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法家、明朝卫厂
51416 次点击
125 个回复
民主顶个球 于 2019-07-28 14:57:4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上一贴“明朝皇帝不爱上朝”,批评了朱元璋废除宰相制,使明朝皇帝失去了公正超然的立场。一位网友回贴指教:“放着中国‘有限君主制’在明朝的蓬勃发展及清朝的戛然而止这个大题目不说”、“阁臣与司礼监的有效牵制,廷议、票拟、披红的逐步规范,都是可以大书特书的。”的确,我对明朝的内阁制评价并不高,而这位网友看到明朝的内阁制与现代君主制国家的虚君制之间的联系,因此认为我立论偏颇了。实际上我也曾以为明朝的内阁制对限制皇权发挥了作用,但通过宋明两朝的比较,明朝的皇权是收拢的。明朝的皇帝不爱上朝现象是皇帝和文官激烈斗争引起的,因为明朝的制度没有遵循历史的惯例,侵犯到了文官原有的权力,文官展开了反击。明朝文官的反击是有效的,它逼迫皇帝退居第二线,然而在制度上内阁没有决策权,所以司礼监代替了皇帝行使权力,是以宦官掌权这一弊病在明朝始终挥之不去。

    相比于明朝建立的内阁制,宋朝的多宰相制更为成熟,它不仅在制度上做到了“有限君主制”,在思想上也建立起了一套成熟理论,它来源于法家。在我写的这个中国历史系列中,我提到了儒家,提到了道家,提到了佛家,但让我感到遗憾的是还没有提到法家,乘着比较宋朝和明朝的制度的机会,我赶紧把这一部分补进来,主要谈到的是韩非子的政治主张。韩非子可以说是设想“有限君主制”的第一人,他提出了君主要“虚静无事”、“无为于上”,“去好去恶”、“去旧去智”。韩非子要求君主无为而治并非是无的放矢的随便说说,其目的在于建立一个有序的政府体系,使官员们在其位、尽其职、负其责,也就是实现孔子的正名理论,使君君臣臣,各守其道。韩非子认为君主的职权是任人和奖罚,而不应该什么事都去管,什么决策都去参与。到了宋朝时,宋朝的皇帝自动退居二线,极有可能是受了韩非子思想的影响,已经发展出了一套“君主无过错论”,意思是君主不能有过错,因为君主负不了责任;而君主想要无过错,就要无为而治,不要去参与政策的决策。皇帝应该始终保持中立客观的立场,这样才能及时纠正政策的错误,而明朝的制度设计正是犯了这个错误。

    明朝打破了宋朝制度上惯例,宰相的废除让皇帝站在第一线,那么决策如果出现错误,皇帝就要负起最大的责任,因而明朝官员对皇帝的炮火是猛烈的。《论语》中,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明朝的官员是孔子的好弟子,以冒犯君主为自己的责任和荣耀,当然这样做也是因为风险不大而收益颇高,因为在皇帝和文官体系的冲撞中,孤家寡人的皇帝常常处于弱势的一方,文官们拉帮结派,群殴皇帝一人,迫使皇帝退居二线。

    以上讲的是明朝制度设计中的一个失误,即让皇帝从裁判变成球员,这是孔子讲的君不君;韩非子讲的君臣易位,其后果是皇帝遭到了文官体系的“霸凌”。接下来说说明朝的卫厂,也就是锦衣卫和东厂。许多学者对明朝的厂卫评价很低,认为它也是明朝皇权加强的一个证明,甚至认为它是特务组织、是秘密警察。这又是拿现代思维来套古代社会产生的错误,古代哪有什么特务或者秘密警察呢?锦衣卫是国家安全机构,它确实掌握着相当大的权力,但是它只向皇帝负责,所以在制度上它不会成为政治迫害的工具。这个道理就象今天有的国家的国安局,它独立于政府之外,直接向总统负责一样。文官是有党派的,而皇帝不会有,任何党派都没有可能贿赂皇帝。皇帝的世袭地位使他天然地超越党派,所以由皇帝来领导国家的安全部门没有问题,如果皇帝把这个权力下放给朝庭的官员,那问题才大。至于东厂西厂,它的作用相当于司礼监,是因为皇帝没有时间和精力处理这么多事务,所以由司礼监和内阁沟通,由东厂和锦衣卫沟通。司礼监和东厂都代表着皇帝,它的设计并无多大的问题,只是司礼监和东厂由宦官控制,所以才遭人诟病。

    情报部门掌握的权力以及对政治的影响大得超过我们的想象,明朝如此,今天的国家也是如此。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明朝的锦衣卫侦查对象是高级官员,低级官员违法是由正常的司法机关侦办,更和平民百姓无关。高级官员违法正常的司法机关是摆不平的,我们不用考虑官官相护的因素,只考虑权力的结构,就会明白司法机关去侦办高级官员不但阻力重重,还会引起权力结构的混乱。所以类似于锦衣卫这样安全部门必须由皇帝亲自领导,另外还有一层好处是不必担心它成为官员打击政敌的工具。从制度上设计来说,锦衣卫的成立是高明的,比起以前的言官来,赋予锦衣卫一定程度的侦察权和审判权也是必要的,算是一个制度上的进步。

    和宋朝“不杀文官”不同,明朝对官员违法的处罚要严厉得多,在吏治上明朝花了更多功夫,这值得称道。而对于吏治,最重要的,也是从源头上的作为是对高级官员的侦查,象锦衣卫这样的机构不可或缺。有人可能会问:如果皇帝贪污违法怎么办?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皇帝不会贪污违法,就象皇帝不会打击政敌一样。

    孔子说“君君臣臣”。皇帝应该掌握多大的权力,应该管理什么事务,是在历史经验中不断总结出来的。以以上两点为例,我认为明朝废除宰相制,皇帝跳到第一线处理政务,相比于宋朝其弊甚大;而对于锦衣卫,我认为正是皇帝应该履行的职权,和其它政务不同,皇帝放手不得,一放手天下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