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7 8:15:56    跟帖回复:
256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7 19:21:15    跟帖回复:
257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8 15:24:02    跟帖回复:
25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9 9:08:21    跟帖回复:
259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9 19:12:14    跟帖回复:
260
    
    三

    我惹了大祸,后果立竿见影。

    星期一,姐姐妹妹上学去了,我留在家里坐在写字台前读《阿Q正传》。读书的兴趣一旦引逗起来是要命的事,我觉得阿Q真好笑,人家打他,他却安慰自己这是儿子打爹。将近中午,我正读得津津有味,忽听虎子怒吼起来,扒着窗口往外一看,不好了,斜眼率领几个人押着母亲走进院门。母亲胸前挂着大牌子,头发蓬乱,显然是刚刚挨过批斗。我迎出门,不知他们到我家干什么?

    “孙志刚,快让你的崽子看住狗。”斜眼吓得扯开嗓子对母亲叫道。

    我拦住虎子,让开条道。斜眼顿时来了神气,命令母亲靠院墙撅着向毛主席请罪,几个人随随便便闯进屋里。

    “不许你们进我家!”我喊道,虎子也发出呜呜的警告。

    “孙志刚,让你儿子和狗滚出去。”斜眼从门里探出脑袋,“听到没有?”

    “艾平,听妈话,”母亲深深弯着腰,转过脸说。“到院外去。”

    我拽起虎子极不情愿走出院门口,虎子回头望去,不明白生人怎么敢闯进我们家里?拼命挣扎着要冲过去,撵走这些强盗,我好不容易才拖住它。院门口聚起一大帮看热闹的孩子,发出一阵又一阵哄笑,我没好气地撵他们走,却没有人理睬。虎子大吼一声,扒着孩子的肩头张开大嘴,吓得他们四散逃去。屋里传出翻箱倒柜的唏里哗啦声,所有东西都翻个底朝上,大概是碗架被碰倒了。起初我觉得很奇怪,想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们抄家为什么要把东西全扔出来?听着,看着,得出结论,自己不可能弄清楚的。屋里又扬起一阵阵笑声,破坏使他们享受到极大幸福。

    “妈,用手支着膝盖歇一会儿,”我望着老老实实撅着的母亲,被碰歪的高帽罩在她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上,心头一阵阵发痛,小声告诉她。“他们看不见。”

    “看住虎子,”母亲扶正高帽,支起膝盖叮嘱,“别惹人家。”

    “孙志刚,”斜眼折腾够了,拿着一包东西走出门,“你不是说没为于渭生翻案吗,这是什么?”

    搜出的是父亲的遗像,工作记录和几本书。母亲低声下气道:“这都是他的日常用品。”

    “这是罪证,铁证如山,你还想抵赖。”

    又是一阵欢呼,声音更大了,破坏工作业已完成。抄家的另外几个人出来后,斜眼让他们带着罪证先走,又想起什么继续审问母亲。我的义愤无以复加,抱住虎子的脑袋,怒视斜眼无声地抗议:“你也有母亲,有孩子,凭什么欺负孤儿寡母!”

    “孙志刚,你保存于渭生的骨灰干什么,想变天?”

    母亲一惊,镇定地回答:“我没留。”

    “明明有人看见你把骨灰拿回来了,老实交代。”

    “我扔了。”

    “我找着怎么办?罪加一等。”斜眼猛地拉开仓房门,贼溜溜打量里面。

    “随你的便。”

    斜眼没翻着什么,拍着两手灰尘,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再次返回屋里翻腾一通,拿出一本书,是我的《阿Q正传》。他把书朝母亲头顶一晃,露出红色的牙床说:“我差点儿放过一条漏网之鱼,还有一本‘黄书’没查出来!”

    “这是鲁迅的作品,”我跑进院子冲他喊,“怎么会有问题?”

    “问题大了,”他一只手直指我,脑袋歪向一边,仍旧没改变口气。“鲁迅是你们家啥亲戚?准不是个好东西。”

    “鲁迅不是我家亲戚,”他居然会问我这话,我挖苦他道。“写的也不是‘黄书’。”

    斜眼煞有介事翻开他折叠的一页,一只眼睛扫著书,另一只眼睛盯着我辩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搞小尼姑耍流氓,不是‘黄书’是什么?”

    “你反动,敢污蔑无产阶级伟大旗手!”

    “谁说的?”

    我们彼此相望一番,等他张口又要叫嚷,我不逗他玩了,身子贴住院墙坚定地说:“毛主席。”

    斜眼一怔,把眼光从我身上移开,吓出一身冷汗,毛主席说的可非同小可,谁敢胡说它是‘黄书’。然而他下不了台,说什么也得找个台阶走出去:“小兔崽子,怨不得有人揭发你要翻案。你说的谁信,我要带回去调查调查。”说着,摆出不屑理睬我的架势夹起书就走。

    “不许拿走,那是我的!”我拦住他,血一直涌上脖颈、耳朵、双颊。

    斜眼站在那里相当懊恼,一下子甩开我夺路而去。虎子见他动手,忽地扑上他的腰间咬住胳膊。斜眼吓出一声尖叫:“别,喊住狗!”

