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江汉05轮”上的记忆
13449 次点击
52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4/7/2 7:06:5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江汉05轮”上的记忆

    如果在淳朴的80年代进川,人们就会听到一种对川人的评价:“成都人实,重庆人滑”。然而,“江汉05轮”上的经验却告诉我,对某地人的道德褒贬大多属无稽之谈。

    1986年11月,我第一次入川,参加化学工业部在自贡晨光研究院召开的一个会议。成都人的诚信与责任心,在我们一行4人(化工局党委书记、局党委宣传部长、化工二厂党委书记、我)会前两天的成都—峨眉山经历中,已受到一致的肯定和褒扬;对“重庆人滑”,却还无从体验。

    巧了,老婆当时因在景德镇出席化工部“784会议”后路过上海,正在我父母家看望寄养的7岁儿子。所以,会议结束后我没有参加集体旅游,急着赶往上海,赴老婆同回东北之“约”。

    当时的进出川交通,虽早已告别了“难于上青天”的局面,但蜀道难的帽子仍然扣在头上,无论铁路、水路,客流都拥挤不堪,且有“进川难,出川更难”之说。欢送宴结束的当晚,会务组的一辆豆绿色的“三菱”把我从自贡拉到内江,直送开往重庆的夜半过路火车补票,结果然我一路站到重庆。下车后在市化工局拿到了直航上海的“江汉05轮”的“半张船票”——重庆至汉口区段的“半程票”,便脱离了“组织”。

    我的票是4等舱,狭长的舱室,两排双层铁床,共有16个铺位。在我对面“蜗居”的是中国科学院由成都分院转往武汉分院考评研究员专业技术职务的几位白发苍苍的“文革”前老科学家,他们本来是可以乘坐二等舱的,却连三等舱都没订上。

    “江汉05轮”依次穿过美丽的三峡。当时的“高峡”还尚未遂毛泽东之愿而“出平湖”,所以江边依旧奇峰突兀,雄拔、险峻、壮美,而我却根本无心观景,只是一味地“疑”汉口以后“无路”。据说在汉口买去上海的预售船票,至少要耽搁一个星期!因而乘坐此船直达上海是我最大的愿望。可这船上和我一样持“半张船票”想混进上海的乘客一定很多,都不肯下船,在汉口的乘客怎么上得来?这小小江轮不比上海—温州航线的7500吨大型沿海客轮,不设在甲板“游击”的散席。所以我始终在“船到桥头也难直”的心境中沉沦。

    斜对面靠窗的铺位,靠着被子半躺着一位自称来自成都的女客,个子矮矮胖胖,约莫三十五六岁年纪,她那明显地勒出了好几道横杠的大红毛衣,勉强包裹着里头那一大团使劲往外挣着的肉。

    “我没得买到上海票。到武汉以后咋办?担心死喽!”她剥着桔子皮,似笑非笑,甩出一串川音,那 “票”字和“办”字的声音都拐了个大弯。

    “我要到江南造船厂参加培训,通知晚啰,上海票早就没有啰。”接茬的也是川音,是女胖子的上铺——一位身穿藏蓝青年装的小伙子,他双手垫着脑袋仰天躺着,年纪不到30岁,长得白净、秀气。

    “呵,这么多人急需上海船票。”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仅这间舱室就有1/5强的乘客将被迫进行“零和博弈”!事关前途,我便开始认真窃听。

    “我是重庆红江机械厂地(的),到上海培训过两次了,船票一直不好买。重庆直达上海的船本来就少,还要给武汉留位置,我上次去也没得买到上海票。”小伙子从上铺跳了下来,坐到了我左侧与女胖子相对的铺上。

    “你小伙子年纪轻,头脑灵活唦,这条路又走过好多次,办法多哎,帮帮我唦!”女胖子满脸堆笑:“我是女地(的),啦(那)么多人买票,挤不动唦,干脆你帮我买算啦!”

