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Luping_xp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针灸麻醉骗局2
5270 次点击
2 个回复
Luping_xp 于 2014/8/7 23:46:3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针灸麻醉”骗局现形记(2)

鱼在在藻 临床医学学士,法律硕士 ψ

2013-02-06 14:29


之四:话说针麻历史
针灸之热,始于1972年尼克松访华。而今看来是真实的历史,其实有很多不实之处。有海外媒体误传,更有中国人的渲染和对历史的不认真,连40年前的历史就已经这样了,整部中国历史还有什么可看的?

首先所谓访华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为针麻所倾倒之说是100%中国人在演义,尼克松本人和尼克松夫人都没有看针麻手术,这一点早有国内学者根据尼克松夫妇的日程考证,迄今还有脑残记者胡诌、无赖专家重复这个说法,诸君可以看见一次痛扁一次。就算真有个美国总统倾倒了,又能说明什么?迄今为止尚无医生转行美国总统成功的,尼克松虽是贵格派,但他并没有学医。

其次就是关键人物James Reston,最常见的翻译为赖斯顿,如果按发音应该翻译为瑞斯顿,我还是随大溜吧。詹姆斯·赖斯顿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1971年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为尼克松访华做准备,先期访华,赖斯顿和夫人随同前往,在京期间,61岁的赖斯顿患急性阑尾炎,在协和医院做了手术。之后,赖斯顿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文中提到针刺麻醉。基辛格访华结束后,在美国召开记者招待会,提到赖斯顿在术后接受针刺麻醉,大部分美国人才第一次听说针灸。

这段历史40年后有以下几个错误的说法。

一是赖斯顿的病是吓出来的,或者让周恩来吓的,或者让基辛格吓的。这是从赖斯顿的调侃笔法来错误理解的,美国的专栏作家是这么好吓的吗?而且阑尾炎是不可能被吓出了的。主刀的当时协和院长吴蔚然说:“行医这么多年,还不知道精神打击可以引发阑尾炎,心脏病倒是有可能。”当年陪同赖斯顿的金桂华也证明,赖斯顿在广州就已经发病了。

医学上的东西外行说话要小心,阑尾炎是吓不出来的,糖尿病是地震不出来的,天文学家挺中医看起来就像西医派来的无间道。

二是赖斯顿的阑尾炎手术是否是针麻手术。这一点赖斯顿说不是,这是他在报道中的原话:“removed my appendix on July 17 after a normal injection of Xylocain and Benzocain, which anesthetized the middle of my body.”用了利卡多因和笨佐卡因两种局麻药,没说用针灸。

那么针麻手术的说法是怎么出现的哪?

赖斯顿又写道:“pumped the area anesthetic by needle into my back”这里面出现了针的字眼,他的意思是用注射器把局麻药注射进去,于是被美国的针灸人士和中国的很多人演义成针麻手术了。

当事人吴蔚然前辈在2006年一次座谈会上,出示协和医院保存的赖斯特的病历,证明使用的是常规药物麻醉。

我想,到此针麻救了赖斯特之说可以彻底垃圾了。

相信这件事的人请动动脑子,可能吗?尼克松访华之时,连我们小学生都有纪律:如果在街上遇见外国人问你林彪哪儿去了,就回答不知道。赖斯顿的手术是周恩来亲自过问的,这种常规手术居然先专家会诊,再由协和院长主刀,怎么敢上针麻?周相云外交无小事,此事在他眼中关系中美关系的大局,焉能冒险?

三是赖斯顿是否用针刺镇痛。这是国内外比较常见的说法,美国方面比较统一的说法,是赖斯顿术后很疼,于是用针灸,术后疼痛缓解了。

这个错误的说法始于美国媒体,是一些不负责任的记者写出来,现在更被针灸界广泛引用。

阑尾炎手术是常见的手术,我上临床课的时候就参与过,一个阑尾炎手术的术后都疼死,其他手术怎么办?

吴蔚然也间接地说没有这件事。

信谣传谣的人们醒一醒吧,这是境外势力在污蔑毛泽东时代术后医院不管止疼,你们就用毛泽东思想忍着吧。

那么赖斯顿究竟扎针灸了吗?

基辛格没有说慌,有这事,但不是因为术后疼痛,而是因为不舒服。腹部手术术后都会出现有气体在体内,造成不舒服,于是协和的针灸大夫李占元给赖斯顿进行20分钟的针与灸治疗,据赖斯顿自己说,效果在于引开他的注意力,就不再感到腹部不舒服,效果还是不错的,过了一个小时,他就放松下来,再没有出现不适感的。

史实澄清完了,这里面有针灸,但没有传说的那样神奇。

有人说这不就是细节吗?