    “虎子,别动。”我知道虎子不会真咬,是吓唬他。“你把书放下。”

    虎子低沉地吼叫着松开大口,斜眼赶紧留下书,趔趔趄趄逃向院外,慌乱之中跑掉一只鞋,惹起看热闹的孩子们一片哄笑,比先前笑得更厉害了。我把鞋扔给他,恨恨地想:“还是个造反派头头呢,眼斜心不正,连鲁迅都不知道,只能对女人耀武扬威,虎子一吓唬就屁滚尿流啦!”我扶起母亲,斜眼穿上鞋子又厉害起来,一面用右拳头敲击着左掌心,对我们喊道:

    “孙志刚,你等着,我让你们都不得好死!”

    虎子跑出院门,母亲说:“快叫它回来。”

    我赶向院门口叫住虎子,斜眼早没影儿了。

    “孙老妹,怎么啦?”吕大姨咳嗽着,隔着院墙关心地问。

    “没事,来抄家。”

    母亲摘下大牌子,捋着脖子上铁丝勒出的深沟,嘴唇颤动一下,陷入沉思。

    “这帮王八犊子,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闲着没事跑人家翻腾啥。脖子没事吧,要不,用热手巾敷敷。”

    “习惯了。”

    吕大姨点起支香烟,隔着院墙递给母亲一支,点着火,吐出一口黏痰,一脚搓上去:“咱可得想开点儿,总有一天会好的。”

    “放心,吕嫂,我挺得住。”母亲抽起烟,吸进一口烟雾。

    我跟着母亲走进屋,家里天翻地覆尘土飞扬,一派地震后景象。每一件家具都原地挪开,桌子椅子倒过来摞在一起当成梯子,箱盖上的锁被撬开了,衣服乱七八糟扔在炕上,炕席掀起卷在一边,倒放着那台拽掉旋钮的德国造收音机。写字台的抽屉全拉出来,书籍扔得满地都是。最可恨的是他们掀倒碗架,到处都是摔碎的碗碴,我们连脚都下不去。“孩子,没什么,”母亲安慰我,“权当大扫除了!”我们动手收拾起屋子,免得姐姐妹妹看见伤心。母亲告诉我她送过假条,军代表不肯收,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想来想去,我们还是争取主动好,恐怕你得自己去交了。

    “学校就为这点儿事斗你?”我问。

    “不,是厂里,学校向上面汇报了,厂革委会听说你为你爸翻案,认为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母亲平静地说,“不过没关系,我都兜了过来,你跟学校好好承认错误。”

    “我没错,去干什么?”我喊叫起来打断她。

    “还是去吧,儿子,按我说的办,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不去,我没错。”我的犟劲上来,重复道。“人家没错认哪门子错。”

    母亲叹了口气。

    “唉,我要对你说的就是这些话。你去吧,把前前后后情况说明白,人家会谅解的,兴许什么事都没有了。乖,现在还不晚,走走形式也是那么回事。”

    我太气愤了,心里也太乱听不进去。况且我并不觉得事情有多严重,母亲你又何必小题大做。于是不假思索说:“我也不是你,他们能怎么样,我什么都无所谓!”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有些吃惊,但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我无法收回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0 18:50:59    跟帖回复:
261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0 18:52:11    跟帖回复:
26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1 22:11:01    跟帖回复:
26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2 10:17:02    跟帖回复:
26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2 11:41:57    跟帖回复:
26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2 19:00:00    跟帖回复:
266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3 9:11:49    跟帖回复:
267

   四

  我嘴上不服,心里也不服,这个弯子转不过来,从不愿像母亲那样顺应现实,同残酷的命运妥协。再说我拿自己也没有办法,谁让我天生就是个犟种呢。我错了,感到不好意思,肯定主动去承认错误,他们凭什么鸡蛋里面挑骨头,强词夺理?为排解自己郁闷的心情,第二天母亲还没有起来,我就带上两个大饼子,扛起鱼竿领着虎子去养鱼池钓鱼了。

    彬子说得不错,那个劳动改造的干部走了,养鱼池没人管,又不是公休日,偌大个泡子就我一个小孩儿钓鱼。

    这一天,我过得非常愉快。

    我光着屁股下到水中,在一片茂密的水葱间开个鱼窝子,扔进一块大饼子喂上窝子,着实过了把钓鱼瘾。养鱼池内的鱼实在太多,这哪里是钓鱼,简直是来捡鱼,根本不用什么高超的垂钓技术,就是瞎子扔下鱼饵也照样忙不过来。鲫鱼、大白鱼、鲢鱼、胖头鱼纷纷划出一道道水线,时而欢快地跃出水面,落下去迸溅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直撞鱼漂。我用大饼子捏成面食专钓带鳞鱼,巴掌大的鲫鱼抢一样争先恐后咬钩,一个接一个被甩上岸来。