    “没得问题,就是万一买不到,你可不要怪我。”

    “啦(哪)个会啦(那)么不讲道理唦”,白胖女收住笑,坐了起来:“能帮助我就不错了嘛。”

    我没好意思直接申请帮困,佯装只是了解情况:“伙计,到武汉不下去,留在船上补票行吗?”

    小伙子朝我摆了摆右手:“不行、不行,就是有余票,也是在码头上卖,船上根本不卖票。你也去上海?”

    “是啊!想不到买票这么难。”

    “船到武汉停靠时间很长,要两三个小时叻,规定先下后上,船员会清空到武汉的乘客。想继续乘这船到上海,只有一个办法,抢先下船跑出码头,抢在前头排队买票。我买到过的!”

    “一个人啦(哪)个能买啦(那)么多票唦?”成都女胖子见又挤进来一个“困难户”,便忧心忡忡。

    “票,一般都有,只是很少,只有排在前头才有希望,有时只有最前面的两三个人能买到。如果能排第一,3张也没得问题,不限制。”

    “小伙子,啦(那)就全靠你啰!”

    “没得问题,我跑得快。到时候你们把钱给我,我去买!”

    小伙子真不错,我注意到他说的是“你们”!然而,我知道这种承诺经不起各种变化,所以仍然是满腹惆怅。

    “江汉05”轮在长江里整整航行了近70个小时,江面已经相当开阔。

    这天天逐渐暗了下来,离船靠汉口码头的时间还有五六个钟头。这时,女胖子坐在我对面招呼:“大锅(哥)……”

    她好像要说什么事,我便起身坐了起来。

    “咱们请啦(那)个小伙子买票,一张票二三十块钱,我不是不相信他,社会上啦(那)么复杂,把啦(那)么多钱交给他,要是他跑了唻?”

    是啊,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私字一闪念,可这是不得不付出的“机会成本”啊,我更怕出现在武汉等上一个星期的危局。我犹豫着,大致表达着这个意思。

    她站起身来,走到我床边悄悄地问道:“咱们是不是应当要点他的东西做哈(下)子抵押?”

    啊,真亏她想得出来!我笑道:“这可很难说得出口啊。”

    “我看没得啥子关系嘛,开诚布公地,你不好意思,我去说,我们是老乡。”

    既有老乡出面去防止经济损失,又能避免直接得罪“恩公”,我当然乐意。

    这时,船上的广播喇叭里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子故作温柔而有气无力的声音:“由于本轮停靠码头的时间较短,请去汉口的乘客提前做好下船准备……”

    我立即翻身行动,将洗漱用品、一本书和一些杂物塞进了行李袋,然后掏出30块钱,交给那位重庆小伙:“那就麻烦你了,谢谢!谢谢!” 我还特意拍了拍他那副忍辱负重的肩膀。

    “没得关系,我自己也要买地嘛!”小伙子笑嘻嘻地说。

    “小伙子啊,现在政府是说没得阶级斗争了,可社会上总还是有坏人地(的)嘛,这位大哥和我不是不相信你,预防万一唦。刚才我们商量,你去买票,把你的包包交给我们,我们替你看着,这样子你也好轻装前进,排在前头唦。”女胖子在交钱时嘻嘻哈哈若无其事地说道。

    天哪,她不仅将我这个同谋果断地供了出来,还要让我为抵押牵头呐!我尴尬万分地咧了咧嘴,算是笑。我真担心小伙子无法忍受这种侮辱,甩挑子不干。

    小伙子一愣,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爽快答应道:“没得问题,你们看着包包,我就跑得更快了。”他立即打开瘪瘪的黑色人造革行李袋,取出一个带着褐色牛皮套的“135”照相机,然后拉上了行李袋的拉链。

    “小伙子哎,不好意思,我看你那包包里头好像只有两件衣裳一双还(鞋)子,没啥子值钱的东西……你把照相机也留下吧。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唻!”白胖女笑着强调,她的眼睛真尖!

