期”,颇像农田荒芜了,从板结的地缝钻出的野草。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当饭都没得吃时,也就无力扫除封资修了。当年的图书馆无所谓禁书,文革中被批为封资修的《红楼梦》、《红与黑》、《静静的顿河》、《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等随便可以借阅。她浸淫于世界名著,如醉如痴,并从此爱上了外国文学,特别是俄罗斯文学,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崇拜得五体投地。
    不是感觉不到饥饿,也曾憧憬能饱饱吃上一顿大米饭,但勒紧裤带的感觉竟被这种自由与惬意冲得很淡。
    因为臭味相投,她还交了个好友梦笑,一位出名的才女。自从俩人交好,更加忘乎所以。当那些塌塌实实的同学正经学课本时,她们却旁若无人地大聊小说与诗歌,狂看电影和越剧。记得苏联电影《白痴》上映,她们一连看过三遍,越剧艺术片《柳毅传书》则整整看了七遍。旁人在做最后冲刺时,她们却只顾炫耀自己的博学多才,甚至通宵达旦坐在马路沿儿上神侃。也就在那个时代,两个妙龄少女坐于灰暗的路灯下,却不必担心发生任何险情。
    天上的馅饼不可能稳稳当当掉进嘴巴。结果,梦笑没考好,她更是大出洋相,居然书上的定理也证不出来。一道白给的题把她折腾得晕头转向,数学起码丢掉二十分。
        祸不单行。姐姐咪咪高考也砸了锅,没被录取。父母的脸色已够难看,她这是火上浇油。
    迈进女中那天,她是何等荣耀!全小学只她一个考取了这所中学。那时,父亲空洞的眼睛里竟有火花闪烁,母亲也好一段不再叨唠家长里短,而改说她的聪明与争气。如今,她竟让父母失望了。
        家里虽有四个孩子,父亲一直最喜欢她。父亲从来不待见眯眯和弟弟黑皮,嫌这两人没出息。眯眯胆子忒小。小时候,别的孩子欺负她,就只会缩在墙脚掉眼泪,往往要归芯跳出来保护她。她的数学一直不太好,总要父亲开小灶。讲着讲着父亲会焦躁起来,“啪”地一拍桌子,吼道:“蠢猪,这么容易也不会吗?”眯眯的大眼睛霎时噙满泪花,神情像极了待宰的羔羊。黑皮呢,见到他也是一副窝囊相儿,甚至说话都结巴。对惟一的儿子父亲尤其失望。一看见他,就“蠢猪”、“蠢猪”叫个不停。
    小妹属于不该出生的人。不是重男轻女,只觉得有三个孩子已相当拖累。母亲怀小妹后特别烦躁,千方百计想要打掉。父亲也是忧心忡忡。不是讲计划生育的年代,而是紧学苏联,提倡英雄母亲,孩子越多越光荣,打胎属于违法。母亲偷偷吃过不少药、瞎折腾了半天全不顶用,只能将孩子生了下来。小妹出生时胎盘不下,还险些要了她的命。小妹不迎自来,自然也得不到宠爱。
        父亲从没骂过归芯“蠢猪”。
    五、六岁开始,她就特别爱画画。照着连环画画古代的美女和将军,再涂上鲜艳的水彩。笔法虽稚拙,却已相当不错。外婆在北京时,曾将一幅她画的大幅仕女图挂在房间正中,逢人就炫耀:“看,这是我们归芯画的!”父亲对她画画不闻不问,可听到赞扬,眼睛也会闪闪发亮。倘若她在身旁,就会用手指轻夹她的脸颊。
    上学后,她的成绩几乎年年全校第一,从两道杠儿的中队长当到三道杠儿的大队长。进入人尖子聚集的女中,她的成绩也一直不错。
    因为父母是双职工,她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学一年级就学会了煮饭。一年级后的暑假,她举着一锅稀饭走,不小心绊在一块凸起的井盖儿上,稀饭扣在了大腿上。邻居们一窝蜂涌过来,大呼小叫:“哭,快哭啊!”她却只是笑。当腿上起满水泡时,她都没掉一滴眼泪。
    院子里的大人遂夸她又能干又勇敢。自己的孩子不听话,他们会说:“看看人家归芯!”逐渐,邻居们提起她家,竟改称“归芯家”了。
        她有理由值得父亲骄傲,她是父亲编织的璀璨希望,她是父亲已经失去的梦想的延续。现在她考砸了,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必是像一条鞭子抽在了心尖上。
        昨天晚上,饭桌上的空气异常沉闷。母亲刚开始叨唠,父亲就严厉地瞪她一眼:“知道你有嘴巴!”母亲不敢再开腔,饭碗僵在手里,一脸茫然地望他。“什么时候了?就喜欢扯淡!”过了一会儿他开口,“明天,归芯的录取通知书该来了。有个学上也就不错了。我们这种家庭,要作最坏的估计!” 父亲的话像咒符,饭在归芯的嘴里变得锯末一样难以下咽,她还幻想母校不至于抛弃她呢。眯眯抬起泪汪汪的眼睛,声音细得像蚊子:“要是再考好一点儿……”“有许多事你们不懂……”父亲苦笑着打断她的话,眼里有种听天由命的无奈,“你就不要再补习了,响应号召去艰苦的地方吧!”
    几年来,父亲变化很大。本来不爱说话的他,变得愈来愈郁郁寡欢。下班回家,他经常坐在书桌前发愣,头向后仰着,脸上没一丝表情,一坐长达几小时、甚至整个晚上。就连聪明而敏感的归芯也猜不出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孩子无法理解大人的世界。
    但她还是有感觉的。最高指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发表后,气氛愈来愈不对头。和她要好的同学小尘,尽管才华横溢,班主任语文老师也非常赏识她,只因为父亲是被镇压的,又得罪了一名高干子弟,团支部就开会整她。唇亡齿寒,归芯那时突然意识到,她站立的地面仿佛地基在一天天下沉。“阶级斗争”四个字像显影液,将她额头上的刺字逐渐显露出来,原本一张挺干净的脸,露出点点色斑。她的自信像遭遇酸雨的侵蚀,已有斑驳脱落的迹象。尽管如此,她的骄傲与优越仍在。她是班上最聪明渊博的女生之一,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她坚信自己会有灿烂的前程。
    而录取通知似七月的骄阳,烧灼着眼睛。有父亲“最坏的估计”,她还是无法释然。全怪自己不用功,就算出身好的受优待,自己若能出类拔萃,不是照样会被母校录取?
        她实在不愿再看通知书,眼睛疼,心更痛,为父亲,更为自己希望的破碎……煎熬中,她蓦地想起话剧《胆剑篇》。越王勾践遭受丧国的凌辱,却始终自强不息,最终消灭了骄傲自大的吴王夫差。她要学习勾践,决不自暴自弃,而是用耻辱来激励自己!一串串词句从她脑海迸出,她赶紧将捕捉到的写下来:
                            发奋篇
                               --接录取通知书后
          