    中午,火伞高张,微波不兴,空气十分闷热,鱼不咬钩了,我决定到“锅底坑”洗个澡,提提精神凉快凉快。我尽情在水里游来游去,有说不出的痛快,招呼虎子也下来玩玩。昨天在家时的愤怒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天气这么好,谁还能老生气呢?这家伙不到半年就长成熟了,脑袋硕大,肩宽背厚,发起威来脖颈上黑灰色长毛一竖,像一头雄狮,怪不得孩子们都怕它呢。虎子耷拉着舌头,呼哧呼哧直喘,也不肯下水,我抱住它的脖子滚进水中,又担心别淹着这家伙。啊哈,没想到它将脑袋探出水面,四脚划动起来,天生就是个游泳健将。

    傍晚时分鱼又咬钩了,我聚精会神甩起竿,盯着鱼漂什么都不想,内心出现长期不曾有的平静,一切顾虑都暂时给抛诸脑后了。这会儿,我仿佛和整个世界都隔绝了,再也不用见人就黄花鱼一样溜边。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我钓了十多斤鲫鱼,一直到快看不清鱼漂,才恋恋不舍收起鱼竿,要永远是夏天,天天来养鱼池玩该多好!虎子竖起耳朵,前腿微弓低声吼叫起来,身子直往我腿上靠。暮色沉沉一片苍茫。天边涌来翻滚的黑云,风带来浓浓的雨意。我四下打量着它发现什么,怕下雨被拍在路上,扛起鱼竿和沉重的鱼穿子回家了,虎子却不和往常一样跑前跑后,而是躁动不安地一步步退着走。我踢它一脚:“赶快回家,要下雨了!”虎子不理睬我,紧张地向什么示威。我回头一看,第二道防洪大坝上小步跑下一条狼狗,眼睛像两盏绿幽幽的小灯,见我回头,尾巴夹在两腿之间,坐在不远的地方不动了。

    “一条狗,闹什么?”

    我扯起虎子耳朵向前走去,它挣脱开,仍旧低吼着一步步倒退。我恼了,爬上大坝放开脚步。炎热的白天一过,露水凝结得很浓,没走多远就打湿裤腿。远处糖厂的灯火隐隐在望,奇怪的是我们走一段,狼狗就跟一段。它长着一对高耸的耳朵,耷拉着鲜红的舌头,两腿粗壮,浑身覆盖着浓密的灰色皮毛,人一回头就屁股坐在地上,距离愈来愈近。我以为这是条想要东西吃的野狗,才一直在我们身边转悠,搅得虎子不得安宁,它却在侧面稍稍偏后的地方跟上,牙齿碰得咯咯响,不吼也不叫。我弯腰装作捡石头,对方却连耳朵都没动一动。“让它跟在后面跑吧,去去,虎子,你跟它玩吧。”我想。穿过一片茂密的苞米地,大风吹得苞米杆哗哗响,我感到背后冷嗖嗖的,有一双阴森森的眼睛正窥视自己,急忙转过身去寻找,什么也没有,黑黝黝的苞米似两堵没有尽头的高墙。虎子越发不安地贴着我的腿部,尽可能挺直身子,盯住那条狼狗,狂怒地准备攻击了。一道闪电划过,我这才发现狼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绕到前面拦住去路,耸起脖上的鬃毛,两只耳朵向背后竖起,夹紧尾巴,眼睛里闪着杀气。

    “癞皮狗,滚开!”

    我大吼一声,端起鱼竿向它冲去,虎子冲到前面张牙舞爪扑去,可是它不会撕咬,只用身子撞了对方一个跟头。狼狗就地一滚翻起来钻进庄稼地里,它回头看了一两次,便消失在黑暗里了。我扛起鱼竿,径直走向糖厂大院后门。

    接近后门菜社看地的小房子时,打更狗狂吠起来。看地人闻声走出屋门,他抄起铁锨大惊失色说:

    “你这傻大胆小孩,没见狼跟在你屁股后吗!”

    我回过头来,那只狼狗只距十步左右,不以为然。

    “它是条狼狗。”

    看地人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你再看看,狗和狼能一样吗?狼夹着尾巴,狗翘尾巴。”

    可不是,它始终夹着尾巴跟踪我,怨不得虎子不许它接近,我一点儿都没后怕,狼不是在我的进攻下退却了嘛。打更狗越叫越凶,惊动大院里的狗,它们纷纷跑出大院门口向狼冲击。等虎子再撞那头狼时,明利家的苏联猎狗早已闪电般射过去。狼失望地耷拉下尾巴退去,消失在黑暗之中了。也可以说我初生牛犊不畏虎,也可以说虎子救了我一条命。遗憾的是我把虎子管教怕了,它不但不敢咬家禽,连撕咬猎物的本能都丧失了,看什么都不敢动锋利的牙齿,只是吓唬吓唬对方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3 16:36:25    跟帖回复:
26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3 21:14:45    跟帖回复:
269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4 9:31:11    跟帖回复:
270
!
189858 次点击,389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5 16 17 18 19 ... 2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30万字长篇小说《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再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