    太过分了,这可是欺负人啊!此时,即使是站在“利益同伙”立场上的我,心中也有点愤愤不平。要是换了我,就会立刻把钱扔回去:既然信不过我,你还是自己去买吧!扣我的照相机?要是你跑了呢?

    “照相机是不是就别放在咱们这里了,万一碰坏了可不好办啊?”作为女胖子的同伙,我颇感惭愧与不安。

    可重庆小伙却一点也没生气,依然笑呵呵地抢过话去:“行,行,没得关系。”他重新拉开行李袋,将照相机放回进去,然后交给白胖女:“这一下子你就可以放心啦!”

    ……

    已近半夜,“江汉05轮”穿过武汉长江大桥后,就调转头来,逆流靠上了汉口码头。小伙子早就在船舷边等候,此时可能已经冲上岸去了。我和女胖子一起提着行李袋随着人流攀登着长江码头高高的石阶,找到了小伙子指定的大门左侧,站在那里等候。

    码头大门的右侧,石墙上开了一个售票的窗口,它早已被密密层层的人群拥堵、包围。这片空地不大,四周黑暗的上空,只有几只大功率的白炽灯在高高的灯杆上吊着,努力在为进出港的旅客照明。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重庆小伙兴冲冲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买到了,都买到了,还是四等舱!太挤啦,我排在第一个,12点半才开始卖,要不是拉着那窗口铁栏杆,我早就被挤到一边去啰!”他兴奋地抹了一下满头的汗。

    “幸亏遇到了你啊,熟悉情况,抢到了前头,否则我们就可能要在这里住下啦。”作为“质押方”,我总觉得愧对小伙子。女胖子更是千恩万谢地感激着、夸奖着、抚慰着。

    “你地(的)照相机在包包里头,看一哈(下)子嘛。”她示意他。

    “不用看,不用看,咱们还是早点上船吧。”小伙子满不在乎地接过了行李袋。

    于是,我们3人说着、笑着,汇入了上船的客流,兴奋地踩着石阶朝下走,朝着又重新属于我们的“江汉05”轮走下去,心里轻松到了极点。

    朦胧之中,我被起航的汽笛声唤醒。“江汉05”轮在后半夜的星光与灯光中掉头起航。船过汉口,航道更加开阔,长江两岸被“龟”、“蛇”静静锁住的夜色,仿佛比灯火通明的葛洲坝还要美丽,还要赏心悦目。

    2014年1月15日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 7:19:09    跟帖回复:
       沙发
    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17 9:50:37    跟帖回复:
       第 3
        如果在淳朴的80年代进川,人们就会听到一种对川人的评价:“成都人实,重庆人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8:17:53    跟帖回复:
       第 4
        然而,“江汉05轮”上的经验却告诉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7/25 8:45:47    跟帖回复:
       第 5
        对某地人的道德褒贬大多属无稽之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8/30 11:09:30    跟帖回复:
    6
        1986年11月,我第一次入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11/3 20:18:45    跟帖回复:
    7
        参加化学工业部在自贡晨光研究院召开的一个会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6/25 20:20:46    跟帖回复:
    8
    成都人的诚信与责任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28 4:58:12    跟帖回复:
    9
    在我们一行4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6:19:32    跟帖回复:
    10
        (化工局党委书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9 3:36:38    跟帖回复:
    11
        局党委宣传部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9 10:40:08    跟帖回复:
    12
    是个好小伙,现在恐怕难找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0 21:46:08    android
    13
    上世纪八十年代社会风气向上,人心向善,骗子很少。楼主观察细致,叙事生动,人物刻划栩栩如生,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回忆录。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读来很亲切,深有同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5 2:55:30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吉安路 2017/11/19 10:40:08  的原帖:是个好小伙,现在恐怕难找啊。是的,顶着被怀疑的“风险”而忍辱负重,令我印象深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6 3:11:42    跟帖回复:
    15
        化工二厂党委书记、我)
    13449 次点击,52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江汉05轮”上的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