            昔有卧薪尝胆之帝王,会稽耻辱十年铭心上。
            重立江山整越国,人间美谈胆剑一事长。
            今卿前行遇阻挡,更应记训发奋争图强。
            窗前案上理书常望“胆”,定要扭转乾坤驶波浪。
      
    她要把这张纸贴在自己的床头,每日一读,牢记“会稽之耻”,在K中作个奋发图强的好学生。要考取最好的大学!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8 14:36:29   
    13
    那年头如果成份不好,就算成绩好也很难上大学吧。好象遇罗克就是身受其害才写了《血统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8 16:38:11   
    14
    是在昭昭逼迫下写的.也没给老公过目,搞得这两人看过后是失望.
    ——————
    不对了吧?逼迫你的主要是老岳啊!他说的很明白——这么宝贵的资料是不能丢的。
    失望是因为你没有写出高水平。当然了,时间紧也有关系。
    希望这次在凯迪朋友们的高标准要求下,修改得更好一些。尤其是对那个年代的事情不了解的年轻人,他们的疑问可能更要参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9/11/8 16:56:25   
    15
          建议每段之间加个空格,开头有两个空格,这是我当初发帖时编辑嘱咐的,为的是方便阅读,因为从显示屏上看比看纸媒的东西要费力。

           10个月就弄出三十多万字,而且发表了,不寻常。
    42238 次点击,753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51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羊油灯(旧作 全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