历史就是细节组成的,没有细节,就没有历史。40年前的历史就已经这样地不堪了,几千年的历史又何以自豪。

结束之前向依然健在、92岁的吴蔚然前辈致敬。我与吴蔚然前辈没有接触,但曾和其兄吴阶平前辈接触过,当年开校务会议,作为学生代表,我恭为末席,曾以老师称之,因为也没有别的合适的称呼。

吴蔚然前辈对针刺麻醉的作用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当时宣传有问题,不够实事求是。后来,他作为中国第一个访美医学代表团的成员访问美国,遇到很多美国同行询问针刺麻醉问题,他均实事求是地介绍了针刺麻醉的使用情况和局限性。正因为他,我们才能够澄清这段史实。

坚持真理并不是一件难事,只需要一点点勇气。

之五:接着揭露针麻“行骗”史
尼克松访华前后,美国人尤其是一些医学工作者观摩了针麻手术。下面这段是中国的报道。

得到我国政府批准后,1972年2月24日,尼克松总统的先锋官黑格将军率领包括美国政府官员、新闻媒体、总统私人医生和随团医生等在内的30余人访华团,在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观摩了针刺麻醉手术实施的全过程。

起初预定的是上午8时,可7时刚过,尼克松总统的私人医师、原美国海军医院的内科教授就带着3名随从,想提前拜访即将接受手术的病人。患者是名普通的中国工人,因右肺上叶支气管扩张准备做右肺上叶切除术。美国专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询问着病人:是否用过止痛药,是否同意他们到手术室看看等。

手术中,美国客人详细观看了全过程。从针刺麻醉操作者辛育龄教授在病人接近手腕外侧扎针捻动到实施开胸手术,从病人安详的表情到呼吸、血压、心律等数据,美国人全部做了摄像和记录。最后,全身麻醉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完成的手术,辛育龄用了72分钟就干净利落地完成了。

术后,病人还从手术台上坐起来,笑容满面地回答了美国记者的提问。看到病人神志清醒,平静自如,没有痛苦的表情,美国代表团成员被“针麻”的神奇效果折服了。

这个故事我没有找到美国人的记录,倒是《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上有Grey Dimond写的一篇报道。

“病人是一位患良性甲状腺瘤的40岁男子,在手术前一天晚上服用400毫克眠尔通。病人走进手术室,脱去病号服的上衣,躺着手术台上。前臂据手腕4英寸处各插一不锈钢针灸针,深1到1又1/4英寸,通电。静脉点滴5%葡萄糖,加入50毫克杜冷丁。在20分钟的准备阶段,病人保持清醒,通过翻译告诉我,两手感到麻。手术开始后,一个约2到3厘米的大腺瘤被去除,伤后缝合。病人坐起来,喝了一杯牛奶。”

眠尔通是安眠药,杜冷丁是镇痛药,但效果只有吗啡的1/10到1/8。

病人喝完牛奶后做了什么?

非常有时代气息。

“举起他的红宝书,用坚定的声音说:‘毛主席万岁!欢迎美国医生。”然后捡起地上的病号服上衣,穿上,走出手术室。”

就这样淹没在历史尘烟之中,无人知其姓名。

这不正是李白在《侠客行》中描述的境界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巧了,甲状腺针麻手术我也在北医三院观摩过,病人是为年轻女性,效果很好。

这是因为人体某些部位的皮肤神经分布相对少,所以痛觉不太敏感,比如颈部,用杜冷丁等药物来提高痛阈,导致患者欣快感,提高手术舒适度,也就是说用镇痛类麻醉药就可以了,当然效果最好还是要用局部麻醉药,因此一度流行的用针麻为甲状腺手术作麻醉,已经全改成局麻。

美国医生还观摩了开胸手术,是一位28岁女性病人,只在右耳扎针、通电,连静脉点滴都没有,整个手术过程始终清醒。

观摩者做了记录、照了相,回到美国让同行看:看,奇迹呀!

同行说:你天天给杂志当评委到处跑,专业都快忘光了,忘了什么叫“连枷胸”了吧,就算病人一点都不疼,打开胸腔后还能自己呼吸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呀,不可能呀。

再看看最早的针麻手术也就是1957年报道的开胸手术也一样。

怎么解释?

根本就不是开胸手术,而是二尖瓣切开术,因此病人可以自己呼吸,而且只需要局麻。

那么针麻到底有没有作用?

1973年9月《读者文摘》刊登了迈克尔·狄贝基(Michael DeBakey)的文章,做出了解释,使西方人理解了针麻,让针麻没有走出中国的国门。

狄贝基在上海观摩了一位21岁的男性病人进行了针麻开胸手术,这次的确是开胸手术,他的回答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以前观摩针麻的美国医生都不是正经的外科医生,在他这种外科医生而且是心脏病专家眼中,没什么新鲜的。

一言灭了一群人,太狂乱,可是那群观摩过针麻的美国医生没一个敢顶嘴的。

活到99岁的狄贝基是现代心脏外科手术治疗的创始人,一生做了超过6万起手术,在活着的时候就成了医学界的传奇人物,是二十世纪伟大的医生之一。在他面前开胸,已经是班门弄斧了,还敢整花活,那是小鬼见到阎王了。

之六:针麻真有用,还用局麻做什么!
当年闭关锁国,做手术的哪里知道来观摩的这美国老头是本行的师尊?

手术开始之前,狄贝基看到医生拿一管药就要往胸骨扎。“请问,这是什么?”

局部麻醉药。

手术做完了,狄贝基问大家:“局部麻醉药用得多吗?”

诸位回答:“常用。”

“为什么用?”

诸位争先恐后地回答:“不用得话手术刀切开皮肤的时候病人会感到疼痛。”

哦,也就是说针麻对皮肤的痛觉不管用。

狄贝基一笑,不再问了。

在文章中,他说:“如果我在每个手术中也这么干,针灸就没有任何神奇之处了,因为很多年以前我们用局麻而不用全麻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也就是说,局麻药就够了,针麻是多余的。有本事不用局麻做开胸手术,看看管用不管。

对于开胸手术中病人还能自主呼吸,狄贝基也做出了科学解释,后来王祥瑞让病人练腹式呼吸就是这么干的。

闭关锁国就会出事,因为没有人知道这老头的底细,因此说话不注意。老头又问了一下:“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针麻外科手术?”

负责招待的人哪里想到这老头的狼子野心,没过脑子就回答了:“哪儿呀,大多数人根本受不了。”

老头再问:“多少人受得了?”

那位回答:“各地不一样,愿意尝试的的在7%到30%之间。”

觉悟太低,怪不得中医日衰,有毛泽东思想、政治挂帅和革命热情,居然还有70%到97%的人怕疼?

为什么多数人怕疼,少数人不怕?和思想没有关系,和痛阈有关。

在没有麻药之前,不管贵贱,做手术唯一的办法是忍着。甭跟我提针麻,针麻出现在1957年。在长期的无麻手术中,医生们发现多数人怕疼少数人不怕疼,这是因为人们对疼痛的耐受能力不同。在没有实现个体化医疗的时候,打麻药就只能按最怕疼的剂量,因为大多数人都麻药都过量了。

体会到这点是来自拔牙,以前牙有毛病,能做的就是拔了,有的人拔的时候大叫,有的人拔的时候一点疼痛都没有。

洋人大夫初到中国后,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中国人怎么这么不怕疼,不是所有人都不怕疼,而是不怕疼的人很多,居然有人肌肉切开了骨头锯断了,依然躺在那里也牙也不咬一下。

尔等蛮夷哪知我中华功夫,这是关老爷留下来的刮骨疗毒神功。关公刮骨疗毒之事,先有陈寅恪先生论证华佗乃印医来华,后有伍连德先生认为麻沸散就是鸦片,刮骨疗毒靠的是鸦片,所以有了毒瘾的关公才走麦城。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关公生来不怕疼。

被中国人称为伯驾的Peter Parker在1843年在华做了一起乳房切除术,当年还没有麻药,手术过程中病人丝毫没有疼的样子,手术完成后,病人一跃从手术台上跳下来,向伯驾深施一礼,款款走了出去,就像没做过手术一样,剩下伯大夫呆若木鸡。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呀?

这是一个长期被精神阉割的民族,屁民能做的只有不怕疼,这样板子打在屁股上的时候,刀砍到脖子上的时候就不在乎了。

作为观摩的针麻手术从开始到结束,病人都是选来的这种不怕疼的人,这才是针麻功夫之中的王道。

是外国人猜的吗?

不是。开放之后,中国医生到美国,人家还记得针麻这事,一问就把国卖了:那会告诉老外输液是葡萄糖,其实里面放好了镇静药。手术之前肯定给吗啡。最出色的是找到一位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的病人,故而在手术中通过翻译和外宾谈笑风生,,,,,,

针麻已问世50多年,始终只在中国大陆流行,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列位中医粉丝,需要你们的时刻到了。回家去,用针用锥用刀用剪,看看是否不怕疼,如果试出真的不怕疼,火速去上海,找到那五家医院,之后无局麻无镇痛但开刀而已,让老外看看中华又一神功、义和团刀枪不入升级版:刀枪不疼。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8/7 23:59:07    跟帖回复:
       沙发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8/8 0:38:31    跟帖回复:
       第 3
    学习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针灸麻醉骗局2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